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一十四章 走火入魔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一十四章 走火入魔

武逆焚天第二百一十四章走火入魔

全本小說吧為:千萬別記錯哦!中年男子表情尷尬的站在原地好像也沒有立刻離開的打算藥尋也立刻有所覺察稍微偏頭說道:"怎麼還有事?"

中年男子表情有些忐忑的說道:"我家主人對前輩的酒非常好奇還望前輩您可以……"

聽到中年男子如此說藥尋臉上的神色也略微緩和了一些轉過頭沖著一旁的左風笑了笑這才緩緩說道:"你家主人也想嘗嘗這酒也罷左右我之前也打算送他一些嘗嘗的"

藥尋說著就從木箱之中拿出一只空酒壺然後就用手中的長勺從甕壺中盛了一些出來左風估計最多也就裝了多半壺藥尋就停下了手將酒壺蓋嚴遞了過去那中年男子滿臉喜色的接過酒壺卻立刻發現這壺比預想的輕了許多笑容也立刻凝固了下來

"怎麼還不滿意?"藥尋不用多看就知道中年男子臉色難看卻還是明知故問的說道

中年男子一臉誠惶誠恐哪里敢說個"不"字將連連點頭口中說道:"滿意滿意"說完之後中年男子就視若珍寶般抱著酒壺轉頭匆匆離開了草棚

左風看到藥尋如此小氣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既然決定把酒贈給那人何必還要如此吝嗇換做是自己一定大大方方的裝滿整壺送出

藥尋斜眼在左風臉上掃過也是明白了左風心中所想臉上隨即露出了一絲嘲弄之色緩緩說道:"你這小家伙的天賦是不錯不過這做人的經驗可還有太多要學的朋友相交自然是要坦誠相對傾囊相贈也無可厚非可若是想要將這酒賣上個好價錢你就要懂得奇貨可居的道理"

左風一臉詫異的說道:"賣上好價錢?"

藥尋笑著說道:"當然了你既然准備參加拍賣會沒有些好東西拿出來根本連入場的資格都沒有"

"你怎麼知道我要參加拍賣會的?"

藥尋冷哼了一聲說道:"臭小子老頭子我雖然歲數大了些可人還沒傻你惹了那麼大的麻煩還冒險留在巒城難道是覺得這里好玩不成就算你手段再多恐怕也敵不過那血狼幫"

左風心中暗笑自己雖然對那拍賣會有很大的興趣但至今還未選擇離開主要也是想借著所有人都在關注拍賣會時好趁機離開不過現在他已經有了新的想法眼前這位神秘前輩雖然不清楚其身份但只要他在自己身邊想來血狼幫也就構不成什麼威脅了

仿佛看出了左風心中所想藥尋也是沒好氣的瞪了左風一眼冷冷說道:"你的事情還是你自己解決吧千萬不要把我老人家考慮在內我這把老骨頭可禁不起那些人的折騰"

左風倒是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好整以暇的說道:"反正我這些天在給你釀酒我想他們應該也不會這個時候來找麻煩吧"

藥尋對于左風這樣的態度大為不解眼前這小滑頭雖然猜的很對在這巒城之內血狼幫是不敢到這個范圍內的可這小子總不可能永遠留在這里吧就算他願意一直留下來自己可是不會一直呆在巒城的

沉思了片刻藥尋試探著問道:"你接下來打算去哪?"

作風卻絲毫沒有猶豫的說道:"玄武帝國"

藥尋口中默默重複了一遍好像這四個字對他有著什麼特殊的含義一般最終藥尋沒有多說其他而是輕輕的點了點頭隨即就轉身開始將甕壺中的酒水取了出來在這一刻左風感覺眼前這位老人的背影顯得那麼孤寂看到這背影左風原本還想說的話就都咽了下去

藥尋小心的將甕壺內的酒取了出來足足裝了接近兩壺左風估計若是不將那半壺多的酒送人自己這一次釀制的酒應該可以裝滿三只酒壺藥尋將酒盛出來後就獨自坐在了桌邊喝了起來

左風對于藥尋整日里端著一個酒壺飲個不停已經習以為常只是這一次他卻明顯感到藥尋此時心思根本沒放在酒里好像內心矛盾的思考些什麼左風沒有去打擾藥尋而是開始動手清理甕壺這是以前莊羽幫他養成的一個習慣

一直忙碌到傍晚時分左風才將甕壺清洗乾淨回到草棚中時藥尋早已經弄好了一桌飯菜左風也不客氣坐下來就大吃起來藥尋卻好像沒什麼胃口只是隨便吃了幾口就開始繼續喝起酒來

左風也終于忍受不了這種沉默的氣氛同時也對于自己釀制的酒充滿了好奇略一猶豫還是開口詢問道:"藥老我這酒到底釀的如何"

