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第七百三十一章 亡靈谷   
  
第七百三十一章 亡靈谷

不好意思,昨天重複了729章,網速卡了,更新了兩次,我修正過來,可能除了縱橫中文網之外,其他網站都更改不了,想要看正確的730章,請到縱橫中文網,感謝大家的理解!

劍光幾乎像是一道白色彩帶,只是那麼一瞬間,就消失不見,帶出了一蓬鮮血.

戰斗愕然而至,仿佛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戰斗結束了.

除了一束鮮血灑在擂台上,兩人戰斗的區域完好無損.

擦拭了一下長劍,將他收進儲物戒指,轉身離開擂台,

徐爍身上的儲物戒指連帶長劍一起消失了,孤零零的一個人站在擂台上,雙手捂住脖子,盡量讓鮮血噴射的慢一些.

對這個世界,他充滿太多的留戀,不想死在這里,可惜事與願違.

他死了!

死的跟干脆,雙眼怒睜,告訴所有人,他死不瞑目.

阮靑猛嚇傻了,他請來六名焚月谷弟子,三死一廢,估計焚月谷會將怒火發泄到他們身上.

阮家歡呼了,七場比賽,輸掉三場,最後四場阮澤拼了命拿下一輪,剩下三輪,林奇兩場結束戰斗.

林奇像是沒事人一樣,回到了原處,母親帶著他們幾人,穿過人群,回到了阮家.

阮靑猛帶著殺氣離開,臨行之前,目光一直盯著林奇,恨不能食其肉.

戰斗結束了,剛到阮家,有人上來通知,給代理家主,換了一個更大的院子,這才有家主的風范.

阮家的慶祝,林奇沒去,一家人在院子里面其樂融融.

聽到林奇要去亡靈谷,阮素素像是受了驚的兔子,直接蹦起來,連阮青峰都愣了,這小子想要干什麼.

"母親,你先坐下來聽我說."

看母親樣子,林奇苦笑一聲,他去亡靈谷,絕不是去冒險,第一是采集血月果,救活外公,第二是去尋找亡靈花.

"不行,堅決不行!"

不論是阮素素還是林鶴,以及小雪四人,誰也不同意林奇前去.

這一次連林鶴都站起來阻止,這些年他對林奇疏于管教,沒盡到做父親的責任,如今林奇長大,更是不能讓他涉險.

連大大咧咧對林奇大加贊賞的阮青峰,都拍案而起,決不能讓林奇去亡靈谷,去過的人,都死了.

亡靈谷,埋死尸,死人池,堆千骨,這是七重天聞風喪膽的兩個地方,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人.

看著一個個激動的樣子,林奇只能搖頭苦笑.

"父親,母親,舅舅,我們知道你們都是為了我好,能不能聽我把話先說完."

等他們牢騷發完了,林奇這才鄭重的站起來,希望他們把自己的話聽完,在做決定.

"什麼話我們也不聽,就是不行!"

阮素素拿出一家之主的風范,命令阮青峰,必須看護林奇,如果跑出去,就別回來了.

"母親,知道您是為了我安全著想,但是我不去亡靈谷,阮家不出五天,必定滅亡."

林奇沒有辦法了,只能大聲的說出來,聽到阮家滅亡,阮素素以及阮青峰突然閉口不語.

"奇兒,我知道你不是胡說八道的人,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阮青峰很快冷靜下來,林奇的手段他見過,絕不是無辜放矢的人,肯定有什麼大事在里面.

阮素素也是一樣,打算聽聽林奇怎麼說.

"今天雖然守住了靈脈,但是對叛家絕對是一個致命打擊,他們現在就像是油鍋里面的螞蚱,必須要找到一個缺口,才有存活下來的可能."

"失去了靈脈,他們堅持不了多久,阮永山必定大舉侵犯,至于什麼協議,都是狗屁不通的玩意,在死亡面前,有幾個遵守自己的道德底線."

"加上今天殺死焚月谷的弟子,事情已經惡化,如果我沒猜錯,快則三天,慢則五天,必定聯合一起,到時候就是阮家末日,外公不能恢複實力,誰能抵擋武神襲擊."

林奇故意把事情往大了說,畢竟亡靈花這種東西,他勢在必得.

