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三章 看出問題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三章 看出問題

>->正文第二百零三章看出問題

本站訪問 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 即可訪問!

左風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到屁股底下傳來一種極為玄妙的勁力,接著自己就飄飄忽忽的飛了起來,最後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扭回頭去正瞧到老者好整以暇的模樣,極為愜意的斜靠在椅背處用眼角的余光撇向左風,而左風剛剛所坐的椅子還完好的擺在那里,自己被人家直接踢飛,這勁力竟然絲毫不影響屁股下方的椅子,用勁之巧妙左風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心中暗暗咂舌的同時,也不由得想起老者剛剛說過的話,自己一進入這樣的城內,就會下意識的認為自己是在雁城那樣的大城中,卻忘記了這里根本就是以前的"亂城",這樣的地方根本就不會存在什麼宵禁,

可即使老者說的沒錯,但左風的屁股還是傳來了陣陣劇痛,讓他感到意外的是以自己體質的強悍程度,這樣落在地面上本來不該有什麼感覺,可現在竟然像被同級武者全力一擊般,

雖然心中不忿,但還是揉了揉自己屁股轉過身去,從懷中緩緩掏出了一支精巧的小爐,嘴里還在兀自嘀咕著"煉藥就煉藥嘛,至于這麼暴力麼?"

"你小子沖到人家統領府,上上下下殺個雞犬不留,現在還好意思說我暴力!"

聽到老者這樣說,左風也愣了一下,隨後神色有些黯然的說道:"他擄走了我的妹妹,結果妹妹至今還下落不明,而且我並沒對他們府中的普通人下手,"

老者聽到左風這樣說,臉上不禁有一抹詫異閃現,但隨後就默默的點了點頭,左風卻沒有看到老者的眼神中也浮現出了一抹微不可查的憂傷,可這一絲神情很快就收斂而去,

"別磨牙,趕快給我煉藥,我倒是想看看你煉藥的水平如何,可別釀酒的時候將我的藥材都糟蹋了,"

左風微微喘息了一下,鼻子中發出了一聲輕響,好似在表達對老者的不滿,但手上卻不停的從懷內掏出一株株藥材,老者看著左風取藥的動作,眼神中卻劃過一抹嘲笑之意,

很快左風就將十多株藥材取出擺在面前,接著又按照各種藥性將藥材分開擺放,老者看到這里眼中露出了驚訝,接著就注意觀察起來,

左風熟練的取出一顆炎晶投入小爐之中,同時將手輕輕按在爐身之上,靈氣也隨即緩緩送了進去,當溫度上升到一定程度之後,左風就將手邊的一株藥草取出,輕輕丟入道了爐火之中,開始了提煉萃取的過程,

看到這里老者卻好像有了些困意,隨後兩眼緩緩閉上很快就有輕微的鼾聲傳來,正在用心煉藥的左風卻眉頭皺起,雖然他沒有分心觀瞧,可心中卻有著一些不滿,老者明明要看看自己的煉藥水平,結果這才剛剛開始對方竟然就睡了過去,

雖然心中有些不滿,但左風煉藥的步驟卻一絲不亂,當第一株藥草順利提煉完畢之後,他就取出一支小瓶,將那提煉出的藥液倒入其中,接著就開始著手提煉第二株藥草,左風卻沒有注意到,在他取出提煉好的藥液放入新的藥草時,那一直在酣睡中的老者卻微微皺起眉頭,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五個熱乎乎的紙包被左風小心的包裹好,從其中取出一包輕輕放在桌上,將剩余的其他幾包藥散也收了起來,

就在左風准備將東西收拾起來的時候,那老者卻輕輕睜開了眼睛,大咧咧的伸展雙臂沉了個懶腰,這才將目光轉向桌上放著的藥散,

老者注視著藥散看了一會兒,手掌就那樣隨意的放在桌上,食指輕輕的敲擊著桌面,卻根本沒有動手將藥包打開的意思,

左風有些不悅的瞥了撇嘴,開口道:"藥已經煉好了,只是不知道合不合您老的意,"

老者沒有抬頭,但左風卻分明看到老者的表情變得極為嚴肅,好像在看到這藥包的時候整個人都有些不同了,並不是老者有什麼氣息散發出來,而是整個人的氣質變得與之前完全不同,好像自己是首次見到這老者一般,

老者略微猶豫了一會兒,就緩緩開口說道:"以後使用儲晶的時候,你不用刻意回避我,因為你使用那東西的時候,即使做的再隱秘也會被高階武者察覺,"

左風聽得心中一驚,他很想問問達到什麼階段的武者能夠發覺,但這就與直接詢問對方的修為無異,作為晚輩直接向高階武者詢問修為,這是極不禮貌的行為,所以左風也按捺下自己的好奇,

