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二百三十六章 打磨   
  
第二百三十六章 打磨

羅四平有些沉不住氣溫:"你小子到底讓我們幫什麼忙?"袁方不傻,從羅四平的話了聽出他其實也早想為手下的兄弟謀個好前程,不然也不會說那麼多.

袁方暗罵,剛才還拽得跟二五八萬似得,現在看老子怎麼蹂躪你,想到這,袁方話鋒一轉:"四哥,我是覺得吧,咱們現在沒錢,還需要錢,咋辦?還得做生意,西州的絲綢不錯,再加上我們新弄個軍工廠都在西州,你和黑風山的老大熟,你看能不能和他們說說少收點過路費?"

羅四平盯著袁方問:"就這事?"

袁方點頭:"對呀,就這事."

羅四平失望說:"這種事我沒辦法,道上的規矩,我們不能參合人家的事."

羅四平想起了什麼,笑呵呵說:"不過嘛,你要是真想省錢,我倒是可以幫忙干掉黑風山那幫孫子,怎麼樣?"

袁方心中好笑,腦袋卻要得跟撥浪鼓似得:"不行,不行,打仗就得死人,我看不想讓四哥冒險,外一有個三長兩短的我可沒辦法向莫大哥交代."

羅四平瞪眼說:"就黑風山那病孫子我還沒放在眼里,再說,我可沒那麼容易死."

袁方繼續搖頭:"還是不行."

羅四平惱怒的盯著袁方:"你小子還有別的事沒?沒事趕緊滾蛋,別耽誤我看美女."

袁方不以為意的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說:"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啊,你忙著,我就先回去了.唉,這點忙都忙不了後面還有一大堆事呢,看來得找別人商量商量了."說完,扭著屁股往回走.

羅四平眼睛一亮,叫住袁方問:"小子,你等等,剛才你說後面還有不少事?啥意思?"

袁方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羅四平一眼:"哦,沒啥,反正四哥也幫不上忙,我還是找別人吧,對了,聽雨晴說她好像認識個占山為王的,那家伙下手夠狠,應該可以."接著,袁方對跟在身邊的桑柔說:"走,咱們去找雨晴聊聊."

羅四平猛的站起身,幾步追上袁方,攔在前面說:"小子,你把話給我說明白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斷弓山不如你說的那幫家伙?我告訴你,只要我開口,道上混的都得給我點面子,說吧,還有什麼事,我一起幫你辦了."

袁方練練擺手說:"別,別,這也太勉強了,這要是讓莫大哥知道了我以後就沒臉見他了."

事到如今,羅四平也看出袁方這貨實在和自己抖機靈耍心眼了,冷冷一笑說:"小子,沒看出來呀,居然敢跟我玩陰的."

袁方嘿嘿一笑:"那里,那里,彼此彼此."

羅四平撇了手按腰刀盯著自己的桑柔和結月,對袁方說:"過來坐."說著轉身坐回自己的椅子,袁方聳聳肩也跟了回去.

袁方不說話,羅四平不知道怎麼開口,沉默半晌,直到院門口的衛兵換崗,羅四平實在忍不住了開口說:"袁大夫,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剛才是四哥我不對,四哥道歉,我的心思你應該知道,我們道上講究的是面子,總不能讓四哥我主動開口求你吧?"

袁方理解的微微點頭:"四哥,我想讓你幫忙的是不要臉,不,是不能看面子的,有時候可能還會大失顏面,你想好了,要是覺得可以,咱們等下好好談談,我還有點事就先去忙了,你考慮好了就去找我."說著,袁方起身大步離開,羅四平坐在椅子上眉頭緊皺.

路上,桑柔好奇的問:"姐夫,咱們去哪?"

袁方四下看了看:"隨便轉轉吧,對了,去鐵匠爐看看."

結月不解問:"剛才你不是說有事嗎?"

袁方笑呵呵說:"我就是那麼一說,羅四平那個家伙你們也看到了,土匪頭子,桀驁不馴,散漫慣了,我得好好磨磨他的脾氣,不然以後著家伙眼里就沒誰了."

桑柔沉吟片刻:"姐夫,你弄的那款男軍服不會就是給他的吧?"

袁方一愣:"你咋知道的?"

桑柔嘟著嘴說:"還用問嗎,那軍服一看就不適合戰場,咱們這又都是當兵的,也就那個土匪合適了."

袁方一挑眉毛:"呦呵,沒看出來呀,桑柔這麼聰明,看來以後有什麼難事我得找你商量商量."

湊過去仔細看著袁方的眼睛,見他不是在挖苦嘲諷,桑柔頓時得意起來,拍著胸脯說:"那是,姐夫以後有想不明白的盡管找我."

結月笑罵說:"你個小妮子,誇你兩句就找不到北了."

羅四平坐在門口,已經沒心思看美女了,撓著頭思來想去總覺得袁方的話里有話,可就是抓不住重點.

閻熊剛從後院回來,吹著口哨,他心情相當不錯,女兒算是謀了份差事,雖然還是老本行,閻熊卻很滿意.

遠遠的看到羅四平愁眉不展,閻熊湊過去說:"四平兄弟,這是咋了?"羅四平見閻熊來了頓時大喜,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可見識到這老家伙的老奸巨猾了,這個時候正好讓他幫忙分析分析.

羅四平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問:"閆都頭,你覺得袁方那小子到底是啥意思?不會是想讓我卑躬屈膝的求他吧?我羅四平雖然不是什麼英雄好漢,可也干不出來那種低三下四沒臉沒皮的事."說著,跑進屋拿了壺酒出來,給閻熊滿了一杯說:"閆都頭,你覺得那小子是怎麼個想法?"

閻熊很享受的喝了杯酒,見羅四平這麼有誠意,語重心長說:"四平啊,我是官,你是匪,咱們所出的體制不同,生活的環境也不同,做事的風格完全不同,你別瞪眼啊,聽我把話說完."

閻熊給自己又倒了杯酒,接著說:"你想帶著手下的兄弟從良,我說的沒錯吧?"

羅四平嘴角一陣抽搐:"什麼叫從良?我們又不是妓,女,我那叫,那叫."羅四平腦袋里的學問就那麼一點,一時半會想不出合適的形容詞.

上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探口風    下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指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