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逆風投降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逆風投降

左風伸手拍了拍懷中的小盒子,那小盒子中盛放的正是那塊不足嬰兒拳頭大小的火靈木.四千金幣價格的物品,在這第二場拍賣會中雖然不是最貴的物品,但絕對算得上是價格靠前的一個.

懷中的小獸身體扭動了一下,就向著那小盒子摸了過去,左風臉上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容.迅速抬起右手伸入懷中,隨後念力輕輕運轉,那小盒子與那張儲錢牌就立刻消失了去.左風永遠謹記著一條,自己貴重的物品都存放在納晶之內.

剛剛還興奮不已的小獸逆風,見到小盒子突然被收走,先是愣了愣隨後就一臉怒火的從左風的懷中鑽了出來,于此同時一個聲音傳入了左風耳中:"你這家伙,將火靈木還給我."

左風先是四下看了看,他出了拍賣行就向著偏街走去,此時周圍行人稀少而且也沒有人注意到他這樣一名少年.左風這才小聲的開口說道:"什麼時候這就成為你的東西了,我記得這火靈木好像是我花了四千金幣才買到的吧."

逆風那灰白色的大眼睛轉了轉,隨後臉龐上的怒色也立刻消退了去,兩手抱拳竟然擺出了一副作揖的樣子,說道:"咱們不是好兄弟嘛,你的不就是我的嘛."

"哦,我的就是你的,那你的是否還是你的?"

逆風隨口說道:"是……是不可能的,東西都是咱們共有的,資源大家也是共享的嘛,你看你花費了那麼多錢買了這木頭,你又用不到,還不是要送給我的嘛."

看著逆風此時火急火燎的模樣,左風倒是不太著急,反而露出極為享受的表情.心中一動,左風隨手從懷中掏出了一個指甲大小的木屑出來,丟給逆風說道:"諾,你要的火靈木,給你吧."

逆風那雙灰色的大耳朵動了動,好像在壓制著怒火不爆發出來,最後狠狠說道:"這火靈木的火屬性在壓制那寒凝冰霧之時已經損失殆盡,之前我也只是拿它湊合著服用而已.你現在手里已經有了更好的貨色,卻非要這樣戲耍我."

"哦,我如何戲耍你了,你不是說借助外力提高修為有很大的弊端麼,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嘛."

逆風怒瞪著左風說道:"你是人類要通過煉體達到修煉的基礎體質,我是妖獸生來就不需要修煉體質.你這家伙難道是在報複我不成,我可是曾經……"

"哎,你說對了,就是在報複你,怎麼樣?"

左風一邊說著臉上也露出了壞笑,在靈獸山脈之時,這小獸雖然會在危難之時出手,但有的時候明明它可以出手幫忙,但卻故意要看左風出糗然後才出手幫忙.左風此時也毫無遮掩,就是明擺著戲耍逆風.

逆風原本還氣勢洶洶的瞪視這左風,但也只是堅持了數息時間,那原本挺直的矮小身材也突然萎靡了下來.逆風在此時也是終于服軟,它的軟肋左風可以說了解的極為清楚,逆風最需要的當數左風胸口的獸魂,也就是逆風口中的先祖之魂.

左風當初也嘗試了用這個來要挾它,可是逆風釋放獸能幫助左風時,還需要緊貼他的身體才可以,所以左風讓逆風遠離獸魂這個辦法也宣布失敗.

不過這一次左風卻是實實在在的抓住了逆風的軟肋,不用多想只看拍賣火靈木時,藥尋還在身邊它就露出了迫切之態,可想而知這火靈木對它的重要.

回想當初在那東山峽谷的山巔之上,小獸也主要是因為那火靈木的瓶塞才肯跟隨左風離去.左風與逆風大多數時間都是這樣斗來斗去,仿佛都想要壓住對方一頭.左風原本也不願搞成這樣,可這叫逆風的小獸還偏偏一副要做大哥的樣子,事事都要自己說得算.

這在靈獸山脈之時左風已經吃了不少苦頭,可無奈自己有求于人也只能硬著頭皮熬過來.不過這次在巒城拍賣會偶然遇到這火靈木,對于小獸逆風來說是件好事,可對于左風來說何嘗不是喜事一件.

四千金幣算不得是什麼小數目,可能夠換來逆風在自己面前服軟,那麼這一點點付出也絕對是值得的.

"看來你有話要說嘛,別客氣,憑咱們爺們的關系,有話直說便是."

左風微笑著開口說道,口氣也是學足了逆風平時那張囂張樣子,只是這話一說出口連他自己都感到手背躥起一片小疙瘩.不過看到此時逆風那幽怨的表情之後,左風就感到心中一陣舒爽,同時感覺那四千金幣花的太值了.

