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七百二十五章 孩子他爹   
  
第七百二十五章 孩子他爹

閆月的痛呼聲再次響起,痛苦的哀嚎讓袁方的心也跟著一揪,深吸了一口氣起身說:"我還是下去抽根煙吧,聽著太難受了,我這心也跟著疼."于鳳嬌和萬春芽出了產房,她們在里面也幫不上什麼忙,看著閆月疼得死去活來她們都有點承受不住,也出來透透氣.

三人結伴出了別墅,來到門口的雨搭下,呼吸這涼爽的空氣,頓時感覺心情放松了許多,不再那麼壓抑.

袁方點燃雪茄狠狠抽了一口:"你們餓沒?要不我給你們那點東西回房吃點."

于鳳嬌搖頭:"哪還能吃得下啊."

萬春芽心有余悸問:"姐夫,生孩子都這麼痛苦嗎?"

袁方生怕她們兩個受到影響,留下陰影,搖頭說:"閆月是個例外,有的人生孩子就像那啥似得,這邊干著活,不小心就生下來了."

這時,一個蓬頭垢面滿臉胡子的家伙從遠處急奔而來,身後,幾個女兵追趕,袁方一愣,沒想到還有人敢到這來撒野,尤其是今天.

二話不說,袁方回屋將門口的戰刀取來,也不出竅,就那麼指著來人大聲呵斥:"小子,我不管你是誰,來干什麼,最好給我離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萬春芽和于鳳嬌見來人直奔袁方而去,目的明確,兩人頓時戒備之心大起,上前一步將袁方護在身後.

來人看到袁方,眼中精芒一閃,抬手正要開口,不小心被腳下的青石路面絆了一下,摔了個狗啃泥,同時,此人手中飛出一物,一道黑光閃過,無巧不巧的正好落在袁方頭頂.

袁方哎呀一聲,被嚇了一跳,當即大怒,上去就是一陣拳打腳踢.于鳳嬌和萬春芽也不含糊,一個制住來人雙手將其扭到背後,一個鎖住其雙腳,讓他動彈不得.

緊隨而至的田二妞見狀呆立當場:"姐夫,你們,你們."

袁方又狠踹了兩腳,站起身說:"這貨是干什麼的?怎麼進來的?"

不等田二妞回答,被制住手腳的家伙嚷嚷說:"我靠,袁大哥你也太狠了吧."

這個聲音袁方有點耳熟:"你誰呀."

田二妞急忙解釋說:"姐夫,他是任飛呀."

袁方一愣,示意于鳳嬌和萬春芽松手,將任飛提了起來,好一陣打量才懊惱說:"我靠,你小子怎麼成這個德行了,我都沒認出來,還以為是刺客呢."

任飛揉著青腫的眼眶沒好氣說:"外面那麼多衛兵,刺客進得來嗎?我說袁大哥,你動手之前就不能問清楚了?哎呦,疼死我了."

不等袁方接著問,桑柔急匆匆出來:"姐夫,姐夫,閆月姐要生了."袁方聞言不再廢話,拉著灰頭土臉的任飛就往里面跑.

此時,客廳里的鴉雀無聲,所有賓客都望向樓梯口,等待新生兒的降生.

袁方拉著任飛一路小跑,上了二樓,得到消息趕來的楊興見袁方帶著一個黑布醋溜的家伙上來,好奇問:"老大,他是誰?"

袁方邊跑邊說:"孩子他爹."

任飛對楊興揮了揮手勉強擠出個笑容:"陛下,我是任飛呀."接著,大步跑到產房外,站在閻熊身邊問:"老頭,小月怎麼樣了?"

閻熊沒好氣的瞪了任飛一眼:"你小子還知道回來,怎麼樣了?你自己不會問啊."

任飛扒著門,大聲喊:"小月,我回來了,挺住,挺住."

袁方沒好氣說:"挺住個屁,這又不是受傷,你的喊加油."

任飛已經蒙圈了,雖然不知道加油是什麼意思,還是大聲鼓勵:"小月,加油,孩子生下來就好了."

產房里傳來閆月虛弱的聲音:"任飛,你個王八蛋,都是因為你,都是因為你,老娘要疼死了."

一聲聲慘叫,牽動著在場每一個人的心,任飛癱軟在地不知所措.

袁方背著手,沒頭蒼蠅一般走來走去,葉大夫和秦操相對鎮定很多,扶著任飛退到一旁,為進進出出的宮女讓開道路.也不知過了多久,仿佛是一年,或者是一個世界,隨著一聲清亮的啼哭聲響起,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任飛很丟人的再次軟到,扒著門問:"小月,你沒事吧?"

小梅隔著門開心說:"二姐沒事,你們放心吧,對了姐夫,恭喜你呀,二姐給你生了個大胖小子."

任飛喜極而泣:"我任家終于有後了."

淅淅索索好一陣子,任飛等得頭上都快長出蘑菇了,產房的門才被打開,幾個宮女端著水盆和幾個布包出來,行禮後離開,幾個穩婆眉開眼笑的行禮道喜,眼巴巴的看著任飛,任飛卻視而不見,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擠開身材肥碩的穩婆沖進產房.

楊興見狀啞然失笑,對穩婆說:"你們很好,回去找小川子領賞."穩婆大喜,再次行禮後推開.

小梅探頭出來:"別進太多人,閆月姐現在不能著涼."

袁方撇了閻熊一眼,首當其沖進了產房,楊興手疾眼快緊隨其後,閻熊理所當然的也跟了進去.

產房里,任飛坐在床邊,眼巴巴的看著虛弱到極點的閆月,眼中盡是說不出的柔情,想要牽住閆月的手,可是看了看自己髒了吧唧的爪子,還是放棄了,接過辛慧蘭遞來的毛巾,任飛輕輕擦拭閆月額頭的汗珠,柔聲說:"辛苦你了,小月."

閆月狠狠瞪了任飛一眼,又心疼的抬手**他滿是胡須的消瘦臉龐:"你怎麼搞成這個樣子,是不是受了不少苦啊?"

任飛握住閆月的小手:"沒有,沒有,就是著急回來連夜趕路沒來得及洗澡."

小梅拍了任飛的手腕一下:"松手,你的手太涼,會讓二姐受風留下病根的."任飛聞言趕緊將閆月溫暖的小手放進被子里,一陣傻笑.

閻熊抱著外孫,樂得嘴丫子都快咧到耳朵根子了,一個勁說:"你們看,小家伙和小月長得多像,你看這大眼睛,小鼻子,尤其是這張小嘴,簡直就是和小月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上篇:第七百二十四章 待產    下篇:第七百二十六章 安土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