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十九章 黃雀在後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十九章 黃雀在後

左風絞盡腦汁研究出了一套他取名為"偽逆風行"的身法武技,這武技不光發動起來麻煩,而且還有著一些弊端.

首先這波動維持的時間長短完全由小獸決定,他對此毫無辦法.多次試驗過後,他也摸索到了這波動的大概維持時間,也就是在一刻鍾以內,絕不會超出這段時間.

"逆風行"的發動是需要風屬性靈氣外放,因為那外放的靈氣並非是左風本身所有,而是在小獸吸收過他胸口的一點神秘能量後,他們兩者之間才達成了某種特殊聯系.就是因為這點聯系他才可以勉強使用這"偽逆風行",可是移動距離卻和書中所記錄的卻相差甚遠.

左烈將身法展開到極致,毫不吝惜靈氣的損耗,如同瘋魔般追趕起忽隱忽現的左風.他現在看向左風的眼神,就如同看到一個會奔跑的"大寶藏"般.

左風一邊努力運用逆風行,一邊在心中盤算著脫身之法.他也考慮過在發動逆風行的快速移動中向左烈發出偷襲,但他自身修為有限,即使強忍著反噬的傷害用出上回那種"云浪掌",他也不認為自己能夠讓對方受到多大的傷害.

而且自從他將匕首贈給沈蝶之後,他的身上已經再沒什麼武器,所以他現在對于此刻的窘境一籌莫展.

再一次顯出身形的左風,冷冷的看著不遠處大口喘息的左烈,對方的體力和靈力損耗看來極為巨大.但算算時間自己可以發動"偽逆風行"的時間也所剩無幾.

這種不尷不尬的局面眼看就要過去,但結果必將是自己被生擒活捉,受盡酷刑而死.

"呼呼……,小兔崽子,我還就不信你能飛上天了不成."

左風心里一動,那"逆風行"講求的是順風疾行,逆風便可翱翔與空.但這想法剛一冒出,就被左風給否定了去,他發動"偽逆風行"的時間太過短暫,恐怕也就能讓他飛起一小段距離而已,到時從半空栽落下來可絕不是鬧著玩的.

看著對自己不斷坡口大罵的左烈,左風的腦海中好似一道靈光閃過,隨即他就緩步向著一旁走去,好在對方尚未發覺自己順風而行的移動規律.

"小兔崽子,跑不動了吧.只要你肯乖乖將你身上的秘密說出,我保證放你一條活路."

左風默不作聲冷冷的看著對方,腳下依舊絲毫不停的繞向他的身後.直到左風真正來到了上風位置,他才略微激動的長長松了口氣,冷冷說道.

"一個能背叛自己村子的奸細,竟然還敢說什麼保證,你的保證一錢不值."

左風的話好似刺到了左烈的神經一般,只見他本就陰沉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臉龐的青筋猛的跳了跳,同時憤怒的大吼著向左風沖來.

左風冷靜的伸手入懷,雙眼微眯的瞪著向自己再次沖來的左烈.暗自咬了咬牙,時間已經所剩無多,恐怕這將會是他最後一次發動"偽逆風行",不管怎樣也要搏這一次.

"我才應該是左家村的村長,你這小崽子懂個屁,我要……"

左烈怒吼聲嘎然而止,一道瘦肖的身影在他眼前緩緩浮現,這少年此時正露出嘲弄笑臉看著對面的左烈,少年手中抓著一物塞入左烈大張的口中.

左烈先是一陣錯愕,但隨後他就感到了一股極為恐怖的寒氣,自嘴中迅速向下蔓延.他的眼中此時還滿是不可置信,可如今他連半個手指都動不了,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

只是兩次眨眼間,左風就將塞在左烈口中的物件迅速收回,那物件終于顯現出了原貌,是一個通體晶瑩的小玉瓶,正是名叫幻生的女子贈送給左風的"寒凝冰霧".

左風將玉瓶抽出後立刻將另一只手中的木塞插入瓶口,然後將小瓶輕輕放在地上,就轉身向後飛快跑走.

因為之前使用過,他可是知道這東西的威力有多恐怖.不清楚將木塞拔去後,是否不丟出去也會爆開,所以他明智的選擇暫時躲避開.

片刻鍾後,左風小心的走了回來,看了一眼靜靜躺在地上的小玉瓶,再確定它沒什麼異狀後,這才小心的再次踹入懷中.

抬頭看了一眼如木雕般站在那里的左烈,左風伸手在他的臉上戳了戳,入手處冰涼堅硬,如萬年堅冰一般.

左烈此時的死狀極為恐怖,整張臉青中透黑,皮膚表面有著一層薄薄的寒霜.兩個眼珠已經變成灰蒙蒙的冰球,其上還有著絲絲裂痕,他那大張的口中依舊有屢屢寒氣透出.

