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九十四章 婉拒 離別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九十四章 婉拒 離別

當左風看到那蒼老聲音的主人時,就忍不住沖口說道"幻生前輩",可剛剛喊出口,他就覺得自己看錯了人.

因為從其裝束和身形來判斷,左風第一眼就將其認作是那晚在東山崖頂,遇到的那神秘女子.可如今仔細看去又好像不是,那晚所見的女子雖然將臉幾乎全部遮擋住,但左風還是能分辨出對方應該只有三十多歲而已.

可眼前這老嫗,恐怕沒有八十歲也應該有七十歲上下.瞧其皺紋堆疊的臉龐和眼角處的淡淡斑點,與自己那晚所見叫幻生的女子應該並非是一個人.

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左風恭敬的說道:"抱歉了,我將前輩錯認為以前遇到過的另一人了."

那老嫗此時一臉慈祥,似笑非笑的盯視了左風半晌.忽然這老嫗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你答到了強體期圓滿境界?"

老嫗這話問的很突兀,左風也有些摸不著頭腦,聽其口氣好似還認識自己一般.他看不出老嫗的修為,但老嫗對自己又救命之恩,急忙恭敬的回答道.

"晚輩最近有些奇遇,所以修為提升的稍稍有些快."

老嫗聽完後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我贈你的'寒凝冰霧’還好用麼?"

聽了老嫗此話,左風更是被震驚的無以複加,張口結舌的有些說不出話來.老嫗對此倒是覺的極為有趣,干笑了兩聲說道.

"怎麼,用了我老人家的東西,這麼快就不認識了?"

左風這一下更是有些手足無措,老人那略帶玩笑意味的話語,他還是能夠聽出一些的,但他卻很難將兩位年齡相差一倍的人聯系到一處.

心中一動,左風猛然想起了騰肖云說過的話.'那位幻生前輩,在其成名之時我甚至還未出生.’左風心中一動,就立刻恭敬的說道.

"前輩勿怪,我是實在不知前輩有這番大神通,能夠隨意間改變容貌和年齡."

那老嫗也覺得和左風玩的差不多了,臉龐嚴肅了一些擺擺手,說道:"少來拍我老人家的馬屁,老人家身子骨不好,經不起你的大帽子."

頓了頓繼續道:"你為何會被這些人擒住,我記得上次我好像是給了你兩瓶'寒凝冰霧’吧."

左風聽到老嫗的問話,又用余光撇了一眼旁邊的沈蝶,看她也同樣一臉關切.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說道:"我這次本來是想回村子看看我師父的情況,後來……"

左風緩緩將這次離開雁城之後的事情一一道來,當然一些無關痛癢的地方他也講的比較詳盡,一些涉及到自身秘密的事情就一帶而過,或是干脆將其略過.

老嫗開始聽到左風巧妙的殺死追蹤之人時,略微點了點頭.當後來說到為救藤肖云不惜以身犯險引來大批的野獸圍攻灰衣人時,一直古井無波的臉龐也有些動容.後來天屏山脈的事情太多詭異,左風也就掠了過去,直接講訴自己被灰衣人擒下的經過.

老嫗聽完長長歎了口氣,說道:"你這小子我以前就看出你天賦不錯,沒想到還是個重情重義之人.我老人家云游到此本來是為了一些私事,卻未料到在這麼偏僻之所,竟然會遇到兩個天賦極好的孩子."

說道這里,老嫗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滿意之色,繼續道:"我本不打算再收徒弟,可見到這丫頭後我也是動了愛才之心.怎麼樣,你想不想拜入我的門下?"

左風猛然聽到老嫗有這樣的想法,也不禁有些意動.但隨後又想起了什麼,說道:"多謝前輩的好意,只是……"

"嗯……!怎麼你還不願意?"

老嫗聽出左風的推辭之意顯然有些不滿,左風謹慎的抬頭看了一眼,發現一旁的沈蝶正偷偷給自己使眼色,還是歎了口氣說道.

"請前輩不要動氣,我們左家村的人此刻在雁城還未站住腳,眼下又有多方勢力對我們虎視眈眈.我也不能放下他們不管,所以只能辜負前輩的一番美意了."

老嫗雙眼微眯的盯著左風看了半晌,見左風也卻是真心之言,這才語氣緩和了一些說道.

"我想你也清楚了我的身份,能夠為了族人的安危放棄這等機緣,老人家我也就不再強求了.但據我觀察,雁城最近必然會有一場大動蕩,這些奉天皇朝的老鼠絕不會無緣無故跑來這里,你要清楚以你的實力在這場漩渦中根本無足輕重."

"師父."

沈蝶聽到老嫗這樣講,明顯有些焦急的想要說什麼.可老嫗沒有待她開口就擺手示意她不要說下去,自顧自的繼續講道.

