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十八章 誘敵之計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十八章 誘敵之計

左風將自己的計劃緩緩道出,左厚眉頭微皺,顯然有些不贊成.但依舊還是耐心的聽他講訴完,這才迫不及待的開口說道.

"這樣做有些太過冒險,你就那麼肯定他們會如你猜測的那般."

左風微微搖頭說道:"不敢肯定,但目前也就只有這個辦法.如今我們根本無法分辨村子里哪些是'人’,哪些是'鬼’,如果去找師傅,無疑會安全許多,但那些人恐怕也將立刻警覺,到時對村子將會更加不利."

左厚有些躊躇的低著頭,好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說道:"難道就不能用其他稍緩一點的辦法,連你自己也承認這當中存在太大的變數."

左風面色陰沉的搖了搖頭,聲音有些干澀的說道.

"我何嘗願意鋌而走險,可是那些人至今未對村子動手,絕不會是良心發現或是放棄打算.恐怕只是因為屠滅沈家村後,需要一段時間的恢複和調整部署,一旦他們完成了這些,將會攜雷霆萬鈞之勢而來,到時村中的奸細還未揪出,恐怕村子將很難渡過這次難關."

左厚聽完這些話,嘴里有些微微苦澀的勉強點了點頭.他也同意左風所說,但如今將村子的安危全由左風一人抗下,也讓他有些說不出的無力和難受.

抬頭深深注視了左風半晌,左厚發覺眼前的少年並非如表面那麼冷淡,至少在對于村子上他所表現出的堅毅和果決,就足以讓他欽佩不已.

兩人再次約定好一些突發狀況的應變和聯絡辦法,就各自分頭離開.

接下來的幾天,左風好像什麼都未曾發生過一般,依舊恢複了他日日進山苦修的作息,只是每天都故意將修煉拖到很晚.

家人對左風這般勤懇也並未多說什麼,他原本就是這般修煉狂人,大家也就都未過多在意.只有沈蝶每天的看到左風時,眼神之中都會增添一份擔憂.

自從那次和左厚秘密會面後,已經過去了三天.這三天來後面的尾巴始終跟隨,但"謹慎的尾巴"卻將跟蹤監視拿捏的很有分寸,在離開村子一定距離後就會自動放棄,一種極為不妥的感覺在左風心頭縈繞.

'難道是自己的計劃存在什麼漏洞,還是自己的判斷有所偏差.’第四天一早就離開村子的左風,心中在不斷思索著,耳中能夠聽到身後細微的腳步聲,不用回頭他已經清楚了來人的身份.

待得他翻過村外的一處小坡後,身後的尾巴如平常般的悄悄退去.

"嘭"

左風咬牙狠狠揮拳在身旁的大樹上砸去,此刻的他心中極為煩躁.他原本計劃將後面的尾巴帶出村子後,再用武力將其制服,務必要從他們的口中挖出所有秘密,可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

依舊如前幾日般在林中先按照"無名功法"打坐運功,隨後又反複琢磨云浪掌的使用竅門,上次那般好似自殘一樣的運用,現在想想都牙根發酸.

傍晚時分,左風有些失落的准備離去,可忽然之間,一種使人呼吸不暢的憋悶感覺襲上心頭.

左風在這一刻汗毛都猛的乍起,身形晃動猛的向一旁躍出,可依舊還是晚了一步.在他躍起的同時,一道血線伴隨著金屬的寒光飛濺而出,若不是他躲閃及時,恐怕此時自己肩膀處已經多出一個透明的窟窿.

左風隨然受傷,內心卻反而極為冷靜下來,腦子也在不停的飛快運轉.他已經判斷出對方並未打算立刻取走自己的性命,剛剛若是反應慢上一瞬,最多是身受重傷暫時失去抵抗而已.

"嘿嘿,小家伙,想不到你的警惕性還是蠻高的嘛."

沙啞的聲音響起,左風也看清了說話之人,那是一個渾身裹著黑色外衣的男子,因為他頭戴面罩使人看不清他的容貌,更無法判斷其年紀.

左風先是一愣,但隨後目光就變得冰寒無比.因為已從對方的身形看出,他就是一年前曾經對自己偷襲痛下殺手的神秘人.

雖然看不出對方的修為如何,但從剛剛他避過自己的靈覺,悄無聲息的來到自己身邊,左風已經明白自己和眼前之人根本沒有一拼之力.

盡量讓自己的心情平複下來,冷冷的說道:"大長老左烈,你終于肯露出尾巴來了?"

黑衣人身體明顯一僵,隨後干笑了兩聲.這次的聲音變得低沉,卻和之前說話時完全不同,顯然之前他是通過什麼方法改變了自己的聲線.

