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二十七章 明悟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明悟

袁方老神在在般背著手,邊走邊看,發現有需要盡快救治的就招呼小露和呂靈過來幫忙,然後旁觀指點.

找了好一會,終于,袁方眼睛一亮,他發現了佟大鍋的身影,他躺在角落的一張草席上,此時已經奄奄一息,袁方見狀急忙上前查看,他還記得當時佟大鍋好像被捅了一槍.

佟大鍋傷在胸口,傷口不大,但卻很深,雖然沒有ct片子輔助診斷,袁方也能確定傷及胃部,至于其他地方有沒有損傷就不知道了.

佟大鍋的情況很不好,非常不好,袁方叫來小露:"他需要立刻手術,不然會死,小露,有沒有稍稍乾淨一點的地方?"

小露看向醫療所:"就只有那里了."

袁方深吸了一口氣:"小露,那就麻煩你幫忙救救他了,他是佟大鍋,我的戰友."

小露沒有廢話:"我去看看還有沒有地方,實在不行就讓馬校尉先回去修養,我想她會答應的."

袁方一愣:"馬校尉是誰?"

小露回答:"就是剛才我們和醫官大人一起救治的那個,哦,對了,就在你帶去的那個傷並的隔壁."

袁方恍然的點點頭:"那就麻煩你了."

小露抿嘴一笑:"袁大哥跟我還這麼客氣呀."說著,快步走向醫療所.

呂靈過來看了看佟大鍋的傷勢,皺眉說:"袁大夫,這種傷一般很難治愈,看來需要你幫忙才行了."對于袁方的神奇醫術,呂靈那是親眼見識過的,她對袁方很有信心.

袁方為難說:"呂大姐,我倒是想幫忙,可是,可是醫官大人能讓我進去嗎?"

呂靈淡淡一笑:"你不會溜進去啊."

袁方一拍大腿:"成,為了大鍋,哥們就拼一把,大不了被軍衛抓去揍一頓."

呂靈苦笑:"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

沒一會,小露急匆匆的回來,招呼幾個人幫忙將佟大鍋抬進醫療所,袁方則是探頭探腦的看了一會,趁房生沒注意溜了進去.

等袁方鬼鬼祟祟的進來,小露急忙拉上布簾,像做了壞事的孩子一樣緊張的小臉通紅.

袁方拍著心口,嬉皮笑臉說:"嚇死我了,怎麼感覺跟偷情似得."

小露的臉更紅了,過來一起幫忙的呂靈嗔怪的瞪了袁方一眼:"胡說八道,趕緊的,需要怎麼弄."

袁方賠笑說:"開個玩笑."接著,和小露,呂靈一起動手,將已經麻醉的佟大鍋上衣除去,進行皮膚消毒,清洗傷口,然後開刀擴大傷口.

不出所料,佟大鍋的胃被刺穿,胃液汙染腹腔,傷勢相當嚴重,如果再托下去小命絕對不保.

歎了口氣,這里的環境雖然比起外面要好很多,可是比起手術室,卻是差得太遠,但條件有限只能這樣了.

找到破損處,縫合,清理胸腔和腹腔的胃液,查看沒有其他破損,縫合.

這些說起來簡單,可是做起來卻是相當的麻煩,就算袁方技術嫻熟,還有小露和呂靈幫忙,也用了一個多小時才完成手術.

袁方看著熟睡的佟大鍋擔憂說:"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自己了,小露,這幾天你幫忙照看一下,我就先走了."小露點頭答應,這些天她和其他的女軍醫都要留在這里照看傷員,這個忙,她可以幫.

袁方出去的時候就沒那麼幸運了,正好被剛剛空閑下來的房生逮了個正著,不等房生開口,袁方搶先開口就賠笑說:"我是來拿東西的,剛才忘在這了,我這就走,這就走."房生撇了袁方身上染血的罩衣,哼了一聲,沒有說什麼,帶著幾個助手奔向下一個傷者.

回去的路上,袁方的心情不錯,不只是救了佟大鍋,更主要的是他想明白了一件事,一味的強硬對抗並不一定能達到目的,還會激發更深的矛盾,有時候稍稍示弱,低調一些,換個方式對待問題,也是不錯的選擇.

就拿剛才的事情來說吧,剛去的時候發現床鋪上躺著的都是受傷的軍官,當時袁方很氣憤,覺得房生和那些軍醫不把士兵的命當回事,只在乎那些軍官,當時他就沒忍住冷嘲熱諷了幾句,惹惱了房生,可現在想想,這種事情不是他一個小兵能夠左右的,而且看其他人的表情應該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安排,這是慣例,在這樣一個階級分明的世界,自己那套人人平等的思想根本行不通,當時不但把房生得罪了,自己也被氣得不輕.

但是後來呢,救治佟大鍋的時候袁方想通了,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另辟蹊徑,用迂回策略一樣能夠達到目的,而且又不得罪人,既然如此,何樂而不為呢.

