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一百四十三章 雁城之變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一百四十三章 雁城之變

左風當時面對這塊詭異的晶石,左右為難郁悶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抵不過那龐大能量的誘惑,決定冒險嘗試將其收走.

雖然是下定決心將晶石收走,但左風卻沒有瘋狂到直接用手去接觸晶石.而是站在晶石前緩緩閉上雙目,腦中的念海之中一股股精純的念力流轉到左手位置.隨後念力一點點增加,同時在手掌處越積越多.

當念力達到某一定量之時,左風猛的睜開雙目,在其睜開雙目的一瞬間,手掌內的念力也立刻向著手掌外圍湧去.在這一刻左風的念力雖然無法散發到體外,但卻緊貼著手掌表面凝結出念力的保護層.

左風此刻將念力發揮到了極致,但這樣做對于念力和精神都消耗極大.不敢有絲毫停頓,在念力保護層形成的刹那,手掌就猛地朝著晶石按去.因為念力本來就在手掌處,左風只是心念一動就將眼前的晶石收了去.

暗松了一口氣後,作風就離開了這處閣樓.他本來准備就此離去,但卻想起郡守府的卑劣行徑,略一思索,他就決定先將那光頭男子丟下塔去再說.

之後的事情就是青衫老者親眼所見的,那光頭男子一頭栽下,就那樣在眼前砸的血肉模糊.

此刻的青衫老者在半刻鍾的失神後才漸漸回過味來,依舊還是一臉不可置信的沖到石台上,四處摸索起來.生怕是自己眼花,還是這里多了什麼障眼之法.

一番檢查過後,老者急促的喘息了幾口,由于此處的灰塵太過厚重,嗆的老者又一陣劇烈的咳嗽.緩了半天之後,老者這才輕輕擦去眼角咳嗽出的淚水,口中卻再次自言自語的說道.

"難道是那少年,可這不應該啊……這種事根本就不該發生的."

嘟囔了幾句,老者又再次沉思起來,好半晌過去,老者才繼續自語道:"不管怎樣這件事情必須上報,和這件事相比旋塔試煉已經沒任何意義.看來這事情還是要讓國主親自來定奪了."

若是旁邊有人聽到老者的話,定然會為其中的內容感到震驚.旋塔試煉有人在其中作弊這樣的事情,也只需要長老團來作出裁決.可這樣一塊晶石丟失,卻需要報知國主來做決定,可見左風取走的這塊晶石,對葉林帝國有著多麼重大的關系.

此時拿走晶石的左風,卻快速的在林子中穿行而過,而天色早已經是漆黑一片.天叔之前也詢問過左風是否需要休息一晚再動身回雁城,可是左風當時卻急著離開旋塔.

而之後左風表情極為嚴肅的告訴天叔,"他感覺這幾天雁城恐怕將有大事發生,而且這事情恐怕與城主府和左家村都有一定關系.他沒有說出這結論是如何得來的,因為這其中有一小部分是左風了解到的一些線索,而更多的卻是他自己的一種直覺."

天叔沒有再繼續詢問什麼,好像對于左風的話完全相信了.但左風卻感到天叔好像不是信任自己那麼簡單,給他的感覺更像是天叔本來就直到一些什麼,卻礙于一些原因無法直接告知左風.

兩人之後就在這種尷尬的氣氛中匆匆趕路,雖然天色早已經漆黑,可憑著兩人的修為,黑夜和一般野獸的襲擾根本造不成什麼影響.

這樣的趕路直到天色微明之後,才在左風近乎脫力的情況下暫時停下.天叔倒還好,畢竟那可是一位達到了煉氣期的強悍武者.而左風就要淒慘很多,他的修為只有煉骨期二級,而且一天一夜來不要說實物,就是清水都未喝過一口.

最讓左風郁悶的是,自己手中的那只"囚鎖".感受著左手腕上那沉重的負擔,他就忍不住在心中暗罵"甯宵"的變態,還有自己的"手太賤".當初若不是他再次將"囚鎖"扣在手腕上,現在也就不至于將自己搞的如此狼狽.

"天叔,雁城最近的混亂局面,你應該也是知道的吧?"

正在吃著干糧的左風,忽然偏過頭來望著天叔開口詢問道.

天叔望著左風,沉吟了一會兒,這才說道:"雁城最近確實比較混亂,我雖然算不上完全知情,但也還是知道一些的."

"這些人到底在干嘛,或者說他們在計劃什麼?"

這句話是左風忍耐了很久,現在他卻不得不問了.因為雁城的打亂就在眼前,可是他竟然對此一無所知.僅有的一些線索也還是無法讓他推測出真相,所以他將這最後的希望寄托在了天叔身上.

