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二十一章 複雜難明   
  
第六百二十一章 複雜難明

左風話一出口,已經感覺到了不妥,就算是素顏再次也不會如此質問對方,何況此刻素顏並不在此. (.. )這次他們兩人來詢問情報,對方完全是有理由拒絕理會,甚至隨便拋出零星的無用情報.

可是這中年男子不止將情報和盤托出,甚至連這些重要情報的細枝末節都沒有丟掉,這可以說已經和很給二人面子,或者說是給素家這個面子.

但左風的質問換做一般人都很難接受,何況這名中年男子還是屬于謝家中的人.他左風根本就沒有資格與人這般交談,這哪里還像是有求與人,這完全是一副訊問手下之人時的態度.

琥珀可能是最能夠理會左風的,因為他清楚為何左風的態度會有這般大的轉變.因為據左風所說昨晚行動的指揮之人,也親臨到客棧的正是林城主.剛剛那中年人提到林城主在城主府內招待重要客人,卻似乎一下子將林城主的嫌疑也完全抹去.

果然,在左風說完之後,那櫃台後面的中年人有些不悅的抬頭風一眼.不過他卻沒有像二人猜想的那般有其他舉動,甚至餓沒有說出半句責怪的言辭.

只是因為左風將他的思路打斷,中年人稍微**了片刻,似乎要將剛才的思路重新找回來.左風雖然感到意外,不過還是急忙開口說道:"是晚輩剛才莽撞了,還望您不要見怪,只是這則消息對我們現在很重要."

之所以選擇用"我們"這個詞,左風當然是想讓這中年男子知道,對此感到震驚的人中也包括了素顏在內.

面色陰沉的點了點頭,中年男子再次開口說道:"因為昨天招待的是百泰五大陽團之意的青團團長,另外還有幾名頗有背景的人參加,所以這個消息幾乎可以肯定是真的."

稍微頓了頓,視乎左風很重視這則消息,中年男子最後又補充了一句道:"雖然知道他們大概聊的內容是關于這次賽選方面的事,但具體的內容我們也不是很清楚.知道這些人大概是接近天亮十分才離去,而且林城主在天亮後出去了一趟,接著就回到府中再沒有離開過."

緩緩點了點頭,左風示意自己聽明白了,同時也是表示自己的感謝.心中卻是想著,'天亮離開估計就是來見我的那時候,可除了見我之外他還有沒有做其他事情.他需要親自確定我的情況,可是為何早上來的時候又會有那麼重的殺機.’

左風不由得想起了今早見到林城主時的情況,對方除了隱隱顯露出來的殺機之外,那種攜帶的怒火也是無法完全掩飾的.這說明了昨晚的行動失敗讓他很郁悶,這也是說他很有可能參與在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左風也是因此才更加肯定昨晚那人就是林城主.

這就好像當一切事情本已經掌握在手掌中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變得一無所知起來,那種震驚是一般人難以想象得到的.尤其是現在左風身在禿山城,周圍又有強敵虎視眈眈,自己若是摸不清情況,恐怕他和琥珀都將有生命之憂.

現在他反而覺得素顏的離開是個正確的選擇,此時若是依舊跟在自己身邊,反而恐怕會是一個很危險的選擇.

那中年男子風神色不斷變化,反而沒有急著開口,似乎在給左風時間來消化剛剛自己所說的一切.

當左風再次抬頭向來他時候,這中年男子才好整以暇的繼續說道:"昨晚的混亂只能夠肯定並非一方勢力所為,而他們到遠山客棧的目的我想你應該是清楚的.不過後面發生的事情就比較蹊蹺了,許多武者的東西失竊,無法查出來是哪一方人干的,不過可以肯定應該不是一兩個人能夠做出來的."

中年男子說到這里,目光不自覺的在左風和琥珀身上掃過.那種帶著懷疑的目光,兩人都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只是兩人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自然,畢竟兩人都不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

左風明白這機要站肯定在四處搜集情報,若是按照他們的推論來風和琥珀有著不小的嫌疑,可這些嫌疑一旦按在他們兩人身上後,反而會變得非常不合理.

首先,那些失竊物品的武者之中,有一份修為已經達到了淬筋初期和中期.這樣的武者在修習的時候警覺性都非常的高,一旦有人靠近都會有所察覺,更何況將身邊的東西搬走,那更是比偷偷擊殺這些武者更難的事情.

眼前的兩人一個煉骨期頂峰,另一個煉骨初期,這種修為哪里有可能辦到剛剛說得那些事情.