回到駐地,喬大壯見袁方回來急忙詢問佟大鍋的傷勢,袁方簡單的講了一下,讓喬大壯安心,將其扶進帳篷休息,看了看有些空曠冷清又彌漫著些許悲涼的營地,不由歎了口氣,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帳篷沉沉睡去.

袁方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楊興仍在熟睡,袁方輕手輕腳的出了帳篷,夜風吹過,感覺有些涼,緊了緊身上的衣服走到不遠處的篝火旁.

蘇明正在忙著煎藥,見袁方過來善意一笑:"起來了?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袁方搖頭說:"沒事,挺好的.其他人怎麼樣了?"

蘇明愁眉苦臉說:"不少人都有發熱的症狀,有幾個嚴重的還出現了破傷風的症狀."

袁方微微點頭:"辛苦你了."

蘇明自嘲說:"什麼辛苦不辛苦的,這是我應該做的,相比你們我已經很幸運了,袁大夫,有時候我真的很佩服你,要是換成是我被派去當兵打仗,估計我連邁步的勇氣都沒有."

袁方苦笑說:"還不是被逼的?不然你說,誰願意有好日子不過去和別人拼命?行了,好好干吧,仕途那東西不是光靠嘴皮子拍馬屁就行的,還得有真材實料才行."

蘇明老臉一紅,他之前就是想著討好醫官,整天跟在人家後面拍馬屁想混個一官半職啥的,可最後,還不是一無所獲,蘇明尷尬:"你就別笑話我了."袁方左右無事,幫忙一起煎藥照看傷員服藥,兩人坐在火堆邊聊了很多,感慨也很多.

天亮的時候,蘇明仿佛下定了決心般突然開口說:"袁大夫,我能不能跟你學習醫術?"

袁方一愣,伸手摸了摸蘇明的額頭:"沒發燒啊,怎麼說起胡話了?跟我學習醫術,你不會是逗我呢吧,說實話,到現在那些草藥我還沒認全呢,知道的藥方更是可憐,診脈,那就更不用說了,一竅不通,你跟我學醫術,開玩笑吧."

蘇明非常認真的說:"我聽說你用一種叫做手術的方法治好了夏涼將軍的絞腸痧,那可是連醫官大人都束手無策的病,袁大夫,能不能教我?我可以正式拜師,立下誓言,奉您為老師,一生追隨."

袁方見蘇明說的鄭重,收起臉上的玩世不恭,猶豫半晌說:"蘇明,說實話,你這個人功利心太強,對于大夫來說這很不好,大夫,救死扶傷而已,其他的都是浮云,我這麼說你能明白吧.現在還在打仗,這件事還是以後再說吧."說完,拍了拍蘇明的肩膀起身離開.

蘇明望著袁方的背影若有所思,他是個聰明人,聽的出來袁方隱晦的拒絕,心底泛起深深的失望,不斷問自己,追求名利難道真的錯了?難道大夫就不能享有名利?

對于蘇明,除了功利心太強之外袁方對他的印象還是不錯的,尤其是這兩天蘇明幾乎不眠不休的照看傷患,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他的心地不壞,是發自真心的照顧傷者而不是應付工作,也具備了一個大夫的基本品德,但是呢,可能是以前在醫院的時候一直郁郁不得志,袁方對那些溜須拍馬的家伙十分反感厭惡,所以才沒有答應蘇明.

袁方不是個敝掃自珍的人,他很希望能夠有更多的人學習使用現代醫學,只有這樣,現代醫學在這里才能占據一席之地,等等,為什麼要占據一席之地?為了治病救人,救死扶傷?救治更多的苦難之人?袁方自問,好像自己沒那麼偉大,那到底為什麼呢?難道自己的這個想法就沒有半點私心?沒有受到名利的影響?袁方搖頭苦笑,回了帳篷.

雷華傷重,前鋒營暫時由田大順代管,幸存下來的多多少少都有傷,昨天又經曆了那麼慘烈的一戰,眾人都是身心俱疲需要休息放松,所以沒有像以往那樣早早開始訓練,田大順決定讓大家好好休整兩天,等傷勢稍稍好轉再重新整編訓練.

接下來的兩天,正如陳信所料敵軍沒有再次攻城,龜縮在營地沒了動靜,同時,陳信得到消息,古鍾縣那邊的戰斗也已經結束,戰況非常慘烈,據說當時城牆已經失守眼看古鍾城就要淪陷,還好援兵及時趕到,擊退侵略軍奪回古鍾城.

可陳信想不明白,城外的敵軍為什麼還留在這里?難道他們還有援兵?這讓陳信感覺有些不安,如果再來上那麼一次,以己方現在這樣的狀態,定邊城絕對守不住.

這幾天,袁方沒有閑著,主動幫忙照看傷員,每天也會去醫療所看望佟大鍋,順便指點下小露和呂靈的現代外科醫學.

上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被驅逐    下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休養生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