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四章 指導煉藥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四章 指導煉藥

左風伸長了脖子等著老者把話說完,可老者說道這里卻突然沉默了起來,等了好半晌,老者卻竟在砸吧砸吧嘴後,從懷中取出了一只酒壺慢悠悠的灌了一大口,轉身就來到他那草席鋪成的床鋪躺了下來,

左風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老者斜臥在草席上的背影,過了好一會兒左風才閉上了有些發酸的嘴,同時心中也在暗自嘀咕著,

'那些大陸逸聞上都說,想要了解這個大陸就要出來親自走一走,不然你永遠無法想象,大陸上又有多少無法理解的人,多少匪夷所思的事,這片大陸是多麼怪異,我現在終于理解為何那些游曆大陸之人會這樣說,眼前這位就足夠無法理解,也確實是個匪夷所思的存在,’

這叫藥尋的老人從始至終都沒讓左風搞懂,他到底是要幫助自己,還是要加害自己,到底是對自己有所圖,或者只是純粹拿自己取樂,

目光死死盯在老者的後背,左風很想看透這老者到底是個什麼人,可除了看清老者應該有月余沒有洗過澡外,就再無其他任何收獲了,

"你難道不累?不是說之前一個月都是在山里生活的嘛,這麼多雜草難道還需要我給你鋪床不成,不要以為用那可憐的眼神看著我,就會博取到我的同情,"

就在左風打算收回目光之時,老者就那麼背著她隨意的說道,話語中充斥了各種冷嘈熱諷,氣的左風臉色陣紅陣白,以前左風認為自己算是臉皮夠厚,同時也是言語犀利之人,那藤方對自己能有那般大的仇恨,也和自己當初沒留口德有些關系,

可在面對這老人的時候,左風發現自己言語好像變的極為匱乏,而且自己臉皮與對方的惡毒言語相比,簡直不堪一擊,

氣呼呼的再次瞪了老者一眼,左風就將地上的雜草往一起攏了攏,然後左風就緩緩躺了下來,讓左風感到意外的是,這雜草鋪成的床鋪竟然比柔軟的被窩還要舒服,他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太久沒有在床上休息過的緣故,還是這雜草有什麼特殊,

隨手抓起了一根雜草,表面看上去與以前見過的雜草並沒什麼區別,表面因為脫水的原因呈現枯萎的暗黃色,樣子也是極為普通,用拇指與食指輕輕捏了捏,左風的眼睛就猛然亮了起來,隨後翻身一咕嚕做了起來,同時用力將手中的枯草掰斷,

這枯草雖然已經干枯脫水,卻仍然極為柔韌,左風掰了兩次才勉強將其掰斷,枯草內部如同蜂巢一般有著細密的空洞,而且每個空洞之間都有著絲狀的聯系,而枯草還能保持如此柔韌的特點也就來自于這內部的奇怪結構,

就在左風埋頭看著手中的枯草之時,那背對著他如同睡著了一般的老者,眼瞼內的眼珠卻稍微動了動,嘴角也跟著劃起一個弧度,

左風若有所思的再次抓過一根枯草,同樣將其折斷,里面的結構同之前那根草也差不多,左風將這半截雜草舉在眼前,就准備躺下來慢慢研究這"怪異"的雜草,

"看出來不同了?不過只是看出來不同,可是對你提高煉藥水平沒有一點的幫助的,在這世上處處都有道理,無物不可成為你的老師,想要尋求解決辦法也未必需要依靠他人指點,你自己為何不多動動腦子,"

老者依舊背對著左風,好似在夢囈般的嘟囔著說道,可此時的左風早就失去了困意,不止如此他的腦海中還在不斷徘徊著老者的話語,雖然口口聲聲說不用借助別人指點,可對方的話語中已經給左風指明了一個方向,

左風隨手抓過一把雜草就快步走出了草棚,目光在周圍掃過,發現這處偏街上依舊沒有半個人影,雖然心中感到有些奇怪,但左風也並未多想,迅速從納晶之中將爐子和藥材取了出來隨手丟在了面前的地上,自己也立刻盤膝坐了下來,

左風這一系列的動作極為迅速,正在閉目中的那叫藥尋的老者,也是眉毛輕輕挑了挑,臉上也同時有著一絲喜意露出,

"本來還打算慢慢這個小家伙,沒想到這孩子心思如此細密,而且反應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好,若不是曾經斷了收徒的打算,還真想將這小家伙收在身邊,既然你看出了些門道,那今晚我也就能有些樂子看了,"

老者情不自禁的小聲嘀咕著,同時老者的臉龐也變得漸漸嚴肅起來,若是此時向左風的臉上看去,兩人此時的神態幾乎一般無二,

此時的左風表情嚴肅的看著面前的小藥爐,伸手輕輕一彈,掌中一顆深紅色的晶石就飛射進入了藥爐的火口之內,跟著手掌就按在了爐子的側面凸起上,靈力從納海中調動而出,源源不斷的向著藥爐送了過去,