天叔的嘴微微張了張,好像已經有聲音發出,而左風也滿臉期盼的下意識的也張開了嘴.可天叔在最後還是輕輕歎了口氣,並沒給予作風任何想知道的事情.

"哎,雖然我無法講太多,但我想讓你知道,城主和我都是站在你們這邊的.我們無論做什麼,也都會將你和你家人的安全考慮在內的."

兩個人沉默了好半天之後,天叔才有些艱難的開口說道.這些話說的極為緩慢和吃力,好像短短幾句話就讓他用盡全力一般.左風能夠猜到,這是天叔在他的身份下,能對自己說的也就這些了.

仔細的回味著天叔剛剛的話,'前面的一段話好似在安慰我,讓我不要太過擔心.可後面那段話就有些味道了,非常值得細細體味.’

顯然城主府最近也在暗中行動,而這些行動也必然和其他幾方勢力有所關聯.最讓左風感到有些不舒服的,還是天叔的最後一段話,確切的說是幾個字"你和你家人".

左風在想到這里之時心中微微一動,好像這幾個字點醒了自己什麼,可想了半天還是沒有一點頭緒.

此刻的左風從心底感到一種極度煩躁,隨後就猛地站了起來.天叔也下意識的站了起來,一臉疑惑的盯著左風.

"我休息好了,還是快些趕回雁城去吧."

天叔看著左風的焦急模樣,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就在左風和天叔在連夜向著雁城趕回的這個夜晚,雁城之中也終于如左風所料想的那般,一場風暴在醞釀了如此久後還是爆發了開來.

這一夜,雁城的可以說宵禁令已經形同虛設,位于雁城中心的幾處地方,一伙伙蒙面之人突然出現.一群蒙面人和另一群蒙面人碰到一起,沒有任何交流就立刻展開厮殺.也有兩波蒙面人碰到後,卻相互間沒有任何交流的繼續各行其是.

如此怪異的場景,在今夜的雁城之中隨處可見.雖然大范圍的激烈搏殺並不太多,但小伙的厮殺卻基本零星分布在雁城的各處.若是有心之人,此刻站在空中俯瞰整個雁城,就會發現大部分的打斗竟然都集中在了左家村的店鋪附近,也就是那左云交易行.

……

第二日中午時分,左風與天叔終于風塵仆仆的趕回了雁城,遠遠兩人就發現了雁城此時的不同尋常.現在太陽剛剛有點向西偏斜,可雁城的城門卻已經緊緊的關閉起來.

遠遠可以看到,城下聚集了很多人,此時都抬頭向著城上大聲喊著些什麼.城牆上的一群士兵卻根本不予理睬,這種事情不要說左風,就是久居于此的天叔也都未曾得見過.

"有點不太對勁,雁城好像出了什麼事."

不用天叔說,左風早就看出了不妥,可左風想的更多卻是'雁城中的變故千萬不要波及到村子的人,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家人.’可在左風想到"家人"之時,就忍不住心中感到一陣煩悶.

以左風兩人的腳力,盞茶時間已經來到了城牆下方.

"今日是誰負責北門的值守,讓你們的隊長前來回話."

天叔站在城下,聲音中蘊含著渾厚的靈力,每個字如悶雷般自喉嚨間滾滾而出.左風雖然心中牽掛著村里人,但還是對天叔的這一手感到震驚.

很快城牆上就露出了一張木訥的面孔,這人在看清了城下喊話之人是天叔時,臉上立刻就換上了一副笑臉,同時大聲回答道"是天叔回來啦,今天是我胡二負責北門的守衛之職."

"城中是否發生了什麼大事,難道是有其他帝國來犯我們雁城?"

雖然天叔也看出來這種可能性太小,但在問完之後還是期盼著對方給出肯定的答複.可那叫胡二的城衛小頭子立刻搖頭說道:"昨晚城中大亂,城主從半夜時分就下了命令.雁城進入戰時狀態,所有人都不允許出入."

"大亂?我現在要見城主,難道我也不允許進城?"

天叔聽了那叫胡二的話後,臉色一下也變得極為難看起來,立刻開口向城上大聲問道.

"天叔您當然可以進城,您旁邊的那位少年應該就是左風吧.城主有過交代,你們二人若是返回,一定帶你們立刻去城主府.不過外面現在堵了太多人,就有勞你們二人從繩索攀爬進城吧."

那叫胡二的說完之後,就從城上拋下了一根粗大的繩索,看這架勢顯然就提前有所准備.左風一直默不作聲,天叔和那胡二的對話卻都清楚的聽在耳中.心中焦急之下也沒理會天叔,就當先向上躍起,雙手緊緊抓住了垂下來的繩索,快速向上攀去.

上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一百四十二章 回轉雁城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一百一四十四章 妹妹遭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