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六章 暴氣解體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六章 暴氣解體

對方除了那兩名修為高一些的武者外,其他三人左風還是能看出,應該是在煉骨期五六級的樣子.實力同村里的那幾名青年武者相差不多,人數上的差距立刻就讓對方三人顯出不支.

短暫的兩個呼吸間,對方三人就已經被格殺當場.村子里的八名青年武者,並未加入另外兩處戰斗中,而是分散開將戰圈圍了起來,目的同左風吩咐左厚是同樣道理.

藤肖云面對的是一位長著鷹勾鼻,手持巨斧的中年大漢,雖然只是剛剛交手不久,藤肖云卻已經穩穩勝過對方.二長老那邊的對手是一名身穿灰衣持短矛的瘦高中年人,兩人的實力倒是在伯仲之間.

這灰色衣服左風極為熟悉,與自己那黑色短刃原來的主人一模一樣,不用問也知道是奉天皇朝那伙人.

藤肖云手中的長劍上下翻飛,將對手逼的步步後退.勾鼻大漢所用的巨斧體積頗大,表面看去這巨斧在揮動間將周身籠罩的密不透風.左風卻察覺到,藤肖云的長劍總會于巨斧舊力用盡新力未接之際或挑或刺,使勾鼻大漢左支右絀難以招架.

"你若放我離去,我們和左家村的仇隙就此一筆勾銷.我在這里擔保,永不再為難左家村"

勾鼻大漢越戰越是心慌,終于按捺不住大喊大叫的求饒起來.

"哼,到了此時還要耍這種伎倆,你當我三歲小孩不成."

藤肖云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手中的長劍更是加緊幾分.

"這是你逼我的."

鉤鼻大漢猛然不顧一切的向藤肖云撲去,長劍劃破他的肩膀又刺中其小腹也不管不顧.邁步之中將全身靈氣都集中在巨斧之上,雙手持著巨斧自左向右凶狠的平削出去,務求在這一擊下將藤肖云從腰部砍為兩截.

旁觀的左風發覺藤肖云在如此恐怖的攻擊下,面色依舊沒有絲毫變化,眼神卻猛然有著精芒閃爍.巨斧臨身之際,藤肖云整個身體如彎弓一般向後卷曲,直到後腦快要觸碰到小腿之際,巨斧也正好貼著他身體掠過.

"喝"

巨斧剛剛橫削而過,藤肖云嗓中就響起一聲低喝.隨即身體如狠狠掰彎的竹子,以肉眼幾乎看不清的速度反彈了回去,手中長劍借力平平刺出.

隨後拔劍後躍,勾鼻巨漢喉部留下一個小的傷口,然後這小傷口猛的變大,大片的鮮血如不要錢般在其面前形成一蓬血霧.此時的藤肖云人已經在三丈開外,渾身上下沒有一點血跡,讓所見之人感到一種說不盡的輕松寫意.

對藤肖云這精妙的劍法最是震驚的,竟是同三長老戰斗著的灰衣瘦高男子.

此時這男子雖然還在抵擋著三長老的猛烈攻擊,卻是不斷用余光打量起藤肖云,眼神中有說不盡的喜悅和興奮之情.

"你,是你!哈哈,竟真的是你.這些年了,終于是找到了,我看這次你還能不能逃得走."

正在激戰中的灰衣瘦高男子,好似中邪了一般又是狂笑不止又瘋癲般說著眾人聽不懂的話,只有一直冷靜的藤肖云臉色漸漸的陰沉下來.

"你們怎麼會知道我躲在這個地方,若不說出,我不會讓你痛快的死去."

藤肖云死死盯著這灰衣男子,表情是左風這些年來從未曾見到過的,他知道師父這是動了真火.

"不用勞煩你們動手,任何人都休想取走我的命"

瘦高男子狂笑著說道,隨著他的狂笑不止,整個身體都因骨節碰撞而連續發出"劈啪"脆響聲,本就很高的個子又猛的向上拔高一分,身體也如充了氣的皮球向外鼓脹.

這灰衣男子原本寬大的灰色衣衫,這時已經被脹大的身體慢慢撕裂.眾人無不被這怪異的一幕震驚的呆愣當場,只有藤肖云第一個反應過來,大喝一聲"快動手"後,持著手中長劍就向那灰衣男子劈去.

左風也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隱隱記得藤肖云好似同自己提到過一種詭秘霸道的功法,這灰衣男子目下的狀況同當時的介紹極為相似,他還清楚記得那功法的名字叫做"暴氣解體".

想起那功法的介紹,左風感到背脊一陣陣發寒.因為在動用"暴氣解體"之後,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明知必死卻要遭受各種痛苦折磨,直到燃盡所有靈力才會真正死去.

"暴氣解體"基本算不得是功法,嚴格來說是一種自殺式的強化法門.運功之時所有穴竅全部開放,吸納周圍的一切靈氣,隨後用自身靈氣引爆這些吸納而來未經煉化的靈氣.

