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一十一章 釀酒煉藥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一十一章 釀酒煉藥

藥尋表情戲虐的斜眼看著左風,之前一連說出了數個好處,也徹底摧垮了左風的心里防線,而他本人好像非常享受看對面少年這種反應,

左風滿臉的無奈與尷尬,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缺謀少智之人,可在面對眼前這邋遢老者之時,卻是事無大小都處處落在下風,左風原本也只是希望借對方讓自己釀酒這由頭,從藥尋那里扳回顏面甚至是撈到點好處,可沒想到還是自取其辱的結果,

左風無奈的搖了搖頭,將目光轉向了一旁的金屬容器,這容器看上去有些像村子里的水桶,只是體積上要比一般水桶大上一些,雖然丁豪曾經為左風詳細解釋過釀酒的方法及步驟,不過那時候左風也只是好奇他都用的什麼藥材釀酒而已,

可他卻沒有想到丁豪對酒的癡迷遠超自己的想象,丁豪以為左風想要研究釀酒當時就一臉興奮的講解起來,從選材到加工直至最後如何封存,幾乎將每一個細節都沒有落下的講了出來,

現在左風看到那金屬桶的瞬間,就明白了這是丁豪所說的釀酒的最重要的器具,而且是專門為武者釀制一些特殊酒所使用的容器,

老者好像並不太餓,只是簡單的吃了些東西後,就轉身到草棚邊那處草席躺了下來,看起來也沒有讓左風立刻動手釀酒的打算,

左風也不去理會藥尋,而是走到那金屬容器的旁邊怔怔的望著這個大家伙,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丁豪曾經提到過一次這東西,好像叫做甕壺,雖然丁豪也描述過這東西,不過此時親眼見到,還是讓左風感到有些好奇,

甕壺雖然外表看去好似一般金屬,但左風輕輕敲擊了幾次,發覺與自己的藥爐相比還要堅實一些,看樣子堅硬程度應該接近了藥鼎那級別的存在,自從左風開始研究煉藥和煉器之後,就對于這些爐和鼎認真做過研究,

不論是爐或是鼎,其本身的材質和造型,都是為了最終所制作的東西服務的,當然眼前這甕壺好似水桶般造型也必定有著其意義,甕壺的兩側有四個卡槽,輕輕按下後就能夠將上面的蓋子取下,

掀開蓋子向里面望了一眼,里面是分成了一大三小的四個空間,而且相互之間還有著一根金屬管相連接,這與丁豪給自己介紹的完全一致,左風輕輕點了點頭,就將蓋子再次放好,

緩緩走回到那小桌旁,將桌上的剩余菜肴向一旁挪了挪,取出紙筆就在上面書寫起來,左風所寫的正是煉制"忘憂醉"所用的藥材,左風寫的很慢,每個藥名寫完後都會停下來沉思一會兒,

左風倒並非是懷疑丁豪告訴自己的那些藥材有問題,況且身邊的藥尋喝過忘憂醉後也說出了藥材名稱,二者所說的完全一致,但即使是這樣左風也必須認真研究一下這些藥材,就像他在煉藥時也是如此准備,他必須將所有用到的藥材都研究一下,這樣才能在煉制的過程中更加得心應手,

因為之前已經休息夠了,左風就這樣一直研究到天空漸漸開始轉亮,他才感到有些困倦的趴在桌上睡了過去,

當左風醒來之時發現這草棚已經空空蕩蕩只有自己一人,除了昨晚那些剩下的菜肴之外,手邊的地上還擺著一個極大的包裹,那包裹左風都不用打開,單憑他的鼻子就已經嗅出里面是釀酒所用的材料,

並未急著動手釀酒,左風也不嫌棄的伸手抓過桌上的殘羹剩菜就往嘴里塞,他可是清楚釀酒不光需要充沛的靈力,同時還需要體力和精力上都達到最佳狀態,因為睡眠之中左風會自動的運行融魂功,靈力此時已經恢複的七七八八,睡了一覺體力也沒什麼大問題,只要填飽肚子他就可以著手釀酒了,

很快左風就將桌上的剩飯剩菜一掃而空,這才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本想簡單的洗漱一下,可在四周看了看,這草棚周圍哪里有什麼地方能讓自己洗漱的,最後左風的目光落在桌邊的酒壺上,左風認得那是昨晚藥尋喝酒用的酒壺,

拿起酒壺晃了晃里面竟然還有小半壺,左風也不客氣的就將壺內的酒到了出來,接著就向自己的臉上抹去,隨後左風就被烈酒給燒的臉上發紅,同時嘴里還兀自的咳嗽了幾聲,低聲罵了一句"什麼破酒",

