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三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六百零六章 城主拜訪   
  
第三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六百零六章 城主拜訪

當左風從自身精神領域的感悟中退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轉亮.

經過一夜的忙碌,客棧也終于開始變得稍微安靜了一些,尤其是這二層,似乎像是存在于被人遺忘的角落.

本來這里就與昨晚發生的意外沒有太大的關系,住在二層的人更是沒有資格和膽量去參加昨晚那場搶奪.所以從琥珀和左風二人深夜返回之後,這客棧二層就成了一處與整間客棧有些格格不入的存在.

可此時一陣腳步聲將左風的思緒拉了回來,如果是普通的腳步聲,根本就不會引起左風的注意,可是這忽然出現的腳步聲卻是立刻引起了左風的警覺.

這腳步聲幾乎很難聽到任何聲息,就算是左風這樣敏銳的耳朵,都很難分辨出那細微的聲響就是腳步落地的聲響.可即使如此左風仍然能夠肯定,走廊里就是一名武者的腳步聲,而且對方還是個中高手.

而且左風猜測對方應該有些心緒不甯,不然以這個人的修為和能力,根本不可能被自己所察覺,恐怕對方走到門口都不一定會感覺得到.

微不可查得聲息緩緩接近而來,對方似乎沒有任何得猶豫,而是徑直朝著自己這邊而來.腳步聲只是到了琥珀的房門外時稍微停頓了一下,好像在那里猶豫了片刻.

此時一個身材高瘦須發皆白的身影已經浮現在腦海之中,"林城主"三個字幾乎沖口而出,但是左風還是壓抑下了這個沖動.這樣高調的喊破自己已經知道對方到來,還猜到了對方的身份,對自己十分不利,左風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哥沖動.

片刻之後,左風的房門便被人敲響,左風故意稍坐停頓,這才緩緩開口說道:"進來吧,門沒有栓."

左風故意如此隨意的說話,就是讓對方認為自己把屋外竅門者當做了客棧的伙計.

房門被緩緩推了開來,左風故意沒有轉頭去看,目光依舊落在窗外的客棧院落中.口中淡淡的說道:"是早飯准備好了吧,去隔壁將我的那位朋友喊過來吧."

左風說話的時候語氣平和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但是他卻能夠感到一雙劣獵的目光正在緊盯自己,讓他有一種芒刺在背的別扭感覺.他知道對方正在密切的觀察著自己的一舉一動,若是被對方看出任何問題,在這里直接動手都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能夠感受到對反的氣息在緩緩提升,那種如弓弦拉滿對准自己的危險感覺一直縈繞心頭.可是始終這樣背對著對方,恐怕時間一長更加會讓對方察覺到問題.

想到這些,左風暗自微微咬了咬牙,表情上立刻變成微微不滿之色的緩緩轉過來,口中說道:"我的話你難道沒有聽到不成,不是交代了你過去喊我的朋友起來了麼.呃,竟然是城主大人,失禮,失禮,"

本來一臉的不滿之色,卻是在看到對方之後,立刻變成了尷尬至極的笑容.

"沒想到竟然是林城主大駕光臨,我這還惦記著今天抽空前去拜訪您,怎麼也該晚輩前往拜訪才是呀,快請里面坐."

在左風剛剛轉身的刹那,對方那雙如刀子的目光中隱隱帶著一股殺機.左風覺得自己沒有猜錯,若是一個應對不好,對方真的有可能會要了自己的性命.

好在左風果斷的轉身,讓對方沒有機會將心中的殺伐之氣醞釀下去.左風的表現還算得上自然,因為這是他剛剛在心中演練過數遍的結果,自認為還是能夠勉強在這老狐狸面前蒙混過去的.

林城主雖然臉上的殺意收斂,但是身體中的氣息卻還兀自鼓蕩不休.這些左風自然能夠敏銳的察覺到,對方到了此時此刻仍然沒有失去殺掉自己之心.

稍微猶豫了一下,左風裝出了恍然之色,說道:"瞧城主大人仿佛余怒未消的樣子,想來城主定然是因為我們幾人沒有按您的安排入住上房的緣故.我也是考慮之前在禿山鎮有些放肆,所以到了這里更是不敢太過不講規矩.

城主給我們預定了上房那是對晚輩的愛護,可晚輩卻不能厚著臉皮前去,還望城主大人不要與我們幾個後生晚輩多做計較才是."

這番話左風倒是說的大方得體,既將自己等人沒有入住上房的事情首先提出來,同時也用這種方式將雙方之間的尷尬氣氛緩了一點.

