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第一百八十八章 他就是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他就是

隊長!當這兩個字從白里口中出現之時,整個浩然宗的外門瞬間陷入了寂靜之中,這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站在那里的白里.

白里!隊長!宋賢!青云門!這一切串聯在一起已經讓所有人明白發生了什麼.

"不可能!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會是那個白里!我不信!"驢長老此時猶如是得了失心瘋一樣,他瘋狂大叫著跑到了白里的面前,隨後一把抓住了白里的領子.

"你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假的對不對!對不對!"驢長老此時瘋狂的晃動著白里,這一切對于驢長老來說已經超過了他能夠承受的極限.

在驢長老眼中,白里只是一個廢物,一個什麼能力都沒有的家伙,他這輩子都只配在外門打掃茅廁,一輩子都上不了台面才對.

可是此時此刻這個本來應該在外門打掃茅廁的家伙卻忽然變成了那個橫行白銀城的白里,這巨大的反差瞬間擊潰了驢長老那本就脆弱的內心.

不光驢長老,此時所有浩然宗的長老乃至于周青都愣了,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遠處的白里.

此時此刻就算他們是傻子也終于明白為何青云門會用了如此大的陣仗前來浩然宗,在他們所知道的浩然宗弟子之中,可以說沒有任何一個弟子能夠值得讓青云門如此出手.

可是如果他們浩然宗的這個廢物白里乃是白銀城中那個攪動風云的箭魔的話,那一切也都說的通順了.

如果是那個白里,不要說是青云門,消息只要放出去,九州之上任何一個宗派恐怕都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其帶入自己的宗派之中.

"他……他是箭魔?"

"這……這是做夢吧?"

"他怎麼可能是那個箭魔?他不是打掃茅廁的麼?"

"會不會是搞錯了."

此時無數的外門弟子也是感覺自己的腦袋嗡嗡作響,在他們的印象之中白里就是一個整日髒兮兮的家伙,除了打掃茅廁好像什麼都不會,而他們對白里最深的印象應該就是白里一百連敗的過去.

在過去的日子里他們幾乎每日都會將白里當成是一個笑話在茶余飯後去調笑一番,在他們的眼中白里甚至已經不值得讓他們當面去嘲笑,因為白里根本沒有這個資格.

在浩然宗有這樣一種說法,最高等的是核心弟子,而後是內門弟子,之後是外門弟子,而比外門弟子更低級的就是白里.

但是現在這個平日里連外門弟子都比不上的家伙竟然一躍成為了那個白銀城的箭魔,這樣巨大的反差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接受的.

這就好像你每天出門在自己的家門口都遇到一個渾身生滿了爛瘡的乞丐,你甚至連多看他一眼都覺得惡心,但是忽然有一天這個乞丐站起來告訴你他是世界首富,恐怕絕大多數人聽到這個消息都會認為這個乞丐瘋了.

但是現在這個乞丐卻真的成為了世界首富,就像眼前的白里一樣,打掃茅廁的外門弟子和白銀城的箭魔完全是天和地的差別,可是此時此刻這天和地卻融為了一體,這樣的巨大反差怎麼讓眼前的這些人接受?

無數的外門弟子此時看著站在那里微笑的白里,此時無數的場景湧上他們的心頭,過去嘲諷白里的一幕幕此時仿佛是幻燈片一樣在他們的眼前不斷的重播再重播.

再看到白里的微笑,此時白里的微笑卻像是一把無形的劍一樣狠狠的插入了他們每一個人的心頭.

他們此時多希望白里能夠趾高氣昂的站出來嘲笑他們一番,這樣的話至少還能讓他們稍微好受一些,可是此時白里卻一個字不說就那麼平靜的站在那里,這樣的感覺才是真正讓他們覺得難受的.

"是你!是你殺了我侄子對不對!"驢長老此時猶如瘋魔了一般,披頭散發的驢長老抓住白里的胳膊瘋狂的晃動著,此時驢長老已經明白了一切.

當那神秘弓箭手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恰好就是白里剛剛進入外門的時候,一切是那麼的湊巧,只不過那個時候的白里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個笑柄,根本沒有人會將那個神秘弓箭手跟白里聯系在一起.

但是現在想來已經完全可以斷定,當日射殺兩頭蠻熊的不是別人,正是白里無遺.

而射殺蠻熊的神秘弓箭手便是射殺呂凱的人,此時驢長老已經明白,自己苦苦尋找了那麼長時間的殺人者就是眼前的白里.

白里就那麼淡淡的看著眼前的驢長老,臉上始終掛著屬于白里式的微笑.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是故意殺死我侄子的對不對!"驢長老的情緒無比激動.

但白里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懼怕,的確論修為白里承認自己不是驢長老的對手,可是不要忘了,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站在這里的可不是白里自己,白里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岳勝文的法念就浮現在旁邊,白里可以肯定,只要驢長老有那麼一絲的異動,死的一定不會是自己,而是驢長老.

"雖然我殺人從來不需要理由,不過這一次我卻可以告訴你,我還真不是要故意殺了那呂凱,實在是他運氣不好……"

白里一句話出口包括宋賢在內都有些無語,運氣不好?殺人的理由有千千萬,這運氣不好也能成為殺人的理由實在是讓宋賢有些無語.

但是宋賢太了解白里了,白里跟一般人不一樣,白里做事只憑喜好,我覺得高興甭管這事是對還是錯,老子都會去做,我要是覺得不高興,哪怕你說一千道一萬,老子也懶得跟你廢話.

"當時我要殺的只是那張豪傑,只不過很可惜的是你那個倒黴侄子跟他在一起,雖然他告訴我他的嘴巴比死人還要嚴實,不會把我的身份說出去,但是我更相信死人,你說呢."

白里這番話淡淡的出口,可是聽在驢長老的耳中卻猶如是一道道驚雷一樣.

當驢長老知道白里身份之時,驢長老的第一想法可能是白里為了報複自己當年對他所做的一切才會殺了自己的侄子.

可是驢長老萬萬沒有想到,最終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感情人家白里完全就沒有想過報複什麼的,殺呂凱完全是因為呂凱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驢長老無力的抓著白里,盡管怒火讓他很想直接拍死眼前的白里,但是怒火沒有完全讓這個老家伙失去理智,驢長老很清楚一旦自己動手死的會是誰.

而驢長老同樣清楚,一旦白里離開了浩然宗那便是龍歸大海,以他的天賦,恐怕自己這輩子也沒有為侄兒報仇的希望了.

驢長老無力的松開白里的胳膊,這一刻他仿佛變成了一個垂暮老人,身上寫滿了淒涼和悲慘,而看著這樣的驢長老無數人仿佛看到了那個在無數嘲諷聲之中跪在正氣殿之前的白里……

上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隊長    下篇:第一百八十九章 震動浩然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