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第七百二十八章 痛打落水狗   
  
第七百二十八章 痛打落水狗

場上的氣勢,出現了驚人變化,這是殺招,都想擊殺對手,甚至有同歸于盡的趨勢.

阮澤身負家族重任,在氣勢上,明顯要高于對手.

而余空只是請過來幫忙的,沒有必要替他們賣命,所以兩人注定了有一人會勝出.

無窮的火光在虛空上蔓延,兩人身體撞擊到了一起,只有高級武聖才能看清,阮澤幾乎用死里環生來形容他這一劍.

拼著腹部中招,長劍狠狠的斬在了余空的雙腿上,這種打法,近乎玩命.

他賭對了,余空的確沒有同歸于盡的趨勢,加上下盤是死穴,用那萬分之一的希望,他賭贏了.

"咔嚓!"

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出現,兩條鮮紅的大腿倒飛出去,余空像是一團肉球,在擂台上上下翻滾.

阮澤渾身是血,在他的腹部,長刀幾乎貫穿整個身體,鮮血狂湧,勉強的站住身體.

手提長劍,居然要上去斬殺余空,只有殺了他,這一場才算贏.

"這一戰,你們贏!"

阮靑猛立即阻止,焚月谷的弟子被打傷了,渾身早已被汗水濕透,這個責任太大了.

失去雙腿,如果阮靑猛不及時阻止,阮澤的長劍,肯定斬在他的腦袋上.

用自己的生命贏下這一場,阮澤受到很多人的尊敬,幾乎是被攙扶著下台.

並沒有著急去療傷,居然朝一個人走過來.

人群自動讓開,作為阮家的英雄,他應該受到尊敬.

而這個人四周,冷冷清清,除了四名絕美的女子之外,只有父母站在身邊.

彎下腰,朝林奇鞠了一躬,腦袋幾乎都低到了腰部.

"謝謝你!"

由衷而發的三個字,誠心誠意的感謝,所有人都愣了,為何阮澤要對一個罵他們是白癡的人表示感謝.

阮素素捂著小嘴,不明白阮澤為何要這樣做,這一戰,是他憑靠自己的實力贏下來的,林奇一直坐在這里,吃著零食,跟小雪等人聊天,似乎戰斗都懶得關注.

"我接受了!"

林奇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連起身的意思都沒有,大部分阮家弟子都是站著,唯獨他坐在這里.

阮澤離開了,接受治療,下一場他不可能登台,傷口太大,太嚴重,需要幾月才能恢複,相比撿回一條命,鞠個躬真的不算什麼.

一些高手很快捉摸出一絲意味,阮澤突然改變戰術,一定有人暗中提醒過他,不自覺有幾百道目光齊刷刷的聚集在林奇一人身上.

面對四周那火辣辣的眼神,林奇無動于衷,依然在吃著水果.

余空被人抬下去的,雙腿廢了,接上去也不可能恢複原狀,原本下盤就是弱點,砍斷了雙腿,無疑是雪上加霜.

剩下兩名五品武尊憤怒了,濃濃的殺意散發出來,其中一人躍上擂台,只有殺人,才能泄憤.

阮家剩余三名弟子,哆嗦了一下,沒有人敢上台,這時候上去,不是白白送死嗎.

阮靑岳現在也沒招了,五品武聖站在台上,阮澤身受重傷,哪怕一個普通人,都能殺死他,不可能上場.

剩下三人低著腦袋,恨不能把頭埋進懷里,誰也不想死,這時候上去,肯定會成為焚月谷的出氣筒.

無奈的歎息一聲,最後將目光看向了林奇,他是替補,這三人指望不上了,心都覷了,上去估計一招就能被人秒殺.

"奇兒,大家都看著你呢,出戰吧!"

阮靑岳給阮青峰投來請求的眼神,他跟林奇不熟,沒法出面,對方贏了三場,他們只贏了一場.

希望幾乎是渺茫的,但是也不能拱手把靈脈送人.

"求人,就要拿出誠意!"

林奇無動于衷,既然有求于人,還要扮演君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林奇又不欠他們的.

"死小子,快想辦法,要是能化解阮家危機,你想要什麼,我都答應你!"

阮素素說話了,剛才阮澤那一躬,讓很多人都明白了,如果不是林奇指點,剛才阮澤肯定是被人抬下去,不死也會廢掉.

所以大家看向林奇的眼神,已經沒有開始那麼冷漠,多了一股迫切,希望他能站出來.

"咳咳……"

被母親推一把,林奇干咳幾聲.

"母親,沒見過這樣的啊!把親兒子往火坑里推,你也看到了,台上那位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我要是上去,肯定被虐死,難道你就忍心兒子死在台上嗎?"

林奇說完,還裝作可憐的樣子,阮素素也是一陣心痛,做母親的,哪個希望自己兒子出生入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小子,到底怎麼樣,才肯替阮家出手."

阮青峰忍不住了,真想把他丟到台上去,還是壓下去了火氣,陪著笑臉,哄著林奇.

"道歉!"

