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七百三十四章 忙里偷閑   
  
第七百三十四章 忙里偷閑

有小露帶頭,其他人也鼓起勇氣,開始行動,這些人能夠留在這里的,都是對醫術執著或者對軍醫這個身份十分看重的,沒有人願意離開,吃東西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是軍醫院食堂開張一來最詭異的一頓飯,也是最艱難的一頓飯,漸漸的,大家適應了這種氛圍,之前那種惡心的感覺漸漸消失,開始狼吞虎咽,有些人的適應能力不夠,于是另辟蹊徑湊在一起聊著有趣的事來分散注意力,總之,大家都吃光了定額的飯菜,至于回去之後會不會吐那就不知道了.

從這天開始,軍醫院多了個不成文的規矩,凡是解刨課的當天晚上,參加解刨課的人都會有最少一大碗的解剖物烹制的食物,而且必須吃完,不然滾蛋,當然,人體解剖除外.

最開始的一段時間,解刨課成了軍醫和醫工們又愛又恨的課程,他們喜歡解刨課,是因為可以更直觀更透徹的學習到更多知識,恨的,是課程結束後的那頓不忍直視的晚餐.

不過這樣的痛苦知識暫時的,時間長了,所有人都練就出一副不為所動的鐵石心腸,一些比較喜歡吃肉的家伙甚至特別期待解剖課的到來,因為那樣就可以狠狠的解解饞.

後來,袁方這個壞包見這些家伙都適應了,于是加大難度,改變解剖對象,不再解剖生豬,而是改為解剖一些古里古怪的東西,比如青蛙,比如蛇,再比大蟲子什麼的,反正就是看著就讓人不舒服的那種.

當時萬春芽問過袁方,吃這些東西對行醫有什麼作用,袁方的回答讓萬春芽很是無語:"沒什麼作用,就是讓他們吃點苦頭而已,省的這幫家伙一天天盼著解剖課,我上哪給他們弄那麼多生豬去?就算能弄到,那得花多少銀子啊."

回到別墅,一進門,桑柔就對坐在沙發里嗑瓜子的關嘯云說:"小云,吃沒呢?我給你帶好吃的回來了."袁方苦笑著搖搖頭,沒有說什麼.

關嘯云一臉警惕說:"真的?你們會對我這麼好?不會是在飯菜里下藥了吧?"

結月不滿說:"我們想要收拾你的話,用得著下藥嗎?"

關嘯云想想也是,湊過去接過餐盒,打開一眼大喜,二話不說抓起一根大骨頭狠狠咬了一口,邊嚼邊贊歎說:"嗯,好吃,好吃,夏荷,秋月,你們過來一起吃,還有不少呢."桑柔和葉青如對視一眼,齊齊松了口氣.

結月問關嘯云:"還有剩飯沒?"

關嘯云一臉不解問:"還有不少呢,怎麼?你們每吃嗎?"

桑柔走向廚房:"沒呢."

夏荷乖巧說:"我去熱飯."

桑柔擺手說:"不用了,你們歇著吧,我自己來就行."

看了眼灶台上的剩菜,桑柔的臉頓時變得非常郁悶,一大盆醬豬蹄,還有一個完整的扒肘子:"我說,就沒有素一點的菜嗎?"

關嘯云邊啃肉骨頭邊說:"沒了,都被我們吃了,有豬蹄和肘子,你們不是挺喜歡吃的嘛,我都沒舍得吃,特意給你們留的."桑柔一陣無語,想發飆,卻又找不到理由,按照關嘯云的飯量看,的確如他所說是他沒舍得多吃,人家也是好意,桑柔還能說什麼呢.

翻箱倒櫃的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什麼下飯的蔬菜,最後還是葉青如有辦法,跑去衛兵營弄了一大碗咸菜,總算是填飽了肚子.

袁方嗑了一大把瓜子,走到窗前看了看,納悶說:"靜秋她們怎麼還沒回來?不會出了什麼事吧?"

關嘯云將兩根肉嘟嘟的排骨分別放進秋月和夏荷碗里,自己嚼著豬耳朵對袁方說:"她們早就回來了,當時你還在上課,就沒打擾你,對了,她們就在衛兵營,說是審問犯人,不知道誰這麼不長眼得罪她們了."

既然已經回來了,袁方也就不擔心了,至于抓回來的那些流氓,袁方可沒工夫和他們廢話,他相信于靜秋可以處理好.

閆月的臥室,袁方幫她診過脈後又逗弄了一會小家伙,問衣服居家婦男打扮的任飛:"暗夜沒什麼事了?"

任飛點頭:"沒什麼大事,我告訴他們了,有急事就到這邊找我."

袁方總覺得少了點什麼,一拍大腿:"對了,于鳳嬌呢?"

任飛愕然:"出去了,說是去衛兵營了,和于靜秋她們一起走的."

于鳳嬌生得漂亮,漂亮至極,又柔又魅,可千萬別被她的外表給騙了,袁方可是見識過,這女人絕對夠狠,尤其是對待痛恨的人,只要落在她手里,絕對生不如死,于鳳嬌也去了,那些流氓今天算是徹底完蛋了,或者說蛋完了.

心里為那些倒黴的家伙祈禱著回到客廳,袁方繼續嗑瓜子喝茶水跟桑柔和秋月她們閑聊,雖然還有不少事等著處理,可眼看要過年了,袁方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什麼都不想,就好好的享受生活.

秋月和夏荷兩個小宮女已經適應了這里的輕松,每人抱著一只小貓,坐在沙發里邊磕瓜子邊聽袁方她們說話,臉上時不時的泛起笑容.結束了一個話題,袁方看向兩個小宮女問:"秋月,夏荷,快過年了,你們不打算回家看看?"

家,是個讓她們既懷念又陌生的地方,秋月和夏荷對視一眼,夏荷支支吾吾說:"我,我們,我們不知道家在哪里."

秋月帶著淡淡的悲傷解釋說:"我和夏荷一樣,都是從小就被賣掉了,最開始在大司馬的府里做丫鬟,前幾年又被送進宮里,我們,我們都不記得家在哪里,家里還有什麼人."

袁方心中一聲哀歎,沉默半晌柔聲問:"你們狠不狠賣掉你們的爹娘?"

夏荷哀婉說:"小時候不懂,長大以後恨過,但是現在不了."

秋月接著說:"這些年我們見過也聽過太多的窮人,尤其是哪里要是受災了,很多人都活不下去的,我知道,如果不是沒辦法,爹娘也不會賣掉我們."

上篇:第七百三十三章 磨練    下篇:第七百三十五章 有辦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