"這些事都是葉林與奉天之間的糾葛,我不能干涉,以我的身份也不可以參與其中.若是我參與了,我的那些老朋友也定然會出面,那樣只會適得其反."

左風本來聽沈蝶開口,心里多少還是有些期盼.但聽了之後老嫗的話,便徹底熄去了他心中剛剛燃起的一絲希望.

"好了,小蝶.我想你也一定有很多話要對他講,我老人家去那邊等你.你們聊完了,就到那里去尋我."

老嫗說著就向著遠處一座不高的小山包一指,隨後身形微微一晃,人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左風見老嫗離開時所展現出的實力,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這絕對是比他還未學會的"逆風行"還要快上許多倍的身法武技.可左風不知的是,修為達到老嫗這級別,不動用任何武技也會有這般恐怖的速度.

漸漸從震驚之中收回目光,看向一旁的沈蝶,卻正瞧見沈蝶有些幽怨的望著自己.左風先是微微一愣,但隨後就明白其意,尷尬的搓了搓鼻子說道.

"剛才我也解釋了,家族那邊的事情我實在無法不理,我的父母親人都還在雁城中.若是沒有這些牽掛我一定會同你一起拜入'幻生’前輩的門下,只是我現在真的還不能離開."

沈蝶聽完後悠悠歎了口氣,好像在低喃一般,說道:"為何你總想著去做一些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你知道你要面對的將會是什麼?"

左風搖了搖頭,他此刻心中也是極為矛盾.雖然對手還未展露出全部實力,但就目前自己所見到那冰山一角,也足以將他碾碎千百回了.但他卻不得不去面對,因為家人的平安是他的底線.

目光在沈蝶精致的臉龐之上緩緩掃過,不禁讓左風想起那晚兩人在左家村的夜談,仿佛就是剛剛才發生過的事一般.此時左家村早已不再,眼前的佳人也將離去,他也不禁感到有些黯然.

"我,我送你的禮物,收到了麼?"

左風有意的想將話題引開,也不想讓自己再繼續沉浸在離別的感懷之中,就裝作隨意間的問了一句.

沈蝶輕輕將玉手舉起,從其背後拿出一柄通體雪白的長劍,緩緩的撫摸著劍身說道:"你送我的這柄劍,我很喜歡."

看著一襲白衣的沈蝶手握著通體雪白的長劍,讓左風都不禁有些微微失神.美人和寶劍相得益彰,這幅畫面左風恐怕此生難忘.

"對了,天添前幾天受了一點小傷,眼下正在城主府內靜養."

沈蝶手握寶劍,忽然想起了將寶劍親手交予她的左天添,立刻開口說道.

"天添受傷了.是誰干的?"

左風的表情一下子就嚴肅了起來,眼神中也有著一股暴怒浮現出來.

沈蝶知道左風最關心自己的家人,于是就快速將左風走後的事情說了出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左風的父親左長青被打傷一事.講完這些後沈蝶怕左風太過擔心,就繼續說道.

"長青叔的傷經過莊姨的治療已經無礙,聽說天添也已經沒事了.現在城主府每天從早到晚都派有高手長駐老宅那邊,你不要太過擔心."

聽到沈蝶這樣說,左風的情緒也稍微緩和了一些,但臉上的怒氣卻絲毫未有消減.沈蝶見到左風這樣表情,也不禁微微歎了口氣,說道.

"自從那天有人來鬧事後,第二天我就遇到了師父,她好像在查找些什麼.但幾天下來卻毫無收獲,也就放棄了.後來她見我資質不錯,就動了收徒的打算."

左風點了點頭,對于沈蝶的這個選擇他只有由衷的為其高興.只是心底有種說不出的難受,但他依舊故做興奮的說道.

"你的選擇是對的,你跟隨'幻生’前輩將來定然會前途無量."

沈蝶聽到左風這樣說,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道:"本來我就想平靜的渡日,可在遇到師父之後,她老人家對我如親孫女一般,我也不忍辜負她的一番好意,而且我們村子的仇……"

左風笑著擺了擺手手說道:"如此機緣,放棄了才是不對.你放心,沈家村的仇就包在我的身上."

沈蝶表情有些幽怨的盯著左風看個不停,正在左風有些魂不守舍之時,從不遠處的小山之上傳來一聲響亮的"鳴叫"

"別讓'幻生’她老人家久等了,你還是快些過去吧."

當聽到那獸鳴之時,左風就立刻聯想到了之前的那片黑影,同時也想起那晚見過的恐怖坐騎.

沈蝶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遠處的小山,最後輕歎了口氣說道:"我會和師父去幾個地方,然後就隨她老人家到古荒之地,你一定要來找我.師父他老人家的住所叫'荒古云山’,在古荒帝國是無人不知的地方."

沈蝶說完後就頭也不回的向著遠處的小山跑去,左風望著那道優美的背影,低低說道:"會的,我一定會去找你的,放心!"

...

上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九十三章 又見幻生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九十五章 再回村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