阮青峰跟阮素素都陷入了沉默,林奇說的沒錯,叛家沒有多少資源,帶走了幾萬人,如果沒有資源供給,必定叛亂.

他們首要的目標,就是殲滅阮家,在吞並所有財產.

單憑阮永山,就讓阮家頭疼,倒不是害怕,一品武神而已,阮家還有周旋的余地,不然也不能堅持一年而不倒.

一旦焚月谷派出武神出來,阮家必定滅亡,這是個非常嚴峻的問題.

"那你也不能去亡靈谷冒險,阮家有難,如果真的躲避不過去,那也是天意,母親不希望我們母子剛團聚,就天人相隔."

阮素素哭了,把林奇摟在懷里,這些年她虧欠林奇太多,剛來到阮家不到兩天,就面臨這樣的事情,她心里很難受.

"母親,我知道你們擔心什麼,進入亡靈谷,沒有人能活著出來,也許我就是個例外,你們也發現了,外公身體里面的亡靈之氣被我吸了過來,您看我現在有事嗎?要不是亡靈之氣,我也不可能這麼快突破到二品武聖."

為了打消他們的顧慮,林奇甚至釋放了一絲亡靈之氣,讓阮素素跟阮青峰亡魂大冒.

"奇兒,這亡靈之氣你身體里面怎麼也有?"

阮素素徹底慌了,擁有亡靈之氣,林奇豈不是說也有危險了.

"你們不用大驚小怪,我有些奇遇,這些亡靈之氣對我不但沒有危險,反而大大有利,今天能突破,全靠它的幫忙."

今天在場這些人,都是林奇親人,也不隱瞞他們,大家對林奇說的話,雖然不信,但也沒有太多的懷疑了.

"奇兒,你真的不騙母親?"

一面是父親,一面是兒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讓她很為難.

"我們一家好不容易團聚,我怎麼舍得冒險,沒有萬全的把握,我也不會輕易涉險,時間緊急,我想連夜出發,爭取三天之後趕回來."

留給林奇的時間不多,阮家滅不滅亡林奇不在乎,但是他的親人在這里,既然要守護親人,阮家必須保住.

"夫君,你陪奇兒前去,我跟哥哥立即開啟族中最高會議,以免被焚月谷打的措手不及."

阮素素果斷下了命令,由林鶴隨行,一旦出現不適,立即帶林奇回來.

聽到母親答應,林奇終于松了一口氣,至于小雪等人也要前往,都被林奇拒絕.

亡靈谷的危險,當年林奇在武神的時候,都不敢輕易踏入,她們四人不過一品武聖,更是不敢帶她們.

連夜趕路,林鶴到了七重天之後,得到了大量資源,目前也達到了四品武聖,實力算是中等.

福壽果還沒來得及給父母,等阮家的事情結束,在讓父母吞服,可以延長壽命,突破境界.

為了縮短時間,林奇祭出了屠龍劍,演變成一艘小型飛船.

鑽入船艙,輸入坐標之後,瞬間消失在原地,應該在天亮之前就能趕到.

要是飛行趕路,需要到明晚才行,足足縮短了一天時間,林奇也是怕亡靈谷里面有什麼不測,會耽誤時間.

"開啟空間跳躍!"

哪怕是林鶴,也撕裂不可空間,只能飛行趕路,當飛船進行空間穿梭的時候,讓林鶴大為驚訝.

對于兒子身上一些奇怪的事情,林鶴也不問,父子二人來到餐廳,做了食物,兩人喝著小酒.

天色蒙蒙亮,飛船穩穩地降落在亡靈谷的上空,四周都是白色的霧障,連個人影都沒有,四周雜草不生.

收起飛船,兩人落在陸地上,四周氣溫都要比外面冷,前面就是亡靈谷的入口,林鶴不能往里進.

"父親,你呆在這里,千萬不要進來!"

林奇非常鄭重的說了一遍,不准他靠近,以免被亡靈之氣侵蝕,他不是武神,沒有外公那麼強悍的肉身,沾之即死.

"奇兒,你真的沒事嗎?"

林鶴還是問了一句,父子相見,還沒來得及說太多的話,兒子就要冒險,做父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放心吧,最快我一天之後出來!"

