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三十章 接受   
  
第一百三十章 接受

佟大鍋的傷還沒好,不能下水,站在淺灘光著屁股擦身子,髒兮兮的衣服在河水里泛著黑氣,比比劃劃的嚷嚷著讓水性最好的碎嘴抓魚改善伙食.

碎嘴年紀不大,水性極好,一個猛子下去能在水里待上老半天,羨慕的袁方不行不行的,不過對抓魚袁方卻不報什麼希望,這里這麼多人撲騰,就算有魚也早就被嚇跑了.

還真別說,碎嘴這小子忙乎了一會還真就逮到一條大魚,兩斤來重的紅毛鯉子,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

當碎嘴眉開眼笑又得意洋洋的將紅毛鯉魚丟上岸,其他人都坐不住了,懂點水性的都跳下河開始摸魚抓蝦,這下河里就更熱鬧了.

楊興穿著濕漉漉的褲頭站在岸上瑟瑟發抖,恍然大悟的對袁方說:"老大,我終于明白那些女兵為啥老洗澡了,原來是這樣."

袁方一邊抖落衣服一邊問:"什麼這樣那樣的."

楊興笑呵呵說:"抓魚啊,老大,等下咱們就能吃到魚了,我都老長時間沒吃過了.大鍋,一會好好露露手藝,千萬別浪費了這麼大的魚."

一條兩斤重的鯉魚和幾條小白魚,絕對不夠十幾個很久沒開葷的家伙吃,于是,佟大鍋熬了一大鍋的魚湯,放了不少平時舍不得用的香料,味道那叫一個鮮,楊興這貨一個人就喝了五六碗,直到肚子實在裝不下了才算作罷.

袁方他們這邊美美的喝著魚湯,女兵那邊也同樣如此,只不過要更豐盛,因為人家有專門的捕魚工具,抓到的魚可比袁方他們多多了,當然,這些袁方他們不知道,不然一些好色的家伙一定會聯想到什麼,跑去女兵那邊偷窺那是一定的.

行軍打仗,還有時間洗澡抓魚,看起來好像不倫不類的,其實他們外松內緊,夏涼已經做了周密的安排,如果有敵人這個時候偷襲絕對會吃個大虧.

今晚袁方他們沒有輪值,舒舒服服的睡了個好覺,第二天一早,換上在火堆邊烤了一夜的乾淨衣服,暖烘烘的那叫一個舒服.

早飯是出發之前蒸的窩頭,醃菜和大醬,還有昨天剩下的魚骨頭添了點水熬的湯,袁方才拿起來窩頭咬了一口,就見李春香帶著幾個女兵騎著馬急匆匆過來.

袁方大老遠的就笑著打招呼:"春香妹子,這是要干啥去呀,一大早就這麼忙啊."李春香看到袁方大喜,翻身下馬一路小跑過來,不容分說拉起袁方和楊興就走,引得其他人一陣羨慕的口哨.

袁方被弄得莫名其妙:"妹子,這是干啥去呀."

楊興嚷嚷說:"春香姐,我還沒吃飯呢."

李春香著急說:"快,跟我去救人,有人受傷了,傷得很重."

袁方一愣,收起臉上的笑容:"咋回事?誰受傷了?"

李春香邊走邊說:"一個姐妹,她昨晚外出偵查的時候遇到對方的斥候,被捅了一刀,剛才被人救回來,小露說你應該可以救她."

袁方將手里的窩頭丟給喬大壯:"隊長,我過去看看."

李春香這段時間來過幾次,喬大壯知道她是夏涼的親兵,自然不會反對:"行,你去吧,等下我和田校尉說一聲就行了,不用擔心."

之前在定邊城駐紮,沒有戰事的時候請假和隊長說一聲就行,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這是行軍打仗,按理說是沒有請假離隊一說的,如果有什麼重要的事必須得到校尉級別的軍官允許才行,所以喬大壯才會有這麼一說.

李春香來之前早有准備,多帶了兩匹馬,袁方和楊興接過缰繩翻身上馬,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絕塵而去.

路上,袁方看到蘇明正坐在火堆邊發呆,猶豫了一下勒住缰繩停在蘇明近前,把神游物外的他嚇了一跳.

蘇明看到馬上坐著的居然是袁方,不遠處還有楊興和幾個女兵,正想開口,袁方搶先說:"蘇明,你不是想學醫術嗎?走,跟我一起過去."蘇明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重重的點了點頭,眼里甚至隱隱泛起淚花,他真的很激動,自從上次被袁方拒絕他的心情一直很低落,他沒有怨恨袁方,而是一直在反思自己的作為是不是真的有違學醫的初衷,而且已經有了答案.

蘇明一直覺得自己已經沒有機會了,沒有機會跟隨袁方這樣一位出色的大夫學習,他很失望,很失落,沒想打袁方居然來找自己,從他剛才那短短的一句話中蘇明聽出很多,仿佛走失棄的孩子找到親人一般,激動的難以附加.

