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六十章 師父 藤五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六十章 師父 藤五

面對著那熟悉之極的臉孔,那發自內心的關切眼神,藤肖云這位經曆過多次生死的中年漢子,此時也不免眼圈發紅.淚水已經在眼圈中來回打著轉,但立刻咬著牙將頭微微仰起,不讓眼中的淚水流出,因為那樣會使左風更加難過.

雙手用力抓住左風的手,一張嘴就是沙啞的近乎撕裂破布般的聲音,緩緩的對著左風說道:"孩子,你不該來的,既然離開就不該再回來的."

聽了藤肖云的話,左風也將握住師父的手微微緊了緊,雖然師父用的是責怪的口氣,但那表情,那眼神分明是對自己無限的喜悅和欣慰.

左風微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就將師父輕輕扶到自己的背上快速離開這個地方.左風覺得此地恐怕離那群灰衣人的新巢穴已經不太遠,在此停留的時間越長越是危險.

而且他們這批隊伍若是一段時間沒有回去,他們那邊也一定會派人前來查看,如果和自己撞個正著,到那時哭都沒地方哭去.

一名瘦肖的的少年背著一名體型頗大的成年人,在叢林中竟然以極快的速度在不斷穿行,動作敏捷如靈猴,甚至比起一些野獸也是不逞多讓.這樣在林中奔行了一個多時辰,左風這才找了個隱蔽的處所將師父輕輕放了下來.

藤肖云緩緩抬起手在耳朵內摳弄著,不大會兒一個揉搓成團的草葉就被挖了出來,左風看著這一切有點莫名其妙,但也沒有打斷藤肖云只是靜靜看著.

功夫不大,藤肖云從兩個耳朵中各挖出一團相同的草團,然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目光微微抬起艱難的露出一個笑容,這才開口說道.

"還多虧了這幫該死的在我耳邊啰嗦個沒完,我才想了這麼一個辦法將耳朵堵上,卻沒想到因為這東西,那巨型噬狼大吼時我竟成了所有人里受傷最輕的."

左風這才恍然大悟,然後猛的想起什麼從從腰上解下一個包裹,在藤肖云面前快速打開,急切的問道:"師父,背著你跑出來的人,他死前說你身上中了毒,你快看看這里面哪個是解藥."

藤肖云靜靜的看著左風的一舉一動,眼中滿是慈祥.這一刻他不再是那個嚴厲訓導左風練功的師父,也不是耐心給左風講述叢林生存竅門的村長.

這一刻他看上去就如左風的父親那般,目光根本沒有在包裹里多看一眼,只是淡淡的吐出四個字,這四個字如霹靂一般的轟在了左風心里,左風的口中卻是不斷喃喃重複著這四個字.

"沒有解藥,沒有解藥……!"

好似想起什麼,左風猛的抬起頭目光中有著一絲期盼的問道:"是在那些被野獸圍殺的灰衣人身上吧,我這就去取來,那些野獸絕不會動他們身上的藥."

藤肖云平靜的臉龐上顯出一片淡然,聲音也是透出一股濃濃的蒼涼意味,緩緩的道:"風兒,不要為我難過,他們抓到我之時已注定了我的結局.他們說給我吃下的藥叫"腐氣散",只要他們定期給我解藥一段時日後,毒性便會慢慢解開."

"可我卻知道那根本不是什麼腐氣散,他們給我服下的是一種叫做"碎玉散"的無解之毒.這毒根本無解,他們只是在為我延續下命來,但延續越久就會讓我愈加生不如死.他們以為我不知道,想要以這種方式將我折磨到死,不論我是否願意與他們合作結果卻早已注定."

藤肖云的聲音很輕,說得也是非常緩慢,但那每一個字卻都如鋼針一般深深紮入左風的心中.'自己費盡心機努力這麼久,也只是和藤肖云見最後一面而已.’"大伯,我帶你回雁城吧,也許……"左風的話說的很干澀,好像有什麼東西卡在喉嚨中一般,還未說完就已經控制不住情緒,眼淚撲簌簌的掉了下來.

"孩子不要難過,我其實早在二十年以前就已經死過一次了,這麼多年也算是我賺回來的.我如果回到雁城,相信他們的眼線會很快查到我的行蹤,我不想把危險再帶給雁城中那些左家村幸存下來的人."

藤肖云的聲音中透出一股看透世事的坦然,這更加讓左風的內心一陣冰涼.

"不要難過.來,到我身邊坐下,我有一個故事說給你聽,這是個關于我的故事."

