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一百九十六章 惹禍上身   
  
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一百九十六章 惹禍上身

左風這次意外遭到一伙人的搶劫,但這類事情在靈獸山脈中幾乎隨處可見.只是左風由葉林的一邊闖入之後又來到靈獸山脈靠近中心的位置,這里一般也只有那些大勢力的門人弟子才會來此曆練.

所以當初那名煉骨期七級的青年,在看到左風時還是感到非常的意外.可當他發覺對方只有一個人後,他也就立刻動了殺人奪寶的念頭.只要做的乾淨利落,青年也並不擔心會被某一方勢力知曉.

可結果卻是這群人遇到了左風這個怪胎,不只是跳下懸崖都未曾身死,而且還返回頭來將這幾人誅殺,這其中也只有那兩名女子不是左風親手殺掉的而已.

左風雖然還在抱怨獲得的東西太少了些,可在面對逆風那一臉的鄙夷時還是有點心虛.一共六顆蠻獸獸晶,和兩顆稍微小一圈的野獸獸晶.當然這里面有一枚獸晶本就應該屬于左風,就是左風之前殺掉的那只乾藍巨蟒身上得到的.

"你之前說一般野獸也會有幾率蘊育出獸晶,但我之前仔細看了一下,這兩種獸晶不只是大小有區別,連其中的色澤也有很大差別,其中蘊含的能量是否也有著本質的差別?"

左風心中疑惑,自然也就開口向逆風詢問起來.逆風的身體在左風的懷內蠕動了一下,就傳來了懶洋洋的聲音.

"我現在困了,你那些蠢問題就留給你自己去思考吧,你也不要總是什麼事都依賴……干嘛!"

逆風的話還未來得及說完,就從開始不耐煩傳音變成了直接用嘴大叫出聲,因為他的身體此時已經被左風整個抓了出來.

"你每天半步都不用動,就整天躲在我的衣服內,你當我不知道你在吸收獸魂中的能量麼.現在立刻回答我剛剛的問題,不然以後我就將你塞入包裹中,或者是直接將你丟入我的納晶之中."

小獸在聽到包裹時,整個臉也就垮了下來.可在聽到左風說道納晶之時,眼中卻突然有著興奮的光芒閃爍而出,但很快這光芒就弱化了下來.

有些不情願的說道:"獸晶當然有著品質高低之分,就是同一種妖獸等階也一模一樣的前提下,兩者也不會蘊育出完全相同的獸晶出來."

左風聽到這里疑惑的看向逆風,問道:"這是為何?"

"按照道理來說,沒有兩個完全相同的人,同樣也沒有兩只完全一樣的妖獸.即使是同時出生,且屬性也完全相同的妖獸,在成長的過程中也不可能完全一樣.吃的東西不同,環境的差別,修煉的進程不同,這些都會導致兩者蘊育出的獸晶會有所差別."

逆風說道這里頓了頓,並且抬頭看了一眼左風,又繼續說道.

"所以即使同一種妖獸而且同時開始修煉,蘊育出的獸晶也不盡相同.況且蠻獸和野獸本身就血脈不純正,能否蘊育出獸晶都在兩可之間,這些獸晶內的能量當然也會有更大的差別了."

逆風雖然滿臉的不耐煩,但還是將所知道的一些情況講了出來,左風一邊默默聽著,一邊向前快速的趕著路.

就在左風不斷摸索著前行之時,在他剛剛離開的那處峽谷中出現了五道身影,這五人一樣是穿著相同的服飾,但卻與那幾名逍遙閣的裝束有些不同.

同樣是三男兩女的陣容,修為也差不多,當先帶頭之人為煉骨期七級,兩名女子也都是煉骨期三級,只有那另外兩名青年在煉骨期四級而已.五人步伐匆匆向著峽谷內走去,其中一名女子說道:"剛剛見到這邊有火光連續亮起,可我們像這邊來的時候卻又消失不見,你說是不是人早都已經離開了."

當先而行的是一名下巴有一道疤痕的青年,看起來也就二十七八的樣子,他的表情有些陰冷的說道:"好像之前是逍遙閣的那群家伙在這邊活動,那火光太過詭異,我懷疑是他們遇到了什麼事情.若是他們的人手有所折損,倒可以讓我們算算之前的那筆賬."

這帶著疤痕的青年語氣冰冷,顯然之前與逍遙閣的那支小隊曾經發生過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他們這次也是被左風那炎晶火雷的爆炸吸引而來,此時前來就是希望能有所收獲.

"師兄,我們若是真的和他們發生了摩擦,回到師門後恐怕也會有些麻煩.而且那支隊伍帶隊的就是那個莊古,莊家在逍遙閣可是有著不小的勢力,我們是不是……."

