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四十四章 離茹手段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四十四章 離茹手段

>->第二百四十四章離茹手段

第三場拍賣會在左風忙碌的兩天之後終于到來.讓左風意外的是這兩天來藥尋竟然一直不見蹤影.他也不明白為何藥尋這幾天會突然變得如此神秘.

左風思來想去也不認為這與自己有什麼關系.所以這兩天來他也就專心一致的為城主離殤釀制"忘憂醉".因為有了之前釀酒的那番經驗.再加上他之前煉制複靈液的經曆.現在釀起酒來好像也更加得心應手了一些.

釀酒不同于煉藥.並不存在失敗率的問題.最多就是口感和效果上會差上一點罷了.不過這兩天來左風釀制的忘憂醉卻都還另他比較滿意.一共釀制出了七瓶忘憂醉.其中只有兩瓶讓他不太滿意.對于連自己都不滿意的東西.他也自然不好意思拿給城主離殤.

今天是第三場拍賣會.左風找了一根細繩將五只裝滿忘憂醉的酒瓶捆縛在一起拎了過來.當來到拍賣行不遠的地方.左風遠遠就看到了離茹那嬌俏的身影.今天離茹穿一件鵝黃色的長裙.遠遠看去如同一輪皓月般讓左風感到心中一顫.

離茹的美麗不同于沈蝶.沈蝶是那種出塵縹緲的冰雪美人.而離茹卻是那種妖嬈rla的美麗.仿佛靠近她都會被點燃一般.沈蝶是那種讓無數男人翹首仰視的美麗.而離茹卻是那種讓無數男人輾轉反側魂牽夢繞的存在.

左風只是心中胡亂想了想.步伐還依舊那般不急不緩的向前走去.離茹終于看到左風那瘦肖的身影.隨後也是展顏一笑.同時伸出玉手向左風擺了擺.左風自然不會和那些狂風浪蝶一般被人呼之則來.還是依舊步履沉穩的向前走去.

離茹見此只是黛眉輕蹙.隨後就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絲笑意.當左風距離他還有六七步的距離時.離茹就快走幾步上前挽住左風的手臂.笑著說道:"沈風小弟弟.難道姐姐在你的眼里不好看麼."

左風對于她如此親昵的舉動也是心神一蕩.接著就急忙收懾心神.第一次見到這丫頭之時.左風就從其他人的口中得知.這叫離茹的女子不光媚功極為厲害.而且她在對待男人時還有各種手段.他自己自然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離茹看到左風只是稍微露出一絲失神之色.但是很快又恢複了過來.不禁又深深的注視了左風數眼.

"對于離茹小姐的美貌.我想在這巒城恐怕沒有人會說半個不字.我想你也不會需要我來對你的美貌加以誇贊了吧."

離茹聽出了左風對自己的謹慎.這話語之中顯然要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離.稍微猶豫了一下就說道:"那為何沈風小弟弟.每次見到我都像如臨大敵一般.生怕被我一口吃了.難道是那些關于我的傳言讓你有所誤會不成."

左風這一次算是真正嘗到了這女子的難纏.他現在最希望的是藥尋突然出現幫助自己解圍.可是心中所想和現實畢竟有著差距.他依舊還是要獨自面對這敵友不分的美貌女子.

左風對藥尋算不上了解.但他至少能夠肯定藥尋對自己沒有藏著什麼禍心.可這巒城城主和這離茹他就不太清楚了.首先是那巒城城主和葉林,玄武還有古荒都有聯系.自己的身份究竟有沒有識破他不敢肯定.而一旦被對方知曉了自己就是葉林帝國正在追補的左風.將自己擒下來送給葉林也不是沒有可能.

"既然是傳聞.我想說的人絕對不止一個兩個而已.'空穴來風’的道理我相信姐姐不會不知吧."

左風這種時刻保持警惕的交談方式.讓離茹雖然心有不悅.但也只能是一籌莫展.兩人此時已經邁步來到了拍賣行的入口處.有這位拍賣會首席拍賣師相陪.那十數名守衛自然也不敢阻攔.不過這些守在門口的壯漢.卻是各個目露凶光一副要把左風用目光殺死的樣子.

離茹對于這些恍如不見.猶豫了一下之後突然說道:"沈風小兄弟如此年紀.就擁有這般天賦和實力.聽說在城門之時還硬是接下了那血狼幫血裘拋出的兩件武器.我對一些少年才俊也是有些耳聞.卻從來沒聽說過叫沈風這個名字.難道是我孤陋寡聞了."

