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三百三十一章 氣急敗壞   
  
第三百三十一章 氣急敗壞

,最快更新醫路通天最新章節!

袁方翻著白眼說:"閑雜人等?出去?是說我呢吧?我為什麼要出去?三殿下是我兄弟,這是他的地方,我願意在哪待著就在哪待著,你管得著嗎?"

孫尚嘲諷說:"狗仗人勢."

袁方坐起身,對孫尚比了個中指說:"沒錯,我就是狗仗人勢了,你又能怎麼樣?我狗仗人勢也比你強,你這老狗又仗什麼玩意的勢了?"

袁方這句話,可是一下子把孫尚和徐翰文都罵了進去,說孫尚是狗,而給他撐腰的徐翰文也變成了什麼玩意,或者不是什麼玩意.

不等孫尚再說什麼,袁方從懷里摸出一疊紙拍在桌上,怒視徐翰文說:"丞相大人,要不要看看這些口供?"

徐翰文輕蔑一笑:"口供?什麼口供?和我有什麼關系?"

袁方冷笑說:"如果你不是冒充的,這上面提到的丞相徐翰文那就和你有關系了,上面可是寫得清清楚楚,那些行刺殿下的禁衛軍已經交代了,整件事都是由你,帝國丞相指使."

常迅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徐翰文,落井下石說:"丞相大人?沒想到你,你,你會這麼做."徐翰文被常迅如此做作的表情氣炸了肺,這才知道原來這貨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徐翰文處變不驚,淡淡說:"人販的口供?不知道是哪個刑署提供的口供?還是你們亂用私行屈打成招的結果?"

袁方知道這點東西不可能讓徐翰文認罪,再說,這件事卻是和人家沒啥關系,袁方聳聳肩說:"你的意思是我亂用私刑?"

徐翰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緊不慢說:"那就得問過人犯才知道了,我可不會像某些無知小輩一樣歪曲事實,誣陷他人,一切,都要講證據的."

袁方嘿嘿一笑:"不知道殿下吩咐的事情,算不算是亂用私刑呢?"

徐翰文不動聲色:"國有國法,就算殿下也不能知法犯法."

袁方笑眯眯說:"你的意思是殿下也不能審問行刺自己的賊人嘍?那我倒是要問問了,誰有才權利審問?難道是丞相大人你嗎?"

徐翰文朗聲說:"按照帝國法律,應該交由司寇來審理."

袁方笑著說:"行啊,司寇大人不是在嘛,那就在這審吧,我倒要看看到時候你還有什麼話說."

大司寇曹曹禾聞言出聲說:"行刺殿下乃頭等重罪,需要將人犯帶回長刑署審理,還請閣下將金晨等人交給本官帶回長刑署."

袁方果斷拒絕說:"那是不可能的,是人都知道你和丞相是穿一條褲子的,現在的口供指明丞相就是幕後黑手,我把金晨交給你,那不是讓你有機會殺人滅口嘛,我還沒白吃到那種程度.要審,就在這審,不審就這麼定案.反正認證,物證,口供,還有動機都一清二楚,事實就在眼前,容不得你們狡辯,大不了等殿下的傷好了以後親自找個地方來個公審什麼的,讓所有人都見識見識咱們丞相大人的所作所為."

徐翰文皺起眉,如果真讓他們這麼鬧下去,對自己的聲譽絕對會造成不小的影響,徐翰文所圖不小,深知民心的重要性,當然不會放任袁方那麼做,加上他沒有下達過這樣的命令,所謂身正不怕影子斜,徐翰文冷聲說:"既然袁大夫有如此雅興,曹禾,那就借用殿下的地方在這好好審審吧."

曹禾躬身行禮:"是,丞相大人."袁方一揮手,等在外面的結月轉身離開,去地牢提金晨過來.

金晨此時已經換上了一套乾淨的衣服,遮蓋住身上的傷痕,那些女兵沒有傷到他的臉,所以看起來沒有什麼異樣,至于被砸爛的腳,也已經用紗布包好.

過來的路上,結月提醒金晨說:"你想好了,你和你的那幫兄弟的家人全都在丞相手里,現在只有殿下才能救他們出來,如果你肯說實話,殿下會出手救出你們的家人,而且殿下說了,一人做事一人當,你也是被人利用而已,罪不及家人,可以不再追究,但如果你要是想自己死扛那也可以,我們會把你交給長刑署,到時候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我想你比我更清楚,等你們身死,就是你們那些家人被滅口之時."

金晨坐在輪椅上沉默不語,自從昨天袁方提到這些事之後,他就一直在想,他知道自己罪無可赦難逃一死了,可如果有機會留給家人一條活路,他自然不會放棄,而且他也相信袁方的話,丞相絕對能做得出殺人滅口的事情.

良久,金晨開口說:"殿下真的願意幫我就出家人?"

結月嘴角露出淡淡笑意,肯定的回答說:"是的,殿下答應過會竭盡全力,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帶你去見殿下."

金晨歉意一笑:"那就有勞了."結月點點頭,帶著金晨去見楊興.

不是金晨不識抬舉,而是這件事對于他來說事關重大,他必須得到殿下的親口保證才行.時間一點點過去,袁方已經喝了兩杯茶了,結月還沒有回來,正准備讓人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結月帶著一隊女兵出現在正廳門口,金晨也在其中.

兩個女兵將坐在輪椅上的金晨推到廳內,按照結月的吩咐守在其身後,防止金晨胡言亂語.

結月走到依舊坐在主位的袁方身後,低聲說了幾句,袁方微微點頭,看了金晨一眼後,對下手落在的大司寇說:"司寇大人,金晨到了,你審吧."

徐翰文打量著金晨,想從他的眼神和表情里看出些什麼,可是讓他失望了,金晨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表情平靜,眼神像死人一樣決絕,這讓徐翰文心里一沉.

聽到袁方的話,徐翰文皺起眉,對方如此有把握,看來這件事早已蓄謀已久,可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難道這個金晨真的願意承擔死罪就只是為了栽贓自己?

徐翰文不認為這件事情這麼簡單,更不認為金晨會這麼做,不為別的,因為他很了解人性,沒有人會願意放棄生命去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情,徐翰文有些後悔了,剛才就不應該同意在這審理此案的.

【 ..】

上篇:第三百三十章 閑雜人等    下篇:第三百三十二章 叫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