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六百零三章 無故刁難   
  
第六百零三章 無故刁難

左風雖然是悄悄返回的客棧,但此時的遠山客棧恐怕算得上是全鎮之中最亂的一處地方了.

畢竟這里才是混亂的根源所在,第一批暴怒的武者正是從這里沖出去,追尋黑衣人的身影尋晦氣.如果當時左風將四樓的一些家族精英暗中殺掉幾人,恐怕現在會變得更加熱鬧,那些發起飆來的武者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這些派出來保護家族精英的武者,他們中大部分的性命都是和這些家族精英聯系在了一起,一旦這些精英子弟死去,他們也必然會被按照一些規矩處決掉.

雖然這樣一來左風想要的效果會變得更好,但是這畢竟要犧牲幾個無辜者的生命.雖然左風對于敵人可以毫不留情的擊殺,但是左風畢竟不是野獸,無法真的視無辜者的生命如草芥.

此時整個遠山客棧的人都醒了過來,大部分人都已經明白發生了什麼,當然還有小部分人不明所以的四處打聽.可是現在留在客棧的人,哪里會有閑情去給不知情者多做解釋.

當左風翻落牆頭的時候立刻就被兩名武者給攔住了去路,左風對此絲毫也不感到意外.此時的遠山客棧里里外外都是武者,甚至房頂上都有武者把守,這里儼然好似一座堡壘般防禦森嚴.

對面兩名武者的實力只有煉骨中期,可是他們風只有煉骨初期,顯然也沒有將左風放在眼中.

其中一人身邊的同伴,小聲說道:"這家伙實力稀松,應該不可能是今晚的那伙盜匪,聽說那伙盜匪之中實力最弱的一個,都達到了淬筋期二級."

另一名武者目光嚴肅的風,卻是緩緩說道:"還是小心點為好,剛才還有傳言說盜匪是和城衛聯合起來搞事,城主都不知道能不能夠拖得掉關系,所以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最先開口的那名武者,點頭表示同意.兩人說話時都故意壓低了聲音,以為這樣一來左風就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對話了,可他們說的每一個字都清晰無誤的落在了左風的耳中.

對此左風絲毫不感到意外,這些人一夜之間所有值錢點的家當都被人偷竊一空,換過是誰都要謹慎一些.況且這里現在已經在武者的嚴密監視之下,燈火通明之中左風想要偷偷返回房間也是根本做不到.

那最先開口的武者,此時走前兩步上下打量起左風,好一會兒才說道:"小兄弟如此修為難道也是去捉拿盜匪了不成,你是住在這間客棧之中的人麼?"

對于賣弄前武者略顯凌厲的目光,左風心中一片坦然,這樣的武者對于他根本造不成絲毫的壓力.但他卻不得不裝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聲音之中卻是隱隱帶著怒火說道:"我身上的東西被偷了去,那里面有我家傳的功法和武技,還有一些隨身的錢財都被偷了去,我當然要去找尋了."

對面的兩名武者臉上帶著笑意互望了一眼,左風能夠人眼中帶著嘲笑之意,想來對于左風所謂的家當和錢財絲毫都沒有放在眼中,認為他這樣一個小武者哪里會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被人小不是第一天發生在左風身上,扮豬吃老虎正是他最擅長的一件事,所以對于這些人的小覷他絲毫也不放在心上,反而還有種暗自竊喜的味道.

這一次左風沒有等對方提問,而是首先開口說道:"我是今天才住進來的,為的是參加過兩天的賽選藥子,我就住在二層的最末一個房間之中."

兩名武者聽到左風說是參加賽選藥子的選手,都不禁露出了錯愕之色.雖然能夠突破鎮選的人實力都算不得多高,可是面前的少年卻也只有十六七的模樣,如此年紀就能夠晉升來參加鎮城級別的賽選藥子,那將來的法陣也絕對是不可限量的.

如此一來二人對于左風的修為也是有些暗贊之意,畢竟能夠在這般年紀煉藥就已經有所小成,而且修為還能夠達到煉骨期一級,這份天資已經算得上不俗了.

可是當左風說到自己住在二層的最後一間房時,兩人又不約而同的露出了輕視之意.兩人的這番變化都左風眼中,他雖然沒有做聲,但是也忍不住心中有一番感慨.

世人皆是如此,喜歡因為一些細枝末節的發現來評判整個人,當然這也不排除他們心中的嫉妒在作怪.左風如此天資不讓他們嫉妒才是奇怪,現在見到左風身家背景如此寒酸,只能夠住的起二層的房間,反而讓他們有些暗喜.

