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二十四章 藥駝毒駝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二十四章 藥駝毒駝

左風最初也只是隱約聽說過藥駝子這樣一位大人物,對于他的具體信息可以說毫不知曉.本來遇到這位玄武帝國的老牌家族,又正巧是以煉藥興盛的大世家,可沒想到依舊不能給自己詳細解說一下.

康震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看著手中的瓷瓶,又複雜的看了看左風,猶豫了好半晌這才為難的開口.

"沈小友可能有所不知,玄武帝國高層的事情是不允許我們這些世家談論的,畢竟我們還是對上層的一些事情有些了解.不過相對于帝國上層的事情,關于這藥駝子的信息就更加讓人避之不及."

左風神色一黯,康震也只能歎了口氣繼續開口.原本他覺得左風只是單純的好奇,但看到左風這副模樣,也隱約猜到了左風應該不是單純的想隨便知道些什麼而已.

猶豫再三,康震還是選擇將自己知道的告訴左風.無奈的笑了笑,開口道:"小友對我家秋秋有出手救命之恩,而且這'忘憂醉’的珍貴程度我也是知道的.既然這樣我也就將知道的一些告訴小友,也希望今天的談話也就止于此房間,以後我也不會承認和你說過今天這番話."

左風沒想到光是這藥駝子的信息就如此隱秘,但聽康震竟然願意透露給自己一些信息,左風心中大喜過望的同時,也不禁對這康震又多了幾分好感.聽康震的口氣,若是弄得不好可能會牽連他們家族,這份情誼足以報答自己為他所做的一切了.

"康大叔,我只是希望了解藥駝子的信息,我想你也不會認為我是葉林派出的探子吧.你大可對我放心,今天所聽到的信息我在這里保證絕不對外人提起."

看著左風一臉認真與嚴肅,康震歎了口氣才緩緩說道:"並不是我不信任沈小友,這藥駝子可謂是玄武帝國最為恐怖的存在.這與他的修為沒有任何關系,而是他的毒功太過恐怖,而且他本人性格暴虐異常,甚至心性也與常人有些不同.

據說當年他還是淬筋期的武者時,在一座類似巒城這樣的一處邊城,和當地的人發生一些小的摩擦,他就一怒之下將整座城內的人一夜屠盡不留一個活口.據說那個城在五年之內不敢有人靠近,只要靠近城牆三里范圍內的人都會立刻中毒斃命.

五年之後還是有好奇之人前去查看,雖然當時沒什麼事情,可那些人回來後不久也都接連死去.那次的事件極為詭異,因為也沒有任何幸存者,所以這件事情大部分也都是人們從藥駝子的性格推敲出來的."

左風只是聽著就感到後背傳來陣陣涼意,不論有多大的仇怨,也總不可能整個城內的所有人都得罪了他吧.可他竟然毫無差別將所有人全部殺掉,這還真應了康震之前的評價,心性與常人大相徑庭.

從這件事左風也明白了為何康震會如此謹慎,這藥駝子還真的不是隨便可以招惹的人物.當初左風還多少有些信心弄到解藥,不過現在看來自己當初也是有些異想天開了.

康震在講述這件事情的時候,拳頭都微微的攥緊,可以看出他此刻也是有些緊張的.他講述這個故事就是希望左風能對藥駝子有一個大概的了解,同時也希望左風在聽完這個故事後,因為恐懼放棄繼續探究藥駝子的事情.

可左風在沉吟了一會兒後,就緩緩抬起頭來看向了康震.這康震微微一愣,露出了一絲苦笑後,只好繼續說道:"這事情後來也有人從藥駝子那里證實過,的確是藥駝子親手所為,至于原因藥駝子當時也只是笑著說'太小的事情,記不得是因為什麼了.’"

左風雙目一亮,急切的問道:"有人從藥駝子那里證實過,那個人是誰?"

康震聽出了左風的意思,笑了笑說道:"那個人是我們玄武帝國當今的國主."

左風聽完微微一愣,接著就露出了一絲苦笑,剛剛有了一點希望,可在聽到'帝國國主’之後也就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藥駝子說來很神秘,有人說他生活在幾座比較凶險的山脈中,也有人說他其實一直就在帝都之內沒有離開,只是沒有人真正證實過這件事情.我想就算有人知曉了藥駝子的所在,那人也已經沒有活在這世上,所以我相信也沒有人想去追尋他究竟落腳在何處."

頓了頓,康震目光複雜的望著左風說道:"沈小友如此年紀就有這等修為,從你釀酒術也能猜出你的煉藥水平也必定不俗.將來你的前途必定無可限量,若是有可能我希望沈小友還是打消對藥駝子的好奇吧."

