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零四章 神秘消失   
  
第六百零四章 神秘消失

左風這般突然跳出來將伙計的話打斷,對面兩名武者都眉頭打皺露出不滿之色.原本已經消失的疑慮,卻是再次在心中滋生了出來.

雖然明知道會有這種結果,但左風卻不得不用這麼蹩腳的方式將伙計的話打斷.因為接下來伙計必然會說,自己本來應該住在四層城主留給他的房間,有這樣背景的人身上的值錢物件絕不會少,遭到盜賊的光顧也就沒有什麼可以外的.

這番話無疑會讓左風陷入更加尷尬的境地,而這也是左風自己一手造成的.本來這件事並沒有和城主聯系到了一起,正是因為他身為局內之人了解內情,為了打擊對方將事情先出來,這才把城衛勾結盜賊的情況散播出去.

如此城主和盜賊的關系也就開始變得曖昧起來,雖然沒有任何的證據直接指向城主和城衛,但是現在城里的人大多不明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傳言有的時候比事實會更讓人覺得可信,但同樣在這個時候與城主扯上關系也絕對不是明智之選.

基于這個原因左風當機立斷,果斷的將伙計的話打斷,雖然非常讓人懷疑,但是總比直接成為重要懷疑對象要好的多.

這兩名武者開始也沒有將左風太當一回事,但現在他們卻不想輕易放過左風.究其原因主要也是因為左風表現出來的實力太弱,哪怕他們有任何一點懷疑,都可以完全將左風咬住不放.

人表情的變化,左風已經感到事情不妙,若是再將其他武者引過來,那他也會陷入更多的麻煩之中.

"沈公子,今晚外面不太平,我想還是留在房間里比較好一些."

清朗的聲音響起,將在場四個人的注意力都拉了過去.伙計雖然被打斷的話語,卻並沒有絲毫的不滿,只是隱隱覺得左風好像在故意隱瞞什麼.此事有人突然出現,也將他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過去.

一而再,再而三的有人出來打斷,這兩名武者不滿的情緒也越多起來,可是當兩人扭頭話之人時,卻是同時愣在了原地.

左風卻是心中叫好,轉頭這剛剛來到之人,故作無奈之狀搖頭道:"我本來也是去碰碰運氣,不過都是些身外之物,反正人沒有事也就算事萬幸了.而且聽說今晚的盜賊實力都很不錯,所以我也不敢在外面停留的太久."

順著左風的目光正好能夠瞧見琥珀一臉恭謹之色的模樣.這琥珀平時就是家族的親信武者,此時表現出來的恭謹模樣倒絲毫不像在演戲.

之前還在為難左風的兩名武者,此時卻是不禁心中暗驚.因為他們兩人都這剛剛來到的青年,修為已經達到了煉骨期的頂峰,而且他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隱隱給二人一種危險的感覺.

這是那種久經戰陣的武者才擁有的氣勢,有如此一名護衛在身邊,他們自然不再敢小覷左風的身份背景,更不要說為難左風了.

他們相信若是眼前青年人要殺他們兩人,可能也舉手之間就可輕易辦到.哪里還敢繼續留難,趕忙賠笑說道:"原來是沈公子,我們二人也是心急抓到盜匪這才多說了些廢話.既然都是誤會,還望沈公子不要跟我二人計較才是."

兩人變臉倒是極快,這讓一旁的伙計都感到自愧不如.左風哪里會跟這兩個人計較,只是隨意的擺了擺手,就邁步向著琥珀走了過去.兩名武者趕忙閃身,讓左風從二人身邊走了過去.

伙計見這里的麻煩已經解決,當然不會在此多留.今晚他們客棧雖然沒有丟失什麼物品,可是剛剛那一番激戰之後,還是讓客棧之中的好多物品損壞,若不是因為眼前少年和城主有些關系,他才不會在如此忙碌的時候過來幫助解圍.

現在見到左風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伙計自然也是說了一番客套之言,就快速的離開了這里.

左風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徑直的從琥珀身邊走過去.琥珀也不做聲,默默的跟在了左風身後,一副下人的模樣而去.

那兩名武者到了此時才稍微松了口氣,因為從琥珀來到之後,他們就感覺對方視乎在用自身的氣勢壓著自己二人.雖然這讓他們二人很不舒服,但是剛才自己兩人也的確是留難過對方的公子,他這樣威嚇倒也挑不出什麼理.

"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留在房間之中不要出來麼?不過若不是你出現,恐怕我還少不得有一些麻煩."

