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第二百一十二章 走馬觀碑   
  
第二百一十二章 走馬觀碑

霍東覺此時站在樹蔭之中臉上也是帶著絲絲苦笑,今日霍東覺之所以安排冷如林來此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霍東覺知道冷如林因為冷春的事情一直對白里意見很大.

霍東覺讓冷如林來此,一是解決兩人之間的恩怨,第二也是給白里一個立威的機會.

霍東覺想到過冷如林會找白里比箭術,但是卻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一種比法,按照霍東覺的想法白里跟冷如林兩人隨便的比一下,哪怕白里輸了,只要不是輸的很難看都算是白里完成的立威這一步.

要知道,冷如林乃是青云門的長老,而白里只是一個弟子,白里輸給冷如林那是正常,倘若能夠輸都輸的很漂亮的話豈不是等于完成了立威這一步?其他人再想找白里的麻煩是不是要想一想白里對上冷如林都能夠撐那麼久更何況是他們呢?

霍東覺千算萬算卻少算了一點,那就是白里對自己箭術的自信以及那種敢于任何時候剛正面的性格.

從白里第一次拿起弓箭那一天開始,白里就在心中不斷的暗示自己,自己手中的弓箭是無敵的,這種暗示讓白里一步步走到今天,白里輸過很多次,但那都是戰斗,而箭術上面白里從未輸給過任何人,所以今日就算是冷如林也不可能讓白里在箭術一道上面選擇讓步.

所以此時霍東覺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選擇靜觀其變.

"三場就三場,冷長老,既然是你提出來的,那麼這怎麼比就由你來決定吧."白里此時很瀟灑的拍了拍手,一副你想怎麼來隨便的模樣.

而聽到白里所言,此時周圍眾多的青云門弟子則是紛紛一愣,之前白里的表現已經告訴了他們什麼叫做囂張跋扈,可即便如此此時聽到白里這話他們還是紛紛咋舌.

"這小子是不是瘋了,還沒進入青云門就挑釁長老,現在竟然還敢讓冷長老來選擇比試的內容,這豈不是找死麼?"

"那又怎麼樣,反正都是輸,怎麼輸不都是輸麼?"

"這麼猖狂的家伙我真是第一次見到,他真的是宋師兄口中的那個白里麼?"

"我聽人說白里在白銀城就極為囂張,時風和蕭龍游都被他挑釁過,之前還以為是傳聞,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這樣的刺頭進了青云門,以後我們這里可就熱鬧了."

周圍眾多青云門弟子的議論自然逃不過岳勝文的耳朵,不過岳勝文的臉上此時卻沒有絲毫的緊張,因為從浩然宗第一次見到白里的那一刻開始岳勝文就知道白里是一個刺頭,但是白里的這個刺頭並不是代表白里喜歡沒事找事,相反的就岳勝文所看到的白里反而是一個不太願意惹是生非的人.

倘若白里真的十分招搖,又豈會在浩然宗甘心待那麼久在那麼不被重視的情況下還選擇留在那里?

白里不喜歡惹事,但是白里從不怕事,老子不惹你們,你們也少特麼給老子找麻煩,否則老子不介意射你們一臉,這就是白里.

今日冷如林開口之時白里就意識到冷如林沒有那麼好處理,兒子被人揍了,當老子的如果不找回場子那才有鬼了呢.

今日除非是白里當場認慫,否則冷如林絕對不肯善罷甘休,可是認慫那是白里的性格麼?

更何況自己這連青云門的門兒都沒進呢就已經認慫了,日後怎麼在這里混?

"呵呵,你可真是不知死活啊."冷如林萬沒想到白里竟然猖狂到了敢讓自己選擇比試內容,不過在冷如林看來,今日無論白里怎麼選都只能是死路一條.

"我也不欺負你,我們第一場比試就用最簡單的走馬觀碑吧!"冷如林說著對身後的青云門弟子一揮手,而後就見幾名青云門弟子已經從後面牽來了兩匹馬,看來是早有准備.

而隨著馬匹送來,眾多青云門弟子又是一陣激動.

這走馬觀碑可以說是冷長老的絕活,即便是他們青云門弟子也只有極少數人曾經看到冷長老表演過.

所謂的走馬觀碑白里是知道的,傳說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名叫蘇秦的變態,這家伙記憶力驚人到了讓人無語的程度,他騎著駿馬從一塊刻著密密麻麻字跡的石碑旁邊急速跑過,便能夠記住這石碑上面所有的字,這樣的記憶力用變態兩字來形容毫不為過.

而箭術之中的走馬觀碑也很簡單,射手騎快馬飛馳而過,在跟箭靶擦身而過的瞬間射出兩箭,比的就是命中率.

聽起來這走馬觀碑好像並不困難,但實際上卻並非如此,走馬觀碑這馬字非常重要,射手騎著快馬疾馳跟站在原地不同,首先馬是上下搖動的,射手首先要克服馬搖動的頻率才能夠擁有一個強大的命中率.

其二則是一個快字,駿馬從箭靶的位置奔騰而過,整個射擊的位置前後不過一秒多一點,而在一秒多一點的時間里克服馬的顛簸還要同時射出兩箭,而且兩箭都要命中,這難度就有些巨大了.

可以說走馬觀碑比的就是穩准快三個字,馬上要穩,箭術要准,出手要快,這三方面雖說是弓箭手的基礎,但是越是基礎的東西有時候反而越難去掌握.

當聽到冷如林提出要比這走馬觀碑的時候,白里倒是不免對這冷如林高看了兩眼,如果這家伙真的提出什麼其他的幺蛾子比法白里反而真的沒興趣,反倒是這最基礎的東西最能體現一個弓箭手的能力.

"還要我給你解釋什麼叫做走馬觀碑嗎?"冷如林看向白里面帶嘲諷,那意思像是在說白里連走馬觀碑是什麼都不知道.

"不用麻煩冷長老了,我這人年輕,學東西特別快,冷長老只要來一次我就能記住了."白里面帶微笑,不過他的這番話再次換來了周圍一陣噓聲.

學東西特別快?看一眼就能記住了?你真當你是蘇秦了?

"哼,希望你能記住吧!"冷如林冷哼一聲已經翻身上了一匹馬,先是雙手拉著缰繩策馬奔騰了一陣之後,冷如林放開缰繩雙手拉開手中的長弓,一連射出五箭,這五箭並沒有乃是冷如林的校准箭,五箭校准之後冷如林騎馬來到了出發點,與此同時幾名青云門弟子已經將箭靶擺在了指定的位置,待到一切准備妥當之後,冷如林一夾馬腹,駿馬如同托利箭一樣飛射而出朝著箭靶的方向狂奔而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一十一章 到底誰欺負誰?    下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白里脫靶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