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二百二十九章 接風   
  
第二百二十九章 接風

與任飛大呼小叫不同,周磊很沉默,下手卻毫不留情,拳拳到肉,招招陰險,但他很有分寸,沒有下死手,大家都看得出來,要不是周磊手下留情任飛早就掛了.

等在城門的楊興見那邊好像出了什麼事,也跑了過去,見到冰面上互毆的兩人看向袁方,無何奈何的苦笑.經過上次的事情,楊興對于周磊也有了徹底的改觀,倒不是說周磊變了他就是好人了,以前做的那些壞事就一筆勾銷了,可是隨著地位和接觸任何事的層次變化,在楊興眼里,之前那些是已經變得微不足道,就像是一個大人看待小孩子打架一樣.

冰面太滑,任飛和周磊一起摔倒,兩人抱在一起糾纏撕打,不覺間,周磊左右的布條脫落,露出佝僂的手掌,任飛見狀一愣,隨即臉上吃了一拳,任飛捂著眼眶爬起身,看著同樣站起的周磊,仔細看了看他煮熟雞爪子般的左手問:"你的手咋了?"

周磊下意識的將左手縮進袖口,滿臉悲憤說:"不用你管,再來,老子不不是好欺負的."

任飛看到周磊傷殘的左手,沒有了打下去的心情,再次看了看周磊縮進袖口的左手,沉默良久:"你比我強,最少敢上戰場."說著,跑到停在河邊的馬車旁,找閆月要來周秋水的信,回到周磊身前,一把將信拍在周磊的懷里:"這是你爹給你的信."隨即歎了口氣上了岸.

袁方拍了拍任飛的肩膀笑著說:"怎麼樣?他是不是和以前不一樣了?"

任飛郁悶說:"是啊,以前我動手他就跑,現在我打不過他了."袁方狂翻白眼.

任飛鄭重說:"他好像真的變了,不是以前那個囂張跋扈的混蛋了."

楊興淡淡一笑:"不然我早就弄死他了."

感覺到周磊噴火的眼神,楊興轉頭看向周磊:"看什麼看,從今天起,你是校尉了,一會去找鋼管報道."

周磊聞言一愣,他以為楊興會治罪,沒想到居然給自己升官了,周磊沒有驚喜,也沒有道謝,就那麼看著楊興等人,手里緊緊的抓著那封信沉默不語,和他一起的後勤兵紛紛羨慕的看向自己的隊長,居然和人打了一架就升職做了校尉,這都是哪跟哪啊.

前些天州軍解散各回各地,周磊沒有回去選擇留下,他不想回去,不想讓以往熟悉的人看到自己如今的樣子,更無法面對以往被自己欺壓之人,也許,只有經曆過生死,經曆過並肩戰斗過的戰友一個個倒下,才懂得珍惜友情,也許,經曆過旁人的冷嘲熱諷和無辜欺辱才能體會到那種無力和不甘,周磊,他真的變了,不再是以前那個紈绔,而是一名合格的軍人.

被這麼一鬧,很鄭重的迎接儀式虎頭蛇尾的結束了,一行人進了定邊城,來到楊興的府邸,隨行的兩千騎兵複命回營,羅四平一幫土匪總算松了口氣,不過看到府邸內同樣不少的女兵,有是一陣郁悶,但總比之前要輕松一些,女兵的視覺壓迫始終沒有不如軍容嚴整的騎兵.

久別重逢,接風洗塵是免不了的,安排住處各自洗漱一番,換上乾淨的衣服,眾人齊聚宴會廳,也就是飯廳.看著一個個身穿軍服的熟人進來,袁方和楊興免不了一陣調侃,因為算是家宴,沒有人侍候,全都是'自己人’,說起話了也放得開,氣氛輕松愉快,就好像當初在醫館一樣不分尊卑彼此.

很快,酒菜送上,任飛,羅四平拿起筷子就吃,被閻熊瞪了一眼,任飛才悻悻的放下筷子,羅四平見狀也收斂了身上的匪氣,正了正身子,看向首位的楊興.

因為人多,楊興又不想用那種階級感十足的長桌,眾人整整坐了四張圓桌,酒菜上齊,楊興站起身舉起酒杯朗聲說:"這地我算是地主了,我就先張羅一杯,給大家接風洗塵,來,干了."說著,仰頭一口喝干杯中酒,其他人紛紛起身,等楊興喝完才一飲而盡.

羅四平和他的那些手下很得意,作為資深土匪,能和未來的皇帝把酒言歡,可謂是天下獨一份,面子無限擴張,甚至羅四平在心里合計著回去以後過路費是不是也該漲點了,咱可是跟皇帝喝過酒的土匪,被搶,那是他們的榮幸.

小七,宋云和嚴蒙個子長高了不少,性格卻沒怎麼變,還是和以前一樣低頭吃飯,說到他們的時候才會抬頭靦腆一笑.

楊興張羅第一杯酒之後就沒了動靜,心不在焉的坐在那里,眼珠子總是往旁邊女眷那桌瞟,確切說是偷看小梅,而小梅呢,也時不時的往楊興那邊看,兩人的眼神接觸,交流不斷,每當這個時候,楊興都會舉起酒杯一飲而盡,弄得酒量不濟的葉大夫,陳光和秦操難以招架,最後還是袁方打圓場提議各喝各的量力而行,才幫他們解了圍.

酒不是什麼好酒,菜也不是什麼好菜,除了幾只獵到的野味和水魚之外,剩下的就是肉干和干菜,就連大醬和醃菜都上了桌,在就又是一些糕點了,至于伍倫帶來的那些珍饈美味一樣沒有,不是楊興小氣,是實在沒有人懂那些東西的烹制,伍倫帶來的那些廚子又信不過,聽說有些食材要經過幾天的泡制才行,于是那些東西都被收了起來.

席間,任飛一個人喝著悶酒,偶爾和其他人交流幾句,然後繼續沉默,跟剛到時候的囂張相比判若兩人,靦腆的不行不行的.閻熊嘴上不說,但心里對這個女婿很滿意,也很關心,察覺到任飛的狀況不對,稍稍沉吟片刻便猜出了大概.

任飛仰頭喝干杯中酒,起身抓起兩個酒壺說:"你們先喝著,我出去一趟."所有人全都愣住了,任飛大步出去,沒有絲毫解釋的意思.

楊興看了任飛的背影一眼,又看了看袁方,袁方端起酒杯說:"來,咱們繼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打架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化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