看著左烈如此模樣,左風胸中翻騰有種幾欲嘔吐的沖動,他不知道是因為左烈此時讓人惡心的樣子所導致,還是自己首次殺人後的不適反應.

壓下胸腹間的陣陣不舒服,也略微平複了一下情緒,躊躇了一會兒,還是將手緩緩深入對方的懷中.

"嘻嘻,你這小鬼還真不簡單,竟然能將他做掉.不過也好,我們也快要對你們動手了,到時他也終難免一死."

一聲尖利的笑聲在左風耳中響起,聲音響起的極為突兀,嚇得左風立刻縮回手,向四處張望.

只見聲音響起的方向,一名身穿灰衣的老者從密林中走了出來.這老者出現的很突兀,左風看到他的灰色衣衫時,就已經大概猜出對方的身份"奉天皇朝那群老鼠".

嘴里不禁一陣發苦,他剛剛用過"偽逆風行",短時間根本無法再次使用,同時也顯露了"寒凝冰霧"這張底牌.這人的修為明顯不低于左烈,他清楚自己這次將再無生望.

"小子,你那身法武技好像只能向著一個方向移動吧,好像是只能順風施展."

左風暗暗心驚,對方顯然早已來到,卻一直靜靜觀察這邊的變化,看來自己此刻就算能夠施展"偽逆風行"也依然沒有活命的機會.

"你們是奉天皇朝的人?"

"嗯……"

灰衣老者的表情微微一變,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顯然他的身份極為敏感,所以才會讓他如此在意.

"小子,你竟然知道我的身份,看來我需要和你好好聊一聊了."

灰衣人嘴上說的輕松,但目光之中卻是有著淡淡殺機隱現.一種無力感籠罩在了左風的心頭,對方一定會用最為殘酷的方式折磨自己,然後從自己口中將所有想知道的事情一點點挖出.

'看來今晚注定是難逃一死,那自我了斷也未見得不是好的選擇’.

左風心中已經做出決斷,他暗暗調動靈氣運于掌心,只要對方再靠近一些,他就准備向自己頭頂拍去.

可就在這灰衣人邁步而行中,他的身體猛地僵硬住,隨後左風就發現了他喉結上多出一截劍尖.

劍尖緩緩收回,那灰衣人滿臉的不可置信.鮮紅的血液自那道細小的傷口處噴濺而出,他的身體緩緩向前撲倒,露出身後一道極為熟悉的身影.

當看到這道身影的刹那,左風感覺自己再無任何危險,好似渾身都有些脫力,身體晃了晃就一屁股坐到地上.

"風兒,你也太過胡鬧,這樣大的事情怎麼都事先不和我說一聲."

聽著那嚴厲中帶著絲絲關切之情的話語,左風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說道.

"師傅,是我錯了."

來人正是左風的師傅,左家村的村長藤肖云.看到左風那如陽光般的笑容,藤肖云輕輕歎了口氣,後面的責怪話語卻再也說不出口了.

"讓為師看看,你是不是受了什麼傷."

左風依舊面帶笑容的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只是靈氣有些損耗過度而已."

左風在使用"偽逆風行"時,雖然那些釋放在外的靈力都來自于小獸,但同時他也要調動大量的靈氣加以操控.而剛剛在躲避左烈過程中,他也是因為頻繁使用這身法武技,才導致了如今這般模樣.

"師傅你是什麼時候來的."

藤肖云說著指了指腳邊那具尸體,同時目光看向那僵立著的左烈說道:"我來時,正是這個家伙出現的時候."

"他是你殺死的?"

目光有些詫異的在左烈身上看了好一會兒,藤肖云才有些不敢相信的開口繼續說道.

左風輕輕的點了點頭,見藤肖云一臉不解的望著自己,微微一笑從懷中掏出了那小玉瓶.

"這是?"

以藤肖云的眼光竟然也看不出它的來曆,左風本也未打算隱瞞,于是就將自己被左鵬欺騙,之後在東山峽谷的一切遭遇緩緩講訴了一遍.

藤肖云在聽完左風的敘說後,不禁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左風,直到道將左風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後,才再次說道.

"竟然是'幻生’前輩,沒想到她竟然還活在世上.你這小子真是福緣不淺,既然是她贈送你之物,必然不會是什麼凡品,趕快將其收好吧."

左風有些驚訝的說道:"'幻生前輩’,那明明就是一位中年女子啊."

藤肖云聽到左風這麼說,笑著搖了搖頭,道:"什麼中年女子,她成名之時我甚至都還未出生,你若有緣下次再見到她,可千萬不要失了禮數."

左風認真的點了點頭,隨即好似想起什麼,快速說道.

"師傅,你是如何知道我會有危險的?"

...

上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十八章 誘敵之計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十章 收戰利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