二人轉上樓梯之時,左風無人這才小聲詢問道,語氣之中卻沒有任何的責怪之意.

琥珀搖頭道:"我也猜到你有辦法對付那些人,沒想到你卻將事情搞得這麼大.不過我也不是偶然出來的,而是特意出來找尋你的."

左風微微一愣轉頭珀,腳下依舊是一停不停的向著二層最里面的房間走去,偏頭疑惑的問道:"不是特意出來尋我,難道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不成?"

琥珀此時面色更顯陰沉了幾分,估計剛才有外人在場,他不想讓人己心事重重的樣子,所以之言也是在極力掩飾.此時走廊里只有左風和琥珀二人,他自然也不需要再有任何的掩飾.

"四層有所響動的時候,我其實就有所覺察,只是不知道你是在何時離開的房間."

琥珀說完之時,左風默默的點了點頭.憑借琥珀的能力,心有定見之下能夠發覺四層的聲響也沒有什麼意外的.而左風也知道他想要說的重點應該不在這里,便沒有做聲耐心的聽下去.

琥珀再次開口說道:"原本我按照你的吩咐留在房間,可是當樓上從響動變成嘈雜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應該已經開始了行動."

左風依然沒有多說其他,只是低低的"嗯"了一聲.琥珀不知道來龍去脈,所以才會有這種猜測.其實在客棧四層鬧翻天的時候,左風在樓上的行動早就已經結束,而那個時候左風已經來到了後院,估計已經殺掉了第一名黑衣人了.

不過這些也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左風也就沒有去說出來,而是目光炯炯的珀示意他將話說完.

琥珀人不住歎了口氣,說道:"原本我也打算按照你的吩咐留在房里,可是我感覺隔壁房間靜的太過詭異,我也是擔心素顏小姐的安全,就忍不住去眼."

說到此處,琥珀也站定了腳步,此時兩人剛好來到了素顏的門外.順著琥珀的目光正顏虛掩著的房門,左風心中一動,立刻伸手向房門推去.

房門應手而開沒有任何阻滯,舉目向屋中里面空空蕩蕩哪里還有素顏的身影,甚至連素顏的隨身包裹都不見了蹤影.

見到這一幕,左風已經明白琥珀的臉色為何變得如此難這次從新郡城開始就派來跟在素顏身旁,雖然也是讓他幫助行動,實際上最重要的任務,應該是為了保證素顏的安全.

可是現在素顏不知所蹤,琥珀覺得自己難辭其咎回去不好交代,心情自然極差.左風反而沒有琥珀的那些顧慮,倒是要更加冷靜許多.

琥珀還想要說什麼,左風確實擺手示意他不要出聲.左風靜靜的側耳傾聽了一會兒,除了聽到討論今晚盜賊的談話聲,就是各種雜亂的腳步聲在客棧中進進出出.

此時左風才緩緩點頭,讓琥珀可以繼續說了.琥珀低歎了一聲,說道:"我從四樓有聲音發出來之後,就已經徹底的清醒了過來.我可以肯定從那之後,素顏的房間中沒有任何聲音傳來,所以……"

左風微微點了點頭,卻是沒有多說其他,而是在房間中四處觀瞧起來.首先他下床鋪,被褥都完好的擺放在了那里,可以有人刻意整理過的樣子.接著又下桌上的飯菜,依舊保持著最後吃剩時的樣子.

那些飯菜都是素顏走的時候帶過來的,卻沒有風送給他的兩瓶忘憂醉.最後左風才轉過身來,朝著門口走去,指著上面斷了的門栓說道:"原來就是這個樣子麼?"

琥珀搖頭說道:"我來的時候房門緊閉,門是從內部拴好的,我情急之下用力將門栓震斷了."

聽到琥珀如此說,左風反而是松了口氣,繼續問道:"也就是說出了這房門是你用蠻力破開的之外,其他的所有東西都沒有動過,依舊保持了原本的模樣是麼?"

琥珀不明白為何左風臉上的神色有所緩和,但還是立刻點了點頭.左風沒有再說什麼,而是抬頭這房間僅有的一扇窗子,跟著就快步走了過去.在窗子內外仔細的檢查了一番,略微沉思了片刻就轉身離開了房間.

琥珀雖然不明所以,心中又十分好奇,可是他也知道這隔壁還有一個房間住著陌生人,實在不宜在這里說的太多,所以也就沒有多問快步跟著左風走了出來.

臉焦急模樣的琥珀,左風卻是微微一笑說道:"不用太過擔心,素顏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上篇:第六百零三章 無故刁難    下篇:第六百零五章 念之空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