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一章 煉藥師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一章 煉藥師

左風將手中的短刃放在眼前,借著月光仔細打量了起來.短刃通體漆黑,刀身略帶一絲弧度,比一般的匕首要寬上少許也要厚上幾分,刀背處有鋸齒狀的倒鉤.

短刃的手柄部分也是做工細膩,其上刻畫出絲絲螺紋狀凹痕,柄尾處是一個指環式的圓環.

伸出兩指在短刃上輕彈一下,"叮……"聲音悠揚悅耳,聽上去更似從長劍那類兵器發出的震鳴聲.短刃的通體像是精鋼打造,但卻要比精鋼重上許多.

左風看了半晌,雖然感到這柄短刃的不凡,卻還是看不出它是什麼"暗殺利器".

藤肖云也不做聲,就等著左風細細打量完畢,一臉疑惑的像自己望來.這才微微一笑,從他手中拿過那柄黑色短刃,把玩片刻後才略帶感慨的說道.

"這短刃是由上好的精鋼,配上稀有的寒鐵和多種珍惜材料打造而成.若沒有看錯,這把短刃應該是出自大草原的煉器大師'穹蘭’之手."

左風雖然是第一次聽到,但"穹蘭"這個名字卻深深的印在了腦海之中.

見左風依舊是不解的表情,藤肖云耐心的解釋道:"短刃手柄部分的絲絲凹痕,是為了防止使用之人手上有汗水時拿捏不穩而刻畫上的."

接著指了指刀背處,繼續說道:"這里的鋸齒狀倒鉤,是為了紮入人身體後,造成更為嚴重的破壞,它所造成的傷口極難愈合."

左風越聽越是震驚,沒想到自己意外獲得的短刃竟然有著如此多的好處.

藤肖云刻意的將匕首提起,快速在左風面前的空中劃過,隨口問道:"看出點什麼了沒有?"

"這,這匕首消失了."

左風有點結巴的自語道,就在剛剛藤肖云隨意揮動短刃之時,這通體漆黑的匕首好似瞬間消失了一般.以左風那超出常人的目力,又是在近處仔細觀看,也只看到了一道淡淡的虛影在面前劃過.

藤肖云點了點頭說道:"對,就是消失了.這漆黑的匕首在夜間使用更是得心應手,而且刀身那微微的弧度,也是為了減小劈砍時的破風之聲,所以我才說它是'暗殺利器’."

左風一臉欣喜的看著匕首,白皙的小臉都因興奮而有些微微發紅,當目光落在尾端之時,那和刀柄為一體的圓環引起了左風的興趣.隨口問道.

"那這圓環又有什麼神奇作用,不會是用來系一些裝飾品的吧."

藤肖云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你這小子還真敢想,你何時見過短刃上有掛裝飾物的,這又不是那些女子用的妝刀."

略微猶豫了一會,藤肖云抬頭看了看天色說道:"左右咱們爺倆也有時間,那就讓我來教教你這短刃的用法,我好像也很久沒傳授過你什麼.就將這刀子的用法全都傳你吧,以你的悟性幾個時辰也能有所領悟."

說完藤肖云也不待左風開口,就開始使擺開架勢使用起手中的短刃來.左風本來還對藤肖云最後的話有些不解,但見師父開始演示起來,他也立刻收懾心神專心觀看.

只見藤肖云開始還原地不動,揮舞著手中短刃,但隨後他的就開始邁開腳步.這匕首黑夜很難看清,所以藤肖云也盡量將動作放的極為緩慢.

他的動作都是以靈,小,輕,巧為根本,與以前左風所見的大開大合式的武技有很大出入.這短刃在藤肖云使來好似和他的手臂都融為了一體,如同化成了他手的一部分,每一個劈,砍,挑,刺都好似大有其深意在其中.

忽然,藤肖云的拇指扣入了手柄處的圓環之中,短刃忽然就由正手變作反手,招式也隨之有了變化,從開始的靈動變成了以險,奇,刁,詭,變的令一套路子.此時短刃就如同變作了藤肖云手臂的延伸般,既詭異多變又隨心所欲.

左風在仔細觀看後,不禁大為感慨,這指環原來竟有如此妙用,不光是拇指,其他食指,無名指,甚至小指都可以讓短刃有更多變化.

就這樣一大一小,在這漆黑的密林中,一個認耐心授,一個認真專研.只過了兩個時辰,左風已經能在將這短刃使的似模似樣.

"師傅,你好像以前在這匕首上下過很多功夫,難道你……."

藤肖云擺了擺手手,阻止了左風繼續說下去,抬頭看了看天色說道:"時間也差不多了,村子里還有一堆事,就先練到這里吧."

左風雖然有些無奈,但也只好點頭同意.左風隨手從那灰衣人的腿上將那獸皮制成的刀鞘取了下來,也學著那人一樣將這短刃固定在了自己的小腿上,將庫管放下後果然絲毫也看不出.