伸手將頭罩取下,露出一個冷酷的老者面孔.此人生得一雙細眼,五十歲上下,配上他那陰冷的氣質,給人一種城府很深的感覺.

"小家伙,我總覺得你不簡單,沒想到你竟然能夠看出我的身份.也好,省的我再遮遮掩掩."

左風之前也只是有所猜測,當看到這副面容後,他才真正的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所有猜測.見到對方那副吃定自己的模樣.

左風心里微微一動,伸手緩緩入懷,在其內摸索起來,好半晌才掏出一個藥包.

對面的黑衣老者人也不阻止,就這樣似笑非笑的看著左風將紙包中的藥粉塗在臂上的傷口處.

"你就是當年在背後偷襲我,將我刺傷之人吧."

左風臉色陰沉,首先開口說道.

"小鬼,現在是我問什麼你答什麼.不過看在你命不久矣的份上,我就索性回答了你這個問題.不錯,當年就是我在後面偷襲的你,而且即使是我手中這把劍."

左風眼角微微一跳,既然對方想要講話,他自然樂見于此,時間拖得越久對他越有利.

"小子,當初我那一劍自信必能取你性命,你為何能夠生還."

左風神色平淡,緩緩開口說道:"我的心髒不同于其他人,因為他長在了右面."說著還向自己右側前胸處拍了拍.這雖然是謊話,但左風自信他不會親手過來檢驗.

大長老左烈一瞬不移的盯著左風,沒有上前查探而是想從其表情上看出些端倪,但觀察了片刻後,卻絲毫未發現任何不妥處.

"哼"

大長老左烈冷哼一聲,顯然對這個答案極為不滿,但還是壓下怒火繼續問道.

"那你之後為何變成廢人,又持續了一年這麼長時間."

左風神色沒有任何異常,但心中卻暗自驚訝,他每個問題都直指自己那隱藏的秘密,他隱隱有種感覺,這左烈好似知道那瀑布後山洞內的物品.這讓他既心驚又好奇,但依舊還是壓下了了向其詢問的打算,那樣無疑將暴露自己所有的秘密.

"狡猾的小鬼,那我來問你,在演武場上你為何能在戰斗中突破修為,這才幾天你就從強體期四級突破到了六級.說,你是如何辦到的."

左風暗暗叫苦,這老家伙的問題不斷,自己又身子啊如此被動的局面.不理會顯然是最不明智的做法,但回答的不好就會適得其反,正在自己思索之際大長老左烈帶著陰狠的目光,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冷笑,緩步向著左風這邊逼迫過來.

一臉沉重的盯著緩步而來的左烈,左風心中自嘲的想道.

'自己本來的誘敵之計,沒想到正中敵人的下懷,他們想要生擒自己恐怕為的就是挖出自己的秘密.可自己竟然還可笑的想設計活捉左成他們,結果搞成如今的局面.’左烈在距離左風丈許遠時,就緩緩抬起手臂,五指如鉤般向前探出,看來是要將左風生擒下來再嚴刑逼供.

左風知道若是被對方制住,不止是要受盡酷刑,最終依舊難逃一死.

緊咬著牙關,心里暗罵了一句"小獸靠不住".但就在這危急時刻,他一直期盼的波動終于在懷內產生,感受到這股波動,左風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一抹喜意.隨著一陣微風吹過,左風的笑容也緩緩擴大開來.

當左烈發覺到少年的微笑時,本能的有種不好的預感,出手更是加快了幾分向著左風咽喉鎖去.

"咔嚓"

左烈如鐵鉤般的大手抓了一空,甚至因用力過猛發出了一聲骨骼摩擦的脆響.視線微微一凝,眼前的左風就如煙般的詭異消失了去,他竟然只抓住了對方的一個殘影.

在呆愣了片刻後,左烈驚訝的看到,左風那瘦肖的身影在不遠處緩緩浮現出來.

"這,這是什麼鬼門道……武技,身法武技,你這小子果然隱瞞了很多秘密."

左烈先是一臉震驚,但很快就冷靜下來.開始還有些口齒不清,卻因忽然想起什麼,驚喜的大聲說道.

之後臉上帶著一絲喜意,身形一閃便如飛般向著左風沖來.看對方那恐怖的速度,左風雖然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笑意,心中卻如醉冰窟.

那晚他發覺了小獸吃掉一點瓶塞後產生的波動,就不自覺的同那"逆風行"的武技聯系在一起,經過自己他不斷的摸索研究,終于發現了能夠運用這武技的一種辦法.

但發動條件卻極為麻煩,就是要小獸要吃掉一點瓶塞碎末後產生波動才可以,所以他之前掏藥包時才會那樣緩慢,之後又故意引得對方說話來拖延時間.

直到此刻,這"偽逆風行"終于成功發動出來.

...

上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十七章 特殊體質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十九章 黃雀在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