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三百八十六章 尾巴露出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三百八十六章 尾巴露出

當左風睜開雙眼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漸漸轉明,幾乎一夜都沒有合眼的左風,也是從頭將自己了解的事情整理了一下,不得不說到現在為止確實有太多問題沒有搞清楚,而新郡城的調查也變得尤為重要,

因為事情太過突然,從左風發現康啟獨自一人去往成家那處神秘宅邸,到那名叫李元的人浮出水面,左風還沒有機會認真思考過,應變措施也屬于是臨時想出來的辦法,直到這一夜思考後,才發覺沒搞清楚的事情還有很多,

首先是康啟和成家之間的聯系,與傀靈門三方結成的這個聯盟,他們這個聯合在一起的組織究竟有多龐大,又是誰在其中主事,

康震若是在這次事情中死去,那麼三長老如何能夠在康家之內上位,單憑他一名長老應該也掀不起什麼風狼,這些勢力在背後究竟預謀了些什麼,這些預謀究竟只是針對那些參加拍賣會的家族,還是另外有其他的目的,

左風越是思考發現這水實在太深,遠遠比自己所預想的要負責的多,但是畢竟已經接下了這擔子,也只能盡力而為,

此時左風還真的有些困了,他這一夜腦子在不斷的思考,耳朵也同樣沒有閑著,始終留意後面的動靜,今晚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一晚,若是那李元偷偷溜回船上,一旦和三長老碰過頭,那麼他的計劃勢將難以施展,

看看外面的天色,時間上估計康震等人應該已經離港而去,左風也終于稍稍將心放下,不知不覺左風就睡了過去,當其再次醒來的時候,是被安伯輕輕的推醒,

此時外面天色已經大亮,估計早飯時間已經過去多時,不過安伯卻是將飯食給端了進來,

左風也不客氣,坐起身就大吃特吃起來,嘴里卻是含糊其辭的說道:"那丫頭和那兩個小子在干嘛,"

安伯好似對于左風大有好感,微笑的說道:"那兩個青年來看過你,但是我以你需要靜養為由給推掉了,素顏那丫頭也來看過你,不過看你睡得正酣,也就沒有有打擾你,說是先到周圍去轉轉,"

左風將塞得很滿的一口飯咽了下去,這才開口道:"聽安伯的口氣,好像對素顏那丫頭很熟悉似的,"

安伯點頭道:"說熟悉也並沒有太熟悉,只是大少爺每年都會派她來瞧瞧我這個老頭子,讓後給我送點錢,所以我對她也是知道一些,"

左風若無其事的繼續問道:"那以安伯來看,素顏這丫頭怎麼樣,"

安伯有點不太明白左風的意思,到底是人品如何還是其他的,不過猶豫了一下還是回答道:"我知道這丫頭是跟隨少奶奶一起來到的康家,這丫頭表面看上去就是大家族出來之人,但是她卻要比少奶奶精明許多,辦起事來也是時分周到細致,使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來,"

左風眉頭微微一皺,但是立刻就笑著點頭繼續吃起飯來,這安伯明顯是知道左風要問的是什麼,他的回答好像說出了些什麼,但是細想之下有好像什麼都沒說,

聯想起安伯以前的身份,左風也就明白了安伯既然出身康家這種大家族,說話處事都是極為謹慎,不會輕易對任何事與人下判語,

不過雖然安伯吐露出的並不多,左風卻從中捕捉到了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安伯拿素顏與少奶奶康喬相比較,若是正常情況下,康喬才應該是那個辦事謹慎滴水不漏之人,可是安伯卻說素顏比起康喬要更勝一籌,這就已經有些問題了,

可能換過以其他人,絕不會在此時此刻對素顏持懷疑態度,但是左風卻並不是一般人,他既非康家之人,在眼前的事情上左風也能做到完全抽離出去,站在完全客觀的角度思考和判斷問題,

更加之左風是一個不願輕信于人者,當初大長老左烈的背叛,搞得左家村幾乎全體覆滅,左風對于所有叛徒的憎恨,是外人所不能體會到的,所以左風當初直至離開雁城,都沒有真正原諒藤方,

不過素顏雖然有很多疑點,但是左風幾乎可以肯定,素顏在對待三長老這個問題上,絕對是站在康震這一方的,不然昨晚的事情也不會如此順利,而那腰佩長劍的俊朗青年,也不會露出那般神色來,

吃完飯後左風就站起身來在屋中活動起來,安伯看著左風的動作,有些詫異的說道:"小友看來並非是全部作假,應該是身上確實有傷患未複,若是信得過老頭子我,可讓我為你單純的診脈看看,"