林奇鄭重的說了一句,轉身進入亡靈谷,四周亡靈之氣,瞬間將他包裹.

看到兒子安然無恙的行走在亡靈谷,林鶴的心慢慢的安靜下來,也許兒子真的能創造一個奇跡.

地面上坑坑窪窪,路不寬,只有一米左右.

"咔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一腳踩在一個頭顱上,早就風化了,誰都知道亡靈谷,埋死尸,還是有人義無反顧的闖進來.

外公就是其中之一,很多人壽元快要耗盡,總想著能得到某種神奇的靈藥,既可以續命,又能突破境界,那亡靈花就是最好的藥引.

一些人身受重傷,命不久矣,那亡靈谷之中生長的血月果,就是最佳的療傷聖藥.

反正也是一死,還不如進來闖一闖,最後都永遠的留在這里.

地面上的骨頭很多,密密麻麻,數千年了,不知道闖進來多少人,都無一例外,死在這里.

尸骨堆積成山,埋死尸,絕不是信口拈來.

死人池也是一處絕地,而是一座湖泊,里面不知道堆積了多少尸體,聽說死人池里面住著一頭吃人的怪獸,誰靠近,都會被吃掉,哪怕是武神也不能幸免,是真是假,誰也不知道.

相比之下,死人池最起碼可以繞過去,或者避開.

但是亡靈谷不一樣,一旦踏入,就沒有回頭的可能,只能繼續往里走.

隨著不斷的深入,地面上的尸體逐漸減少,能看出來,外面的人實力稍低,里面的尸骸境界要高出許多,武神就有不少.

劍光幾乎像是一道白色彩帶,只是那麼一瞬間,就消失不見,帶出了一蓬鮮血.

戰斗愕然而至,仿佛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戰斗結束了.

除了一束鮮血灑在擂台上,兩人戰斗的區域完好無損.

擦拭了一下長劍,將他收進儲物戒指,轉身離開擂台,

徐爍身上的儲物戒指連帶長劍一起消失了,孤零零的一個人站在擂台上,雙手捂住脖子,盡量讓鮮血噴射的慢一些.

對這個世界,他充滿太多的留戀,不想死在這里,可惜事與願違.

他死了!

死的跟干脆,雙眼怒睜,告訴所有人,他死不瞑目.

阮靑猛嚇傻了,他請來六名焚月谷弟子,三死一廢,估計焚月谷會將怒火發泄到他們身上.

阮家歡呼了,七場比賽,輸掉三場,最後四場阮澤拼了命拿下一輪,剩下三輪,林奇兩場結束戰斗.

林奇像是沒事人一樣,回到了原處,母親帶著他們幾人,穿過人群,回到了阮家.

阮靑猛帶著殺氣離開,臨行之前,目光一直盯著林奇,恨不能食其肉.

戰斗結束了,剛到阮家,有人上來通知,給代理家主,換了一個更大的院子,這才有家主的風范.

阮家的慶祝,林奇沒去,一家人在院子里面其樂融融.

聽到林奇要去亡靈谷,阮素素像是受了驚的兔子,直接蹦起來,連阮青峰都愣了,這小子想要干什麼.

"母親,你先坐下來聽我說."

看母親樣子,林奇苦笑一聲,他去亡靈谷,絕不是去冒險,第一是采集血月果,救活外公,第二是去尋找亡靈花.

"不行,堅決不行!"

不論是阮素素還是林鶴,以及小雪四人,誰也不同意林奇前去.

這一次連林鶴都站起來阻止,這些年他對林奇疏于管教,沒盡到做父親的責任,如今林奇長大,更是不能讓他涉險.

連大大咧咧對林奇大加贊賞的阮青峰,都拍案而起,決不能讓林奇去亡靈谷,去過的人,都死了.

亡靈谷,埋死尸,死人池,堆千骨,這是七重天聞風喪膽的兩個地方,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人.

看著一個個激動的樣子,林奇只能搖頭苦笑.

"父親,母親,舅舅,我們知道你們都是為了我好,能不能聽我把話先說完."

等他們牢騷發完了,林奇這才鄭重的站起來,希望他們把自己的話聽完,在做決定.

"什麼話我們也不聽,就是不行!"

阮素素拿出一家之主的風范,命令阮青峰,必須看護林奇,如果跑出去,就別回來了.

