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第五百九十五章 幫你的人   
  
第五百九十五章 幫你的人

平靜的過去兩天,高輝老實了很多,回到房間,連正眼都不敢看林奇.

各自心里都清楚,對方在想什麼,林奇也懶得拆穿.

等救出風清揚,在找他算賬,反正也活不了多久.

"齊林,看來高輝沒能成功殺死你!"

肖龍還是那副賤兮兮的樣子,房間里面只剩下他們兩人,湊到了眼前.

"告訴我,誰派你來的!"

林奇一把抓住了肖龍的衣領,將他頂到了牆上,一縷殺意從林奇雙眸,直射肖龍的眼睛.

"齊林,你瘋了嗎!"

肖龍想要大聲吼叫,發現不對,立即壓低聲音.

"再給你一次機會,誰讓你來告訴我的!"

他的忍耐是有限的,肖龍再不說,他不介意動用手段,將他斬殺在搜魂.

高輝派人暗殺自己,連高輝身邊的人都不知道,肖龍從何得知.

早就對他開始懷疑,一直找不到線索,只能用強硬的手段了.

"你先放我下來!"

肖龍臉色一片慘白,沒想到林奇不僅不感激自己,會用這種手段,確實是他沒想到的.

按照正常人思維,有人給你通風報信,應該出于感激.

偏偏碰到林奇這個怪胎,不僅不感激,反而來威脅對方.

"再不說,我就讓你永遠說不出來了!"

笑話,林奇當然不會放他下來,不論任何人,對自己一切不利影響,都要將之扼殺掉.

感受林奇那猩紅的雙目,肖龍不懷疑林奇真的會殺他.

既然安全的活著回來,很顯然高輝派去的人都死了,那也不介意多殺他一個人.

"齊林,你真的敢殺我!"

肖龍換了一副表情,不再是那賤賤的樣子,而是看起來非常的穩重,跟剛才判若兩人.

"你可以試試看!"

殺意越來越濃,右手扣緊肖龍的脖子,一點點收緊,肖龍的臉色由紅變紫.

手勁越來越大,肖龍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在嘞下去,必死無疑.

"我是二教頭的人!"

肖龍歎息一聲,主動承認,因為他不敢在看林奇雙眼了.

聽到宮純兩個字,林奇眼神一縮,隨後嘴角露出一絲邪笑.

正愁著如何跟宮純搭上線,沒想到肖龍就是宮純暗中安插在這里的棋子.

已經過去三年時間,林奇不敢確定,宮純是否已經被楊虎策反,所以林奇需要試探.

肖龍無疑是最好的媒介,從他嘴里,可以套出關于宮純的事情.

松開肖龍,丟在了地上,示意他坐在地上說話.

"說吧,所有消息都是二教頭給你的吧,為何要告訴我!"

林奇聲音很冷,肖龍打了一個冷戰,不知道為何,林奇的眼神,比二教頭還要可怕.

肖龍一臉苦澀,被林奇的氣勢所震懾,知道今天不說出來,是離不開這個屋子了.

"我主要的目的,是替二教頭拉攏人才!"

苦笑一聲,肖龍的任務,每次有新的護衛進來,進行拉攏,成為二教頭的人.

"是不是逼我殺人,你才肯說實話,我如今就在二教頭手下當差,難道說不是二教頭的人!"

林奇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從肖龍語氣之中,得到了非常有用的消息.

他所說的有用的人才,絕不是護衛這麼簡單,極有可能是宮純暗中培養的一批力量.

話音一落,一枚飛劍出現,架在了肖龍的脖子上,在敢撒謊,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別殺我,我主要目的,是希望能拉攏你進血衣衛!"

肖龍真的害怕了,以為林奇真的要殺他,身子徹底癱軟在地.

"很好,現在帶我去見二教頭!"

抓起肖龍,時間緊急,林奇必須要見到二教頭,馬上就到月中了.

"不行,二教頭會殺了我的,我已經告訴你這麼多了,千萬別泄露出去,不然我們都得死!"

肖龍嚇得連連擺手,這要是傳出去,別說他們,連二教頭都自身難保,私自培養血衣衛,城主知道,後果可想而知.

"你要是不帶我去,現在就得死!"

飛劍微微用力,一縷鮮血從肖龍脖子流出,這下子他徹底相信了,林奇就是一個不講道理的怪物.

三番五次的給他傳遞消息,不感激算了,現在還要殺他.

"你殺了我吧!"

肖龍突然想開了,自己死了不要緊,這樣不用連累二教頭了.

猶如一灘爛泥,肖龍徹底放棄了求生的念頭,一副大義凌然的樣子.

"有點意思,你不是想要我加入血衣衛嗎,我同意了,現在可以去了吧!"

收回飛劍,林奇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總該帶自己去見二教頭了吧.

"你真的願意?"

肖龍臉色一喜,從地上爬起來,顧不得脖子上的傷口,無比的興奮.

"再不去,我可能就要後悔了!"

