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五十八章 黯然神傷   
  
第一百五十八章 黯然神傷

袁方接過那塊熟悉的士兵牌,看著上面自己的名字,想起當初自己將這塊牌子送給夏涼時她臉上幸福的笑容,袁方的心仿佛被針狠狠紮了一下,緊緊握住手里的牌子,仰起頭,不讓眼淚流下.【零↑九△小↓說△網】

看著傷心不已的袁方,雨晴明白了,眼前這個男人是想把悲傷留在心里,不想表露而已,可這樣做有意義嗎?人前保持平靜,悲傷自己承受,這就是所謂的男人的尊嚴?雨晴覺得這是自欺欺人.

袁方偷偷抹去充盈無法淡去的淚水,慘然一笑:"讓你見笑了,夏涼她,她安葬了嗎?"

雨晴搖頭:"沒,這件事還是你決定吧."

袁方點頭,感激說:"謝謝."

雨晴看向賬外:"不用謝我,這是秦殃校尉的意思."

提到秦殃,袁方想到楊興,擔憂問:"楊興有消息沒有?他到底怎麼回事?"

雨晴繼續搖頭:"沒消息呢,他們什麼都沒說."

袁方沉吟片刻說:"能不能扶我一把,我想去看看夏涼."

雨晴沒好氣說:"你覺得我傷的比你輕?"

袁方不好意思說:"我這不是沒辦法嘛,渾身上下沒一個地方不疼."

雨晴看了看傷痕累累的袁方問:"你確定能行?我是說你的傷?"袁方沒有回答,只是看著雨晴不說話.

雨晴歎了口氣,還是起身去扶袁方,費了老大勁才把他弄起來.袁方在雨晴的攙扶下在帳篷里走了幾步,稍稍適應便走向賬外.

雨晴提醒說:"你得做好心理准備."袁方一愣,以為是雨晴擔心自己見到夏涼會承受不住,沒有說什麼.

掀開帳簾,陽光灑落,刺得睜不開眼,一股溫和的暖意襲來,可袁方的心卻依然冰冷,哀傷.

守在門口的兩名侍衛見袁方出來急忙立正行禮說:"大人."袁方愕然,自己就一小兵,怎麼就成大人了?不過想想虎嘯軍團的常迅對楊興的態度心下了然,暗暗嘀咕:"楊興這小子到底什麼身份."

雨晴苦笑說:"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讓你做好心理准備了吧?"

袁方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問雨晴:"夏涼她在哪?"

夏涼指了指旁邊不遠處的一座帳篷說:"夏將軍暫時被安置在那里."

袁方抬眼看去,一座白色的帳篷外,十幾個女兵環帳而立,她們看起來不像守衛,倒更像是在守陵一般.

袁方的到來沒有任何人阻攔,守衛的女兵自發的給袁方敬禮,袁方有些受寵若驚,正打算還禮,卻被雨晴攔住:"她們都受過夏將軍的大恩,你是將軍的夫君,你受得起."

袁方聞言一愣,大有深意的看著雨晴,雨晴最開始還勉強能夠和袁方對視,沒一會就敗下陣來,面對袁方並不犀利卻仿佛洞穿一切的眼神,雨晴知道他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

袁方沒有說什麼,邁步走進帳篷,雨晴沒有跟進去,和其他人一樣守在外面.帳篷里空蕩蕩的,只有中間位置擺著一張嶄新的簡陋竹床,夏涼靜靜的躺在上面,雙眼緊閉,表情安詳,已經有人幫她換上了贊新的軍衣,身上的血跡已經被清洗乾淨,看起來和她就像是熟睡一般,只是沒了呼吸.

袁方吃力的走到近前,望著夏涼的臉沉默良久,伸出右手輕撫她干枯的長發,柔聲說:"你是我的妻子,永遠都是,安心走吧,我會照顧好她們."就好像回應袁方一樣,微風吹過,帳簾微微晃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沉浸在回憶中的袁方被外面的嘈雜聲拉回現實,帳簾被掀開,一身贊新軍衣的楊興急匆匆進來,看到袁方無恙,臉上的些許不安和迷茫頓時消失,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老大,你沒事,太好了."

袁方看到楊興活蹦亂跳的出現在眼前,心悅一笑:"你來了."

楊興一瘸一拐的走到袁方身邊,低頭看了夏涼一眼,正想和袁方說什麼突然臉色大變,臉上的神采消失不見,仔細看向床上的夏涼,不可置信說:"嫂子,嫂子她."

袁方強顏歡笑:"她走了."

楊興看向袁方關切問:"老大,你,你沒事吧?"

袁方輕輕拍了拍楊興的肩膀:"放心,我沒事."

暗香坡以西三里的地方有著一片野竹林,竹林的北面有一處深潭名為臨花潭,傍晚十分,袁方站在竹林邊的一座新墳前,望著青竹墓碑久久不語,墓碑上寫著'愛妻夏涼之墓’落款是'夫,袁方.’沒有抬頭和墓志銘,和夏涼的性格一樣簡單,簡潔.

袁方望著墓碑久久不語,黯然神傷,痛,心里如刀攪般的痛,痛入骨髓,痛徹心扉,昨天還相擁而笑,如今卻生死相隔.

楊興悠悠一歎,上前一步說:"老大,回去吧."

袁方悠然說:"你的腿傷還沒好,先回去休息吧,讓我再待會."

楊興執拗說:"不,我和你一起回去."

袁方淡然說:"我想一個人靜靜."

楊興沉默片刻:"好吧,我等你吃飯."袁方點點頭.

楊興望著墓碑:"嫂子,我先回去了."說完,歎了口氣在衛兵的攙扶下亦步亦趨逐漸遠去.

楊興走了,秦殃帶著兩百騎兵守在稍遠的地方,還有雨晴和一些女兵一起默默的注視著墳前那個消瘦的身影.

天色漸漸暗了,袁方將手心里帶著自己體溫的那塊士兵牌掛在墓碑上,最後看了一眼,轉身離開,袁方的步伐堅定,腳步越發輕快,心里的傷感逐漸淡去,或者說一點點被壓在心底,既然還活著,那就要活的開心,活的幸福灑脫,將悲傷留在這里,帶走思念.

雨晴見袁方過來帶著十幾個女兵迎了上去,遠遠的看了一眼夏涼的墓地,帶著一絲留戀和不舍轉過身,跟在袁方身邊.

秦殃揮手,他麾下的兩百鐵騎讓開道路,護衛在袁方一行身旁.沒走出多遠,袁方停下腳步,回頭對牽著馬跟在身後的秦殃說:"你們用不著這樣,整得我跟個大人物似得."

秦殃尷尬一笑:"那個,我們受命保護大人的安全,職責所在."說實話,秦殃也不想這麼做,他是軍人,不是護衛隨從或者保鏢什麼的,他的夢想是馳騁沙場,可這是常迅將軍的命令,他不能違抗.

上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離殤    下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三皇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