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二十八章 連番試探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二十八章 連番試探

看左風如此表情,那宮裝女子只是微微一笑,反而是正在介紹的離茹臉上神色有些不善,接著繼續說道:"怎麼,難道女人不可以做城主,難道女人就不能手掌大權麼,"

左風雖然心中驚訝,但他也發現離茹此時應該是動了真怒,于是也急忙解釋起來,

"離小姐千萬別誤會,我並非是瞧不起女人,我也是有母親有妹妹之人,如何會對女人存在任何偏見,只是在這巒城如此混亂之所,能夠由一位女人獨掌大權,並且能將這出了名的混亂之地治理的井井有條,我是驚訝和欽佩而已,"

藥尋始終沒有抬頭,一直在專心吃著面前這些可口的菜肴,只是在左風說完之後他也不禁點了點頭,左風剛剛的話說得滴水不漏,不僅解釋了自己剛剛失態的原因,而且還反過來給對面兩女一個不錯的印象,

那離茹還似還有些氣憤難平,"哼"了一聲就將頭扭到了一邊不再理會左風,反而是那宮裝女人深深的注視了左風片刻,才開口繼續說道:"其實沈風小友的意外還似能夠理解的,畢竟在這大陸上,能有幾個女子手掌大權,恐怕也只有古荒帝國的'幻生’前輩那般人物,才能讓人們忘記其女子的人份吧,"

這番話有感而發,仿佛道盡這宮裝女子的所有苦楚一般,離茹也好像是心中有所觸動,雙目有些微微泛紅,也不再去理會左風,而是自顧自的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

"我的名字叫離殤,但是這巒城之內幾乎沒有人知道我的真實姓名,幾乎沒有人知曉我女子的身份,"

這離殤的話引起了左風的震驚,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將如此大的秘密告訴了自己,同時他又有些疑惑,對方憑什麼對自己如此信任,或者說對方已經打定主意將自己一直留下來了,想起之前對方說過的話,左風臉色也有些難看起來,

那叫離殤的女子看出了左風表情的變化,但卻沒有太過在意,而是繼續說道:"當年我遭遇了很多,若不是前輩您的出手,我恐怕此時已經化作一地白骨,所以……"

一直沒有任何表情的藥尋,卻是神情有些落寞的緩緩開口將女子的話打斷了去,

"當年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這些原本也與你關系不大,我曾經告誡過你不要去趟這渾水,可你就是偏偏不聽,"

藥尋還在說話之時,那叫離殤的女子就已經有淚花閃爍,聲音有些干啞的說道:"怎麼會與我無關,我的哥哥就是因那個家伙而死,我被他害成了什麼樣子,我又怎能不找他為哥哥報仇呢,"

藥尋卻顯出了一絲無奈,說道:"可是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報仇與送死根本也沒什麼差別,"

"只要您肯……"

藥尋艱難的搖了搖頭,此時這位老人胸膛劇烈起伏,好像內心也在不斷掙紮著,許久後才說道:"我告訴過你,我不可以出手殺人,我不可以用毒,這些你都是知道的,他做了那麼多的事情,我相信總有一天,上天會……"

"不會,他沒有得到懲罰,他沒有得到報應,他過的越來越滋潤,他現在不知多逍遙自在,難道這些你都不知道麼,還是根本不想知道,"

離殤的話有些激動,左風確是丈二和尚般摸不著頭腦,剛剛的話題還是在圍繞著自己,怎麼轉眼之間就變成了如此詭異的氣氛,而且聽起來他們談論的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自己也完全插不上話,

此時的氣氛冰冷的如同要滴下水般,藥尋與離殤都微微低下頭不再言語,而是那離茹卻是肩膀微微聳動,仿佛他才是這一桌人中最為傷心的,左風之前不斷說話,根本沒有吃上幾口,可是如今氣氛尷尬成這樣,他也不好意思再繼續吃下去,

好半晌後,藥尋深深歎了口氣,仿佛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那離殤卻是搶先說道:"前輩不要見怪,我只是一時情緒激動沒有控制住,前輩稍坐我去補個妝就回來,"

那離殤說著就起身走了出去,左風看出了藥尋剛剛是有了離去的打算,可離殤這樣一走他也不好意思此時離席而去,只能無奈的繼續呆下去,現在無奈和尷尬的變成了藥尋和左風兩人,在離殤出門之後那離茹也是滿臉淚痕的跑了出去,