林奇很簡單,剛才阮家不少人對他冷嘲熱諷,甚至想要廢了他,不道歉,別想林奇上台.

"三叔,既然沒人上台,我願意上去."

有人看不慣林奇的嘴臉,主動站出來,願意出戰,被阮靑岳一巴掌拍回去.

"嫌活的命長了嗎!"

不過二品武聖,上去也是死,阮家不缺勇士,但是這關乎六條靈脈,他輸不起.

"林奇,我代表家族給你道歉,如果你能幫助阮家守住靈脈,我給你跪下都行."

不知為何,阮靑岳有些相信林奇了,阮澤是個不服軟的人,年紀輕輕,就修煉到五品武聖,平常高傲的跟只孔雀似地,讓他低頭給人鞠躬,想都不用想.

今天當著全族人的面,公然給林奇鞠躬,這代表了什麼,主動低頭,承認自己不如林奇,這得多大的勇氣.

阮靑岳說完,還真的要跪下,趕緊被阮素素攔住,林奇當然也不會讓他跪下來,真的要是跪下,不用那些阮家弟子,母親就能吃了他.

"我可以出戰,不過我有個條件!"

林奇居然跟阮家談起了條件,讓很多人不滿,這是要挾.

"說吧,只要能答應,我都滿足,前提先守住我們阮家的靈脈."

要是靈脈沒有了,阮家四分五裂,答應什麼條件,也無法幫助林奇完成了.

"給我娘換一座大一點的院子,作為代理家主,你們認為她現在住的地方合適嗎?"

林奇說完,身體一晃,落在了擂台上,至于他們怎麼做,應該知道.

有人落上來,趙匡眼神露出驚天殺氣,他現在想要殺人,余空跟他也算是兄弟,被人砍斷雙腿,這個仇不報,如何跟宗門交代.

"哈哈哈,阮家沒人了嗎,派名一品武聖上來送死!"

趙匡大笑,估計所有人都認為,他想要殺人,既然要死人,就送一個垃圾上來送死,來平息焚月谷的怒火.

林奇撇了撇嘴,正常人思維都會這麼想,明知道上去是送死,還不如送一個沒身份地位的.

"想殺我,你還差了點!"

林奇摸了摸鼻子,五品武聖,有些難度,林奇第一次交手,心里也沒底,但絕對是一名合格的敲門磚.

因為他的境界達到了瓶頸,需要一場酣暢淋漓的戰斗,來幫助自己一把,打開那層束縛.

這是一次機會,既可以幫助自己突破境界,又可以讓母親在家族收獲地位,何樂而不為.

"嘴硬,看你怎麼死!"

趙匡滿腔的怒火,必須要發泄出去,眼前這個人他感覺很討厭.

簡簡單單的一拳,在他看來,一品武聖一拳就可以碾死,所以只用了三成的力量.

阮素素心都揪起來,靠在林鶴的肩膀上,她害怕,怕兒子死在擂台上.

作為代理家主,她又沒辦法反駁,兒子既然上去,想要阻止都來不及了.

"沒事,奇兒總是做一些出其不意的事情,我們靜靜的看下去."

林鶴經過幾年的錘煉,性格變得非常沉穩,沒有像阮素素那樣,只是拳頭緊捏.

阮青峰有些興奮,親眼目睹林奇斬殺了四品武聖,經過大半年的沉澱,實力絕對要比剛突破的時候強大幾倍不止.

當初擊殺玉皇宮老祖宗的時候,剛突破武聖不久,這大半年一直打磨,加上道體融合,實力何止翻倍.

拳勁掃過,擂台上刮起一陣狂風,吹得林奇衣服獵獵作響.

面對強風過境,林奇依然無動于衷,等到拳風快要抵達的那一刻,身體動了,猶如虎豹一般,化為一道流星,破開一道缺口.

"真理之拳!"

猶如一頭猛獸覺醒,四周的拳勁,突然被吸得一干二淨,昨天就有人傳言,林奇一拳打死阮玉.

大家一致猜測,有人暗中搞鬼,殺死了阮玉,造成林奇斬殺阮玉的假象.

所以今天阮靑岳以及阮青峰都被人重點看守,以免他們做手腳.

等到強橫的拳勁出現,所有人才清楚,昨天並沒有人幫助林奇,是他一拳擊殺的阮玉,這一拳的力量太強大了,強大的連趙匡都生不起小瞧的念頭.

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為時已晚,這就是輕敵的代價.

"轟!"

趙匡結結實實承受一拳,縱然他肉身強大,這一拳也打的他五髒六腑移位,狂噴鮮血,這就是代價,從一開始就對林奇放松了警惕.

最可怕的還是暗勁,林奇融入了九絕劍魂的力量,趙匡此刻就像是弓腰的大蝦,身體遠遠的飛了出去.

林奇得勢不饒人,痛打落水狗的事情,沒少做過,今天也不例外,能不能突破到二品武聖,就看他的法則夠不夠醇厚了.

上篇:第七百二十七章 罵你白癡    下篇:第七百二十九章 陰謀詭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