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二章 葉林消息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二章 葉林消息

.c1{width:330px;height:280px;float:left;margin:10px10px0px0px}..c2{width:330px;height:280px;float:left;margin:10px10px0px0px}

"什麼?"

左風詫異的瞪大了眼睛,這老頭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兩人這還沒聊上幾句,自己甚至連對方的身份都不清楚,他竟然開口讓自己為其釀酒,

"怎麼,覺得給我老人家釀酒有些吃虧?說實話我若是讓誰為我做點事,恐怕還真的很少有人會拒絕,不過我也不會勉強你,若是不願意那就當老頭子我剛才在胡說八道也可以,"

左風沒想到老者話鋒轉的如此快,自己這還未來的及表明態度,對方卻又變成無所謂的架勢,可左風本就聰明伶俐,而且以他的了解,這種前輩高人是絕不屑占他一個小輩的便宜,所以急忙開口說道,

"前輩誤會了,我是沒想到您能願意喝我釀的酒,方才聽您只是喝過一口就將這酒所用的藥材全部道出,我想您應該也是極為擅長煉藥,所以我猜想您恐怕也不會願意喝我這種劣手釀的酒吧,"

頓了頓,左風又繼續道:"況且您不是說這酒以我的心性無法釀制出來,所以我才會詫異前輩您為何會提議讓我釀酒,"

老者偏頭瞧了左風一眼,老者的眼神是那般深邃,好似隱藏了無窮的智慧在其中,左風甚至絕得自己的所有花招,在這位老者面前都會被一眼看穿,

"我是說過你那壺中的'忘憂醉’你釀制不出來,但我卻沒說你釀制的酒就一定比這'忘憂醉’差到哪里去,既然性格不同,就可以釀制有你自己風格的酒出來,橫看豎看你也不像是個死腦筋之人啊,"

老者說到這里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再次開口道:"你小子也是名煉藥師把,不過最多也就是個實習階段,真不知道你老師是怎麼教你的,竟然讓你同時兼修煉器之道,哎,大好的一個材料,卻這麼白白糟蹋掉了,以後還是不要去胡亂研究什麼煉器之術了,"

左風這一次直接吃驚的張大了嘴巴,他現在已經開始懷疑這老頭的來曆,若不是對自己的過往有些了解,如何能夠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過去,

可還沒等作風開口詢問,那老者卻擺了擺手手,有些不耐煩的說道:"這些細枝末節的小事你就不要再問了,你身上味道已經能夠說明一切了,我也不再與你廢話,到底給不給我老人家釀酒,"

左風認真的考慮了一會兒,這拍賣會聽說還有半個多月才能開始,自己也該在這欒城之內多停留幾天,而且這些天跟在這樣一位高人身邊,也不用擔心那血狼幫前來找麻煩,想到這些關節,左風也就不再猶豫,而是爽快的應下了這釀酒的要求,

剛答應了為老者釀酒,左風卻又心中一動,之前的談話幾乎都是老者在講,他甚至連自己最關心的問題還沒搞清楚,于是開口說道,

"前輩,您如何知道我是葉林之人,前輩難道之前就身在在雁城,"

老者搖搖頭說道:"沒有,我從來沒有去過葉林,不過那邊的事情已經傳的沸沸揚揚,葉林帝國雖然努力掩蓋,不過還是有人故意將你的事情泄露了部分出來,雖然葉林也作出了一些補救,就是用一些其他假消息遮掩,但明眼人自然能夠看出些問題,你這小子說起來也算是個人物了,就然在高出那麼大的動靜後還安然的脫身出來,"

左風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雖然之前在酒樓中那些人在談論自己時,心中多少還有那麼一點暗爽,可如今冷靜下來想想,自己現在是有家不能歸,而且承諾了為安雅找尋解藥,同時還要在毫無頭緒之下找尋妹妹,哪里還有閑情理會自己的名聲如何,

"我能問一下,前輩對于這些傳言都是如何看待的麼?"

老者嘴角緩緩勾起,笑著說道:"你這小滑頭,和我這老頭子還要來這套把戲,想要問就爽快的問出來,我既然都讓你為我釀酒了,難道你想打聽點消息,老頭子我還會遮遮掩掩不成,"

左風聽完臉上微微顯紅,抬頭對老者說道:"前輩不要怪我太小心,畢竟您也聽說了我的一些遭遇,我到現在知道的也只是您的一個化名,而且葉林帝國也不會放過我,所以我也不得不小心行事,"

左風這段話說的極為誠懇,老者聽了也不禁連連點頭,再次望了左風一眼後,這才緩緩說道,

"其實傳的最為真切的就是那牛二所說,你剛剛已經聽到了,不過這些越是真實的消息,聽起來卻更像是胡編濫造,而葉林帝國發出的那些假消息,反而聽起來更像是真的,若不是告訴我那消息的人我極為信任,恐怕我也會誤認為牛二說的那些都是假的,"

