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三百九十一章 察人觀色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三百九十一章 察人觀色

本站換新啦,速記方法:草莓,.cmxsw]

安伯的話將左風立刻從體會穴位的感受之中拉了出來同時臉上表情有些微微錯愕的望著對方

剛剛他一直全神貫注的和安伯研究刺穴安伯剛剛那番話問得有些突兀左風一時之間也被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過很快左風就平靜下來加上安伯所說的正是他之前與素顏交談時的真實想法左風自信自己能夠隱藏的很好可依然還是讓安伯看出了來這說明自己在掩飾方面還是有不足之處

看著左風默然不語安伯也是笑著說道:"小兄弟不用多想老頭子我半輩子伺候老爺一家察言觀色是我自小就練出來的本領而且我後來轉眼醫道你並非是掩飾的不好而是人的一些正常反應能夠讓我察覺到而且由此讓我判斷出一些東西來"

左風心中一動立刻詢問道:"安伯竟然由此等手段能不能教給我"

聽了安伯所說左風立刻就來了興趣這並非是他一時興起而是他本身就對于這種人的細微變化很有興趣這就像他以前通過別人腳步的細微差別能夠從腳步聲分辨是誰同時還能夠通過腳步聲判斷人的部分心理變化一樣

當初在巒城之時他就通過離茹的腳步節奏不同猜到了她的心里變化現在聽到安伯有這種異曲同工的法門時也不禁升起了想要好好學習一番的想法

安伯看著左風那好奇的模樣不禁啞然失笑對于其沒有立刻回答自己的問題反而想要學習這技法不僅沒有絲毫不悅之色反而升起了愛才之心

微微一笑就緩緩說道:"武者的修為大都可以從氣息上有所察覺這種通過氣息判斷別人的方式在大陸上經過千百年已經成為一種定式無論判斷對方修為達到何種境界甚或之對方現在處于一種什麼狀態喜怒哀樂都通過氣息來進行判斷

這樣久而久之反而會讓武者產生依賴所以才衍生出了很多掩飾修為的方法"

說到這里安伯就抬眼看向左風含笑道:"就譬如小友的真實修為已經達到了煉骨期的頂峰但是一般人卻只能感覺到你在煉骨初期或者中期的位置而已"

以這種直接的方式點出左鳳的修為也讓左風對安伯的本領更加信服幾分左風神情專注的看著安伯帶著渴求語氣說道:"怎麼辦到的"

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的眼睛處指了指不急不緩的說道:"人的眼耳口鼻之中眼睛是最為特殊的有的人習慣通過別人眼神的變化判斷一個人內心所想卻不曉得一個人的修為也會在眼睛之中暴露出來

當武者修煉改造身體的時候尤其是在煉體的三個階段對身體的改造是最多的也是這個緣故身體各處在改造後都會有所變化你可能看不到別人筋肉骨骼髒器內的變化但是眼睛卻是你能夠直接看到的"

這番話好像醍醐灌頂一般讓左風感到眼前豁然開朗好像一個嶄新的世界展現在了自己的面前一般他以前對于判斷武者修為完全是依靠敏銳的洞察力和對別人細微處的觀察所得

其實這與安伯的方法有些接近因為當武者達到一定修為的時候即使將氣息掩飾的再好可是身體的強韌與力量的變化都是很難隱藏左風也是通過這些能夠窺察到別人所看不到的東西

經過安伯的點醒加上左風以前觀人時的細微立時就有了些感悟的確如同安伯所說的那樣修為越高的人似乎雙目也會更加明亮與深邃這些都是左風以前看到卻錯漏掉的有了這個方向即使沒有了安伯的具體介紹左風相信也能夠盡快掌握到竅門

反而是安伯並沒有藏私的打算而是開口繼續介紹起來而經過安伯的詳細介紹左風也知道了原來觀察雙目竟然有那麼多的學問

強體期的武者雙目與普通人無異而煉骨期的武者雙目會變得更加明亮達到淬筋期後雙目之中的神采也會更濃而煉氣期後的武者也有其各自不同之處煉神期的武者安伯並沒有機會過多觀察所以並沒有什麼研究

左風卻是清楚的知道達到煉神期的武者眼神的變化如同浩瀚的宇宙讓人琢磨不透就拿藥尋來說他時而看起來如同風燭殘年的普通老人時而如同一汪不見底的深潭時而凌厲的如同有實質般直達人的內心