"母親,知道您是為了我安全著想,但是我不去亡靈谷,阮家不出五天,必定滅亡."

林奇沒有辦法了,只能大聲的說出來,聽到阮家滅亡,阮素素以及阮青峰突然閉口不語.

"奇兒,我知道你不是胡說八道的人,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阮青峰很快冷靜下來,林奇的手段他見過,絕不是無辜放矢的人,肯定有什麼大事在里面.

阮素素也是一樣,打算聽聽林奇怎麼說.

"今天雖然守住了靈脈,但是對叛家絕對是一個致命打擊,他們現在就像是油鍋里面的螞蚱,必須要找到一個缺口,才有存活下來的可能."

"失去了靈脈,他們堅持不了多久,阮永山必定大舉侵犯,至于什麼協議,都是狗屁不通的玩意,在死亡面前,有幾個遵守自己的道德底線."

"加上今天殺死焚月谷的弟子,事情已經惡化,如果我沒猜錯,快則三天,慢則五天,必定聯合一起,到時候就是阮家末日,外公不能恢複實力,誰能抵擋武神襲擊."

林奇故意把事情往大了說,畢竟亡靈花這種東西,他勢在必得.

阮青峰跟阮素素都陷入了沉默,林奇說的沒錯,叛家沒有多少資源,帶走了幾萬人,如果沒有資源供給,必定叛亂.

他們首要的目標,就是殲滅阮家,在吞並所有財產.

單憑阮永山,就讓阮家頭疼,倒不是害怕,一品武神而已,阮家還有周旋的余地,不然也不能堅持一年而不倒.

一旦焚月谷派出武神出來,阮家必定滅亡,這是個非常嚴峻的問題.

"那你也不能去亡靈谷冒險,阮家有難,如果真的躲避不過去,那也是天意,母親不希望我們母子剛團聚,就天人相隔."

阮素素哭了,把林奇摟在懷里,這些年她虧欠林奇太多,剛來到阮家不到兩天,就面臨這樣的事情,她心里很難受.

"母親,我知道你們擔心什麼,進入亡靈谷,沒有人能活著出來,也許我就是個例外,你們也發現了,外公身體里面的亡靈之氣被我吸了過來,您看我現在有事嗎?要不是亡靈之氣,我也不可能這麼快突破到二品武聖."

為了打消他們的顧慮,林奇甚至釋放了一絲亡靈之氣,讓阮素素跟阮青峰亡魂大冒.

"奇兒,這亡靈之氣你身體里面怎麼也有?"

阮素素徹底慌了,擁有亡靈之氣,林奇豈不是說也有危險了.

"你們不用大驚小怪,我有些奇遇,這些亡靈之氣對我不但沒有危險,反而大大有利,今天能突破,全靠它的幫忙."

今天在場這些人,都是林奇親人,也不隱瞞他們,大家對林奇說的話,雖然不信,但也沒有太多的懷疑了.

"奇兒,你真的不騙母親?"

一面是父親,一面是兒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讓她很為難.

"我們一家好不容易團聚,我怎麼舍得冒險,沒有萬全的把握,我也不會輕易涉險,時間緊急,我想連夜出發,爭取三天之後趕回來."

留給林奇的時間不多,阮家滅不滅亡林奇不在乎,但是他的親人在這里,既然要守護親人,阮家必須保住.

"夫君,你陪奇兒前去,我跟哥哥立即開啟族中最高會議,以免被焚月谷打的措手不及."

阮素素果斷下了命令,由林鶴隨行,一旦出現不適,立即帶林奇回來.

聽到母親答應,林奇終于松了一口氣,至于小雪等人也要前往,都被林奇拒絕.

亡靈谷的危險,當年林奇在武神的時候,都不敢輕易踏入,她們四人不過一品武聖,更是不敢帶她們.

連夜趕路,林鶴到了七重天之後,得到了大量資源,目前也達到了四品武聖,實力算是中等.

福壽果還沒來得及給父母,等阮家的事情結束,在讓父母吞服,可以延長壽命,突破境界.

為了縮短時間,林奇祭出了屠龍劍,演變成一艘小型飛船.

鑽入船艙,輸入坐標之後,瞬間消失在原地,應該在天亮之前就能趕到.