左風對于藤肖云所講的故事已經有了一些猜測,但他此刻心中卻是無限哀傷,又哪有心情去聽故事.但又不好逆師父的意願,所以只好勉強將情緒平複一點,身子挪了挪在他旁邊坐了下來.

藤肖云目露慈祥的看了一眼左風,已經看出左風此刻的情緒很不好,但也只是輕輕搖了搖頭,然後就自顧自的講述了起來.

"我自幼無父無母,自我懂事開始就在一個名叫幽影團的組織中,接受著各種殘酷的訓練.而我所受的各種訓練只是為了這個組織竊取情報,和暗殺一些重要人物.我原來的名字叫藤五,其實連我自己都不清楚這姓是否我本來的姓氏.同我一起被培養起來的人,也都是只有姓氏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名字,而那幽影團就是隸屬于奉天皇朝下的一個特別組織."

"奉天皇朝."左風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這是左風第二次聽到這個國家的名字,他的注意力在此時才放在藤肖云所講的故事中.藤肖云只是略一停頓,然後就繼續說下了去.

"我們這個幽影團,有時會集體行動,有的時候需要單獨去出任務.大約二十多年前,團里下達一個刺殺命令,對玄武帝方的一名重要人物進行暗殺."

"那次的暗殺任務可以說凶險非常,為了減少暴露的可能,組織決定只派出一人員前去執行,若是失敗被俘必須要當場自盡不給對方留下任何線索.而我當時年輕氣盛,加之以前的行動都比較順利,所以我便自告奮勇前去執行這次的任務,可萬萬沒有想到這次的任務,卻是改變了我當初的生活軌跡."

說道此處藤肖云的眼中露出無限感懷的情緒,但左風卻是清楚的看到師父的手在微微的顫抖.他分不清師父此時的激動是因為那次任務的凶險,還是為當時自己的豪情壯志而興奮.

"那次的任務失敗了,哎……若那次的任務成功完成,可能也就沒有後來的那些個事了."藤肖云說道此處微微歎了口氣.

"那次的刺殺根本就在人家的預料之中,或者說,我們這里也有他們安排的奸細.當我展開行動後才發覺,光是在外圍潛伏的護衛就有不下三十位淬筋期大圓滿的武者."

左風聽後禁不住被震驚的瞪大雙眼,光是外圍的護衛就有三十位淬筋期大圓滿的武者,那內部的護衛又會是怎樣一個實力,而師父雖然說刺殺失敗,但依舊能夠活到現在,顯然當時還是逃了出來,那師父當時又擁有如何恐怖的實力,可為什麼他現在的實力又是……?

仿佛看穿了左風心中所想,藤肖云微微一笑,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但聽完我的故事你就會明白."然後就不再理會左風,繼續講述起來.

"那天我一路奮力殺出重圍,也身受重傷,一路跌跌撞撞的逃入了一處僻靜的小谷之中,我以為這次我是再也回不去了,可就在我已經覺得自己再無活路之時一個人出現了,她就像天上的仙子一般出現在我眼前……"說到這里,藤肖云的眼中露出了深深的柔情,左風甚至可以從師父此刻的情緒,感受到那女子除塵般的美麗.

"當我再次醒來之時,已經躺在一處小茅屋之中.雖然身體還很難移動,但卻已經沒有性命之憂,因為我能感覺到我的傷勢已經有所好轉."

"後來,我才知道是她將我救了回來,這小茅屋就是她在這山谷之中采集藥材時所住的小屋.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大約兩個多月之後,我就已經能夠下地行走,那時我本來心里想著立刻離開,但卻發覺自己已經深深的喜歡上了那美麗善良的女子,可我從小就被組織教育不可以有感情,腦中只能有任務和目標,但我的內心卻也是真切的喜歡上了她."

"當時我猶豫,矛盾,彷徨不知該怎麼辦,就這樣我又在小谷之中停留了半個月.也是這半個月,讓我知道了她其實也對我很有好感,後來她告訴我,是我當時那種孤獨和憂郁的目光深深的打動了她."

"但我知道必須離開,不然組織肯定不會放過我,甚至還會危及到她的生命.我不得已咬著牙,向她提出離開的想法,而她當時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我的眼睛默默流淚.她那哭泣的眼神我至今無法忘懷,也就是那一刻才肯定了,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和她厮守終身,即使面對的是永無休止的追殺,那個女子就是你莊姨."

說道這里藤肖云微微偏過頭看了一眼左風,卻看到了一個理該如此的表情,旋即微笑著點了點頭.

...

上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五十九章 我來晚了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六十一章 秘境 秘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