老者又開口繼續說道:"你在提煉萃取的過程中,釋放的靈力太不穩定,這才會導致浪費了部分藥材,還有,你萃取的過程中是單獨提煉藥草,這樣到最後融合的時候,已經有不少的藥力流失,"

頓了頓,繼續說道:"你在最後的融合過程時,也是單獨進行的融合,這樣同時還是會多損失部分藥力,所以導致最終煉制的結果差強人意,本來應該是有六包藥散才對,"

左風此時的震驚已經無以複加,老者看似在睡覺,卻對自己煉藥的所有弊端都如親眼所見一般,而且聽老者剛才所講,對方在煉藥方面的造詣顯然極高,只是左風根本無法判斷出對方處在什麼階段,

就像不能直接詢問對方的實力一樣,左風也不敢開口請教對方的煉藥水平,只能默默的點頭同意老者說的話,

當老者說完之後,左風露出了一絲躊躇之色,好半晌才開口說道:"藥尋前輩,您可能不知道,我最近一段時間身體有了些變化,在那之前我還可以將藥材提煉的多一些,然後再進行融合,可現在只要爐內提煉出的藥液一多就會發生爐火不受控制的情況,"

左風所說的這種變化,正是在吸收了獸晶內的能量後,身體產生的變化,在旋塔六層左風的身體被獸晶內的能量傷的不輕,可最後還是在小獸"逆風"的幫助下,將身體恢複了過來,

也就是那次的變故後,左風的觀察力與敏銳的感知都更上了一層樓,這才能讓他審訊林尋之時,快速察覺其身體上的細微變化,而且後來在雁城和來到巒城後,即使沒有念力探查,他同樣能夠感知到有人在窺視自己,

可除了這些對自己有利的變化外,也有著讓它極為頭痛的變化發生,就是在進入靈獸山脈前煉制藥散時,他發覺自己若是一次提煉的藥草數量超過兩株,就會火焰不受控制的將爐內的藥液和藥材直接焚毀,所以左風明知道會有藥力流失,他也只能用這種最笨的辦法,

"嗯,我瞧瞧,"

聽到左風這樣講,老者顯然也來了興趣,伸手就向左風的手腕處抓了過來,左風眼看著老者手掌緩緩向自己抓來,他感覺自己是能夠躲開的,可對方的手在空中卻忽然劃過一道細微的弧度,下一刻就已經牢牢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武者身體各處都存在著要穴,一旦被人所制也就會失去抵抗,所以左風原本還下意識的躲閃了一下,有些詫異的看著面前的老者,他感覺這老者越來越神秘了,老者直到剛才還始終注視著面前那包藥散,可在抓住手掌的片刻之後,他就震驚的扭頭向左風望來,

"怎麼會,你怎麼會?"

老者震驚的張大了嘴,口齒有些不清的自語道,此時的左風卻心情異常緊張,他害怕對方察覺到自己身體中那獸魂的存在,那是他自己最大的本錢,同樣也是最大的秘密,可讓左風意外的是,只是片刻之間老者就已經松開了左風的手腕,

"小子的體質還真的非同尋常,我原本還有些詫異,為何你能做到那些傳言中的事情,現在看來還真是有點門道,"

剛剛左風被其握住手腕,雖然無法反抗,但卻能清楚的感受到老者傳入的一絲靈氣,細微卻極為純厚,那靈氣帶著絲絲灼熱之感,順著手腕處的脈門進入自己手臂,直接就向著左風的小腹納海而去,

老者的靈氣也只是在納海周圍打了個轉,就猛地撤了回去,根本沒像左風擔心的那樣探查他的全身,自然也沒有去探查他胸口的那獸魂,

"你的靈氣還真的很特殊,明明沒有修煉到煉氣期,靈氣中卻蘊含著精純的雷電之力,體質中蘊含雷霆之力的體質本就稀少,可你的身體內竟然還有著其他屬性存在,真是怪哉,怪哉,"

聽著老者不斷搖頭晃腦的自說自話,左風的心卻漸漸沉了下去,不由自主的開口說道:"難道我的體質不適合修習煉藥術?"

老者翻了個白眼,狠狠瞪了左風一記說道:"你哪只耳朵聽到我說,你無法修習煉藥術了,你不能修習煉藥術我還跟你費什麼話,"

老者說完後,左風的心稍微放下來了,但立刻又開口說道:"那為何……?"

"煉藥術博大精深,你這勉強算是剛剛入門的小家伙懂個屁,雖然你的體質很特殊,但還是可以修習煉藥術的,只是……"

見老者說道這里有停了下來,左風嘴角咧了咧,在心中說道'我也就是打不過你,要不然早就一拳錘到你的臉上,好好的把話說完就不行麼,害的我現在心還始終吊在空中,’

複制以下到瀏覽器:%7a%69%79%6f%75%67%65%2e%63%6f%6d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二章 葉林消息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四章 指導煉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