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六十三章 左風之殤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六十三章 左風之殤

藤肖云幾乎在沒怎麼停頓的情況下,將自己的所有隱秘都一股腦的倒了出來,左風也終于清楚的了解到師父與莊姨的過去.雖然未解開自身變化的所有謎團,但也算有了一個大概了解,就是那古荒國的秘境中得來的神秘石墩.

藤肖云說完這些便劇烈的喘息起來,明顯可以看出,眼下的他已經是進氣少出氣多了.

左風心中如同插著一把尖刀在不同攪動,對于他來說藤肖云是如親人般的存在.可現在面對親人在眼前如殘燭一般,生命之火就這樣漸漸燃盡,個中滋味實在不足以與外人道.

"咳……咳……"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將左風從悲傷的思緒中再次拉了回來.

"師父,您怎麼樣了?"左風焦急的問道.

藤肖云咳過之後,臉色看起來更加蒼白了幾分,此時這位平時看起來巍然如高山般的堅強中年男子,已經憔悴的如風燭殘年的老人,可他卻依舊微笑的看著左風搖了搖頭,開口道.

"我已經有了離開這紛亂世界的覺悟,你不要為我難過,命運已經待我不薄,多給了我這十多年的歲月.你天賦很好,若能夠堅持不懈,終有一天你會成為這大陸之上的巔峰強者,只可惜我無法親眼見證."說道此處,藤肖云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不要說話了師父,您休息一下吧,我這里有一些莊姨給我的藥,還有我剛買的解毒散.就算解不了你身上的毒,也許多少也能減少些你的痛苦."

左風強忍著內心的悲痛說道,並伸手將藤肖云抱在自己的懷中,一股悲涼和切齒的仇恨湧上心頭.他恨這天,'既然讓自己將師父救了出來,為什麼就不能給他活下去的希望,哪怕這希望有多麼渺茫,左風都會不顧一切的死死抓住.’他更恨那奉天皇朝,這麼多年過去了,仍就不肯放過師父.'他已經決定隱世埋名,決定在這偏僻的山村中渡過余生,怎麼就不能放過他呢.’"我不能休息,你的那些藥對我所中的毒沒有一點辦法,這我比你更清楚.村子的人恐怕以後還要你來照顧,你肩上的擔子不輕呀."

左風眼淚再次落下,卻是咬牙點了點頭.

"我從秘境中帶出來的那石墩,想來你也已經見過.千萬不可將其示人,對誰也不要提起.那也涉及到你最大的秘密,你以後千萬謹慎對待,我想是你的話,也許真的能夠解開其中的秘密."

左風用衣袖擦拭掉眼角的淚水,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師父,我一定會小心對待的,但這些東西藤方……."

"咳……我和你莊姨都沒有和藤方提起過,他的心性太過急功急利,我說過他多次也毫無用處.而且他的體質太過普通,那些東西對他有害無益."稍微喘了幾口氣後,又繼續說道.

"我不希望他知道這東西的存在,若是你能夠破解其中的秘密,那麼獲得的一切你都自己保存.若是你最終也無法破解開,那麼就讓它永遠長埋那山洞中之中,不要讓它再出現在這世上.咳……咳……你能答應我麼?"

雖然左風的腦子此時非常混亂,但看著師父此時虛弱的樣子和期盼的眼神,也只好咬了咬牙,艱難的點了點頭,他不能也不願違逆藤肖云的遺願.

"師父,我……"

"哎,要知道,誰都無法逃避生與死的輪迴.世間之事,不如意者十之,你經曆的多了也就能夠云淡風輕的看待很多事情.你以前心性太過善良,做事不夠果決狠辣很容易吃虧,不過這次看你算計那些灰衣人,我也終于放心了一些."

藤肖云沒有讓左風將話說完,就開口說道,言語之中無不透露出一股臨別贈言般的濃濃悲傷.最近一段時間,他由最初的無奈殺死大長左烈,到後來帶領那些少年伏擊山賊,心性也越來越成熟,到現在對付起灰衣人來,也真的能做到對待敵人毫不留情.

心中的悲傷在這一刻仿佛被徹底點燃,左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不知道可以說些什麼,雖然剛剛聽過的那些隱秘讓他思緒很亂,但此刻他只關注藤肖云一人.

藤肖云的呼吸越來越微弱,嘴角輕輕的開闔,聲音也是微弱非常.左風只能輕輕的俯下身子,將耳朵貼在他的嘴邊才能聽的真切.

"呼哧……讓我一個人呆在這里靜靜的離去吧.呼……呼."藤肖云微弱的呢喃道.

