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女人城主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女人城主

zi幽閣.與外面的走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房間內光芒刺目照的左風一時都看不清里面的樣子,稍微適應了一會,左風這才看清房間內的情況,

天棚之上倒掛著一只巨大的水晶瓶,其中裝了數十顆靈光石,而且全部都是那種淺綠色的中品靈光石,光是著照明用的吊燈就讓左風心中一顫,這中品靈光石每一顆都價值不菲,當初在參加旋塔試煉時,也只有最高那一層的比武廳里才安裝了幾顆而已,

如今這一只水晶瓶里就放置了數十顆,這番手筆用奢華來形容已經不恰當,完全可以用豪奢來比喻,房間長寬約有四丈左右見方,陳列的各式家具都是用上好的青鐵木制作而成,地面上鋪著厚厚的獸皮毛毯,踩上去感覺如同走在柔軟的草地上一般,

大廳中央一張圓桌,兩名女子正端坐在那里向著自己兩人微笑致意,左風也趕忙欠身微笑回禮,再次抬起頭來時也仔細的打量起這兩名女子,這兩人有一人是左風認識的,正是之前支持拍賣會的離茹,

而另外一名女子的年紀看上去要稍長一些,大約在四十許到五十歲之間,女子穿著高貴的宮裝,一頭長發高高盤于頭頂,一根長長的碧玉發簪橫插而過,女子的眼角眉梢雖然已經有些許淡淡的皺紋,但卻絲毫不影響其美麗端莊的外表,

"多謝藥前輩肯賞臉前來,這位應該就是那釀制'忘憂醉’的少年了吧,酒菜也是剛剛上來不久,不過這酒嘛可就要普通一點了,還請兩位不要嫌棄才好,"

那中年女人一邊說著,一邊大有深意的向左風露出了一個笑容,左風被這位中年女人盯著看,卻感到好像極為舒爽一般,暗暗心驚的同時他也是立刻轉動念力覆蓋在腦海之中,人也就立刻清醒了幾分,

同時左風也想到了一個問題,這女人竟然清楚的知道那"忘憂醉"就是自己釀制的,抬頭看到藥尋好似回到自己家一般,找了張椅子就一屁股坐了下來,同時將那髒兮兮油乎乎的袖子挽了起來,

左風心中有種想笑的沖動,因為這位藥尋每到外面之時,都會用那種市井流氓的姿態面對別人,這種做法讓左風每次看到都不禁有種暗爽的感覺,左風也跟著走過去,在藥尋身邊坐了下來,同時微笑著向一邊的離茹輕輕點了點頭,

左風這種舉動讓離茹有些意外,而那名宮裝女人也是有些愣了愣,這離茹的手段她是最清楚的了,幾乎很難看到有男人在離茹面前保持如此平和的心態,除非是牙齒沒長齊的小孩或者是牙齒快掉光的老人,

離茹也是時分意外,之前他去貴賓間邀請兩人參加晚宴時,左風還是有些手足無措,可這才不大一會兒的功夫,這左風竟然就在自己面前淡然自若,離茹也見過一些高門大戶的子弟扮成這般樣子來追求自己,但是憑借她的能力也可以立刻發覺到這些人是強撐場面,

眼前這左風卻絕不是如此,無論神態,表情還是眼神都是那麼鎮定自若,完全看不出他心中所想,這兩人都不清楚左風此時念海之中的念力快速運轉,他此時整個腦子都十分清醒,即使感覺對面的離茹時分美麗動人,但也可以保持平常的心態去面對,

那宮裝女子眼神在左風身上稍微停留了一會兒,就將目光轉向了藥尋,極為恭敬的說道:"前輩對今日的拍賣會可還滿意,若是有何不周之處請不要客氣盡管直言,"

藥尋擺了擺手,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用和我如此的客氣,今天拍賣的都是最低檔次的物品,我哪里會有什麼滿不滿意的,"

宮裝女子微微一笑說道:"前輩指教的是,這些飯菜都是我囑咐人特別制作的,還望老前輩試試味道如何,"

對于滿桌的食物,藥尋也不再客氣,而是提起筷子就開始品嘗起來,左風卻在此時偷偷一笑,這藥尋雖然裝的不識禮儀,可面對兩名女子在場卻也不好意思在用手去抓,這種前後舉動的反差也讓左風感到有趣,

"沈小弟,你在笑什麼,難道這菜有什麼不妥之處,"

離茹始終留意著左風的變化,見到左風連帶笑意的模樣,就立刻開口詢問,左風本來是在偷偷壞笑,這一下被人發現也不免有些尷尬,藥尋仿佛早就有所覺察只是一直沒有說而已,此時也轉過頭來冷冷的瞪了左風一眼,

