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一百七十五章 身份識破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一百七十五章 身份識破

這"連指切脈"之法左風也同樣從莊羽哪里學習過,只不過這需要對眾多的脈象有一個整體的認識,還要對經脈的運行有著極為清楚的了解,這對于左風這樣一名十幾歲的少年來說,掌握的那一點也與不懂差別不大,所以即使他會這門技法,卻從來未曾運用過,

他記得莊羽教他這門技藝之時,曾經特別叮囑過,"只能為自己村里人診病時才可使用",左風當時還以為是莊羽怕自己學藝未精,若是一旦出去為他人看病,一旦誤診恐會引起麻煩,可直到藤肖云講訴了以前的事後,左風才直到莊羽是不想因為這些暴露自己的身份,

這也讓左風不由得再次聯想起,莊羽曾經是生長在玄武帝國的,這也是他對莊羽的醫道還抱有一絲幻想的原因,而且莊羽這一次有外人在時竟然運用了這秘法,顯然對于左風的請求也是盡了最大心力,

莊羽的診脈繁瑣但卻迅速,左風知道這種診脈極重第一印象,若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夠診明就算成了,若是沒成再嘗試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莊羽收回手來,就眉頭緊鎖的沉吟起來,直到周圍兩名侍女都露出不耐的神色時,莊羽才再次動手將安雅那包裹嚴實的手臂解了開來,

"你干什麼,怎麼可以這樣,"

那叫小文的侍女發現莊羽竟然是要大開小姐的傷口,表情立刻變得極為嚴肅的大聲說道,

"噤聲"

一旁的天叔卻極為鎮定,呵斥著那位叫小文的女孩,阻止她繼續出聲,小文雖然有些委屈,卻也不敢違拗天叔的意思,只得再次退回到原來的位置,默默觀察莊羽手上的動作,

莊羽對于周圍發生的事情如同未聞,將纏裹在傷口上的布條緩緩撤去,在見到最後一塊覆蓋在傷口上的軟布時,莊羽也動作變得更加緩慢下來,食指與拇指輕捏軟布的一角,從一旁掀開了一點,不只是湊近了仔細觀察,而且還用鼻子稍微嗅了嗅,

做完這些莊羽並未將那傷口再次包裹上,而是轉過頭來一臉嚴肅的看著天叔,天叔先是微微一愣,然後才似乎想起了什麼,偏頭看了一眼床邊那兩位侍女,然後又看了看門口,兩女立刻會意的悄悄離開房間,

見屋子內只剩下了自己幾人,莊羽這才神色鄭重的說道:"這的確是'化魂液’的毒,而且還是玄武帝國那位人物親自調配的,沒有他的配藥單我無法將這毒根除掉,"

天叔聽完不禁眉頭深鎖,但她也聽出了莊羽話並未講完,所以他也就沒有急著開口,而是等待莊羽繼續講下去,莊羽又再次看了一眼床上的安雅,這才說道,

"這'化魂液’屬于一種混毒,而且是用了極為高超的手法制作而成,只有玄武帝國的"藥駝子"才能夠煉制處,也只有知道了他混毒所用的幾種配方和手法,否則根本無法解毒,若是盲目用藥只會起到反效果,"

天叔聽完之後,輕輕點了點頭,對于莊羽所講的情況他只知曉一點,而對于她講的"混毒"之法,卻是根本不明原理,也只能等待莊羽解釋下去,

"經過剛剛的驗看,安雅所中毒液的分量還算比較輕,但只是這些也足以致命,不過我看到你們在傷口上塗抹過草汁液,這種毒草也的確對此毒能起到一些緩解的作用,但最多也就能將毒壓制一年左右,到那個時候再次爆發,毒性會比現在猛烈的多,恐怕那個時候,就算是藥駝子本人親來,也沒有辦法化解此毒了,"

天叔下意識的問道"那怎麼辦,"

莊羽略微猶豫了一下,才說道:"不知天老是否信得過我,"

天叔對于安雅的重視絲毫不下余安雄,他一生孤獨沒有家室,這安雅也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所以心中有些矛盾的思考了片刻,若不好是剛剛莊羽所講,一部分與他早先聽說的一樣,現在甚至連猶豫都不會,

可就在他猶豫之時,眼神卻下意識的撇向了莊羽身旁的"女子",左風喬裝的女子也感受到了對方的目光,趕忙下意識的將頭轉過去,裝出在思考其他事情的模樣,

天叔在這"女子"身上停頓了一會兒,就忽然有了決斷,目光堅定的看著莊羽,說道:"這段時間以來,左家村也為城主府做了很多事情,我們也是心存感激,有些事情上城主只是一時糊塗,但我相信我們的關系一直是最親近的,所以我相信莊羽先生的醫道,"

