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七章 小人擋路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七章 小人擋路

藤肖云並未回頭多看一眼,但此時的眼中已經變得微微濕潤.他心中清楚,這一次分別很可能是天人永隔.他其實已告知了所有人,留下來的危險,但大家依舊願意同他留守到最後.

左風心情很沉重,他何嘗不知道留在村子內的危險,那幾個被摧毀的村子就是最好例子.

心情煩悶的返回到剛剛車隊遇襲的地方,此時遷徙車隊已經走遠,剩下的是一些獵團和少團成員在戰場上打掃著.

"啊,你這小混蛋,我已經把知道的一切都說了,你怎麼可以言而無信."

"嘿嘿,要我對你們講信用,簡直是笑話."

兩個人間的對話聲傳入左風耳內,他在聽到的同時已經分辨出,後面那聲音就是自己現在非常不願見到的藤方.

見左風回來,左厚和沈蝶等一眾少年立刻圍了過來.察覺到左風神情黯然,他們也都識趣的沒有詢問其他.

"這是在干什麼,不是說讓你們幫助打掃戰場."

左風十分不解的問了一句,隨後就向著遠處圍了一圈人的地方看去.

"還不是那藤方,他帶著少團的人想要獨吞所有戰利品,根本不讓我們這些人插手,也不想想這戰斗是因為誰才能獲勝的."

左厚不假思索的說道,微微頓了頓又繼續道:"這小子還真是心狠手辣之輩,他說是要查問他哥藤力的下落,就在那里對受了傷的山賊施加各種毒刑."

"那我們的人此刻究竟怎麼樣了?"

左風最關心的,不是那一地的戰力品,而是自己村里人的安危.

左厚咬牙切齒的狠狠揮了一拳,不忿的說道:"這幫畜生早已將我們那隊人當場圍殺,除了藤力大哥獨自殺出重圍外,其他人都慘死在他們手中."

左風聽的眉頭緊鎖,冷冷說道:"他如此對待那些山賊也情有可原,他的親大哥自今下落不明,他有怨氣發泄一下也是正常."

"有什麼問題?他想要知道的那些人早已招供,他根本也不是在審問,而是要看一看哪種方法折磨人更加痛苦.現在叫喚的那人已經是第九人,前八人早被他用酷刑折磨死了"

左風聽的心里一陣厭惡,'這藤方到底是不是師傅和師母的親生兒子,怎麼從上到下就沒有一點和他們相似的地方.’"走吧,過去看看."

微微歎了口氣,左風雖然不願意但還是決定過去看看.

"藤方,你夠了吧.若是恨他們就一刀解決掉,何苦這樣折磨羞辱他."

看著地上那已不似人形的山賊,左風都不由得升起一絲憐憫的說道.

藤方手中擎著一把染血的匕首,一臉不屑的說道:"哼,怎麼.你現在成了"大英雄"就可以指揮起我了.就算你將我擊敗,我依舊還是少團團長,你根本就沒資格來命令我."

"我並沒有想指揮任何人,今晚的情況你也看到.剛剛又有一名敵人跑掉了,不知什麼時候大隊敵人就會追來,我希望你也為村里人考慮一下."

左風不想在這里多呆一刻,但為了村子的遷徙隊伍他不得不將情況點明.

騰方在聽到他的話後,表情明顯變換了數次.隨後冷哼一聲,站起身來高聲說道:"少團的人都聽著,將那些所有現在還活著的人斷去一腳再行離開."

"你"

不等左風說完,騰方隨意用眼角刮了他一記冷冷道:"你若不服可以取消我的命令,只是要看少團的諸位肯不肯聽你的."

左風強壓下心中的怒火轉身而去.這里他不想再多呆一刻.

沈蝶快步追上怒氣沖沖的左風,小聲說道:"他為什麼將那些人的腳斬斷一只,而不直接將他們殺死."

左風輕輕歎了口氣道:"這里的血腥氣會把周圍的野獸吸引過來,那些野獸會從出血最多的腳部開始啃食,直到將人慢慢全部吃完."

沈蝶聽到竟是這種原因,感到一陣不寒而栗.再次說道:"那你為何不阻止他這樣做,這簡直比那些山賊還要殘忍."

微微搖了搖頭說道:"他還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周圍的野獸會全部集中到這里,野獸這樣進食會吃的很緩慢,車隊在這段時間不會受到野獸的騷擾.況且,他們那些人也根本不會聽從我的命令."

左厚走到左風身邊,抬起手臂搭著後者的肩膀說道:"剛剛我們這些人商討過了,大家以後都不准備加入少團,從今天起我們這些人就聽你的命令了.還有這些東西都是剛剛我們在山谷中翻出來的物品,現在就交給你這個隊長了."

左風聽到這話先是有些錯愕,扭頭向後看去,正好看到沈蝶目光堅定向自己望來.視線微微移動,與其他少年目光接觸後,發覺他們莫不是如沈蝶一樣露出信任和崇敬的情緒望著自己.