藥尋一反平時開口前的冷嘲熱諷而是表情認真的盯著手中的酒說道:"釀酒如同煉藥只有全身心的投入進去才會釀制出最好的酒雖然材料的好壞也會直接影響酒的品質但更重要的是釀酒人的態度"

左風似有所悟的點了點頭藥尋自顧自的繼續說道:"這酒你釀制的很認真也很投入但缺少了一份激情缺少了你煉藥時的那種激情可能這也與你的性趣有很大的關系"

見左風沒有明白藥尋也是耐心的繼續說道:"你煉藥是為了什麼?"

左風毫不猶豫的回答道:"為了服用"

藥尋聽完一陣錯愕顯然沒想到左風會如此回答接著微微一笑說道:"你這小子就是喜歡耍滑頭煉藥自然是為了服用但你煉藥的真正目的是為了強大自身你煉制出的藥物有的能幫你快速提升修為有的可以幫助你在對戰時增加勝算這些都是你煉藥的目的可是你釀酒又是為了什麼?"

聽到這里左風才有些恍然原來自己釀酒只是單純為了釀酒卻沒有任何明確的目的性甚至是單純的將之視為一種工作而已

見作風已經明白自己的意思藥尋就繼續說道:"無論煉藥釀酒或者是煉器都可以鍛煉你的心性當然也有其他的好處當你達到煉氣期之後也就能夠明白很多人修為達到了煉氣期後才發現這個道理可那時候再去專研這些就已經晚了"

藥尋的話剛剛說完左風的雙目一亮沖口喊出了兩個字"念力"聽到這兩個字藥尋也是一臉震驚的看向左風好半晌臉上的神情才恢複大有深意的注視了左風片刻這才感歎道

"你小子還真是得天獨厚沒想到就憑我這寥寥幾句就能夠猜到最關鍵的地方看來你能在如此年紀就有這等不俗的修為也並非是運氣好而已你說的不錯正是念力不論釀酒,煉藥或是煉器都會讓你的精神力不斷壯大而精神力就是念力的基礎"

聽到藥尋的如此高的評價左風心中也多少有些羞愧之感自己也並非是從對方幾句話猜出來的他是因為已經身具念力才會突然想到的

藥尋見左風沉默不語就繼續說道:"你釀酒的步驟和手法都是對的只是有一些細微之處還有待提高我可以將釀酒中的問題告訴你但這酒究竟如何還要你自己來品嘗"

接著藥尋就舉起手中的酒壺給左風倒了一小杯這才將左風釀酒中的一些問題一一說出左風也認真的將藥尋說的問題一字不落的記在心中

藥尋說完就拎著酒壺去他的草席上躺了下來左風卻是盯著眼前的空酒杯不斷發呆老者說的話此刻還在腦中不斷徘徊而他剛剛也親自品嘗了一下這酒雖然口感和味道上比丁豪釀制的忘憂醉差了一點可更重要的是這酒里似乎像少了些什麼左風猜想就是藥尋所說的少了些激情

躺到草席上左風來到巒城後真正能安穩的誰上一覺了可他躺在松軟的草席上卻不論如何也睡不著

過往的畫面在腦海中不斷出現左家村被山賊和灰衣人屠滅藤肖云死在天屏山脈之中參加試煉結果卻將藤力打成重傷妹妹被擄走自己在章玉的府中大鬧了一場可結果還是沒能將妹妹救出自己還灰溜溜的遠走他鄉

他不知道為何會突然想起這些仿佛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里他原本安穩的生活就被徹底摧毀了

想起這些他的心中就感到一陣煩悶渾身的靈氣也開始不受控制的四處亂竄經脈之中也隱隱傳來了撕裂般的疼痛這一刻左風仿佛又回到了天屏山脈只是眼下渾身的靈氣似乎都處在暴走之中

最要命的是左風感覺身體好像不受控制甚至連勾勾手指都做不到就在左風不知如何是好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耳邊"收斂心神排出雜念"

接著一股精純的靈氣就從左風頭頂灌注而入左風相信若是現在這人想要自己的性命也只是勾勾手指那般簡單這突然闖入的靈氣極為精純渾厚自己體內的靈氣也立刻不再四處暴走

左風知道現在還未脫離危險急忙按照那聲音所說將心神完全收斂不再有一絲雜念產生很快那些徘徊在身體四周的靈氣就被送回了納海之中

!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一十三章 拍賣消息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一十五章 忙碌渡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