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逆焚天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一章 雷霆之力   
  
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一章 雷霆之力

"下一位"

冰冷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在一張大桌之後傳出.

一名身材削瘦的少年,步伐略顯沉重的緩緩向前走去.

這少年從外貌看去也就十三四歲的年紀,身形瘦弱猶如同百病纏身一般.白皙的臉龐上,英挺如峰的劍眉直插入鬢,雙目如碧水中的黑寶石般澄淨透徹.雖生的男兒之身,看去卻略帶幾分清秀之氣.

"是左風,這家伙又來了."

"這臉皮還真不是一般的厚,廢人一名也跟著來領月例錢."

"這家伙修為一落千丈,臉皮的功力倒是與日俱進."

周圍的哄笑和一聲聲刺耳的奚落,已經無法讓眼前少年再如當初那般激憤難平.曾經的羨慕與嫉妒,好似讓這些人變得更加刻薄.

被稱為左風的少年心中微微歎氣,這發放月例的日子對于村中所有少年都是最愉快的,唯獨對于他來說卻是一種折磨.

六歲修習煉體,當年便突破屏障.八歲強體一級,九歲進入強體二級,十歲突破至強體三級,十二歲再次突破至強體四級.這種堪稱變態般的突破速度,都在他身上一一實現.直到一年前的那次事情,徹底粉碎了他頭頂的光環.

"你這廢物還有臉來領月例,對村子毫無貢獻也就是只吃白食的蛀蟲."

寬大的木桌後方,一名少年緩緩抬起頭來口中之言比起其他人更加尖刻.少年生的白淨面皮身材挺拔,外表看去也算俊朗不凡.但微微上挑的細眼,卻給人以奸猾之感.

"村子規定,年滿十歲者都可以按月領取月例.若你不肯發給我,我只好到村長那里去領."

聽到左風如此說,桌後少年臉色略微變了變,隨後就嗤笑著說道.

"哼,後天就是村內三年一度的成人禮.成人禮一過,不但沒有月例,像你這樣的廢材肯定要分去做苦力.放心,倒時我一定找人好好'照應’你."

說到"照應"兩字時刻意加重幾分,同時抓起桌上的一個小袋子隨手丟出.看似無意,丟出的袋子打著旋斜斜飛出,將內中的錢幣傾灑出了大半.

排隊的眾少年中,不知是誰帶頭朝地上丟出一枚錢幣,隨後又有人不斷向地上丟出錢幣.

左風的心中已經壓抑許久的怒火在不斷燃燒,他的拳頭緊了緊,回頭怒目看向桌後的少年.

"藤方,你不要太過分."

左風的聲音冰冷中微微帶著些顫抖,他雖然修為全無,但卻並不是瞎子.他清楚看到在對方丟出錢袋後,一臉陰笑的向著人群中使了眼色.

"呦,我們的'武神’要發火了.怎麼,還以為自己是那修煉天才,我現在打個噴嚏都怕把你震傷."

左風的臉色陰寒如欲滴下水般,他很想就這樣沖過去一拳揮在對方那可惡的臉上,但最終只是在牙縫中擠出一口氣.他現在毫無修為,即使對方一動不動讓自己揍,受傷的依舊會是自己.一名強體三級的武者和普通人之間的差別,好比成年人與幼童一般.

默默的彎下身體,將地上屬于自己的那部分錢幣拾起放入袋中,耳中充斥著周圍人的嘲弄與譏笑.

"後天的成人禮會有其他村子的村長到場觀禮,我不希望你這廢物出來給我們大家丟人."

在左風轉身離開之時,身後傳來藤方略帶命令口吻的聲音.左風的身體一頓之後就快步離開,在這里多停留一刻都是對他忍耐力的最大考驗.

山風呼嘯著吹拂而來,將少年的長發吹拂的向後亂舞.瘦弱的身影在狂風中微微搖晃,如漆黑夜空般的雙目卻一瞬不移的望著遠處.已經在此處站立一個多時辰的少年,正是白天受盡屈辱的左風.

每個月領取完月例後,左風都會獨自一人來這里站上一段時間.待心情平複之後才會回家,他不想自己的情緒影響到家人.

"轟隆隆"

濃密的云層之中電弧翻滾,隨後沉悶的雷聲如在顯示天威浩蕩般,滾滾而來籠罩四野.

雷聲如同在平靜的湖水中投下一顆大石,將沉澱許久的記憶如泥沙一樣掀起.

那一天左風就在這高崖下的瀑布中,像平時般練功直至深夜.當他拖著疲憊的身子准備離開時,卻看到兩條如鬼魅般的身影在水潭邊飛快掠過,直覺讓他立刻又縮回到身後的瀑布之中.

那兩道身影就在水潭邊停住,看上去好像在交談著什麼,耳中除了瀑布巨大的轟鳴聲左風再也聽不到其他.直到兩人分散離開向不同方向遠去後,左風才緩緩從瀑布內走出來到水潭邊.

兩名如此深厚修為的武者,在距離村子僅數里之遙的此地秘密見面,這其中必有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他決定先將此事告知師傅,可還未來得及移動半步,就發覺背後與前胸微微一涼,低頭看去時前胸處已多出一截劍尖.

