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六十二章 跳蚤街市   
  
第六百六十二章 跳蚤街市

"你除了聽說那'刺軍’之外,是否還聽到了其他的信息?"琥珀在佩服之余,開口繼續詢問了起來.

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後,左風這才說道:"據說昨晚發現的尸體一共有三人,其中有兩人能夠辨認出,是這附近的刺軍雇傭軍團伙成員,另外一人就沒有了什麼線索,而外圈的許多人大多數也都是在討論這個不知身份者的來曆."

琥珀沉思了片刻,然後才緩緩說道:"這'刺軍’應該屬于陽團,而另外一個人我猜想多半是屬于'陰團’之人."

此話一出口,左風整個人都變了一個模樣,伸手就抓住了琥珀的手腕,聲音有些急促的問道:"陰團,你說的是陰團,怎麼會是陰團來著,難道是來自奉天皇朝的人不成."

陰團,仿佛向一根刺般始終紮在左風的心頭,當聽到琥珀說出"陰團"二字時,他就感到腦際當中一片轟鳴.由于左風太過激動,這一次絲毫都沒有壓抑住自己的情緒和聲音,立刻就引起了周圍幾桌人的注意.

可當這些人發現剛剛大聲呼喊之人,只是一名十六七歲的煉骨初期武者時,也就不再理會左風二人了.琥珀一臉不解的風,不明白他為何會也偶這麼大的反應,自己剛才說的內容應該也不會觸及到什麼敏感問題上才對.

左風也發覺到了自己有些失態,急忙拉起了琥珀同時隨手丟出了三枚金幣就像向外走去.琥珀沒有絲毫的反抗,滿臉疑惑的跟著向外走去,雖然心中多少有些不解,但他也明白左風如此失態定然也是有原因的.

伙計見到二人離開急忙趕過來,當發現桌上放著三枚金幣後,也就沒有理會他們二人.

走出酒樓之後,左風先是目光在人群之中快速掃過,在沒有發覺到有人跟蹤窺探後,這才開口詢問道:"剛剛你提到的陰團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以前只知道奉天皇朝有一個組織被成為陰團,這二者是否有什麼關系."

學著左風的樣子圈四周情況,琥珀這才轉回頭疑惑的說道:"奉天皇朝的事情我倒是不太清楚,甚至為家族辦事也只是到過奉天皇朝的邊境兩次而已,對他們那邊的組織更是不太清楚.

我剛才說的'陰團’只是一個統稱,是雇傭軍團的兩種分類.陽團大多數都是全部實力記錄在冊,當然這些陽團之中也會有一部分隱藏實力,但是因為他們完全暴漏在帝國的視線之中,所以即使有部分隱藏實力也會很有限.

不過陰團卻是那種行蹤詭秘的組織,當然他們也屬于雇傭軍團,只不過這些陰團所從事的勾當大多不可見人.一旦他們的行動暴漏,也絕不會牽涉到他們雇主,這是陰團的最大好處,也是他們生存的基本法則."

聽了這番介紹後,左風的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失望情緒,聲音低沉的說道:"也就是說你口中的陰團,只是玄武帝國的某個小組織而已,實力可能都及不上傀靈門和血狼幫這樣的組織?"

琥珀笑著說道:"這是當然,血狼幫和傀靈門能夠在三方帝國的交彙處生存,同時能夠在混亂之地如此魚龍混雜的地方占據一席之地,其實力當然不容小覷.不然他們怎麼敢公然與們康家為敵,這是一般陰團雇傭軍團完全無法達到的實力."

聽到這里左風失望的情緒已經寫滿臉上,同時邁步向著街上走去,不知為何他現在已經有些意興闌珊的感覺.

找尋妹妹這件事他雖然沒有提起過,但是卻始終盤桓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每每遇到有任何相關的線索,他都會毫不猶豫的追查一番.可是事實卻總是這般無情,每一次都如今天這般,剛剛升起一絲希望就會很快破滅掉.

他有的時候真的有些懷疑,是否當初自己所推論的方向就是錯誤的,根本與那消失的"陰團"沒有什麼關系.

這種想法在他的腦中已經反複思考過無數回,同樣也是經曆過反複的推敲.當初毀滅他們家園的"陰團",來到葉林帝國的目的可能與當初藤肖云取走的石磙有關系,也可能與兩國之間的交鋒有關系,卻根本想不到與自己的妹妹有何關系.

但是雁城之中的天地異象之後,事情就開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尤其是在玄武帝國和安雄都在偷偷計劃的時候,陰團卻是忽然之間無聲無息的消失了蹤影.雖然這也符合陰團的一貫作風,但是左風卻感到嫌疑最大的應該就是這貨奉天皇朝來的"陰團".