安伯介紹完通過雙目觀人修為之法後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是繼續說道:"除此之外人的皮膚會有細微的變化不知道你是否聽過一種可以變色的魔獸"

左風有些茫然的搖了搖頭左風對于魔獸幾乎沒有什麼了解最多只見過邢夜醉那巨大的白色巨蟒

安伯笑著說道:"靈藥山脈有一種可以身體變色的魔獸這種魔獸不單可以將自己的身體變成跟周圍的景物一樣的顏色而且它在情緒劇烈起伏時身體的顏色也同樣會跟著發生變化

我正是因為機緣巧合下見過這種魔獸所以後來才突發奇想的觀察起別人皮膚的細微顏色差異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我還真的發現人在情緒波動時表面顏色會有細微的變化"

"皮膚變化"

安伯露出了一個高深的笑容才繼續說道:"是不是很難想象我也認為這不太可能後來才發現是人身體的汗毛能夠有略微的變化這些變化微弱的極難察覺除非是感官極其敏銳的人或者是像我這樣心有定見在極近的距離觀察根本不會發現這種情況"

頓了頓安伯好像在故意考教左風一般笑問道:"你可明白這是為何"

左風一臉嚴肅的低頭沉思了片晌忽然猛地抬起頭來用不確定的口氣說道:"是否是因為靈氣"

安伯的笑容顯得極為開心好像遇到了知音人一般開懷說道:"正是如此武者的情緒波動從外到內都可以隱藏只有這纖細不易察覺的汗毛是很難控制的而這些汗毛又都和身體相同靈氣的波動卻能夠在毛發之間有所顯現"

左風頓時明白剛剛安伯就是通過觀察他汗毛的變化知道他對于素顏的心里變化安伯雖然轉了這麼大一個彎來解釋但是左風卻是覺得受用匪淺若是能夠每次都學到如此多的東西那麼他倒不介意安伯說話轉的彎更大一些

安伯笑著擺了擺手道:"雕蟲小技若是能夠想明白這些在一些特殊情況下盡量控制身體的毛孔收縮也就不會被有心之人察覺到了現在也可以說一下你對素顏的看法了你對她的好奇絲毫都不比李元少吧"

左風點了點頭道:"安伯對于這素顏是否有些了解或者說對于這素家是否有些了解這素家和康家是否曾有什麼過節"

安伯微微一愣沒想到左風說的問題竟然會如此嚴重想了想說道:"若是說素家和康家也算是世交說不上有什麼過節准確的說以前兩家並沒有什麼密切的來往少奶當初和少爺並非是父母指定的婚姻而是他們二人在一次偶然下結識之後自然發展到談婚論嫁的

因為少爺的緣故少奶奶給我的印象也還算不錯不過我在少奶奶入府後不久就因為我學習煉藥的事情被攆出康家了這素顏是當時一同過來的除了這丫頭為人很機靈辦事能力很強外我並沒有什麼太值得懷疑的地方"

這番話安伯並沒有像之前般遮遮掩掩而是明確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不過安伯在說話的時候有些地方說的並不詳盡而且好像不願意左風再沿著這條線調查下去

左風也是個知情識趣之人從安伯單獨和自己談這些足以表明他對自己還是信任的只是作為康家的老人他對于素顏也一樣有著信任左風不清楚他對于素顏的信任是根據什麼而得來的不過至少肯定自己不能從安伯這里再得到其他信息了

安伯又閑聊了幾句並且將自己總結的一本刺穴之法和一本按穴之法留下來就起身離開了左風的房間

左風在這里除了有些憋屈外其他的倒還算是比較不錯每天三餐都在這里解決吃喝拉撒都不需要走出房間自然有人伺候的服服帖帖更是再不需要素顏來服侍他就已經讓他感到很愉快了

將安伯留下的兩本書仔細的翻閱了一遍左風對于穴道和刺穴方面也有了一些認識相信再給他一些時間來嘗試必然能夠有不錯的成績

在第二日傍晚時分素顏直接背了一個巨大的木箱來到左風的房間聽著那木箱放下時的沉悶聲響左風也不禁有些錯愕他之前也想到情報的數量會有些龐大卻沒有想到會龐大到這種地步

"明後天還會陸續有抄錄完畢的情報冊子送來今天只是送來一小部分而已"

看著素顏似笑非笑的臉想起她所說的話左風不禁感到有些頭皮發麻起來

!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 三百九十 章 逼其行動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夜以繼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