最先開口的武者年紀稍微輕一些,此時又對左風升起了輕視之心,故意上下打量了左風數眼,這才說道:"剛才你說是今晚才投宿在客棧的吧,可是你今晚才住進來,怎麼就會有盜匪前來,你不會是盜匪的內應吧."

這武者的話讓他的同伴聽了都不禁眉頭一皺,他這質問左風的根據完全站不住腳,況且這群盜匪哪里需要安排這樣一個少年做內應,而且還事參加賽選藥子的選手,這也有些太不合情理一些.

可是兩人畢竟是一起的,他雖然覺得不妥,卻也沒有出言阻止.左風心中雖然有些不爽,但在這里還真的不好發作,這兩人自己沒有放在眼里,可是一旦動手必定會成為眾矢之的,就是自己故意隱藏修為,就會讓人感到懷疑.

尷尬的笑了笑,左風似乎有些局促的說道:"這位大哥說的是哪里話,我這樣一個小人物怎麼會與盜匪攀上關系,您這是開玩笑了.而且我今晚也丟了東西,這不還要四處找尋不是."

話到此處本該放棄的武者,卻反而更加來了精神,冷笑的風說道:"就是因為你這樣的一個小人物,不會讓別人注意到,才是最有可能作為內應之人."

說到這里他稍微頓了頓,這武者可能也是發現自己的理由說的有些牽強,可是眼珠轉動了一圈後,就忽然接口道:"還有你在二層為何也會丟東西,據說丟東西的就是三層和四層的房間而已."

這番話倒是讓左風心中不禁"咯噔"一沉,自己剛才返回來的時候本來以為隨便糊弄幾句就算完事,沒想到會有人這樣故意為難自己.這理由是臨時想出來的,也的確有些禁不起推敲,也怪不得會真的被對面的武者抓住痛腳.

對面沒有怎麼開過口的武者,此時也是面色嚴肅的轉身風,因為他此時也覺得自己的同伴說的有理,想要風如何來解釋.

雖然心中有點郁悶,但左風倒也不怕對方真的把自己如何,畢竟對方無憑無據,就索性兩手一攤的說道:"我又不是盜匪,如何知道他們為何獨獨在二層偷了我們房間的物品,這你應該直接去詢問盜匪才對."

本來隨便詢問一下的兩名武者,聽到左風如此回答眼神就立刻凌厲起來,因為左風這般回答,已經表現出沒有將兩人當做一回事.而武者最重要的就是尊嚴,尤其是被比自己修為低的武者無視,兩人也變得更加憤怒了一些.

就在雙方劍拔弩張之際,突然一個身影從一旁插入了進來,立刻將這里的火藥味沖淡了幾分.

來人正是之前負責招呼左風的伙計,此時這伙計還有些睡眼惺忪的模樣,臉上卻是帶著一如既往的笑容來到雙方之間.

先是給雙方之人都做了個揖,然後才開口說道:"三位都是小店的貴客,今晚的事情還沒有弄清楚,大家也都是住在一起的客人,希望你們雙方消消火,可不要在這里動手才好."

那一直盯著左風不放的武者,冷冷的"哼"了一聲,然後就將自己的懷疑說給了伙計聽.自然是因為左風身在二層,怎麼會有物品被偷走,分明是盜匪派過來的眼線.

伙計聽完之後反而微微一笑,解釋道:"聽說今晚盜匪是從巷子那個方向潛入進來的,而這位沈小哥的房間正是靠著那條小巷.盜匪嘛,當然是不會放過任何值錢的東西,既然路過了沈小哥的房間,也就順手將東西取走,這也是很正常的."

聽了這伙計的解釋,連左風都恨不得拍手叫好,連他都沒有想出來的說辭,對方竟然隨隨便便就給出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那名話很少的武者微微點了點頭,明顯對于伙計的解釋感到了信服.可是另一名武者卻是狠狠的瞪了左風一眼,不屑的說道:"他能夠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這群盜匪來的時候都是挑選客棧四層和三層的有錢之人下手,這小子身上怎麼會有東西讓盜匪眼的."

這意的一句話,卻讓左風心中一動,暗叫了聲"不好".果然那伙計接下來就說道:"這位沈小哥可是通過鎮里面的賽選晉級上來的,你們可不要小"

不敢讓伙計說完,左風就急忙開口說道:"只是僥幸晉升上來的罷了,多少還是有些運氣的成分."

左風不得不打斷對方的話,因為這伙計接下來必然會說自己和城主關系不一般,那樣一來恐怕事情反而會弄巧成拙.

上篇:第五百六十二章 混亂蔓延    下篇:第六百零四章 神秘消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