左風聽完後輕輕點了點頭,說道:"嗯,那牛二說的雖不全中,但也有事實的七八分了,葉林最近的情況如何,若是老前輩知道還請如實告知晚輩,"

這老者聽到左風如此說,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這樣聊天就有點意思了,看在你這麼坦誠的份上,將我知道的消息告訴你自然也可以,不過那些傳說若是真的,你這小家伙恐怕不多加小心,還真會有不小的危險,"

左風卻鼻子微微哼了一聲,那些事情若都是假的,自己哪里還用這樣躲躲閃閃,若不是自己處處小心,恐怕此時不是被章玉或琳琅給算計死了,再不就成為葉林帝國豢養的一名死士,這些結果無論哪一樣,想想都會讓左風不寒而栗,

"好了好了,你那些仇家估計也就是郡守和那個什麼狗屁離城城主罷了,他們兩人現在一死一廢,也威脅不到你什麼,只是不清楚你與那雁城城主的關系如何,"

這些消息左風在來的路上也有些耳聞,但老者卻突然問起安雄,他知道這肯定也與自己有些關系,立刻回答道:"我和雁城城主的關系很微妙,算不上非常好,倒絕對算不上是敵對那種關系,"

老者輕輕點了點頭,說道:"那這樣看來你的那些族人應該沒有事,傳聞說你當初好像和全族一起般進的雁城,據之後的消息說你離開之後,雁城之內立刻歸于平靜,而那叫安雄的家伙聽說也將城主的諸事都交給給了一個叫,叫……"

"天叔"

"對,呵呵,這人的名字挺有趣,我記得都管他叫天叔,"

聽說雁城近一段時間都是由天叔掌管,左風始終懸著的心也終于落下一半,他當初雖然也拜托過天叔對村里人多照顧一二,但他擔心的卻是葉林帝國不肯罷手,或者是安雄一時頭腦發熱做下什麼蠢事,

現在看來葉林帝國的目標就放在自己身上,也確實和他之前猜的那樣,不會影響到族人的安全,雖然心放下了一半,可那另一半沒放下的心,也是他最為擔心的,

好像看出了左風關心的是什麼,老者搶先擺了擺手說道:"不要問我你的家里人如何,這些都是真假兩方面都沒有透露過的信息,而且看樣子也不像是有誰想要刻意隱瞞,"

聽到這兒左風的臉色也隨之凝重下來,可老者卻微微一笑說道:"小伙子不要胡思亂想,這個時候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為什麼?"左風一臉迷茫的抬頭看向老者,下意識的詢問道,

"道理很簡單,他們最在意的是什麼,是你而不是你的家人,若是他們對你的家人下手,也定然是沖著你來的,而他們一旦對你的家人有所行動,也必然會明里暗里的將消息放出來,這樣才會達到他們的目的,所以我才說,沒有消息對你才是最好的消息,"

老者這樣解釋過,他才徹底放下心來,仔細想想也的確如老者所說的那樣,只是不知現在父母是安然生活在雁城,還是已經被丁豪想辦法帶離了雁城,可不論如何既然知道父母還安全,左風的心也就完全放了下來,

"前輩既然為晚輩解釋了這麼多,那小子也就為您釀制一壇'忘憂醉’,不過小子只是知道釀制的工序,卻不敢保證釀出來的酒一定好喝,"

"小子先不要妄自菲薄,先將你能煉制出來最好的藥,煉制出來給老頭子我瞧瞧,"

"煉藥?"

老者滿臉的不耐煩,這次甚至都不給左風多做解釋,就向著草棚邊指了指說道:"當然是讓你煉藥了,不先瞧瞧你煉藥的手段,我怎麼會將那麼多的藥物給你使用,別廢話了,看這天色已經不早了,"

左風有些詫異的看著老者,到此時才明白過來,人家老者讓自己給釀酒,根本就沒打算讓自己出那些藥材,可同時左風又想起了一個問題,不禁開口詢問道,

"前輩,我們晚上難道就睡在這窩棚里?"

老者仿佛已經失去了最後的耐性,冷"哼"了一聲說道:"怎麼,嫌棄這里條件不好?"

左風搖了搖頭,說道:"怎麼會,我在山里也呆了有月余時間,每天都是幕天席地而睡,怎麼會嫌棄這里的條件不好,至少這里還有遮頂之棚,我是擔心進入夜里,守城的士兵發現我們睡在這里會惹來麻煩,"

這一次,老頭直接變臉一腳將左風踢得飛了起來,同時冷冷說道:"你以為這是你的雁城麼,這里哪來的宵禁,哪來的士兵,給我滾過去煉藥,"

...

...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一章 受到邀請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二百零三章 看出問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