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箭魔第一百零六章 手下敗將   
  
第一百零六章 手下敗將

身為一個青銅,白里又說出自己是烏龍,要是一般隊伍的話還真不好意對白里下手,因為這的確是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但此時血色戰隊出現就不一樣了.

上次一戰,盡管逆天之戰的事情知道的人極少,但是血色戰隊敗給了帶著一個青銅的夜色戰隊這件事情卻是人盡皆知.

那一次之後,血色戰隊連續幾天在競技場匹配,為的就是能夠再次遇到夜色戰隊,報仇雪恨.

只可惜之後白里他們並沒有進行任何匹配,所以就算血色戰隊有心也是不可能遇到的.

可什麼叫冤家路窄?如今白里開啟進階之路,血色戰隊剛好出現在這里,或許這就是冤家路窄吧.

開啟進階之路之後,匹配的模式就跟之前的不一樣了,之前匹配是所有人進入匹配光環之中,所有人共同匹配.

可是一旦開啟進階之路之後,所謂的匹配並不是直接進入競技場之中匹配,而是在這登天大殿之中進行.

無論任何人都可以來到這登天尺之前進行報名,而所有報名的隊伍都會被記錄在登天尺之中,一旦白里開啟進階之路的匹配之後,便從這登天尺報名的所有隊伍之中進行匹配.

而此時登天尺並沒有任何人報名,血色戰隊乃是第一個隊伍,一旦他們報名的敗,白里進行匹配之時就會百分百的匹配到血色戰隊.

"這是送死啊!"

宋賢此時也是一臉輕松,倘若是之前遇到血色戰隊,他可能還真的有點慫,但是如今雷霆斬成為靈器,其他人也得到了相應的附魔和丹藥,整個夜色戰隊的實力至少翻了一倍,如今在宋賢看來,就算是沒有白里,只有他們四人戰斗,都不懼任何的准精英隊伍.

"打他們毫無挑戰性啊."張輝此時也是一臉的無奈,他們跟血色戰隊也算得上是老對手了,之前是互有勝負的樣子,可是如今,好吧張輝覺得就是虐菜.

"不要膨脹好不好."楚然倒是非常的謹慎,就見她拍了拍自己至少三十六f的胸繼續道:"萬一不能完勝對手怎麼辦……"

眾人:"……"

幾人的對話當然是小聲進行的,倘若是血色戰隊的一二三四五組合聽到的話,估計能夠當場吐血身亡.

果然,如同大家所預料的一樣,就見出現在這里的血色戰隊五人一副我們今日必定雪恥的樣子各自拿出了他們的太虛令交到了陳義手中.

陳義手拿太虛令看了一眼那邊的宋賢,那眼神就好像在說:"等死吧!你們今天死定了!我要讓你們死成狗."

當然這些話只是白里的腦補,陳義並沒有開口說任何的話,就那麼徑直走到了登天尺之前,將五塊太虛令的信息直接登記在了登天尺之上.

與此同時白里就感覺自己的太虛令忽然接收到了一陣信息,這信息好像在提示自己關于血色戰隊登記的事情,同時也是在提醒自己可以開啟匹配了.

進階之路之所以困難不僅僅是因為十連勝,還有一個時間限制,當進階之路開啟之後,戰斗就不能停歇,每日至少要有一場戰斗,一旦停下之後,太虛幻境會默認挑戰失敗.

十場必勝之戰,接連不斷的戰斗,也正是因為如此進階之路才會如此的困難.

而就在血色戰隊登記完成的同時,白里就感覺自己手指那如同紋身一樣的箭魔戒指忽然傳來一陣刺痛,這刺痛的感覺白里非常熟悉,自己得到凝氣箭任務之時就有這種感覺,而如今再次出現這種感覺.

果然,就在白里感受到刺痛的同時,那熟悉的聲音也再次出現在白里的腦海之中.

"任務:進階之路"

"你成為史上首個在白銀城開啟青銅進階的人勇氣可嘉,任務勝利獎勵葬花箭矢(永久),任務失敗抹去神佑天賦……"

"噗……"當看到這個任務之時,白里有一種幾度天堂和地獄的感覺.

天堂是因為白里知道什麼是葬花箭矢,葬花箭矢是一種十分特殊的箭,它的箭頭位置就好像一朵盛開的梅花,其特殊的構造讓葬花箭在飛行過程之中可以產生遠超過三棱箭的急速旋轉,而箭矢旋轉速度的快慢也同樣決定了箭矢的穿透力.

所以葬花箭擁有著遠超三棱箭的穿透力,而這次獎勵竟然還是永久的葬花箭.

所謂的永久就是自己能夠直接得到一筒可自動補充的葬花箭,這對白里的吸引力絲毫不比凝氣箭差.

但是現在關鍵的問題是,自己一旦失敗,神佑技能會被再次抹殺,這箭魔戒指是不是跟自己有仇啊,是不是看自己有神佑非常的不爽?為什麼每一次失敗都是要抹殺自己的神佑?

葬花箭的確對白里吸引力非常大,但是比起葬花箭來,白里只想說神佑更關鍵啊.

所以這個任務跟之前的必勝之戰幾乎一模一樣,完全是一個不可拒絕也不可失敗的任務,一旦失敗那就是直接回到解放前的節奏.

可事到如今已經無路可退,無論是為了自己的太虛令進階,還是為了保住神佑技能,這次進階之路都絕對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怎麼?不敢接戰?"就在白里感歎這突如其來的任務之時,那邊完成登記的陳義已經走到了這邊,他開口話語之中便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區區手下敗將,我們有什麼不敢的?"白里還未開口宋賢已經將話茬接了過去.

而宋賢此話落下陳義的臉色頓時成了豬肝.

過去兩隊遭遇的次數並不算少,也算是互有勝負,而每一次幾乎都是兩隊拼盡全力才能夠艱難取勝.

但是上次一戰,血色戰隊全場被人牽著鼻子走,最終甚至連人家一根毛都沒有摸到就被人打了一個團滅,這份恥辱已經超越了血色戰隊的承受極限.

而後這場戰斗更是成為了逆天之戰讓血色戰隊更是無法接受,在陳義看來,夜色的人一定是用了什麼卑鄙無恥的手段才取勝的,至于什麼逆天之戰的評定,更是讓陳義覺得扯淡.

哪一場逆天之戰不是勇貫九州的人物才能夠完成的?而現在白銀城中一個青銅小弓箭手打出逆天之戰?要是信了才真的腦子有病呢.

而今天他們恰好遇到了白里開啟進階之路,這一戰在所難免,而這一戰也是他們血色戰隊洗刷恥辱的一戰.

"不要逞口舌之快,誰是手下敗將一會兒就知道了."陳義眼中含著殺機看了一眼宋賢那意思很明白:"我的大槍已經饑渴難耐了."

而就在陳義話語落下的同時,白里也打開了自己太虛令之中的匹配,沒有過多的等待,匹配之光僅僅是閃爍了一下就直接完成了對血色戰隊的匹配,與此同時兩隊的太虛令也同時得到了戰斗訊息,提示是否進入競技場……

上篇:第一百零五章 烏龍?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必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