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二百零一章 得來全不費工夫   
  
第二百零一章 得來全不費工夫

半晌,袁方飛一般的沖向坍塌的帳篷一陣翻找,從包袱里拿出一張紙,一會看看手里的石頭,一會看看紙上的圖案,接著哈哈大笑說:"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

不顧眾人疑惑不解的目光,袁方走到陳沖近前蹲下,將手里的綠色石頭在陳沖眼前晃了晃問:"說,這東西你是從哪弄來的?"

陳沖已經陷入瘋癲還在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袁方一偏頭,給霍冰燕使了個眼色,霍冰燕狠狠一腳踢在陳沖肚子上,陳沖疼的弓起身體,額頭冷汗直冒,同時也清醒過來.

袁方再次問:"這東西哪來的?"

陳沖看了看綠色石頭,強忍著劇痛回答說:"這,這是一個手下給我的,說是從一個漁民那里搶來的,我看著還不錯就留下了."

歐陽纖雪湊過來好奇的打量著袁方手里的石頭,雞蛋大小,橢圓形,就像個玉石雞蛋,一條青龍盤踞蛋外,栩栩如生,歐陽纖雪眼睛一亮:"姐夫,這不就是咱們要找的玉佩嗎,還真奇怪,我還以為是和普通的玉佩一樣是扁平狀的呢,沒想到是這樣,看起來有點像綠色的雞蛋."

袁方笑得嘴都合不上了:"嘿嘿,應該就是這個,楊興那小子也真是的,話都沒說清楚."

其實不是楊興沒說清楚,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玉佩和其他的有什麼不一樣的,這個世界很少有人戴玉佩,就算有戴的也都是那些位高權重的大人物,他一個鄉下小子哪見過那些,所以自然而然的就以為所有玉佩都是這個樣子,至于袁方他們為什麼知道普通玉佩的形狀,那是因為夏涼以前就很喜歡玉佩,每次穿便裝都會戴上一塊作為裝飾,之前袁方給夏涼看病,加上以前的記憶,自然清楚,而楊興呢,雖然也見過夏涼戴的玉佩,可他不知道是什麼玩意,當時也沒在意,所以才有了這個誤會.

袁方哈哈大笑:"真是太好了,找到這東西,我看誰還懷疑楊興的身份."

于靜秋厭惡的撇了瑟瑟抖的陳沖一眼:"姐夫,他怎麼處理?"

袁方心情大好,想了想說:"這事他也幫了不少忙,就饒他一命好了."

陳沖剛松了口氣,就聽袁方接著說:"挑斷手腳筋,打斷脊椎骨,讓他好好享受後半生."

歐陽纖雪不忍說:"姐夫,這樣會不會太殘忍了?要不還是殺了他吧."

袁方猶豫了一下,陰笑這對陳沖說:"你自己選吧,是死還是廢掉手腳,個人意見,好死不如賴活著,說不定哪天你遇到個厲害的大夫就把你治好了也不一定."

陳沖都快哭了,他哪個也不想選,他想像以前一樣風風光光的活著,不想變成廢人,更不想死:"大人,大人,我求求你了,只要你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很多錢,你讓我干什麼都行,只要你放過我."

袁方不屑說:"錢?你能有多少錢?"

陳沖見袁方動心,急忙開口說:"一百兩."袁方撇嘴.

陳沖急忙改口:"不是一百兩,是一千兩,一千兩."

袁方摸摸下巴:"一千兩?就你?你能有那麼多銀子?"

陳沖連連點頭:"我沒有,但我爹有,他是縣尉,他有的是銀子."

袁方饒有興趣的看著陳沖:"縣尉,縣尉也不可能有那麼多銀子吧?他的俸祿好像沒多少啊.纖雪,夏涼以前的俸祿是多少?"

歐陽纖雪回答說:"大概每年十幾兩銀子吧."

袁方看向陳沖:"你爹是縣尉,比夏涼的俸祿多點但也有限,就算每年三十兩,多少年才能賺到一千兩?"

陳沖眼珠一轉:"我爹每年俸祿五十兩,那些是他二十幾年的積蓄,大人,求你放過我吧,只要你放過我,我這就讓我爹把銀子送過來."

袁方踹了陳沖一腳:"放屁,二十年的積蓄,你當我傻是不是?說,你們家到底有多少銀子,又是怎麼來的,如果你不說實話我就先廢了你,再把你丟進河里等死,相信我,我說到做到."陳沖被袁方犀利的眼神嚇住了,不再抱有僥幸心理,將自己知道的全都說了出來.

聽完陳沖的講述,袁方眯起眼睛,他們這一家子每一個好東西,兒子如此,老子更是有過之,不但貪沒可口州軍軍餉,暗地里還出售軍職,謊報功績,每一項都是殺頭的大罪,如果不是生死攸關,陳沖絕對不會說出這些.

歐陽纖雪忍不住又狠狠踹了陳沖一腳:"我說呢,我們的盔甲武器都已經好些年沒換過了,原來被你們父子弄去了,你們兩個都該死."

霍冰燕對袁方說:"姐夫,他已經知道咱們的事了,我看還是殺了比較保險."

被霍冰燕這麼一提醒,袁方猛然醒悟,沒錯,這次過來是找玉佩的,玉佩呢,又是楊興證明身份的重要物證,如果被那些心懷不軌的人知道玉佩就在自己手里,一定不會放自己回去,一旦玉佩落在那些人手里楊興可就危險了.

袁方不想冒險,不過也不能便宜了那個縣尉,讓歐陽纖雪拿來紙筆,寫了張一千兩銀子的欠條,讓陳沖簽字畫押.

霍冰燕看著袁方,猶豫說:"姐夫,你真打算放了他?"

袁方嘿嘿一笑:"誰說的,殺了吧,等有機會再去找他爹要錢,他兒子欠的債讓他老子還,沒什麼不對的吧?"

霍冰燕展顏一笑:"姐夫你真是太壞了."說完,手起刀落斬下陳沖的人頭,鮮血噴濺而出,染紅地面,又漸漸滲入其中成為大地的養分.

袁方找了根結實的細繩將玉佩套在脖子上掛在胸口,拍了拍手說:"行了,趕緊打掃戰場,看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一起帶走,咱們的盤纏應該有著落了."

打掃戰場對于這些人來說一點都不陌生,每一具尸體都要先補上一刀,確認死透了再收身,收走銀兩銅錢和一些值錢的東西.

上篇:第二百章 麥青河慘案    下篇:第二百零二章 逃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