另外一名女子聽了疤臉青年的話後,猶豫的了片刻就開口說道.疤臉青年冷哼一聲,說道:"就你們這點膽量還非要來闖靈獸山脈,此處和那個神秘處所相比簡直就是小孩過家家.你們若是老這樣畏首畏尾,現在就給我滾回方天閣."

兩名女子被青年狠狠呵斥了一番,臉色都比較難看的相互對視了一眼,接著就憤恨的低下頭不再言語.青年讓他們滾回師門,可憑借她們倆煉骨期三級的修為,就是遇到最弱小的蠻獸也會被輕易滅殺掉她二人,所以她們也不敢再頂嘴默默跟在隊伍後面.

很快一群人就看到了草叢中的一篇狼藉,接著一名青年就大聲的喊道,"是莊古,莊古被人干掉了."

"怎麼可能!"

疤臉青年聽到同伴的喊聲,一臉不可置信的沖了過去,隨後就看到地上一具青年人的尸體.尸體渾身都是傷痕,腰部以下卻是有明顯被灼燒過的痕跡,最顯眼的是左肋處一個深深的血洞.

包括疤臉青年在內的五人,都同時一臉錯愕的你眼望我眼.從這青年身上的傷口能夠判斷出,這絕對是被人類出手擊殺,而且從地上的痕跡,幾人也判斷出剛剛就是這里閃爍出的火光.那疤臉青年是幾個人中首先反應過來的,只猶豫了片刻他就俯身收索起來.

其他四人都顯出躊躇之色,但很快那兩名青年也動氣手來.這位莊古在逍遙閣中也是有著很深的背景,所以他們也都清楚此時身上少不得一些好東西.可幾人一番努力下來,除了那以前裝"鉞"的皮套還算好點外,根本就沒有其他東西.

"不可能只有他一人,快去周圍找找看."

聽到疤臉青年的命令,其他兩名煉骨期四級的青年輕輕應了一聲,就分散沖入草叢之中.兩名女子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當看到疤臉青年那冰冷的眼神後,也就將所有的話都再次咽回肚內.

幾人分散開後,時間不大就有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疤臉青年幾人快速的向那邊靠攏.幾人跑來的時候遠遠看到了一個龐大的身影,走進之後就見到了那只傷痕累累的暴熊倒在地上.

那疤臉青年仔細看了看,很快就有了發現."這暴熊眼睛上有著一只短劍,看樣式就是逍遙閣為門下普通弟子配發的,而且還有一些細針都刺入了暴熊眼內,我聽說與莊古一起來的那兩名女子,就很擅長使用這飛針傷人之法."

其他幾人立刻也都點頭表示同意,疤臉青年注意到暴熊的後腦已經被人剖開,他也就放棄了在暴熊身體內找尋獸晶的想法.再次命令幾人探索周圍,這一次很快就有人高聲呼喚眾人.

當所有人來到這里時,就看到一地的血肉模糊.兩名女子甚至在看到之後,就蹲在了地上干嘔起來.那疤臉青年狠狠瞪了一眼那兩名女子,不顧惡心的在血肉中翻找起來.

可經過仔細的搜尋後,他也確定了一件事情,之前一定有人將他們的東西都取走了,不然他們的身上不可能連一點金幣和藥散都沒有,野獸是不會對這些感興趣的.

"發出信號,通知周圍的人過來吧."

疤臉青年猶豫了好一會兒,這才開口說道.其他幾人聽到後都有些躊躇,還是一名青年撞著膽子開口道.

"師兄,這里如此情況,若是逍遙閣咬著說是我們做的,那可如何是好?"

疤臉青年輕輕搖了搖頭,說道:"我們既然來了這里,就必須要將這消息盡快通知出去.若是我們從他們身上找到好東西,那麼我們倒可以默不作聲的離開.可現在我們一無所獲,還不盡快通知他的同門,恐怕這個黑鍋反而會落在我們頭上."

那青年聽到師兄說完,這才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接著就從身上摸出了一個竹筒,這與左風以前用的那種信炮很相似,只是造型看上去頗為精巧一些.

"咚"

點燃引線,隨著一聲悶響一枚火球自竹筒中沖天飛去,接著在上百丈高空爆炸開來.這爆炸開的煙火竟然久久不散,最後竟然模糊的能夠看出那煙火變成了一個"天"字.

此時在密林之中有著數支小隊,都同時抬頭向著天空看去.有的隊伍剛剛解決掉一只野獸,有的隊伍正在一處小營地內休息,有的隊伍甚至在相互比斗武技.

正在不斷前行的左風也看到了那處煙火,從方向上左風已經判斷出,那就是之前自己離開的地方,但他卻並不如何在意,因為他現在已經准備動身離開這里了.可他卻不知道,今日在靈獸山脈的一次偶然遭遇,竟然為自己惹下了大麻煩.

上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有所獲    下篇:第二卷踏玄武古荒情 第一百九十七章 混亂邊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