左風心中難受,卻是搖了搖頭,說道:"師父,我怎麼能夠離開呢,你現在如此虛弱,我怎麼可能這時候離開."

他不明白為什麼此時此刻,藤肖云要提出這樣的要求,但他卻是拒絕了這一要求.隨後他就看到藤肖云的眼中明顯有著一絲黯然閃過,喘息也更加急促起來.這副模樣好像非常失望,那種失望就像是一個人最後的請求沒有達成,那種失望讓左風的心也仿佛被人狠狠攥緊了一樣,下一刻他就不自覺的輕輕點了點頭.

看到左風點頭同意,藤肖云那蒼白的臉龐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在這個笑容之下,藤肖云的臉色也好似有了一絲紅潤.

左風對藤肖云如此要求深感不解,'為什麼最後時刻不願有人陪伴在旁,而且在自己同意之後還能夠發自內心的高興.這要求就是讓他獨自呆在這里而已,為什麼他此時會想要一個人默默的跟這世界告別.’好像發覺師父想要說話,左風也趕快將耳朵再貼近一些,只聽到藤肖云微弱如蟲鳴般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道:"知道你不明白,呼哧……,也許有一天你會明白,但我希望那一天永遠不要到來.呼哧……"

藤肖云勉強說完,就開始不停的喘息起來,左風很想就這樣陪在師父身邊,但想起剛才自己答應將他獨自留下,那發自內心的開懷笑容一點都參不得假.

隨後左風就扶著藤肖云的身體緩緩躺下來,又將包裹解下來,輕輕的放在了師父的腦後.做完這一切,左風就面對著師父一步步向後退去,他很想多看幾眼,也希望師父能夠多看自己幾眼,哪怕兩個人一句話都不說只是相對無語.

在某一刻,左風終于還是一咬牙,狠狠的扭頭離去.他將藤肖云獨自留在那里,獨自來到十幾丈外.以他現在的修為和念力探查,無論什麼樣的突發狀況,他都會第一時間發覺,而且會在一個呼吸不到的間就來到師父身邊,這是左風離開能做到的極限.

左風如同木雕一般,呆呆的站在森林之中,他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腦海中一片空白,他什麼都不去想,但一些聲音卻不受控制的從腦海中鑽出來.

"風兒,你堅持不住了?"

"師父怎麼會害你呢?繼續!"

"堅持不住了?這才剛剛開始呢,當初可是你要求練這套功法的."

"你不是要保護家人,保護天添,就你這實力……"

"我就是這麼教你的麼,不想練了就和你爹學木匠活去."

藤肖云曾經說過的話,不受控制的在左風的腦海中徘徊不止,那一幅幅畫面也都清晰的出現在腦海中.左風本來一直覺得好記性是自己的優點,但此刻他卻非常憎恨自己的記性如此之好.

那些一幅幅過往的畫面,那一句句熟悉的話語,此時就如一把把鋒利的刀子,一刀刀無情的紮入左風的心里.左風無力去阻擋,只是咬著牙忍受著心里傳來的陣陣劇烈痛苦.

忽然間左風的眼睛瞪得很大,樹木的阻隔根本看不到什麼,但他仍舊努力的向著師父所在的方向望去.因為就在剛才那一刹那,在他的念力探查中,師父的那一絲微弱的生命波動忽然消失了.

這代表了什麼左風非常清楚,兩行熱淚就這樣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他高高的揚起臉,一聲撕心裂肺的大吼聲,久久的響徹整片森林.

"不……"

左風渾身如失去骨頭一般,跌跌撞撞的向著藤肖云的方向沖去.只有十幾丈遠的距離,左風好似用盡渾身的力氣才能來到,而他的膝蓋,手臂,臉已經滿是血跡和泥濘,他的聲音已經完全沙啞,只能聽到如金屬摩擦般的聲音在不斷重複念叨著.

"不不……不……不不……."

聲音由開始的嘶啞大吼,到現在已經開始漸漸變得微不可聞,手腳並用的爬到藤肖云的旁邊,左風的臉上已經是淚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

自己明明已經將師父給救了出來,卻阻止不了他的毒發身亡.他費盡心機用盡渾身解數,可是換來的仍舊是如此的痛苦的生離死別.左風就這樣跪在藤肖云的尸體旁邊,雙眼無神的盯著藤肖云慘白的臉龐.

那臉龐是如此安詳,嘴角微微上翹,竟然還帶著一絲微笑.左風歪著腦袋,就這樣呆愣愣的陪在藤肖云的身旁.

時間就這樣緩緩過去,夜晚也在不知不覺中漸漸降臨整片叢林.

...

上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六十二章 神秘老者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六十四章 心境感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