蘇明毫不猶豫的站起身,可是看了看袁方他們騎著的馬,又變得不知所措.袁方的騎術不敢恭維,他一個人還能勉強維持,可帶上一個人就不行了,楊興也比他強不到哪去,不由將目光投向李春香,希望她能幫忙帶蘇明一程.

李春香撇了蘇明一眼,沒有說話,顯然不願意和陌生人共乘一騎.

蘇明擅長察言觀色,很有自知之明的笑著說:"袁大夫,你們去哪告訴我一聲就成,我准備一下馬上過去."

袁方覺得這樣也好,看向李春香,因為具體去哪他也不清楚.李春梅沒有廢話,丟給蘇明一塊腰牌說:"一會你去中軍的軍醫所找我們."說完,策馬而去,袁方對蘇明點了點頭跟了上去.

袁方叫蘇明一起去幫忙並不是臨時起意,這幾天他仔細考慮過蘇明的事,之前他一直覺得蘇明的功利心太強,不是一個合格的醫生,可靜下來的時候袁方也會反思,後來覺得對于這件事自己有點太過主觀,太過想當然,其實功利心誰都有,只要謹守本分做好一名醫生該做的事,追求名利又如何?

所以,袁方決定接受蘇明,傳授他現代外科醫學,因為他覺得蘇明擁有很多大夫都不曾擁有的堅持和德行,這點,從那些天蘇明幾乎不眠不休照看傷員就能看出,至于像蘇明說的收他為徒袁方覺得還是算了,蘇明的年紀和他差不多,總不能讓一個年紀相仿的家伙叫自己老師吧,那樣會被叫老的,他可還沒成家呢.

說到成家,袁方不禁想到大梅,不由一聲歎息,不知道大梅和秦操最近過怎麼樣了,醫館的其他人也都好吧,任飛是不是還是那麼沖動,小梅的醫術有沒有進步,小七他們是不是得償所願開始接觸醫道,想到這些,袁方的臉上浮現懷念的微笑.

一路無話,來到中軍的軍醫所,其實也就是一間稍大的帳篷而已,翻身下馬,沒有廢話直接跟著李春香進去,有李春香帶著,自然沒有人阻攔.

進了帳篷,袁方就是一愣,這里不止小露和呂靈,還有其他幾個身穿罩衣的女軍醫也在,除了床鋪上躺著的一個女兵之外,旁邊還有幾個女兵正在接受治療.

袁方他們就這麼突兀的闖進來,里面的人沒有半點准備,一個光著上身坦胸漏背正在接受治療的女兵愕然呆立當場,當她反應過來之後帳篷內響起一聲高亢的尖叫,不顧傷勢抓起衣服轉過身,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往身上套.

袁方也愣住了,他沒想到里面會是這樣,雖然剛剛只是驚鴻一瞥卻也看得真切,那家伙,真夠凶猛的,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楊興更是不堪,呆呆的看著那個女兵不知所措,嘴角甚至有口水留下,要不是袁方推了他一把估計哈喇子就掉下來了.

袁方故作鎮定,不顧走光女兵憤怒的眼神拉著楊興快步來到病床前,沒事人一樣查看傷者狀況,可是剛看一眼,袁方又是忍不住心理一顫,床上的女兵居然同樣沒有穿衣服.

強作鎮定,袁方轉頭問小露:"怎麼個情況?"說著,拋開腦袋里亂七八糟的開始檢查傷勢.

傷者的胸前一道又深又長的傷口,從左乳一直延伸到右腹,左腹還有一處刺傷,傷口很深,不過已經經過簡單處理控制住出血.

小露臉色凝重:"袁大哥,她傷得很重,這處刀傷還好,可是這個刺穿傷不太好辦."

袁方皺眉問:"這個位置很複雜,有沒有傷到腎髒?"

小露慚愧說:"還不知道."對于人體內髒分布,小露才接觸不久,以前只是知道卻從未親眼見到過,所以不確定.

袁方查看了一下傷者的狀況微微點頭說:"處理的不錯,沒有讓傷勢惡化,行了,准備一下,我要先確定有沒有傷到內髒."

小露面露喜色,這種傷對于她們來說非常棘手,但是有袁方在小露有著無比的信心:"袁大哥,熱水已經准備好了,就在那邊."

袁方點點頭,拉著呆頭呆腦有些反應不過來的楊興去洗手,然後帶上帽子,口罩和橡膠手套,小露幫忙穿好罩衣,拿出所剩不多的鹽水和酒精備用.

袁方剛想動手,突然想到秦操那次的疏忽,轉頭問:"麻醉沒有?"小露點頭:"已經麻醉了."袁方放下心,用鹽水清洗較長的刀傷,確定腹膜沒有破損交給小露和呂靈進行縫合,袁方則是和楊興檢查那處刺穿傷.

腹膜破損,小腸斷裂,腎下部位支脈血管出血,小露之前用止血鉗止血,還沒來得及結紮血管,還好沒有傷到腎髒,不然可就真的麻煩了.

正准備動手,帳篷外傳來蘇明的聲音,沒一會,門口的衛兵進來,不等開口,袁方就搶先說:"讓他進來吧."

上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出征    下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授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