微微一笑,左風順著左厚所指,看到了幾個脹鼓的大包裹,隨意的說道:"都有什麼收獲?"

左厚用手在其中一個包裹上輕輕拍了拍,說道:"精鐵打造的武器幾十把,銀幣百多枚,除此之外還有些零零碎碎的一大堆."

作風輕輕的點了點頭,隨口說道:"都分配給大家吧,大伙也辛苦了一夜.那些錢幣平均分配,武器各取所需每人一件,剩下的進城換成錢幣也分給他家."

眾位少年聽左風這樣說無不歡欣雀躍,有的甚至是高聲怪叫,因為他們可是知道,少團那邊所有獲得,最後都是落在了藤方一人之手.

看著眼前少年的興奮模樣,左風也不禁心潮起伏之,忽然大聲說道:"好,既然大家都願意聽從我的指揮.那我們做事也要有始有終,大家准備好弓箭跟我走,保護車隊安全抵達雁城."

在眾人轟然應諾後,齊齊跟隨在左風身後向著密林深處沖去.

山坡之上無數尸體被留在那里,還有不少被砍掉腳的山賊發出痛苦的哀嚎.一百多山賊和奉天皇朝的秘密部隊組成的伏殺大陣,在左風的細致探查,周密部署和眾人的全力配合之下,取得的戰果可以說連左風自己都沒有料到.

當所有少年從這茫茫密林行出時,遠處的車隊已在一望無際的曠野里緩緩前行.經過一夜前行,車隊也終于進入相對安全的區域.

這片平原便屬于雁城的直接管轄范圍,那些山賊借他們膽子都敢公然挑釁雁城的權威.

左風眾人緩緩的進入車隊,左風也來到自己的家人身邊.左天添和幾名同樣年紀的小女孩睡在一架馬車上,看她此時安詳的模樣,他仿佛在這瞬間忘記了昨夜的種種腥風血雨.

一座巨大的城牆如遠古的黑色巨龍一般匍匐在平原之上,寬闊的大河自東北方向滾滾而來,繞城而過向著西南方向而去.這處氣勢磅礴的城市就是眾人此行的目的地,雁城.

在看到雁城的一瞬間,所有人都有恍如隔世般的喜悅.一些孩童控制不住的高聲歡呼,一些老人也相互間握手祝賀.

車隊緩緩行進,終于在半個時辰後來到城門位置.一隊甲胄鮮明的士兵排列于城門兩側,當看到如此多的人來城門處時,急忙高聲喝到.

"退後,全部退後."

站在隊伍中的左風望著喊話的士兵,眉頭緩緩皺了起來.

五長老見眼前士兵一副嚴陣以待的模樣,趕快搶前幾步來到隊伍頭前,他是這次隨隊而來的村中唯一高層,躬身向守門的士兵施了一禮後,說道.

"這位軍爺,我們這些都是來自天屏山脈東南左家村的人.因為最近山里的山賊侵擾的太過厲害,我們不得不將村子里的人遷往雁城來尋個活路,還望各位軍爺給個方便."

那領頭的一名軍士上下打量了半天,這才冷冷說道:"你們可知道這雁城之中有宵禁的規定,不允許在街上過夜.你們這麼一大群人若是夜晚宿于街頭,到時還是要將你們趕出城去的."

"回軍爺的話,我們左家村在雁城之中有一個小鋪面.而且在城東老街還有十幾所舊宅,足夠我們這些人棲身,絕不會給各位軍爺招惹麻煩."

聽到五長老這樣說,之前開口那隊長模樣的士兵這才神情略微緩和下來,略微猶豫了一下才繼續說道.

"既然這樣,每個人繳納十五枚銅幣,然後將身份信息在那邊登記在冊,領了身份牌就可進城了."

五長老見終于將問題解決,趕快掏出一個錢袋就准備繳納入城費.可就在這時,一個陰陽怪氣的尖銳聲音響起.

"慢著."

所有人都尋著這令人厭惡的刺耳聲望去,看到說話者也是一名守城士兵.左風第一眼看到說話之人,就有種從心底升起的厭惡.

這名說話者干瘦的身材根本無法撐起寬大的軍服,明亮的甲胄穿在他的身上也好似成了負擔一般.此人生的面目有些黝黑,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長的歪歪斜斜的一張嘴,使人第一眼看到就有種打心底里的厭惡.

之前說話的那士兵隊長,疑惑的看了一眼那歪著嘴的士兵,有些不悅的說道:"歪嘴,你想干什麼?"

這"歪嘴"士兵向著左家村眾人掃視了一眼,可就這一眼,左風就察覺了其不懷好意.心中暗道'看來想要入城,恐怕還沒有那麼簡單.’

...

上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六章 暴氣解體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八章 安雅小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