左風的吃驚絕不比安伯小,因為單純從自己剛才走幾步路就瞧出問題,顯然這安伯在醫道方面確有獨到之處,而且聽安伯剛才的意思,只是單純的診脈,而非用靈力來加以探查,左風也就欣然接受了安伯的建議,

安伯伸出兩指輕輕的搭在左風的手腕上,雙目微微閉起,就在左風注意觀察之時,就見安伯的手指突然靈活的在左風手腕上跳動起來,如同一名琴師在撫琴般輕盈,

手指隨著跳動,不斷向左風的手肘移動,同時另一只手隨意的將左風的衣袖向上挽起,很快安伯的兩指就來到了左風的肩頭處大穴,

左風並非對醫道毫不知曉,反而比一般人要了解的多,只是當初他一心專研煉藥,對于醫道方面也只是粗通皮毛而已,剛才安伯的手法與"連指切脈"略有幾分相似,不過手法上卻要比莊羽所施展的切脈之法要簡單許多,

不過安伯兩指每一次跳動,卻都能夠准確的按在左風的經脈處,而每一次重壓都會點在左風的竅穴位置,可以看出安伯對于穴位和經絡的了解極深,

收回手掌,安伯有些驚訝的說道:"小友的身體竟然傷的如此重,而且看樣子好像還是從內部破壞的,這般情況老朽我可從未見過,不過看你身體卻是並無大礙,只是現在還不適合與人交手而已,"

左風輕輕點頭,安伯所說無不是正中問題的關鍵,左風看著安伯一臉的不解,先是掏出兩包藥散服了下去,這才開口道:"我身體的傷就像安伯說的那樣,的確是從內部破壞的很嚴重,不然也很難使用出這瞞天過海之計,"

安伯看著左風受傷兩個紙包,臉上的不解之色更濃了一些道:"你這服的可是複靈散,如此身體增加靈氣恐怕有害無益,小友切不可因為急著恢複而勉強運功,"

聽了安伯一番好心的話後,左風也有些苦惱起來,他現在的問題實在不知道如何與安伯講,總不可能告訴自己因為身體特殊的緣故,體內藥力正在吸收靈氣產生變化吧,這樣會更加駭人聽聞,

猶豫了一下,左風就看向了手中的紙包,說道:"這藥散是康大叔幫我煉制的,有著特別的治愈效果,對于我現在的身體恢複有著極大的用處,安老伯放心我不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的,"

安伯這才稍微放心了一下,因為那紙包也的確是康家煉藥所有的特別包裝,

就在此時素顏從外面走了進來,她倒是直接推門走了進來,一老一少兩人齊齊向著她望來,反而讓她愣在了原地,

左風知道剛自己的問題提醒了安伯,此時見到素顏出現安伯必然會露出十分在意的神色,左風急忙開口說道:"大叔他們的船是否已經起航,"

這樣一說好像兩人剛才都是在關心這個問題一樣,素顏這才語氣平淡的回答道:"早上天剛一亮就出發了,現在恐怕已經到了幾十里外了,我剛才是去看看那李元,到底有沒有什麼動作,"

左風眉頭皺起,心中有了一些不悅之色,昨晚明明說好了一切由自己指揮,可是這才第一天,素顏就開始自作主張的行動起來,

素顏也察覺到左風臉色的變化,卻是開口說道:"本來我是想要問問你的意見,可是你睡得跟死豬一般,讓我有什麼辦法,難道就坐在這里干等著不成,所以我就讓兩人輪流休息,先讓那李元上午可以自由活動,"

左風知道這件事情上也怪不得素顏,畢竟她也是心急調查處線索來,左風這才繼續說道:"那麼你有否查出一些什麼問題來呢,"

素顏隨便的找了張椅子坐下來,說道:"這小子不知道是有所察覺,還是他根本就沒有問題,上午他只是出去了一趟,找了一個酒樓吃了飯後就徑直回來了,根本沒有再去其他地方,難道是我們猜錯了不成,"

左風本不想然安伯參與進來,但是現在又不好避開安伯,只好毫不避諱的說道:"他吃飯的地方是否距離碼頭不遠,"

"不近,大概相距了五六里的樣子,"

素顏直接回答道,一副極為自信的模樣,左風卻立刻問道:"他吃飯的酒樓能否看到碼頭的情況,"

素顏本想立刻回答,卻是突然雙目一凝,然後就急忙說道:"那酒樓正常情況是看不到的,不過上面卻有意見樓,從那里倒是能夠看到碼頭的那負責指揮的旗塔,"

素顏也是冰雪聰明一點就透,聽了左風的話後,立刻就明白了左風所指的是什麼,由此也想到了問題的關鍵處,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三百八十五章 內斗開始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三百八十七章 琥珀李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