要是飛行趕路,需要到明晚才行,足足縮短了一天時間,林奇也是怕亡靈谷里面有什麼不測,會耽誤時間.

"開啟空間跳躍!"

哪怕是林鶴,也撕裂不可空間,只能飛行趕路,當飛船進行空間穿梭的時候,讓林鶴大為驚訝.

對于兒子身上一些奇怪的事情,林鶴也不問,父子二人來到餐廳,做了食物,兩人喝著小酒.

天色蒙蒙亮,飛船穩穩地降落在亡靈谷的上空,四周都是白色的霧障,連個人影都沒有,四周雜草不生.

收起飛船,兩人落在陸地上,四周氣溫都要比外面冷,前面就是亡靈谷的入口,林鶴不能往里進.

"父親,你呆在這里,千萬不要進來!"

林奇非常鄭重的說了一遍,不准他靠近,以免被亡靈之氣侵蝕,他不是武神,沒有外公那麼強悍的肉身,沾之即死.

"奇兒,你真的沒事嗎?"

林鶴還是問了一句,父子相見,還沒來得及說太多的話,兒子就要冒險,做父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放心吧,最快我一天之後出來!"

林奇鄭重的說了一句,轉身進入亡靈谷,四周亡靈之氣,瞬間將他包裹.

看到兒子安然無恙的行走在亡靈谷,林鶴的心慢慢的安靜下來,也許兒子真的能創造一個奇跡.

地面上坑坑窪窪,路不寬,只有一米左右.

"咔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一腳踩在一個頭顱上,早就風化了,誰都知道亡靈谷,埋死尸,還是有人義無反顧的闖進來.

外公就是其中之一,很多人壽元快要耗盡,總想著能得到某種神奇的靈藥,既可以續命,又能突破境界,那亡靈花就是最好的藥引.

一些人身受重傷,命不久矣,那亡靈谷之中生長的血月果,就是最佳的療傷聖藥.

反正也是一死,還不如進來闖一闖,最後都永遠的留在這里.

地面上的骨頭很多,密密麻麻,數千年了,不知道闖進來多少人,都無一例外,死在這里.

尸骨堆積成山,埋死尸,絕不是信口拈來.

死人池也是一處絕地,而是一座湖泊,里面不知道堆積了多少尸體,聽說死人池里面住著一頭吃人的怪獸,誰靠近,都會被吃掉,哪怕是武神也不能幸免,是真是假,誰也不知道.

相比之下,死人池最起碼可以繞過去,或者避開.

但是亡靈谷不一樣,一旦踏入,就沒有回頭的可能,只能繼續往里走.

隨著不斷的深入,地面上的尸體逐漸減少,能看出來,外面的人實力稍低,里面的尸骸境界要高出許多,武神就有不少.

劍光幾乎像是一道白色彩帶,只是那麼一瞬間,就消失不見,帶出了一蓬鮮血.

戰斗愕然而至,仿佛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戰斗結束了.

除了一束鮮血灑在擂台上,兩人戰斗的區域完好無損.

擦拭了一下長劍,將他收進儲物戒指,轉身離開擂台,

徐爍身上的儲物戒指連帶長劍一起消失了,孤零零的一個人站在擂台上,雙手捂住脖子,盡量讓鮮血噴射的慢一些.

對這個世界,他充滿太多的留戀,不想死在這里,可惜事與願違.

他死了!

死的跟干脆,雙眼怒睜,告訴所有人,他死不瞑目.

阮靑猛嚇傻了,他請來六名焚月谷弟子,三死一廢,估計焚月谷會將怒火發泄到他們身上.

阮家歡呼了,七場比賽,輸掉三場,最後四場阮澤拼了命拿下一輪,剩下三輪,林奇兩場結束戰斗.

林奇像是沒事人一樣,回到了原處,母親帶著他們幾人,穿過人群,回到了阮家.

阮靑猛帶著殺氣離開,臨行之前,目光一直盯著林奇,恨不能食其肉.

戰斗結束了,剛到阮家,有人上來通知,給代理家主,換了一個更大的院子,這才有家主的風范.

阮家的慶祝,林奇沒去,一家人在院子里面其樂融融.