左風心中一動暗叫"來了".表面卻是極為鎮定的說道:"我的實力在村子里倒還上算可以.若是放在大陸之上肯定無法與小姐口中的那些才俊相媲美了.小姐沒有耳聞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離茹還想要再說些什麼.左風卻搶先將手中的"一捆"酒壺拎起.然後將其塞入到離茹的手中說道:"城主大人要的忘憂醉我這兩天來也是盡心竭力.眼下也只能釀制出這些來.藥材倒是還有剩余.這次拍賣會之後我還會加緊為城主大人釀制的."

離茹下意識伸手接過那一捆酒壺.看到五只不小的酒瓶被捆縛在一起.心中也是微微一喜.看到離茹露出了一絲喜色.左風立刻就想起了什麼.于是開口說道:"原來這酒不全是城主大人需要.我想大部分還是要用來幫助離茹小姐調高修煉速度.這樣看來我這幾天的辛苦也算是值得了."

離茹正在高興之時.卻聽到左風如此說.表情變換了數次最後只能在心中暗歎了一口氣.她和左風剛剛的一段對話連消帶打.于無聲處試探著左風的底細.對方以禮相待還做出了極為親切的舉動.讓左風無法回避只能一一對答.

若是離茹直接開口詢問.那左風自然可以隨便信口胡說.但這離茹卻深諳探聽情報的訣竅.那就是在閑談之中從只言片語間找尋線索.左風也感到此女極難對付.剛開時他還認為對方挽住自己的手臂是希望擺出親切的姿態.可後來他就反應了過來.對方可以通過如此親密的接觸.觀察自己在回答問題時身上的一切反應.

之前左風有些手足無措.不過他也終于想起了這里還有一捆忘憂醉要交給對方.而且剛剛他發現離茹見到這酒後露出極為興奮之色.他也隨即明白過來.同時也知道這正是自己的大好脫身機會.

此時離茹正拿著人家辛苦釀制出的酒.兩人也終于來到了拍賣大廳之中.左風趁機說道:"既然已經到了拍賣廳.我也能夠找到貴賓間.就不勞煩離茹小姐相送了.離茹小姐諸事纏身.而且一會兒還要主持拍賣會.我自行前去貴賓間就可以了."

離茹雖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勉強擠出一絲笑意說道:"不知為何與沈風小弟弟交談好像時間過得特別快.真希望能有機會和你再找個時間好好聊聊."

左風心中暗自想著.'你當然覺得時間過得快.你想要的信息還沒有得到.若是再和你聊下去非要露出馬腳不可.等你忙完拍賣會有時間和我閑聊時.我恐怕已經離開巒城了.’

嘴上卻笑著說道:"是啊.和姐姐聊天確實有種意猶未盡之感.不過拍賣會後我還要回去繼續釀酒.姐姐也不希望因為其他事情耽誤了我為你釀制'忘憂醉’吧."

離茹深深的注視了左風片刻.突然雙目一亮.同時伸手在左風肩頭的衣服上輕輕撣了撣.好似在為左風拂去身上的塵土.左風有些疑惑的看著離茹這般舉動.但從對方那狡黠的笑容也感到有些不妥.

很快左風就明白了離茹這番舉動的用意何在.因為周圍無數刀鋒一般的目光.幾乎瞬間讓左風有些喘不過氣來.尤其是大廳中的數名壯碩的男子.他們已經隨手摸向了身上攜帶的武器.若不是現在是身處巒城.他們恐怕立刻會沖上來將左風亂刀分尸.

左風也終于知道這離茹的"凶名"絕對不是無端而來.這般反手之間就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的手段.讓他也是束手無策只能默默吃下這啞巴虧.

左風面色陰沉一語不發的向貴賓間走去.直到進入通道之內.還依舊能感到周圍有不善的目光向自己看來.

來到貴賓間之後.左風發現里面空空蕩蕩.藥尋竟然也沒有來.他一屁股坐在寬大的椅子中.伸手拿起一杯"寒頂霜露"狠狠的押了一口.下意識的抬頭向前看去.正看到對面貴賓間中的白衣男子.此時正面罩寒霜冷冷的注視著自己.

這傀靈門的少門主傀襄原本就對自己有些敵視.不過今天看來好像火氣更大了幾分.左風略一思考也就明白過來.

'看來這傀靈門也是離茹的裙下之臣.這種沒腦子的家伙竟然還讓他帶隊出來.不將他這些手下人全部葬送都對不起他長的這個豬頭.最好是離茹對這個家伙使些手段.直接將這個家伙玩死在巒城.或是城主直接出手.也能免去我不少的麻煩.’

這種想法也只是在左風腦子中閃過.他知道這些都是不可能發生的.離茹對付這些狂蜂浪蝶自有一番手段.想來也絕不會明目張膽的跟傀靈門作對.城主離殤更是會盡力維護巒城的穩定.自然不會將這位大公子給做掉.

心中這樣想著.貴賓間的門在此時被人緩緩的推了開來.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逆風投降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四十五章 凝念渡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