另外,昨夜失竊的東西分門別類五花八門,不要說一個人,就是十幾個人都很難偷偷的取走.

當然這種懷疑是在沒有儲晶,這類儲存類的物品出現的前提.誰有能夠想到,眼前這個很不起眼的青年,身上不僅帶著武者們夢寐以求的儲晶,甚至還擁有那種傳說中才存在的納晶在手.

而且左風煉骨期頂峰的實力,和他那詭異的身法更是沒有什麼人見到過,所以這些個懷疑也很難安到他們兩人的身上.

所以中年男子的懷疑目光,只是在他們兩人身上一掃而過,就再次開口說道.

"之後在數個地方同時發生騷亂,武者之間展開了混戰,有一些人身死當場,有些人的物品遭到了搶奪.雖然開始確定偷竊之人是一群黑衣人,可是後來出現了不少蒙面的武者,也是有著不小的嫌疑."

這些情況左風多少知道一些,因為後來他本就希望將水攪渾,然後再把城主府給脫下誰來.現在來計劃已經算是可以成功,現在連這機要站都拿不准,其他人更是別想搞清楚昨晚後來發生的事情了.

中年男子對此也是有些無奈,因為昨晚發生的混亂范圍太廣,又是在深夜突然出現的情況,他能夠得到的也就只有這麼一點點了.

抬起頭來,中年男子窗外的天色,接著說道:"昨夜最開始的黑衣人尸體留在了遠山客棧,就是你們住的那間.三人之中有兩人的身份無法確定,雖然有人說是多年前的某個雙盜,但這也是無法考證的,而且多年前的那兩人應該已經死去了才對.

另外一人根本就沒有身份,身上也沒有任何可以查證的信物,所以這三個的身份只能夠暫定為是某個陰團之人.因為只有陰團的人,大多數才是這種查不出真正身份之人."

聽到中年男子如此說,琥珀卻是稍微猶豫了一瞬後,恭敬的說道:"我們二人今天也聽到了一些傳言,說是其中有一個人是陽團中的成員,難道這傳言完全是空穴來風?"

這一次琥珀沒有像之前左風那般石台,說話的時候也很注意禮數,所以中年男子這次沒有露出絲毫的不滿.琥珀,就點頭說道:"你說的情況也的確是有,其中一名黑衣人的尸體雖然臉部有傷,但是依稀能夠辨認出是一個陽團中的成員.

不過,很快又有人發現那所謂的陽團成員,在一處拍賣行出現,之前的那些猜測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聽了中年男子的話,琥珀和左風忍不住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一絲不解.因為左風曾經提到過,昨夜擊殺的三人,並沒有一人傷到臉上,可剛才那人卻說其中一人臉上的傷足以讓他的身份不好分辨.

左風緩緩轉頭中男子,緩緩開口道:"最初懷疑那名死者屬于某個陽團之一,是哪個陽團,不知能夠否告知."

如果按照中年男子之前的推測,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不需要再追究下去了,既然本人都已經出現,那些懷疑也自然不攻自破.但左風卻感到事情有些蹊蹺,雖然他現在還無法把握到關鍵之處,卻依舊覺得這個"死而複生"之人恐怕會是一個關鍵點.

中年站在櫃台之後,風的目光也漸漸變得深邃起來,似乎想要將左風給般.許久之後,他緩緩將面前攤開的一本書緩緩合攏,同時開口說道:"青團".

說完之後中年男子就隨手從旁邊拿過一杯茶水端起,左風明白對方已經有了送客之意,只好微微抱拳施禮,輕聲說道:"感謝,告辭."

人的身影緩緩消失在關閉的房門外,那中年男子拿著茶水的手微微一抖,臉上卻是劃過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只是此時的作風和琥珀已經離開,也根本無法年人此時的神色.隨著房門的關閉,外面的天色也開始漸漸暗淡下來,這古樸的米鋪之中重新歸于平靜,似乎這里本該就應該是這番模樣,是左風的出現破壞了這里應有的氣氛一般.

"那中年人說的話可信麼,為何與我們了解的有這麼大的出入?"琥珀終于忍不住開口說道.

左風微微扭頭眼,身後那米鋪緊閉的房門,許久之後才回答道:"不管怎樣先回到客棧再說,恐怕禿山城的情況遠比我想象的要複雜的多."

上篇:第 六百二十 章 全新情報    下篇:第六百二十二章 精神凝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