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四百三十一章 探監   
  
第四百三十一章 探監

楊興臉色有些難看:"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不但害死了我那個死鬼老爹,還想要弄死我,說實話,這些我都能忍,可是她逼得我和我姐失散多年,我娘生死不知,就從這點我就絕對不會放過她,現在,只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借口,不然我早就動手了."

楊興還有件事沒說,那就是皇後與司徒政的奸情,**宮廷,那是皇家的恥辱,單憑這一點就足夠殺她十次的,可是這個罪名是不能擺在明面上宣揚的.

袁方歎了口氣,搖頭說:"現在還不是時候,你登基在即,如果皇後在這個時候薨逝,作為晚輩,你的守孝吧?到時候登基大典還怎麼進行?所以她暫時還不能死,必須活著."

楊興歎了口氣:"那就只能讓她病了."

袁方點點頭:"這樣,我回去問問葉大夫,看看他有沒有什麼好辦法,對了,我能不能見見她."

楊興一愣:"你見她做什麼?"

袁方聳聳肩:"還能干什麼?聊聊唄,說不定她能放棄以往的恩怨幫助你完成大典呢,那樣不是更好?"

楊興聞言翻著白眼說:"怎麼可能."

袁方嘿嘿一笑:"不試試怎麼知道?對了,那個司徒政沒死吧?"

提到司徒政,楊興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沒好氣的說:"死倒是沒死,不過也快了."

袁方疑惑問:"怎麼說?"

楊興咬牙切齒說:"這孫子被斷了手腳筋,現在已經是個廢人了,被關在後宮的秘牢里面,整天嚷嚷著要見皇後,翻來覆去的就是那麼一句,我一來氣就下令每天只給他一點水,幾天才給他一點吃的,讓他沒力氣亂喊,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估計那貨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袁方點點頭:"這樣啊,那我先去見見這個司徒政,然後再去見皇後."

楊興見袁方心意已決,也不再勸說,也許袁方真能說服皇後也不一定,于是才勉為其難的點頭同意.

袁方起身告辭,不過臨走前特意當著楊興的面以命令的口吻讓桑柔和結月留在這里,桑柔和結月十分不解,本想問問到底是因為什麼,可是看到袁方表情鄭重,最後還是沒有問出口.

袁方的想法很簡單,他不想讓桑柔和結月參與到這種事情之中,因為這其中關系到楊興和皇室的一些不好的隱私,不是袁方不相信桑柔和結月,袁方很了解她們,就算她們知道了也絕對不會到處亂說,但是說不說是一回事,知不知道是另一回事,如今楊興大權在握,所謂伴君如伴虎,誰知道多年以後楊興會不會變?

如果楊興變了,變得不再顧忌大家之前的那份友情,知道這些隱秘的人的存在對他來說就像是如刺在喉,必然會將其拔出,那時候,倒黴的也就是袁方一個人,不至于連累桑柔和結月她們,袁方這屬于在幫她們規避風險,屬于好心,當然,現在來講,無論是楊興還是桑柔和結月都不清楚袁方的想法,也沒有多想.

在一隊女兵的帶領下,袁方來到後宮的秘牢,女兵沒沒有跟著進去,在袁方的吩咐下等在外面,在太監獄卒的帶領下進了秘牢,在最里面的牢房見到了司徒政,如今的司徒政和當初那個算不上風度翩翩但也氣度不凡的樣子完全不同,披頭散發的躺在發黴的枯草上一動不動,嘴唇干裂,眼神空洞,幾乎和死人沒什麼太大的區別.

所有的牢房都差不多的樣子,味道那是相當的難聞,袁方捂著鼻子吩咐看守牢房的太監說:"去給他弄點水喝."

小太監聞言立刻照辦,有些粗魯的給司徒政灌了幾口水,恭敬的退出牢房,躲得遠遠的,他們這些人在宮里混了不少年,當然知道什麼事情可以聽,什麼事情不能聽.

牢房中,只剩下司徒政和袁方兩人,袁方靜靜的打量司徒政良久,歎了口氣說:"這又是何必呢."

司徒政喝了幾口水,感覺好了一些,眼神恢複了些許清明,看向袁方的眼神無悲無喜,表情平靜,語氣沙啞說:"這就是命."

稍稍適應了說話的感覺,司徒政接著說:"就像你當初不知道他會是三皇子一樣."

命運,這東西太過玄奧,不是凡人可以窺探的,袁方也不想和司徒政談論這個話題,在小太監之前搬來的椅子上坐下,猶豫著怎麼開口.

司徒政沉默片刻,語帶哀求問:"能不能告訴我,她,她還好嗎?"

袁方自然之道司徒政問的是誰,微微點頭說:"還不錯吧,除了沒有自由之外,一切和以前差不多."

司徒政如釋重負的點點頭,又滿是期待的問:"我是不是該上路了?能不能在我離開之前讓我見見她?就看一眼,遠遠的看一眼就行."

袁方被司徒政眼中的那份濃濃的情誼所打動,如果不是立場不同,袁方還真想幫他一把,可是他不能那麼做,因為他知道,這種事已經觸及楊興的底線,就算他和楊興的關系再好,就算他真的那麼做了楊興也不會真的為難自己,但袁方還是沒有答應,相比之下,他更看重他和楊興之間的友情.

袁方淡淡一笑:"你想多了,至少暫時你還不用死."

司徒政苦笑說:"早晚的事,這樣活著還不如死了干脆."

袁方輕聲問:"你就沒有別的什麼想說的?"

司徒政搖頭:"都已經過去了,說那些還有什麼意義?我在宮里待了這麼多年,見過太多的人情冷暖,說真的,我挺佩服你的,也很想有你這樣一個仗義仁厚的朋友,雖然我知道那是奢望,不過我還是想勸你一句,無論你怎麼信任他,也要給自己留條後路."

袁方凝視司徒政良久,這是他在這個世界第二次聽到類似的話,第一次是陳信,那次夜談讓袁方在權利的誘惑下清醒過來,這次,司徒政說起這些,袁方能感覺得到他的這番話出自真心,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句,但袁方領情了.

袁方淡淡一笑:"那你呢,難道你對她的忠誠也留了後路了嗎?"

上篇:第四百三十章 想法    下篇:第四百三十二章 驚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