又是深夜回到家中,不同的是今晚院中空無一人.望著牆角昨晚與沈蝶長談時坐過的長椅,呆呆發愣了半晌,左風長歎口氣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早上依舊是在父親嚴厲的聲音里醒來,左風極不情願的坐了起來.他昨晚半夜才回到家里,像得到了心愛玩具的孩子一般,反複把玩著剛剛獲得的短刃,結果又是快天明時才懷抱著短刃睡去.

感歎著自己的命苦,最近的睡眠總是不太夠,但想起今天還有著許多事,他也就只得咬著牙從床上爬了起來.

"事情解決了?"

聽到沈蝶這個聲音,左風回頭微微一笑,點頭說道:"恩,算是暫時解決了吧."

沈蝶冰雪聰慧,就從自己的表情和神態上已經猜到一些端倪,但左風還是不願將村子此時的危局告訴她.

'就讓她多享受幾天,這樣安逸的家庭生活吧.’心中這樣想著,左風就徑直出門而去,背對著沈蝶隨意的抬起手臂在空中虛揮兩下.

深深的注視著左風那瘦肖的瀟灑背影,沈蝶悠悠的自語道:"為什麼你要將所有事情都獨自抗下來,你還有家人,你還有……"

左風沒有聽到這些,他此時正行色匆匆的直奔師母的藥廬而去.他可是還未忘記,昨天收獲的有關制藥的兩本書,還有一些藥包准備交給師母.

"風兒,最近你可是很少到我這藥廬來,你師父說你有兩本書要給我,拿來先讓我瞧瞧."

左風微微一笑,就將那兩本書和十幾個藥包通通掏了出來,就這樣大咧咧的擺在了桌上.隨後也不敢出聲打擾,恭敬的站立在一旁等待師母查看.

"師母,是不是這書有什麼問題."

半晌過後,見到師母莊羽眉頭微蹙的將書放下,左風急忙開口詢問.

"風兒,你怎麼還站在這里,快過來坐下.說過那麼多遍,叫我莊姨就可以,你也不需那麼拘謹."

左風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小聲說道:"莊姨."

望著莊羽那淡雅除塵的氣質,左風心底有一種欽佩油然而生.這些年來,在莊羽手底下挽救回無數生命,許多看上去必死之人,在她這里都被奇跡般救活.

莊羽微笑的點了點頭,對左風說道:"知道這兩本都是什麼書麼?"

左風有點疑惑的回答道:"一本是制藥術一本是制藥心得,上面不是有寫麼."

搖了搖頭,莊羽再次說道:"可能是我問的方式有問題,我要問的是,你知道什麼是制藥術麼."

這一次,左風更是一頭霧水,睜大了雙眼瞪視著對面的莊羽,說道:"莊姨,我不是跟你學過了一年的制藥術麼."

莊羽眉頭微蹙,先是微微搖了搖頭,隨後又輕輕點了點頭,在左風一臉迷茫時開口解釋道.

"其實你跟我所學的是初級配藥術."

"配藥術?"

"沒錯,雖然是一字之差,但兩者卻有本質上的差異."

略微頓了頓,莊羽的神情略顯黯然的繼續說道.

"其實制藥是有著一些必須條件的,就是需要靈氣的運用在制藥的過程中以調控火候,同時用自身的靈氣孕養,最終才能變成那樣的藥粉."

左風心中一頓,已經明白了莊姨的意思.他清楚這個師母自小受體質所限無法修習煉體,所以在身體中自然也無法形成靈力,但新的問題又來了,可未等他開口,莊羽就繼續說道.

"藥師其實也是有等級劃分的,像我之前那樣通過研磨,蒸煮等手段按一定比例調配而成藥沫,只能算是藥師學徒級別.像這些藥粉就是通過靈力的孕養最終而成藥粉,這樣的藥師被稱為初級藥師."

聽著莊羽的訴說,在左風的面前一扇新的大門緩緩打開,他終于知道了大陸上的一種職業,藥師.

"隨著煉藥等級的劃分,後面還有著中級煉藥師,高級煉藥師,藥尊,藥聖.他們能夠配置出的藥物也從藥液,藥膏,藥丸,藥丹等,各種由低到高的形態."

左風幾乎是屏著呼吸聽完莊羽的這段述說,知道她說完左風才長長吐出一口氣,有些激動的說道.

"師母,那我是否可以成為藥師."

莊羽瞪了她一眼,說道:"想要成為藥師,極為艱難,不光需要對藥物詳盡的了解,還要對各種藥性有深刻的認識.而最重要的是,需要有大量的金錢做後盾."

知道自己剛剛因為激動,又把稱呼叫成了"師母",連忙改口說道.

"莊姨,為什麼要成為藥師,還需要大量的金錢做後盾呢."

莊羽撇了他一眼,很隨意的說道:"想要成為一個初級煉藥師,沒有個千八百金幣,想都不要想."

左風一臉錯愕的大聲喊道:"千八百,還金幣!"

...

上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章 收戰利品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二章 露出尾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