左風表面不動聲色,但心中卻滿是苦澀.他也不想去招惹這凶名赫赫的藥駝子,可是情勢所迫,在情在理他都不能放棄安雅最後一線生存的可能.左風也知道康震心中始終有著顧慮,想了想後說道.

"康大叔,請你放心,這藥駝子的信息我知道後必定不會告訴其他人,同時我希望你為我保密,所以你也不用擔心我向任何人透露我是從你這里知曉的這些事."

康震輕輕點了點頭,好像放下了顧慮般繼續說道:"像我說的藥駝子的身份來曆修為一直沒人清楚,這些信息我想就算是國主也不會知曉.不過他擅長制毒和使毒,這卻是天下之人都知曉的事情.

他最為擅長的是三種毒,體毒,靈毒和魂毒.體毒是直接對身體的破壞,這種毒是他最早時經常使用的,不過現在已經很少用到了,所以藥駝子的體毒幾乎在大陸上已經絕跡.而靈毒是他現在最長用到的,也會偶爾聽說到有人中了靈毒在四處發布消息高價尋解藥.

最後一種是魂毒,這個就不經常能見到了,而且魂毒的配置也極為繁瑣,我想他自己應該也不會存有太多吧.有一種被稱為化魂液的毒水,就是藥駝子研究出來的,不過他幾乎沒怎麼用過,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賣出了一部分."

聽到"化魂液"三個字,左風心中不禁劇烈的跳了跳,這是他離開葉林後首次聽到關于化魂液的事情,雖然化魂液的解藥還沒有眉目,但至少清楚了那林琅一定是在藥駝子那里購買回的.

"這藥駝子既然會出售毒藥,應該也會出售解藥才對吧?"

聽了左風的問題,康震先是一愣說道:"你需要解藥?"說完之後,康震就覺得自己有些唐突了,這左風一直沒有提他要找尋藥駝子的原因,必然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所以他並未等左風回答就繼續說道.

"藥駝子制作的毒很少能有解藥流出,而且他本人很喜歡下毒,卻是非常討厭解毒.在他看來中了他制作的毒後,必須要死去他才會獲得一種變態般的滿足."

知道左風關心的是解藥,康震也沒有賣關子,直接說道:"若是體毒還能稍微好一些,因為有一大部分已經被煉藥師找到了解除之法,甚至在一些高端的拍賣行中可以購買得到.靈毒就要難了一些,因為是針對人體內的靈氣下毒,所以只有很少的幾種他制作的靈毒能夠找到解藥.

最麻煩的還要數魂毒,因為這種毒都是針對煉神期強者配置的,所以沒有任何一種魂毒的解毒之法流傳出來.所以中了藥駝子的魂毒,也就等于直接宣判了死刑.恐怕直接結束生命,比苟延饞喘的活著要更加好一些吧,畢竟靈魂深處的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經受得了."

左風越聽心中越是沉重,不光是因為解毒之法變得極為渺茫,而且從康震的口氣中他也聽出了,中了這混毒會遭受許多痛苦的折磨,這讓他更覺得心中難受.這些痛苦原本應該是自己遭受的,結果卻由安雅代替了自己.

左風聽到這里臉色已經變得非常難看,康震也沉默不言,希望左風能夠聽進去自己剛剛的言外之意,就是放棄去找藥尋的想法.他可以肯定左風是有朋友中了藥駝子的毒,而且看來中的還是靈毒或者是魂毒那類恐怖的毒.

左風沉吟了好一會兒,抱著一絲僥幸心理問道:"他難道不會像上次那般,將解藥高價出售?"

左風雖然知道這解藥的價格肯定不菲,但是他身上還有一塊儲錢牌,為了解藥他也早就打算將這儲錢牌中的錢全部花光.

可讓左風失望的是,康震緩緩的搖了搖頭說道:"藥駝子只出售過一次毒藥,而且價格也是高的離譜.後來再沒有聽說他賣過毒藥,至于解藥我卻是再也沒有聽說過."

康震的話也徹底絕了左風購買解藥的念想,不僅是解藥難以得到,現在看來就是想見到這藥駝子恐怕也是難如登天.這算是左風離開葉林後,聽到的最讓他痛苦的消息了.

就在兩人交談之時,屋外傳來的輕輕的敲門聲,左風卻如同木樁般毫無所覺.康震輕輕歎了口氣,就起身來到屋門前將之緩緩打了開來,接著一名婢女就端著一個食盤走了進來,食盤內放著六種食物.

康震將食盤接過,就揮退了婢女,隨後再次將房門緊緊關閉.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三十三章 莫涉國事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三十五章 靈藥山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