安雄已經能夠徹底排除嫌疑,而當初葉林之所以大張旗鼓的在追查自己,也應該是妹妹沒有落在葉林帝國的手中.那林琅雖然也有嫌疑,但是若他真的成功也不可能有統領府的那一幕發生.

如此一來剩下值得懷疑的人,也就是那神秘的"陰團"組織.

風一副非常沮喪的模樣,琥珀略一思考就開口說道:"我雖然只聽到了一點點消息,我想你應該聽到了更多的消息,怎麼也不跟兄弟分享一下子呢."

琥珀的話將左風從自己的思緒之中拉了回來,雖然很不想在現在開口多說什麼,但是他明白自己如此沮喪下去也毫無任何幫助.

輕輕的歎了口氣,左風就開口說道:"昨晚黑衣人一共死了三人,這個消息非常的准確,因為所有的武者都幾乎肯定了這個信息."

實際上這三人都是死在了左風手里,也許後來的武者若是抱著血戰到底的想法,多少也有可能留下一兩個人.可是這些家族雇傭或是豢養的武者,他們多年來都是聽命行事,尤其是只想著自保之下,哪里還有可能將對方硬留下來.

不過即使這樣,客棧中的那些武者勝在人數上占優,所以那些黑衣人雖然能逃得性命,但負傷卻是在所難免的.

稍微頓了頓,左風就繼續說道:"昨夜城衛和眾多武者也發成了幾次沖突,不過後來城主出現才將騷亂平息下來,可即使如此全城也幾乎是鬧到天亮才漸漸平息下來."

琥珀輕輕點了點頭,他也明白為何左風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出來打探情報.因為此時正是騷亂剛剛平息,所有武者都在對昨夜的事情交換情報,他們兩人憑借過人的感官,就只是坐在那里從旁得利而已.

風向著來時的路上走去,琥珀疑惑的問道:"難道現在就回去了不成,現在天色好像還很早吧."

左風前方,緩緩說道:"這點情報自然遠遠不夠,不過在去搞情報之前,我還是想先去一個地方逛逛."

雖然不知道琥珀說的是哪里,但是琥珀卻是沒有多問就緊跟在左風身後向前走去.此時街道上依舊是串流不惜的人潮在四處湧動,只不過現在街上的你比之前要顯得平靜了一些.

兩人之前上街的時候,街上的行人顯出了一股難以名狀的躁動,似乎人群之中隱隱帶著一種不安的氣氛.

不過左琥二人都並不感到奇怪,在這城內發生如此大的變故,對于城主和城衛已經失去了信任,自然會讓所有人的情緒變得很躁動.

可是現在一上午都還算是很平靜,城中之人的情緒自然也開始漸漸平靜了許多.

兩人步行了約半刻鍾就來到了一處街角位置,向前仍然是寬闊的大街,而左轉就是一條熱鬧的偏街.這里正是左風和琥珀來之前哪一條小街.

剛剛左風也是在這里道熟悉的倩影,不過現在左風來到這里倒不是為了那女子,是他剛剛路過這里的時候腦海中就冒出了進來瞧瞧的想法.

一個略顯破落的木制牌樓矗立街口位置,第一次路過這里的左風匆匆一瞥根本沒有發現.此時抬頭能夠樓上方工整的寫著"跳蚤街市"四個顯得有些拘謹的字.

因為風雨侵蝕的緣故,這牌樓和上面的字已經原本是何顏色,只能夠從上面的刻痕辨認出上面的字跡.

琥珀有些不解的左風,他沒想到左風會願意到這種地方閑逛,略一猶豫就開口說道:"這里出售的東西大多品質不好,而且經常會有人用一些殘次品和假藥材到這里交易.不如我們再往前繼續走,這主街盡頭有十多家比較好的商鋪,也許那里會有你眼的貨品也說不定."

在對方說話之時,左風雖然有些心不在焉,但依舊還是耐著性子將話聽完.當琥珀說完後向自己投來詢問的目光之時,左風卻是故作神秘的沖對方微微一笑,接著就舉步向著街市內走去.

琥珀心中雖充滿了疑惑,但還是快步跟了上去,直到兩人走過第三處擺攤賣貨的地點時,琥珀的臉色也開始微微有了變化.

不自禁的拉住了前面的左風,臉上滿是疑惑的問道:"這里我以前也來過兩趟,這里的東西究竟有多差我沒有准,可是有多好我卻心中有數,今天,今天……."

一邊說著琥珀一邊隨手向著身邊不遠的幾個擺著的地攤指了指,後面的話卻是無論如何也說不下去了.

上篇:第六百一十一章 雇傭軍團    下篇:第六百一十三章 重新洗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