他努力想要扭回頭去,卻被人在後背重重踢了一腳.隨後整個人就騰空飛起,重重砸落在水潭之中.

這一腳不僅將左風踢飛,那狂暴的靈氣也同時透體而入.強忍著身體如撕裂般的痛楚,勉力在水中轉頭望去,只隱約看到一道黑色身影消沒于漆黑的密林中.

從對方的身形左風已經看出就是剛剛離開的兩人其中之一,此刻自責已經無用,身體在水潭中漸漸向下沉去,生命的流逝使得意識開始漸漸模糊.

"轟隆"

一聲驚雷在水潭上方炸響,幾乎同一時間,一道粗大的銀色閃電自天空之中滑落,不偏不倚的落在水潭之中.電流在左風身體中劃過,使他暫時恢複了一絲意識.

他隱約看到身體前方不遠處有一團淡藍色光團閃爍,雖然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但直覺告訴他那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用盡所有氣力,左風掙紮的游到那光團上方,距離近些左風能看到那是一個接近水滴形狀的光球.在探手握住那光團的同時,他也終于沉沉的閉上雙眼.

當自己再次醒來時,身上傷勢詭異的痊愈如初.不論是那將他刺個對穿的劍傷,還是伴隨那一腳侵入身體內的靈氣造成的破壞,都奇跡般的完全治愈未留下任何傷口,除了胸口處多了一個水滴形怪異的凸起.

長長歎了口氣,漸漸收回思緒.左風的視線緩緩看向崖下的水潭,口中自言自語的說道.

"一年了,記得那晚也是這般氣象.雖然死里逃生卻修為盡費再也無法修煉,這難道就是活下來的代價."

修習煉體就是通過吸納周遭的靈氣,經過煉化後存儲于氣海,然後按照功法運行改造身體.可自從那次特殊的經曆之後,左風發覺本身修為點滴不存.自身的筋脈也如同被打上沉重的桎梏,再也無法吸納一絲靈氣.

冰冷的雨水掉落在左風的臉上,他仿若毫無所覺一般.後天的成人禮後,他將失去領取月例的資格,沒有修為的他只能分配到一些最粗淺的工作.

"老天,難道你讓我不死,就是讓我承受這些無邊的屈辱麼."

左風的怒吼聲遠遠傳蕩開去,周圍除了凜冽的風聲外就只有淒漓的雨聲.這一年來他受盡了白眼和嘲諷,可這些遠及不上他變得連普通人都不如的身體,更使他痛苦和煎熬.

雨勢漸漸變大,天空和地面都好像隨著雨水的降落融為一體.一道道粗大的電弧在云層中游走,偶爾會有著一道閃電劃過空際直劈下來.

左風好像發泄一般的高舉雙手,迎著狂風暴雨屹立于山崖之巔.

"若你讓我活下去就是為了嘗盡這無邊的痛苦,那就將這條命收回去吧."

他略帶嘶啞的喊聲,被轟鳴的雷聲湮滅無蹤.

忽然,一條極為巨大的閃電落下,正是朝左風這個方向而來,他下意識的瞪大雙眼.但緊接著他的嘴角勾起了一絲弧度,這弧度慢慢擴大直到變為燦爛的笑容,這笑容帶有一種解脫的喜悅.

"咔嚓"

巨大的電弧透體而入,遠遠望去山巔之上的左風如同變成了一個發光體般.父母和妹妹的身影一一浮現在腦際,這是他在這世上最惦記的三人.

時間緩緩流逝,左風驚訝的發覺自己不但沒有立刻死亡,身體的疼痛還在不斷的持續著,意識卻反變得更加清晰.電流在身體中穿梭時帶來的痛苦,讓左風那清秀臉龐變的愈加猙獰.

就在他被這錐心的疼痛折磨的痛不欲生之時,胸口處那一塊水滴狀凸起,好似有了生命般出現陣陣波動.這波動初始非常微弱幾乎不可察覺,但一次比一次更有力,一次比一次擴散的更遠.而這神奇的波動所過之處,身體的痛楚會隨之減弱幾分,直到波動傳遍整個身體.

左風現在整個人都陷入震驚與呆滯中,他有點分不清這力量究竟來自身體內的那塊凸起,還是來自那從天而降的巨大雷霆.好似二者本就為一體,只是借由自己的身體合二為一.

讓他驚喜莫名的是,身體在這一刻漸漸有了變化.一股股精純的靈氣,好似從身體各處被擠壓出來一般,紛紛冒出頭來向氣海處彙聚而去.

周身光芒漸漸褪去的左風雙目緊閉依舊挺立不動,自身的氣勢開始不斷攀升.強體期屏障,初期,一級,二級,就這樣一直攀升至強體且三級才停止下來,身體內那波動如同海綿吸水般的緩緩縮回到胸口位置.

左風猛地睜開雙眼,在這刹那間他的雙目之中電光迸發,如同劃過兩道利閃一般,只是他對此絲毫未有察覺.

"回,回來了,我的身體終于恢複了."

一股由心底產生的激動與喜悅浮現臉龐,雖然沒有回複到一年前的強體期四級實力,但他清楚的感覺到身體內的那道桎梏已經打破.

...

   下篇:第一卷異寶現葉林變 第二章 風輕云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