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四百二十二章 虛驚   
  
第四百二十二章 虛驚

見不見的,和她沒關系,反正事情已經通報了,她的任務算是完成了,女兵先是小心翼翼的幫袁方蓋好被子,如釋重負的轉身走向門口.

睡得正香的袁方被吵醒,脾氣自然不會好,說話的聲音沒有絲毫掩飾,門外的尉遲剛聞言滿頭黑線,不過他也沒辦法,以現在袁方的狀態就算是見到估計也辦不了什麼正事.

尉遲剛正要轉身離開,就聽到屋子里袁方的聲音再次響起:"等等,你說誰來了?"

已經走到門口的女兵一愣,隨即回答說:"尉遲大人啊."

袁方擺手:"不是他,剛才我好像聽說有人拜訪?"女兵點頭,走回袁方床邊,再次遞上拜帖.

袁方揉了揉眼睛仔細看向落款,馮興海,這個名字袁方可是印象深刻,就是那個揮金如土,這次拍賣會花費最多的那個商人.

袁方急忙對女兵說:"快,請人家進來,嗯,就去書房吧,我換身衣服就過去."

女兵看了一眼門外,提醒說:"姐夫,尉遲大人還在外面等著呢."

袁方伸著脖子大聲喊:"鋼管,進來吧."

尉遲剛笑呵呵的進來,見袁方穿著大褲頭蹲在裝衣服的箱子旁翻找,尉遲剛好奇的問:"一大早的你折騰啥呢?"

袁方撓頭說:"奇怪了,我的衣服哪去了?"

習慣性的,袁方對門外喊:"桑柔,結月,我的衣服呢,是不是你們拿去洗了?"

守門的衛兵聞言,剛才那個女兵探頭進來說:"姐夫,你昨天回來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我們也不知道你的衣服哪去了."

袁方聞言一愣:"不會吧,我靠,要是丟了就慘了,那衣服里面可是還有好幾塊令牌呢."

尉遲剛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袁方,調侃說:"我說袁大夫,你也太孟浪了吧,昨天到底去哪鬼混了,連衣服都弄丟了."

袁方翻了個白眼,就那麼大大咧咧的叉著腰站著,皺眉使勁回想昨天的事:"嗯,昨天晚上在皇宮喝酒,然後桑柔她們幾個都喝多了,我送她們回去休息,嗯,嗯,然後呢?"然後袁方就想不起來了.

尉遲剛愕然:"我靠,你不會把桑柔她們那啥了吧?"袁方聞言被嚇了一身冷汗.

這時,門口的女兵換崗,來的時候還把袁方的衣服一起帶了過來,袁方先是一陣翻看,那些令牌玉牌什麼的一件都沒少,稍稍松了口氣,接著,有些緊張的問那女兵:"我的衣服怎麼在你那?"

女兵回答說:"不是在我那,是在桑柔校尉她們那里."聞言,袁方眼前一黑,差點沒暈過去,酒後亂性,毀人清白,這是袁方唯一能想到的.

與此同時,習慣生物鍾作息時間剛剛醒過來的桑柔和結月面臨這同樣的尷尬,她們兩個人醒來後發現自己幾乎赤身裸體,頓時心里一緊,第一時間去找衣服,發現箱子里空空如也,心里著急,裹著被子就出了房間,見到院子里掛滿了自己的衣物,都很是納悶,暗暗嘀咕,就算是昨晚和姐夫發生了什麼,姐夫臨走前也不至于把自己的衣服都洗了吧?毀尸滅跡?掩蓋罪行?

當桑柔和結月,還有袁方聽完知情人的講述,得知昨晚的事情經過後,桑柔和結月松了一口氣,袁方也差不多,不過內心深處隱隱有著一絲遺憾.

穿好衣服,洗漱的同時袁方問尉遲剛:"鋼管,你一大早的不去皇宮跑這來有事?"

尉遲剛見袁方宿醉未性,站著還有些搖晃,猶豫了一下說:"也不是什麼急事,你這邊有客人,你先忙,晚上我再過來."說著,起身就走.

袁方一邊擦臉一邊追到門口,沒好氣說:"有事你就說嘛,這沒頭沒腦的,莫名其妙."

尉遲剛已經走遠了,袁方將毛巾丟在一旁,低頭找了一圈,郁悶說:"我的鞋呢?鞋又哪去了?"剛剛換崗的女兵聞言哎呀了一聲,轉身就跑.

袁方愕然半晌,問另一個女兵:"她這是咋了?拉肚子?"

女兵笑著回答說:"不是,她是去給你拿鞋了."

袁方試探著問:"我的鞋也在那邊?"女兵點頭.

袁方欲哭無淚:"這麼說我昨天是光著腳回來的?"女兵強忍笑意繼續點頭.

袁方哭喪著臉說:"完了,這下丟人丟到家了."

女兵終于忍不住好奇開口問:"姐夫,你們昨天喝了多少酒啊?"

袁方靠在門框上,一邊揉著腦袋一邊說:"也沒多少啊,我就喝了半斤多點的樣子,按理說這點酒不可能多呀,不對,一定是昨天那酒有問題."

說到這,袁方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急忙說:"趕緊准備馬,咱們馬上去皇宮."女兵不知道袁方是怎麼了,不過見袁方這麼緊張的樣子連忙點頭,跑去安排馬匹.

沒一會,鞋拿來了,袁方隨便擦了擦腳登上鞋子,此時,另一名女兵已經牽著幾匹馬過來,袁方心急如焚,翻身上馬,催馬而去,兩個女兵見狀不敢怠慢,騎上馬跟了上去,同時,招呼其他當值的女兵一起跟上.

當袁方來到府邸大門的時候,身後已經跟上來好幾十女兵,而且府內還有不少剛剛得到消息的正在往這邊趕.

尉遲剛正要外出,見到這一幕不由一愣,對等著開門出去的袁方說:"袁大夫,來的是什麼人啊,還勞煩你親自出來迎接?"

袁方沒時間胡扯,壓低聲音對尉遲剛說:"你也跟我走."

尉遲剛愕然:"去哪?"

袁方表情嚴肅說:"皇宮,我懷疑昨晚的那酒有問題,我得去看看楊興那小子怎麼樣了."

尉遲剛瞪大眼睛說:"殿下他沒什麼事啊,說是酒勁太大,有點上頭而已."

袁方聞言一愣:"怎麼個意思?你見過楊興了?"

尉遲剛點頭說:"是啊,一大早進宮見到的,殿下昨晚喝多了,有點不舒服,處理了幾件著急的事就回去休息了,要不我這功夫還在宮里呢,哪有時間來找你啊."

袁方撓撓頭,還是有點不放心的說:"你確定是喝多了不是中毒?"

上篇:第四百二十一章 醉態    下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拜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