在左風拿起酒壺的時候距離這草棚很遠的一處牆角陰影里,就有著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咦",後來在左風將那酒壺內的酒倒出來洗臉之時,那陰影里立刻又有著憤怒的喘息聲響起,很快左風嘟囔著說話之時,那陰影里卻再沒有了聲息,好半晌才傳來似笑似哭的聲音,

左風對于遠處暗影里面的聲音絲毫沒有發覺,因為他用酒洗完臉後就將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一包藥材上了,嘴里還不禁感歎了一句,"沒想到用這酒來洗臉,雖然感覺很燒,但頭腦好像也比平時更加清醒了一些,真不知這破酒有什麼名堂,"

左風的話音落下之時,遠處暗影內一道身影晃了晃險些就從牆角內顯露出來,最後一個聲音冷冷的說道:"小兔崽子,竟然這麼糟蹋我的十步倒,這酒算是我喝過最烈的一種酒了,怎麼就沒將你小子的臉皮給我直接燒掉,"

老者嘟囔了幾句後,就安靜了下來同時注意起左風手上的動作,很快老者就再次發出了驚疑的聲音,但是這一次卻是真的讓他有些難以相信了,

此時的左風正在做著一件,他自己認為極其平常的事情,清理藥材,一般煉藥之時幾乎沒有人會去清理藥材,除非一些新鮮的藤蔓類或是苔蘚類藥材,藥材的表面附著一些泥土之類的東西,正常情況下都是不需要清理的,

因為煉藥的主要手段是火焰,這些火焰在萃取過程中,甚至會將藥材本身的全部雜質剔除乾淨,又怎麼會去在意上面附著的那些泥土之類的東西呢,但釀酒卻是另一回事,他需要借用藥材本身,這自然也包括了那些煉藥時用不到的部分,所以適當的將藥材表面進行清潔卻是必要的,

讓老者有些意外的並不是左風清潔藥材的舉動,而是左風在清潔藥材時的手法和步驟,左風首先依舊按照藥材本身的屬性分類,這種揀選藥材的步驟仿佛已經深入到了左風骨子里面,

將藥材揀選完畢後,拿出一張比較大的油紙鋪在烈日下方,然後開才開始動手清理藥材的表面,而且還將那些清理過的藥材,小心的放在了油紙上面,

油紙在烈日下方很快就變得灼熱起來,藥材放在其上很快就出現了收縮的脫水現象,老者正是看到這種做法才有些詫異,將所有藥材清理完畢之後,左風就坐在一旁默默觀察這些藥材經過炙烤後全部脫水完畢,這才將那些藥材都一一收了起來,

接著左風就皺著眉頭四處觀察起來,雖然自己的洗漱可以糊弄,但是沒有水卻如何讓自己釀酒,而且釀酒需要的必須上好的泉水才可以,雖然此時將所有藥材投入甕壺最為合適,可是左風也只能無奈的先去找尋適合的泉水,

這也是因為作風一心考慮如何來處理藥材,和釀酒前期的准備工作,卻忘記了泉水這重要的一環,遠處的陰影里的人似乎也發現了左風這里的情況,他一邊看著左風手中的那一大捧藥材正在漸漸轉涼,實在讓他有些肉疼的受不了,

最後暗影內的人幾乎要走出來大聲提醒,左風也是在離開草棚後不久,才有了一些新的發現,一只好像是裝衣服的大箱子正立在草棚緊挨著院牆的牆角處,左風始終是把草棚另一側的院牆當做是別人的地方,所以開始也沒有留意那里,

此時看到那放在距草棚不遠的木箱,他也是略微沉吟了一下就走了過去,輕輕掀開木箱的蓋子,里面的東西也立刻映入了眼簾,

"呵呵,這老家伙想的還是蠻周到嘛,"

左風有些興奮的自言自語說道,直把遠處牆角內的人氣的幾乎背過氣去,好半晌才低聲說道:"臭小子,你在背後就這麼說我,等我有機會的,一定讓你爽到難以忘記我這老家伙,"

這一次老者的聲音不大,但左風卻感到背後傳來一陣涼意,下意識的回頭望了望,只見周圍依舊還是那般安靜,看不到半個人影,這才低頭再次向著木箱之中望去,木箱中除了兩個大水壇外,還有著數種工具在其中,左風也是在看到這些工具之後,就立刻明白這也是藥尋留給自己用來釀酒的,

而那遠處躲在暗影里偷偷窺視著左鳳的,也正是那位精通煉藥術的神秘老者藥尋,

左風先是小心的用手中的一根長針狀的工具,在水壇內輕輕沾了一下,然後帶出一滴水放在口中品嘗了一下,不禁面露喜色的說道:"入口有些甜,而且細細品來還帶有這微微酸意,不錯,不錯,正是丁豪說的最適合釀酒用的泉水,"

...

...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一十章 出言相激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一十二章 疑惑重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