林城主稍微猶豫了一會兒,接著就點了點頭邁步向房間之內走去.左風雖然表情上依舊掛著恭謹的微笑,但心中卻是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兩人表面上雖然都顯得極為平靜,但實際上剛才平靜的外表之下卻是暗潮湧動,左風清楚自己若是一個應付不好,便是舟覆人亡的危險.林城主由來到這里的一刻,仿佛就堅信著是自己暗中搞鬼,同時還有著要不惜一切抹除自己的決心.

可是不知道為何,這份決心卻是在關鍵的時候產生了動搖.如果以左風對他的判斷,是絕不應該如此拖泥帶水下不了決斷.雖然左風極力去掩飾自己的嫌疑,但是任誰來看昨晚的情況,左風都應該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才對.

雖然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八柄在手,可是以林城主還有昨晚那些人的實力,只是懷疑就大可以直接大開殺戒不理會其他.可是現在對方明顯沒有大小懷疑,可是又願意跟自己止息干戈,這就讓左風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此刻的左風對林城主反而有些莫不清楚,不是因為對方太狡猾,反而是因為對方太好糊弄.既然情況對自己很有利,左風當然也不會多說其他,而是繼續微笑著招呼林城主到屋內坐下來,同時自己動手給對方倒了一碗水.

以晚輩之理將水奉上,笑著說道:"晚輩這里並未什麼茶水,更是沒有什麼好招待的,就用這碗水表達一下我的謝意,多謝城主大人替我們打點房間.雖然我們沒有入住,但是這份心意還是領情了,希望前輩勿要怪晚輩幾個做事不周."

雖然雙方現在已經是敵非友,但既然還沒有到撕破臉皮的一步,左風自然也願意將功夫做足.尤其是在這里說幾句無關痛癢的話,對于左風來說更是沒有任何的負擔.

林城主雙目虛眯,看著推倒手邊來的水,又忍不住再次打量了左風數眼,稍微猶豫了一瞬後這才端起碗來狠狠喝了一大口.如果單純從他的臉色來看,仿佛那碗中的不是水而是久,甚至連酒都不像,更像是一晚毒藥.

左風心中當然清楚,昨晚那一役這老頭子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派過來的手下被自己做掉三分之一,而且剩下的人也不知道是否都活著離開,至少以左風所知,就有幾人受了不輕的傷才對.

除此之外連城衛都受到了影響,這些具體情況左風雖然還不清楚,但是想一想都會讓他心中暗爽.有人開心自然就會有人郁悶,對面這林姓老者就是最郁悶的一個,但他面對左風還必須要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好像任何事都與自己無關.

更重要的事,這林城主現在還要裝出大人大量的模樣,擺了擺手,笑著說道:"小友不喜歡住在我安排的上房,當然也有選擇的權利,這個老夫又怎麼會多怪罪呢."

稍微頓了頓,繼續說道:"其實我和禿山鎮的高鎮長也是老交情,禿山鎮的事情也只是一場誤會.這次為你們准備房間,也是希望做個和事老,讓你們和搞鎮長盡去前嫌."

瞧著對方到了此時還在死撐著,左風心中更是有些忍俊不禁之感,表面上自然不會有任何變化.裝傻般說道:"哪里來的什麼誤會,只是賽選的時候有一點波折罷了,這樣的事情我又怎麼會怪罪鎮長他老人家呢,還請林城主放心."

林城主重重點了點頭,此時他低下頭去不讓左風看到表情的變化.心中卻是暗自罵道,小波折,你口中這小小波折,幾乎已經將禿山鎮洗劫了一空,所有值錢的物件都當做賭資的賠付讓你們搜刮了一空.

心中自語著說道,同時他也忍不住想起了昨晚自己的損失,這位平時處事冷靜的老者,也忍不住渾身顫抖了一下.

他如果不是有太多的顧忌,現在恐怕就會直接一掌將眼前這少年拍死,哪里還會與他在這里多廢話.

在心中暗歎了口氣,林城主再次換上笑臉,緩緩開口道:"我此次前來就是想看看,昨晚沈公子休息的可好,這遠山客棧在我禿山城也算得上數一數二,沒想到公子第一次前來就會找到這里."

這番話顯然是有套左風話的意味,左風卻是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我的那位好兄弟曾經來過這里幾次,所以對這里還算有些了解.他像我推薦的這遠山客棧,本來覺得環境還算不錯,可是昨晚睡的卻是不太好,外面喊打喊殺又要抓盜匪,攪的我一夜都沒怎麼休息過."

林城主眼角微微跳動了一下,左風看似無意間的話,卻正好觸動了他緊繃的神經.不過林城主的臉色也只是稍微有了些變化,隨即就立刻恢複了平靜.

...

上篇:第六百零五章 念之空間    下篇:第三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六百零七章 風格有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