聽到林奇要去亡靈谷,阮素素像是受了驚的兔子,直接蹦起來,連阮青峰都愣了,這小子想要干什麼.

"母親,你先坐下來聽我說."

看母親樣子,林奇苦笑一聲,他去亡靈谷,絕不是去冒險,第一是采集血月果,救活外公,第二是去尋找亡靈花.

"不行,堅決不行!"

不論是阮素素還是林鶴,以及小雪四人,誰也不同意林奇前去.

這一次連林鶴都站起來阻止,這些年他對林奇疏于管教,沒盡到做父親的責任,如今林奇長大,更是不能讓他涉險.

連大大咧咧對林奇大加贊賞的阮青峰,都拍案而起,決不能讓林奇去亡靈谷,去過的人,都死了.

亡靈谷,埋死尸,死人池,堆千骨,這是七重天聞風喪膽的兩個地方,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人.

看著一個個激動的樣子,林奇只能搖頭苦笑.

"父親,母親,舅舅,我們知道你們都是為了我好,能不能聽我把話先說完."

等他們牢騷發完了,林奇這才鄭重的站起來,希望他們把自己的話聽完,在做決定.

"什麼話我們也不聽,就是不行!"

阮素素拿出一家之主的風范,命令阮青峰,必須看護林奇,如果跑出去,就別回來了.

"母親,知道您是為了我安全著想,但是我不去亡靈谷,阮家不出五天,必定滅亡."

林奇沒有辦法了,只能大聲的說出來,聽到阮家滅亡,阮素素以及阮青峰突然閉口不語.

"奇兒,我知道你不是胡說八道的人,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阮青峰很快冷靜下來,林奇的手段他見過,絕不是無辜放矢的人,肯定有什麼大事在里面.

阮素素也是一樣,打算聽聽林奇怎麼說.

"今天雖然守住了靈脈,但是對叛家絕對是一個致命打擊,他們現在就像是油鍋里面的螞蚱,必須要找到一個缺口,才有存活下來的可能."

"失去了靈脈,他們堅持不了多久,阮永山必定大舉侵犯,至于什麼協議,都是狗屁不通的玩意,在死亡面前,有幾個遵守自己的道德底線."

"加上今天殺死焚月谷的弟子,事情已經惡化,如果我沒猜錯,快則三天,慢則五天,必定聯合一起,到時候就是阮家末日,外公不能恢複實力,誰能抵擋武神襲擊."

林奇故意把事情往大了說,畢竟亡靈花這種東西,他勢在必得.

阮青峰跟阮素素都陷入了沉默,林奇說的沒錯,叛家沒有多少資源,帶走了幾萬人,如果沒有資源供給,必定叛亂.

他們首要的目標,就是殲滅阮家,在吞並所有財產.

單憑阮永山,就讓阮家頭疼,倒不是害怕,一品武神而已,阮家還有周旋的余地,不然也不能堅持一年而不倒.

一旦焚月谷派出武神出來,阮家必定滅亡,這是個非常嚴峻的問題.

"那你也不能去亡靈谷冒險,阮家有難,如果真的躲避不過去,那也是天意,母親不希望我們母子剛團聚,就天人相隔."

阮素素哭了,把林奇摟在懷里,這些年她虧欠林奇太多,剛來到阮家不到兩天,就面臨這樣的事情,她心里很難受.

"母親,我知道你們擔心什麼,進入亡靈谷,沒有人能活著出來,也許我就是個例外,你們也發現了,外公身體里面的亡靈之氣被我吸了過來,您看我現在有事嗎?要不是亡靈之氣,我也不可能這麼快突破到二品武聖."

為了打消他們的顧慮,林奇甚至釋放了一絲亡靈之氣,讓阮素素跟阮青峰亡魂大冒.

"奇兒,這亡靈之氣你身體里面怎麼也有?"

阮素素徹底慌了,擁有亡靈之氣,林奇豈不是說也有危險了.

"你們不用大驚小怪,我有些奇遇,這些亡靈之氣對我不但沒有危險,反而大大有利,今天能突破,全靠它的幫忙."

今天在場這些人,都是林奇親人,也不隱瞞他們,大家對林奇說的話,雖然不信,但也沒有太多的懷疑了.

"奇兒,你真的不騙母親?"