"左風你……"

逆風還沒有說完,左風就搶著開口道:"我是不是對你太好了,竟然花了四千金幣買下那火靈木,你是不是從心底感激我,從此以後對我言聽計從絕不說二話."

"我……"

"感謝的話就免了,以後你就知道我的好了."

逆風剛說了一個字,左風再次搶著開口.左風原本並非是那種話多之人,從小到大能夠推心置腹交談的也就那麼屈指幾人.可自從那次被左烈在瀑布下偷襲幾乎喪命之後,左風對待所有人都盡量保持冷靜的態度,至少在心里他時築起了一道防線.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雖然是第一次見到左風,可都會感到左風是那種極為沉穩,而且處事極為小心謹慎的原因.但左風發覺自己和這逆風在一起時會不太一樣,就仿佛是童年時和左厚一同玩耍時一樣.

那種可以毫無顧忌的刺激,戲耍對方的感覺,讓他也剛到只有此時自己才像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左風不知道逆風心中如何想的,但是他能夠感受到逆風也是那種內心極為孤僻的性格,這可能和它以前的經曆有關,不過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確實非常默契的以這種方式溝通和交流,這樣反而會讓彼此的友情更加牢固.

逆風瞪了左風片刻之後,這才緩緩說道:"不用以後,我現在就已經知道了你的'好處’了."

"嗯,嗯,知道就好,知道就好啊."

左風看著氣鼓鼓鑽回自己懷內的逆風,不禁微笑著接口說道.同事念力一動從袖口中取出了一個小盒子,快速的從其內抓了一點,然後又以極塊的速度將盒子再次收回納晶之中.

逆風如同打了雞血般,雙目放光動作敏捷的再次鑽了出來,左風也恰在此時將盒子收回納晶之內,手中卻是抓了一小粒木屑.這木屑通體烏黑,隱隱能夠看出其上帶著猩紅色的火焰形木紋,比起一直以來喂給逆風的那瓶塞這上面的木紋顯得猩紅許多.

逆風一臉期盼的看著左風手中的那並不太大的木屑,左風這次沒有再戲耍它,而是手腕一抖就將那一粒火靈木屑丟向胸口處.逆風動作敏捷的伸出兩只小手一把就木屑,隨後就"嗖"的一聲鑽回到左風的懷內.

看著逆風生怕自己反悔收回火靈木的模樣,左風也是笑的極為開心,並不是像是奸計得逞,反而更像是成人之美那般快樂.心中一動左風忽然就想起了什麼,開口說道:"你怎麼又敢大搖大擺的出來了,你不是一直裝成沉睡的樣子麼?"

逆風顯然心情大好,從衣服內傳出了它那有些尖銳的聲音道:"我敢現身出來找你,自然是沒有人用念力窺視我們了.那實力恐怖的老家伙大概已經出城了,雖然之前也有人一直用念力觀察你,不過在你離開那城主的住所後,那念力也就收了回去."

"藥老又走了?還有其他人在探查我,難道對方對我有什麼企圖?"

胸口中先是傳來了陣陣咀嚼的聲響,隨後逆風才含糊其辭的說道:"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過我感覺那探查的念力只是單純留意你,其中應該沒有任何感情成分,所以我猜測應該對你沒什麼企圖吧.再說數萬金幣的儲錢牌和一塊火靈木,應該還不值得一位煉神期超級強者動心吧."

左風輕輕點了點頭,逆風的分析極為有道理,同時他也隱隱想起了什麼.接著他就想起了之前煉藥之時,神念如同得到神助一般覆蓋整個巒城,當時自己就是觀察到城主這里時被一股龐大的精神念力給撞了回去.

想起了這些事情,同時也記起自己之前的猜想,那城主離殤應該是一名煉神期擁有念力的強者,也大概明白了這窺視自己的念力應該就是來著那位叫離殤的城主.而且對方多半是受到藥尋的囑托,特別留意了一下自己的安危.

左風想到了這里就不禁回頭瞥了一眼肩頭的包裹,那其中的藥材正是離殤給自己用來釀酒的.雖然當時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但是藥材與藥尋幫自己改進後的完全一致,說明藥尋已經將這釀酒的藥方告訴了對方.

左風有點不明白,藥尋和離殤都屬于煉神期的超級強者,以他們的修為和念力的強大,想要釀制出這樣的酒應該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可是這兩個人卻為何都要拜托自己,左風對此始終想不出個所以然,但左風相信早晚藥尋會讓自己知道的.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四十二章 靈木到手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四十四章 離茹手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