偌大一個房間中只剩下左風和藥尋兩個人,左風開始還是很隨意的到處觀察房間里的擺設和裝飾,但兩女遲遲都沒有回來,他的警惕也越來越高,

想起了之前離殤跟自己說話時曾提到過,這巒城沒有什麼人知道她實際是女人的身份,而且自己剛剛還拒絕了對方留下來的打算,這些信息在左風的腦海中彙聚到了一起,左風更是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左風並非頭一天出來闖蕩,當初在葉林左家村時,大長老左烈這種人物都能背叛村子將所有人出賣,之後又見識到了藤方的背叛,安雄的算計等等事情,現在自己身在巒城,別說是這離殤和離茹自己毫不了解,就是身邊這藥尋自己還不清楚他的身份,

"小子,謹慎小心是好事,但不要讓恐懼代替了判斷,"

正在左風躊躇著要不要立刻離開這里時,旁邊的藥尋卻是緩緩開口說道,藥尋與這離殤以前明顯是就是舊識,帶著被看穿心思的尷尬,左風撓著頭胡亂解釋道:"我只是覺得氣氛有些尷尬,想要出去透透氣而已,"

"老頭子我吃鹽比你食飯都多,還要在我面前裝模作樣麼,雖然這世道混亂不堪,但不要因為別人而丟失了本心,一切想來都合情合理的事情,未必就一定是真的,"

正在藥尋說話的這時候,那離殤和離茹已經走了回來,兩人竟已經分別換過了一套新的衣服,仔細看去連頭飾都有了少許變化,離茹雖然還帶著少許悲傷的情緒,但那離殤卻好像之前沒有發生過什麼一般,臉上掛著柔和的笑意坐了下來,帶著歉意的說道,

"讓前輩與沈風小友見笑了,可能也是以前的情緒壓抑了太久,一時失態望請見諒,若是二位現在就准備離去,那就是責怪我招呼不周了,"

離殤說完就微笑著看向左風和藥尋,左風此時正在尷尬之時,他感覺這離殤好像知道了剛剛自己與藥尋的交談一般,藥尋恢複了那副淡然的模樣,拿起筷子徑自開始吃了起來,

"沈風小友,與前輩應該認識了有一段不短的時間了吧,"

正伸出筷子准備嘗嘗自己盯上很久的一盤食物,卻聽到離殤的話,筷子就那麼頓在了空中,略一思考,他就說道:"其實說長也不算很長,說短也有了不短的時間了,"

左風說的極為坦然,他心中也覺得自己回答的很巧妙,他與藥尋認識的時間要是從來到巒城之後算起,那還是真的是不短了,

離殤微笑著點了點頭,絲毫沒有因為左風不正面回答自己的問題感到不滿,而是繼續隨口問道:"沈風小友釀酒技術如此高超,又自稱志不在此,那麼想來對于煉藥術也應該有一些研究吧,"

左風這次倒是直接的回答了對方的問話,笑著說道:"我對于煉藥和煉器術都很喜歡,只是比起煉器來我的煉藥術還能夠強上一些,當然這也都是有原因的,"

說著左風就向身旁的藥尋看了一眼,可離殤卻是大為意外的自語道:"煉器術,怎麼還學過煉器術,"

本來很平靜的離殤在聽到左風的回答後臉色就變得很難看,同時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藥尋,仿佛很想知道藥尋對左風的回答是一個什麼態度,可是藥尋卻依舊那副淡然之色,一邊伸出筷子去夾菜,一邊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左風有些疑惑的看著離殤的奇怪表情,好像自己選擇學習煉器,竟然會對她造成很大的困擾,左風不禁又想起了今天拍賣時,藥尋曾經鄭重的問過自己是否真心想要學習煉器,好像當時藥尋的表現和這離殤也差不多,

這些情況在左風腦中徘徊,一種種可能也被左風排除,他始終想不通自己的選擇和他們究竟有何關系,

"沈風小友的修為很不簡單,你的這功法必定也是來曆不凡,竟然讓我都無法看出你的修為在何種層次,"

左風不知道對方為何會這麼快轉開話題,但還是警惕的回答道:"這功法是有一些特殊,可是傳我功法之人要求我立下誓言不可泄露,所以還望城主大人見諒,"

本能的感覺到了這離殤好像是在試探著什麼,左風首先想到的就是對方想了解自己的身份,這也讓左風不禁聯想起了,葉林帝國是不是有著豐厚的報酬作為懸賞,所以左風雖然看上去極為平靜,但心中卻對離殤的問題特別小心了起來,

聽了左風的回答,離殤秀美輕蹙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突然好似想起了什麼,開口問道:"沈風小友之前說對煉藥很感興趣,不知現在煉藥等級達到什麼水平,"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女人城主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二十九章 專為等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