天叔之前的一番話卻是盯著左風說的,直到最後一句時才轉過臉來看向了莊羽,莊羽並未多說其他,就點頭說道:"既然這樣,那就請天叔為我准備一桶清水,再准備十幾只盛水的容器,我會盡我所能,但恐怕也只能讓安雅的情況稍微好轉一些,幫其減輕一些痛苦罷了,"

天叔感激的點了點頭轉身而出,應該是按莊羽的吩咐准備物事去了,天叔和門口的兩名侍女吩咐了一聲,就轉身走了回來,再次說道:"還有什麼需要我來准備的,還請盡管提出來,"

莊羽輕輕搖了搖頭,接著就將注意力又放到了安雅身上,好像在心中思量著什麼,時間不大兩位侍女就將一只盛滿清水的木桶搬來,接著又拿來了二十只陶瓷所制的容器,應該是天叔有過吩咐,兩女將東西放下後,就立刻離開了房間,而且聽聲音竟是直接下樓去了,

莊羽也沒有客氣,取過一只容器就從木桶中盛出一些水來,並且快速的清洗了一下雙手,剛准備動手,莊羽就察覺到了一些不妥,扭回頭來說道:"你們兩個暫時回避一下,"

天叔和左風都是微微一愣,不敢久留立刻離開了房間,

天叔走出房間後隨手將房門關緊,這才目光複雜的看了一眼左風,說道:"沒想到你還是回來了,在大家認為你已經離開了雁城之時,你竟然又回來了,"

這話說得很突兀,但左風只是臉色變了變,隨後就露出了一絲苦笑,說道:"妹妹在雁城失蹤,而安雅又為了我搞成這副模樣,我怎能就此一走了之,您是什麼時候看出我來的,"

天叔再次看了一眼左風,好像對他現在的裝束感到有些好笑,但卻根本笑不出來,歎了口氣說道:"就在你進入這房間後,我才發覺的,我其實早就應該發現的,如此你年紀就有煉骨期二級的實力,有這樣天賦的人應該並不多,"

左風心中一動,知道自己此時沒有佩戴"囚鎖",面對這種半只腳邁入煉氣期的強者,根本無法隱藏自身的修為,

天叔頓了頓,繼續說道:"但我還是在你進入這房間後才發現的,因為我從你的眼神中看到了愧疚之情,這根本不是第一次見到大小姐的人應該有的神態,"

左風心中歎了口氣,原來還是自己當時控制不住情緒,真情流露之下才露出了破綻,沉默了一會兒,左風說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天叔聽左風這樣說,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複雜,但猶豫了一會兒就開口道:"能怎麼辦,你對城主府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看你也不想投靠任何勢力,我又怎會將你交出去呢,可眼下雁城之中的勢力在找你,而東郡的其他勢力也都對你虎視眈眈,你……"

"我是不會再對安雄抱有任何幻想,恐怕現在這些人都是想得到我的秘密,我要找到我的妹妹,不依靠任何勢力,我也不相信任何勢力,"

天叔再次歎了口氣,艱難的說道:"城主大人太過急功近利,所以他也只在意眼前,當初做了一些對不住你的事情,但我希望你……"

"不要說了天叔,安雄的為人我已經看透,我在統領府遭到圍攻,他竟然是最後才到來,這已經可以說明一切,安雅的毒我會去想辦法,同樣不會依靠任何外力,"

天叔知道左風已經對城主安雄徹底失望,無論自己再說什麼也無法挽回,這東郡突然撅起的天才少年,本來應該是應該和城主府緊密聯系在一起,而且從十長老的態度可以看出,這左風的價值絲毫不比他的妹妹小,可城主卻親手將這層關系完全破壞了去,

"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左風表情複雜的看了一眼天叔,又看了看安雅那緊閉的房門,才搖頭說道:"先看看安雅的情況再說吧,我暫時也沒有什麼計劃,"

天叔知道對方已經不再信任城主府,所以也只能放棄追問下去,可猶豫了一會兒,天叔還是決定將雁城現在的情況透露給左風,雖然他不認為這對左風有什麼太大幫助,但這也是他目前唯一能為左風做的事情,

在天叔心中,左風是一名天賦極佳又才智不俗的少年,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而且他也始終覺得,是城主府欠了這少年的,雖然當初左家村購買商鋪時,城主府給予了很優厚的條件,但這一切在左風出戰旋塔試煉時就已經還清了,

可左風對于第二次參加試煉,根本沒有任何猶豫,在沒有任何好處的前提下,就一口答應了下來,所以天叔此時也希望盡自己的能力,卻幫助一下眼前的少年,

天叔自然將昨日左風被帶走後的所有事情,都一一細說了一番,之後又將雁城現在的情勢解釋了一下,包括那帝國來的十長老,還有他頒下給各方勢力的一道道命令,

上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一百七十四章 莊羽診脈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一百七十六章 真正價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