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三百三十二章 叫板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叫板

曹禾起身走到袁方近前,鄙夷說:"既然是我主審,還請袁大夫讓讓,你可以去下面旁聽."

袁方不屑的撇撇嘴,一點沒有讓位置的意思,從腰間解下一塊玉牌晃了晃說:"這是殿下的玉牌,我是代表殿下聽審的,怎麼,你覺得你比殿下的身份還要更高?"

曹禾表情一陣扭曲,冷哼一聲,不和袁方做無謂的口舌之爭,走到金晨身前,打量金晨一番說:"金晨將軍,你這腳是怎麼回事?難道有人對你動用私刑?"

金晨語氣平靜:"沒有,是我不小心扭到了."曹禾皺起眉,金晨的態度明顯不是站在己方這邊,曹禾不由看向徐翰文,暗暗猜測難道這件事真的不是丞相大人指使的?那樣的話事情就難辦了.

曹禾正在想著如何引導金晨時,袁方開口了:"金晨,你說說吧,到底是誰指使你行刺殿下的."

金晨依舊保持平靜,看向端坐一側的徐翰文說:"是丞相大人."

在場眾人嘩然,徐翰文臉上的肌肉抽了抽,卻沒有反駁,因為他知道就算反駁也沒有什麼意義,不如看看他們到底耍什麼花招,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再做決定.

曹禾怒視袁方:"袁大夫,既然我是主審,還請你保持安靜."

袁方撇嘴說:"你在那半天不開口,我知道你是怎麼回事?"

曹禾看向金晨:"你說是丞相大人指使你行刺殿下,有什麼證據?"

金晨想了一下說:"當時是丞相大人的管家找我商量這件事的,我的那些兄弟也都在場,他們可以作證."聽金晨這麼說,曹禾和徐翰文都松了一口氣.

曹禾笑著說:"你說丞相大人的管家?一個管家而已,你覺得丞相會讓他做這種大逆不道的事嗎?我看你是信口開河."

金晨淡淡說:"當時他出示了丞相大人的令牌,罪臣自當聽從丞相大人的吩咐."

曹禾輕蔑說:"難道你就不想想?丞相為什麼要這麼做?也就是丞相讓你這麼做的動機?"

徐翰文輕咳一聲,曹禾反應過來,剛才一時沒留神,忘了自己的立場,隨即轉移話題說:"你確定是丞相大人的管家?哪個管家?"

金晨點頭:"我確定是大管家許富."

徐翰文沒有微皺,許富跟隨他多年,是他的心腹,一些重要的事情他都會交給許富去處理,看金晨的表情和反應,應該沒有說謊,那麼,就是許富自作主張了,可他為什麼會這麼做,答案只有一個,他背叛了自己,如果這樣的話,他到底投靠了誰?是皇後還是那個三皇子,又或者是其他什麼人,自己以前做過的那些事許富有沒有說出去?

徐翰文只覺得頭疼欲裂,身體微微搖晃,曹禾見狀急忙過去攙扶關切問:"丞相大人,你怎麼了?"

休息了一下,徐翰文感覺好了一些,歎息說:"老毛病了,沒事,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們繼續,我就就先回去了.對了,等下我會許富過來配合調查."說完,在孫尚幾人的攙扶下離開.

袁方撇嘴說:"真會找借口,行了,都散了吧,沒什麼好審的了,那個許富也不可能過來."

常迅配合問:"你怎麼這麼肯定?"

袁方嘿嘿一笑說:"這不是明擺著的嘛,殺人滅口唄,要不咱們打個賭,那個許富要不就是失蹤了,要不就是掛了,反正不會來配合咱們的,怎麼樣?賭不賭?"

常迅使勁搖頭:"不賭,我又不傻,明知必輸還跟你賭."

袁方看向曹禾:"曹大人,要不咱們兩個賭?"曹禾冷哼一聲,使勁揮了揮衣袖,大步離去.

袁方扯著嗓子喊:"曹大人,別忘了告訴一起其他人,下次來的時候再多帶點補品,殿下的身子還很虛,需要好好補補."

等該走的都走了,袁方看著金晨歎息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說這話的時候,袁方沒想過整件事都是他策劃的,所以才好意思這麼說,不然,估計袁方的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挖苦金晨了.

金晨直視袁方:"希望你們答應我的事情能夠做到."

袁方一愣:"答應你什麼事了?"金晨聞言大怒,他已經想明白了很多事情,當初楊興謊稱受傷,明顯早就知道自己要對他動手,那麼既然知道危險還敢去皇宮,分明是想利用自己,甚至金晨懷疑這件事就是楊興弄出來的,不過事已至此,他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現在的他只希望家人無恙.

結月將剛才的事情和袁方說了一遍,袁方恍然大悟說:"哦,這件事啊,既然殿下答應了,我當然會照辦,金晨將軍放心,我一定會全力以赴."

金晨微微點頭:"希望你言而有信."

袁方揮手說:"行了,帶金晨將軍回去休息,讓那些守衛好生照看,別虧待了他們."

兩個女兵領命,推著金晨返回地牢.桑柔納悶問:"姐夫,這件事就這麼完了?"

袁方聳聳肩:"不然呢?"

桑柔詫異說:"難道你不打算用這件事治那個家伙的罪?"

袁方無奈說:"哪有那麼容易啊."

桑柔有些不甘心說:"可是,金晨不是指認丞相就是指使他的人了嗎?"

袁方攤手說:"那也不行,他可以把責任全都推給他的管家,說那是他個人行為,來個一推六二五,然後把那個許富處理掉,毀尸滅跡,咱們找不到人,無憑無據的還能把他怎麼樣?"

桑柔嘟起嘴:"真是太複雜了,怎麼就不能簡單點呢,好人壞人很好分嘛."

袁方笑著說:"哦?那你說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桑柔理所當然說:"當然咱們是好人,他們是壞人了."

袁方搖頭說:"這東西沒有絕對的,站在咱們的立場,他們是壞人,可站在他們的立場呢,咱們就是他們眼中的壞人了."

桑柔撓撓頭:"哎呀,太亂了,我都被你說糊塗了."

上篇:第三百三十一章 氣急敗壞    下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聯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