拍了怕肖龍的肩膀,宮純派這樣的人潛伏進來,不知道是聰明還是笨,也就碰到自己罷了,要是碰到別人,估計早就死人一個.

"好,我去安排一下,下午給你消息!"

肖龍也不傻,當然不能這樣堂而皇之的去見二教頭,必須要做一番安排.

房間里面只剩下林奇一人,肖龍離開了,去為林奇准備,絲毫不擔心,肖龍會聯合宮純來殺他.

整整一天林奇都沒出去,今天沒輪到他當班,一直等到下午,肖龍去而複返.

"安排好了,你跟我來吧!"

肖龍的脖子上的傷口已經愈合,看來用了什麼靈丹妙藥.

穿過護衛長廊,前面是教頭居住的地方,是一座獨立的小院落,只有幾名護衛把守.

跟護衛打了一聲招呼,肖龍把林奇帶入前院,里面種植一些花花草草,宮純手里拿著一個剪子,正在修剪花草.

"參見二教頭!"

肖龍上前施禮,林奇卻一臉笑眯眯的眼神看著宮純.

此女很美,相比起上官飛云等人,還是略有差距,加上年齡也不小了,臉上多了一股滄桑感.

"你下去吧,遣散所有人,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入這里!"

宮純放下剪子,撩動了一下鬢角秀發,聲音聽起來很溫柔,卻給人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

"是,二教頭!"

肖龍離開院子,揮了揮手,隱藏在暗中的護衛全部退走,整個區域,只剩下林奇跟宮純兩人.

"你把人都撤走了,孤男寡女,你就不怕我對你圖謀不軌?"

林奇突然笑眯眯的問道,眼神在宮純身上打量,身材保持不錯.

"你有這個心,就怕你沒這個膽!"

宮純嫵媚一笑,手中剪子故意咔嚓一聲,還掃了一眼林奇的襠部.

意思告訴林奇,有膽你就過來,看我不剪斷你的命.根子.

林奇感覺褲襠一涼,不禁縮了縮脖子,這女人還真不簡單.

"肖龍告訴我,你願意加入血衣衛!"

宮純收斂表情,雙眼死死的盯住林奇,以免出現紕漏,血衣衛除了極少人知道以外,連大教頭跟三教頭都不知情.

這是她秘密訓練的一只隊伍,具體在哪里,恐怕只有宮純自己知曉.

"我也不拐彎抹角,你訓練血衣衛,無非想要救出老城主,我說的可對?"

話音一落,宮純臉色劇變,說中剪子突然變成了一把殺人的利器,直取林奇的眉心.

"真打啊!"

林奇早就做好了准備,故意如此說,試探一下宮純的底細,正如自己猜測.

培養這批血衣衛,目的是救出老城主,單憑血衣兩個字足以代表,有可能是九死一生.

剪刀發出咻咻聲,宮純想要一擊致命,六品武尊的氣勢釋放出來,朝林奇碾壓而至.

"實力不錯!"

感受那澎湃的壓力,林奇嘴角露出一絲邪笑,腳步一踏,居然輕易的避開宮純一擊,出現在她側面.

"上來就打,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在林奇眼里,從來沒有把三位教頭放在眼里,平時的時候裝作畏手畏腳,現在沒人可以放開手腳了.

右手一探,突然攬住了宮純的芊芊細腰,左手一震,將她右手的剪刀給震飛了,插入遠處花壇之中.

接下來一個非常曖昧的姿勢出現,宮純被林奇一手托住腰,半仰在林奇懷里.

"放肆!"

宮純大怒,什麼時候被一個男人這樣輕薄過,況且還是一名護衛.

"都說女人胸大無腦,你也不想想,你堂堂教頭被我一招制服,就不覺得這里面有什麼貓膩嗎?"

林奇鄙夷的說了一句,右手突然用力,宮純渾身力道突然消失,軟綿綿的倒在林奇懷里.

強橫的法則之力,將宮純的力道給卸掉了不說,還控制住了她的身體.

"你到底是誰!"

宮純的聲音變了,她培養血衣衛,目的是營救老城主,被林奇道破,一旦傳出去,必死無疑.

"幫你的人!"

林奇沒有松開,以免宮純繼續對他出手,直接這麼摟在懷里,一只手搭在腰部,一只手托住肩部.

"幫我的人?"

宮純一臉迷茫,不懂林奇在說什麼,但是她心里清楚,如果林奇安全的活著離開這里,那她不止是失去二教頭的位置,甚至連累整個血衣衛.

"沒錯,想要救出風清揚,就必須我幫助你!"

依然保持曖昧的姿勢,如果讓其他護衛見到,一定驚掉一地眼球,堂堂冷面如雪的二教頭,被人這樣攬在懷里.

"既然是幫我的人,還不趕緊放開我!"

宮純一臉羞紅,活了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親近的抱在一起.

上篇:第五百九十四章 探明原因    下篇:第五百九十六章 計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