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二百三十章 化解   
  
第二百三十章 化解

眾人再次端起酒杯,氣氛回歸熱烈.閆月擔心的看向門口,她不知道任飛又哪根筋沒搭對,很想出去看看,她很擔心,她看得出來任飛有心事.

喝過酒,袁方笑聲對楊興說:"你們喝,我出去看看."楊興微微點頭,他也猜到了什麼.

袁方剛到門口,就看到任飛正和大院門口的衛兵說著什麼,任飛想出去,衛兵不放行,袁方給桑柔使了個眼色,桑柔會意,走過去將一塊腰牌遞給任飛,任飛看了桑柔一眼,又看了看遠處的袁方,咧嘴一笑,揚了揚手里的腰牌轉身出去.

這次,衛兵沒有再阻攔,任飛一個人提著酒壺到處打聽,最後來到後勤部隊的駐地.

州軍遣返各地,所剩的也就一兩百人的樣子,其中各類兵種都有,最多的就是後勤兵,所以,陳信,雷虎和剩下的州軍就暫時被派到這里守衛軍儲所.

軍儲所是城中的軍事重地,里面儲備著大量的糧食和其他物資,不是一般人可以進去的,門口的衛兵見穿著軍服小二郎當的任飛提著兩壺酒過來,先是一皺眉,隨即阻攔說:"站住,你是哪個部隊的?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趕緊離開."

任飛揚了揚手里的腰牌,笑呵呵說:"我是來找人的."

衛兵看到任飛手里的黑色腰牌先是一愣,隨即立正行禮說:"見過長官."

一路上,這種事情已經發生好幾次了,任飛波瀾不驚說:"不用這樣,我不是當兵的,這東西是借來的,對了,我跟你打聽個人."

雖然任飛說那腰牌是借來的,但衛兵也不敢怠慢,開玩笑,那可是殿下親衛專屬腰牌,那是一般人能借得來的嗎?衛兵恭敬說:"這位大人,不知道你想打聽誰?我們這沒剩多少人了,我差不多都認識."

任飛笑著說:"周磊,幻羽縣的周磊."

衛兵呵呵一笑:"你說周隊長啊,他就在這."說著,看了看任飛手里的酒壺,接著說:"稍等,我這就去通報."

任飛看了看營地里的糧倉和大堆被氈布覆蓋的物資,猶豫了一下沒有進去,點頭說:"那就有勞這位兄弟了."

衛兵客氣說:"應該的,應該的."接著,和同伴打了聲招呼一路小跑去了.

沒等多久,鼻青臉腫的周磊跟著衛兵出來,遠遠的看到任飛同樣一愣,隨即板著臉走到任飛近前:"怎麼,還要再打一場?"

任飛揚了揚手里的酒壺:"打不過,咱們比比酒量怎麼樣?"

周磊再次愣住,'打不過’,這可不是任飛的風格,任飛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很清楚,是那種甯遠被打死也不會認輸的家伙,今天居然承認不如自己,一時間周磊有些發蒙.

任飛梗著脖子說:"咋地?怕了?"

周磊冷哼說:"怕?我是怕這點酒不夠喝."

任飛哈哈大笑:"走,咱們找個地方慢慢喝."

周磊深深的看了任飛一眼:"跟我來."說著,搶過一只酒壺灌了以後,轉身在前帶路,任飛淡淡一笑跟了上去.

南面城牆,一處殘破的城樓內,周磊靠著殘垣斷壁席地而坐,任飛有樣學樣,兩人相隔不到一米,望著城外一望無際的雪地沉默不語,只是偶爾灌上一口老酒,呼出一口濃郁的酒氣.

半晌,任飛打破沉默:"混得不錯嘛,上來的時候那麼多人和你打招呼."

周磊撇了任飛一眼,有些不情願的解釋說:"我是管後勤的,經常送東西上來,熟悉了,大仗的時候就不能隨便上來了."兩人再次沉默,任飛幾次欲言又止,又不知道怎麼開口,他們兩個實在是太長時間沒有像現在這樣心平氣和的聊天了.

任飛看著周磊抱著布條的左手:"你的手怎麼弄的?"

周磊抬起左手:"你是不是很同情我?放心,就算我只有一只手也不怕你,想打架我隨時奉陪,你不用有心理負擔."

任飛沒有說話,默默的看著周磊的臉,那張以前無比痛恨如今卻變了味道的臉,尤其是他耳旁的一道不大的傷疤.任飛依稀記得,被閻熊接到幻羽城後的第一個朋友就是周磊,當時閻熊和周秋雨還都是差辦,兩人關系不錯,任飛和周磊還有閆月三個整天混在一起,周磊耳邊的那道傷疤就是任飛不小心用樹枝弄出來的,後來,閻熊和周秋水鬧翻了,他們也就分開了,當他們再見時卻成了敵人.

沉默,又是沉默,任飛沒有再開口,靜靜的等著,良久,周磊歎了一口氣,靠著牆望著遠處的天空回憶說:"那次我們幾千人被好幾萬敵軍困在牛角山,沒有援兵,沒有退路,夏將軍帶著我們突圍,我的手就是那次受傷的,手筋斷了,這輩子就這樣了."

說到這,周磊慘然一笑,看著任飛說:"不用同情我,我已經很幸運了,因為我還活著.那次突圍死了很多人,很多很多,出發的時候我們那個小隊有十二個人,最後只剩下兩個,其他人都死了,全都死了."

任飛一聲歎息,雖然周磊沒說當時的細節,但不難想象那一場大戰的慘烈:"你的那兩個跟班呢?"

周磊簡單的回答:"死了."

任飛問:"死在那次突圍?"

周磊搖頭,指著不遠處的一處城垛說:"不是,死在之前的守城戰,就是那里,他們被沖上來的敵人用長矛捅穿了身體,一個當時就死了,另一個後來被送去醫療所,結果他沒能挺過去,也死了."

任飛拿起酒壺和周磊的酒壺碰了一下,仰頭喝了一大口,嗆得咳嗽了幾聲說:"說實話,我真沒想到你會有膽子上戰場."

周磊苦笑:"你當我願意?你當所有人都願意拼死拼活的?誰都想過安穩日子,可當了兵,就沒有退路了."

任飛疑惑問:"對了,我聽說你不是後勤兵嗎?不是說不用上戰場嗎?"這話問的有點白癡,不上戰場能傷成這樣嗎.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接風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憶往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