一面是父親,一面是兒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讓她很為難.

"我們一家好不容易團聚,我怎麼舍得冒險,沒有萬全的把握,我也不會輕易涉險,時間緊急,我想連夜出發,爭取三天之後趕回來."

留給林奇的時間不多,阮家滅不滅亡林奇不在乎,但是他的親人在這里,既然要守護親人,阮家必須保住.

"夫君,你陪奇兒前去,我跟哥哥立即開啟族中最高會議,以免被焚月谷打的措手不及."

阮素素果斷下了命令,由林鶴隨行,一旦出現不適,立即帶林奇回來.

聽到母親答應,林奇終于松了一口氣,至于小雪等人也要前往,都被林奇拒絕.

亡靈谷的危險,當年林奇在武神的時候,都不敢輕易踏入,她們四人不過一品武聖,更是不敢帶她們.

連夜趕路,林鶴到了七重天之後,得到了大量資源,目前也達到了四品武聖,實力算是中等.

福壽果還沒來得及給父母,等阮家的事情結束,在讓父母吞服,可以延長壽命,突破境界.

為了縮短時間,林奇祭出了屠龍劍,演變成一艘小型飛船.

鑽入船艙,輸入坐標之後,瞬間消失在原地,應該在天亮之前就能趕到.

要是飛行趕路,需要到明晚才行,足足縮短了一天時間,林奇也是怕亡靈谷里面有什麼不測,會耽誤時間.

"開啟空間跳躍!"

哪怕是林鶴,也撕裂不可空間,只能飛行趕路,當飛船進行空間穿梭的時候,讓林鶴大為驚訝.

對于兒子身上一些奇怪的事情,林鶴也不問,父子二人來到餐廳,做了食物,兩人喝著小酒.

天色蒙蒙亮,飛船穩穩地降落在亡靈谷的上空,四周都是白色的霧障,連個人影都沒有,四周雜草不生.

收起飛船,兩人落在陸地上,四周氣溫都要比外面冷,前面就是亡靈谷的入口,林鶴不能往里進.

"父親,你呆在這里,千萬不要進來!"

林奇非常鄭重的說了一遍,不准他靠近,以免被亡靈之氣侵蝕,他不是武神,沒有外公那麼強悍的肉身,沾之即死.

"奇兒,你真的沒事嗎?"

林鶴還是問了一句,父子相見,還沒來得及說太多的話,兒子就要冒險,做父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放心吧,最快我一天之後出來!"

林奇鄭重的說了一句,轉身進入亡靈谷,四周亡靈之氣,瞬間將他包裹.

看到兒子安然無恙的行走在亡靈谷,林鶴的心慢慢的安靜下來,也許兒子真的能創造一個奇跡.

地面上坑坑窪窪,路不寬,只有一米左右.

"咔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一腳踩在一個頭顱上,早就風化了,誰都知道亡靈谷,埋死尸,還是有人義無反顧的闖進來.

外公就是其中之一,很多人壽元快要耗盡,總想著能得到某種神奇的靈藥,既可以續命,又能突破境界,那亡靈花就是最好的藥引.

一些人身受重傷,命不久矣,那亡靈谷之中生長的血月果,就是最佳的療傷聖藥.

反正也是一死,還不如進來闖一闖,最後都永遠的留在這里.

地面上的骨頭很多,密密麻麻,數千年了,不知道闖進來多少人,都無一例外,死在這里.

尸骨堆積成山,埋死尸,絕不是信口拈來.

死人池也是一處絕地,而是一座湖泊,里面不知道堆積了多少尸體,聽說死人池里面住著一頭吃人的怪獸,誰靠近,都會被吃掉,哪怕是武神也不能幸免,是真是假,誰也不知道.

相比之下,死人池最起碼可以繞過去,或者避開.

但是亡靈谷不一樣,一旦踏入,就沒有回頭的可能,只能繼續往里走.

隨著不斷的深入,地面上的尸體逐漸減少,能看出來,外面的人實力稍低,里面的尸骸境界要高出許多,武神就有不少.

不好意思,昨天重複了729章,網速卡了,更新了兩次,我修正過來了,如果大家找不到正確章節,請搜索正版!

上篇:第七百三十章 二品武聖    下篇:第七百三十二章 陰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