不過這一次並不同于他下午時的煉藥,這一次他絲毫沒有壓制那些帶有電弧的靈氣,而是一股腦的送入到了爐內,這帶有電弧的靈力,好似起到強烈催化的作用,爐子的溫度驟然間攀升上去,

左風並非頭一遭見到這般情景,絲毫不顯慌亂的輕輕抓過兩株藥草投入爐火中,兩株藥草才剛剛進入爐子沒多久,左風就狠狠一咬牙將第三株藥草丟了進去,緊接著這取藥的手掌也輕輕拍在藥爐外的凸起之上,

左風幾乎連續投入三株藥草,那老者的眉毛再次挑了挑,隨後在左風兩手同時按向爐子的時候,老者也忍不住輕輕點了點頭,下意識的小聲嘀咕道"好小子",

這一切左風都並不知道,此時的他已經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仿佛自己的意念都隨著靈氣一同送入到了藥爐之內,而此時混合著爐火的靈氣,在藥爐中四處游走不休,卻沒有顯出一絲混亂,

靈氣和炎晶在這特殊的空間內,變成一種特殊的火焰,既可以說它是一種灼熱的靈氣,也可以說它是帶有靈氣的火焰,只是與別人有所不同的是,左風面前的藥爐中,爐火之內不斷有著類似電弧般的白色火焰四處游走,

左風盡量控制這些白色火焰與正常的紅色火焰相互穿插使用,也可以看成是兩種火焰在爐火中同時使用,可在此時,那名側臥在雜草中的老者,卻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一抹凝重浮現在臉上,

"嘭"

就在老者面色變化後的幾個呼吸,左風面前的藥爐中就傳來了輕微的悶響,接著一股焦臭的味道自其中散發出來,左風懊惱的將里面的藥渣倒了出來,瞧了一眼爐底火口內的炎晶還剩下一多半,就毫不猶豫的再次進行煉制,

"嘭……嘭……"

接連不斷傳出的悶響聲,將這寂靜的夜晚都徹底打破了,可左風在這邊搞出了這些動靜,卻看不到半個來瞧熱鬧的人影,左風甚至感覺到,這欒城之內仿佛就剩下了他們一老一少兩人,左風當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而且這種怪異的情況,多半也和那位老者有一定關系,

就在左風第六次著手萃取提煉藥材之時,那老者卻有些按捺不住的一咕嚕坐起身來,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瞪了左風半天才開口狠狠說道,

"你這個蠢貨,豬腦子麼,剛剛還像大徹大悟一般,可你都失敗了這麼多回,而且每次都在同一個地方,你難道是有錢多燒壞了腦子,就不會仔細想想剛剛看過的那芥草,你難道看到里面的那些結構,就沒有一點想法不成,"

被老頭這麼批頭蓋臉的痛罵一頓,左風非但沒有生氣,臉上反而有種恍然大悟般的喜悅,老者的話語如巨石投入平靜的湖水,左風的腦海中刹那之間有一道閃光劃過,急忙靜心思索那一絲閃光究竟是什麼,

不久後,左風猛地在腿上重重拍了一記,大聲說道:"我是真笨吶,明明見到了,怎麼就不多深想一層,"

一邊好似胡言亂語般的喊著,這次直接將爐中所剩不多的炎晶直接倒掉,然後屈指一彈,一顆新的炎晶就投入到了火口之中,接著就是送入靈力加熱藥爐,將藥草投入到灼熱的藥爐之內,

這一切步驟都與之前完全一樣,但此時坐起身來的老者,卻是雙目一眨不眨的盯著左風的每一個動作,左風的手法和操作在他看來還顯得極為稚嫩,但他那種專注煉藥師的氣質和心性,卻讓這位老者感到了一種熟悉的感覺,好像看到了許多年前自己剛剛學習煉藥時的樣子,

就在老者陷入回憶中時,爐火之中的藥草開始發生了變化,左風之前的幾次也都是進行到這一步時前功盡棄的,不過這一次左風在看到爐中那不穩定的情況後,就立刻將控制起爐中的兩色火焰分散開來,

紅色火焰環繞在外側,而白色火焰被左風控制的如同細絲般縱橫交錯在其中,此時的火焰仿佛進入到了一種平衡的狀態,而藥材也在此時緩緩的扭曲變形,最後那些雜質被高溫逼了出來掉入爐底,剩下的精華部分卻都懸浮在爐內,

看到左風已經做到了這個步驟,那老者也是雙目放光的大聲說道:"好,有點意思了,"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三章 看出問題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五章 埋頭煉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