自身實力可以得到極大提高,也會變得異常強悍.但這其中的巨大痛苦,卻只有施術者自己才最清楚.一旦開啟無法逆轉,可以說是霸道之極的一門邪功.

據藤肖云所說,在施展暴氣解體這一過程中,人的靈覺和觸覺也會受到強化,甚至比普通人要強上數倍不止,也就是會一直敏銳的感受到渾身的痛楚直到死亡.個中滋味只要想想,都會讓左風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灰衣瘦高男子,現在已經變成了虎背熊腰的壯漢,皮膚表面鼓脹凸起的筋脈和血管都清晰可見.面對藤肖云全力劈來的一劍,他竟然不用武器而是舉起手臂格擋.

"噗"

伴隨著如擊敗革的沉悶的聲音響起,藤肖云的長劍竟然只能砍入一半,而無法將其手臂斬斷.而且手臂受傷的位置沒有一滴血流出,這讓左風更加肯定了對方所施展的就是那詭異的"暴氣解體"之法.

灰衣人狂笑著揮舞雙臂,三長老與藤肖云根本無法攖其鋒芒,紛紛向兩旁躲避.

"快躲開"

藤肖云的聲音剛剛落下,卻為時已晚.最外圍的八名青年武者中的一人,在淬不及防之下被灰衣人的拳頭掃中,整個人被擊飛出去,胸前更是完全塌陷,如同被巨錘直接轟中一般.

灰衣人疾步如風直奔谷口沖去,左風幾人早就向兩旁閃開.目不轉睛的死死盯著眼前灰衣武者,見證他臨死前的最後瘋狂.

直到那灰色的身影完全消失無蹤後,眾人這才稍稍回過神來,藤肖云立刻搶到那受傷的青年武者身邊,但立刻就無奈的歎了口氣,回頭說道.

"帶上他,回村子."

"師父"

見到藤肖云准備離開,左風有些激動的大喊道,這已經是師父第二次救下自己的性命,他說不出感謝的話因為那樣就將他們的師徒情分看的太輕了.

更重要的是,他看出了師父那冷淡的外表之下,還有其他情緒隱藏在其中,那灰衣人為何因認出了師父變得那般興奮,甚至他覺得那人啟用爆氣解體,就與認出師父有直接關系.幾乎是下意識的叫住了藤肖云,因為他心中此時有種莫名的恐慌.

聽到左風的呼喊,藤肖云的臉龐微微一僵,好似有些艱難的回轉過頭.盯著左風看了好一會兒,才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師父,你……"

藤肖云揮手打斷了左風的話,向周圍的人看了看說道:"你們先回村去,做好隨時戰斗的准備".

聽到藤肖云這樣說,左風好似恍然醒悟過來,回頭對著身旁幾個小伙伴說道:"你們和左厚他們會合將這兒處理一下,之後回車隊那里幫助清理那邊的戰場.問清楚我們獵團那隊失蹤者的下落,就……自行決定如何處置他們吧."

一眾少年大聲轟然一諾,經此一戰左風早在這些少年心中樹立起極高的威望.

藤肖云聽左風提起那支失蹤的獵團,知道他是在惦記自己的大兒子藤力,長歎一聲在左風肩膀上輕輕拍了拍,其中的意味只有他們二人最清楚.

看著走在前方的藤肖云,左風也不再多說其他,快步跟了上去.

"這里的腥風血雨,恐怕都是這奉天皇朝搞出來的,也可能……和我有著一些關系."

在一處山邊,藤肖云背負雙手抬頭仰望著漆黑夜空,聲音略帶干啞的說道.

左風並未出言,而是默默望著藤肖云那略顯消瘦的背影,這背影帶給他一種無盡的寂寥之感.

"我以為事情早已過去,卻未料到過了這麼久,他們仍不肯放過我."

藤肖云再次開口,從他的話語之中透出了濃濃的懊悔和自責.

"師父,不管怎樣你可能已經暴露,你們再不能留下,還是跟我們一同到雁城避避吧."

左風此時終于有些按捺不住,急切的說道.

"這里牽扯的事情太廣,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你只要記得和村里的人在雁城好好生活下去,忘記原來的家園,忘記所有的仇恨."

左風發覺事情恐怕比自己猜測的更加棘手,但藤肖云已經將話封死,他也不好再追根究底.

"回去吧,你的那些小伙伴需要你,村里的那些人更需要你.你這次表現的很好,你們的行動我都看得清清楚楚,我沒看錯你,你會是左家村的希望."

略一停頓繼續道:"我們稍後就去雁城與你們彙合,不用太擔心."

左風心中一動,此刻他才清楚,原來師父早就知道了自己的這次行動.但是師父就這樣默默在一旁觀察,直到自己等人發生危險才現身出來相見,他明白這是師父在考驗自己.

"回去吧,我想一個人在這里呆會兒."

左風還想開口,但藤肖云顯然不想再說下去.牙齒已將嘴唇咬破,點點血跡從嘴角落下,退後兩步單膝跪地向藤肖云施了一個師徒大禮,再次站起身時已是兩眼濕潤.

...

上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五章 隱伏高手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七章 小人擋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