左風只好尷尬的撓了撓頭,卻又不知道該去如何解釋,那離茹見此也不再追問,而是站起身來幫左風夾了一些菜放在左風面前的小碟內,離茹這樣做非但沒有讓左風感覺好受,反而讓他更加別扭了一些,

左風本是山里出身之人,雖然之前也認識了很多大人物,但這種上層宴請一類活動他卻是極少參加從未參加,只有第一次獲得旋塔試煉勝利後,得到了一次安雄的宴請而已,左風此時不禁想起了那位嗜酒如命的好兄弟,若是丁豪在此必定不會如自己這般渾身不自在,

那宮裝女人雖然從始至終只瞧過左風數眼,但她卻好像藥尋那般知道所有人的內心變化,只見宮裝女子抬起頭來微微一笑說道:"看來我們這位釀酒大師好像不太習慣這種地方,不過沒關系,大師完全可以當做是普通家宴,不必理會任何禮節只管吃的痛快就好,"

左風只是客氣的輕輕點了點頭,那離茹卻是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大咧咧的向椅背上靠去,好像之前還繃緊的人一下子就突然放松了下來,左風見此也是一愣,很難想象之前還端莊大方的漂亮女子,只是片刻之間就好似換了一個人般,

"茹兒,我說可以當成家宴,可沒說是當成你的睡房,你還是留點分寸吧,"

這番交談看起來很平常,但左風卻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之前聽離茹介紹的口氣,還稱呼這宮裝女子為主人,可如今看來兩人可絕不像之前猜的那種主仆關系那樣簡單,

"沈先生,請不要見怪,茹兒也是平日里被我寵壞了,在外面她必須要以巒城首席拍賣師面對那些人,所以在這小樓之中她平時可是能肆意妄為的,你看她都這樣放松了,也就不需要那麼拘束了,"

左風感到對方的稱呼讓自己越來越受不了,開始剛一進來的時候對方還稱呼自己"沈小哥",可這還沒吃上幾口,就變成了"釀酒大師"最後還成了"沈先生",自己又不是教書先生,也不是什麼看病救人的醫生,這些稱呼都讓左風感到渾身不舒服,

"您可以直接叫我沈風,也不要那麼客氣,至于什麼'釀酒大師’我可實在擔不起這稱呼,只能說是初窺門徑而已,"

左風忍不住直接說道,他怕再不說出這些話,對方恐怕一會兒又會編出其他恐怖的稱呼安在自己身上,

"你就不要那麼謙虛了,那些酒雖然算不上是我喝過最好的酒,但絕對是我在來到巒城後喝過最好的酒了,"

那宮裝女子這樣一說,左風並沒有一點點沾沾自喜的神色,反而心中更加欽佩起藥尋了,經過藥尋一番藥品的調換,現在的"忘憂醉"可以說已經和原來有了本質上的不同,不只是色,香,味比以前更上一檔,更重要的是那能夠提高修煉速度的功效,更會讓人垂涎三尺,

"不知沈風小友只是偶然路過此地,還是想要在巒城住上一段時間,我真的是很欣賞你的釀酒水平,若是你肯留下,條件你任意開出來,"

正在低頭吃飯的藥尋,嘴角不自覺的勾了起來,但卻沒有多說其他,等著左風給出自己的答案,讓宮裝女子很意外,藥尋卻一點都不意外的左風根本沒有任何猶豫,立刻微笑著拒絕道:"多謝您的好意,這釀酒之術只是小道,我也並不准備在這上面多花費時間和精力,而且我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拍賣會結束後我就會離開巒城,"

"哼,不識抬舉,"左風剛剛說完,離茹就氣呼呼的在一旁說道,

左風倒是不太在意,依舊一臉微笑的看著對面的宮裝女子,那宮裝女子露出了猶豫之色,隨後有些不死心的試探道:"你聽清了我說的,條件是任你提出,"

依舊是沒有任何猶豫,左風立刻說道:"您的話我聽的很清楚,恐怕要辜負您的一番好意了,"

"你……你到底知不知道,我,……這位到底是什麼人,"

左風一臉疑惑的看向離茹,隨後輕輕一笑,說道:"正要請教,"

離茹認真的看著左風,好像要看出他此時的淡然是否裝出來的,藥尋卻說道:"不用觀察,我沒有將你們的事透露給他,"

宮裝女子聽後稍微愣了一下,那離茹聽完後頓了頓說道:"這位就是這巒城的城主,也是這巒城拍賣會真正的主人,你參加拍賣會的貴賓卡是她發給你的,你那三瓶中的一瓶'忘憂醉’也是由她預定下來的,"

左風下意識的挺直了身體,有些錯愕的看著對面的宮裝美婦,自言自語的嘟囔著:"城主大人是個女子,"

本站訪問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紫幽閣即可訪問!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二十六章 耐心講解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二十八章 連番試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