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二十六章 被驅逐   
  
第一百二十六章 被驅逐

醫館的身份地位不是袁方能夠得罪的,一旦發飆,就算是陳信也要顧及,袁方這麼硬來,醫館已經動了真氣,小露大驚,急忙開口求情說:"醫官大人,袁大哥只是一時沖動,您別怪他,我這就帶他出去.【零↑九△小↓說△網】"

一個虛弱又柔和的聲音響起:"袁大夫,是不是需要床位,我可以讓出來給你用."袁方順聲看去,只見角落里夏涼吃力的撐起身體,正看著自己微笑.

袁方一愣,急忙跑到夏涼身邊關切問:"夏將軍,你受傷了?"

夏涼自嘲一笑:"第一次上戰場就這麼狼狽,真是丟人啊."

小露走過來說:"將軍的傷不重,等下包紮一下就好了."袁方堅持說:"我看看,傷到哪了?"

夏涼滿臉羞紅,她這次受傷不重,可位置有點尷尬,從鎖骨到胸口被劃了一刀,只是皮外傷,原本她是不想過來的,隨便找個軍醫包一下就行了,可是女兵營的軍醫都被調來這里幫忙,她也只好過來包紮,不過到了這里發現軍女軍醫都在忙著救人,只好留下等候,沒想到,居然在這遇見袁方,而袁方沒有發現自己,夏涼本不想出聲的,可是看到剛才的一幕她知道醫官打算找袁方的麻煩,這才開口解圍.

醫官詫異的看了夏涼一眼,揮手打發兩個趕來的衛兵,哼了一聲帶著幾名軍醫離開,救治另一名傷勢較重的軍官.

夏涼俏臉羞紅,敷衍說:"我真的沒事,你不是要救人嘛,我這里行嗎?"

撇了夏涼染血的胸口一眼,袁方大致也猜到了大概,見夏涼好像真沒什麼大事,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勉強點頭說:"湊合吧,總比外面強.我去找人幫忙把人抬進來."夏涼點頭,站起身,拉著小露去了隔壁的床位,那里,躺著剛剛救治過的女軍官,小露檔上布簾,開始幫夏涼包紮傷口.

很快,幾個人抬著傷員進來,袁方跟在一邊,傷員被安置好,正好夏涼和小露從隔壁出來.

袁方看了看夏涼破損盔甲內的白色繃帶,忍不住問:"包紮好了?"夏涼點頭.

袁方看向小露:"消毒沒有?她上次的傷還沒痊愈,不能再感染了,要不會很麻煩."

小露點頭說:"用水沖過了."

袁方瞪眼說:"就用水沖了傷口,沒用酒精消毒嗎?"

小露委屈說:"這里沒有你的那種酒精,其他的酒雜質太多."

袁方一拍大腿,正好拍在傷處,痛得哎呀一聲.小露關切問:"袁大哥,你的腿受傷了,嚴不嚴重?要不要我幫你看看?"

袁方不在意說:"皮外傷而已,沒事,你們稍等."說著,轉過身,調了一點麻沸散給剛剛安置好的傷者服下,又拿出酒精和脫脂消毒繃帶遞給小露說:"從新消毒,用這個包紮."小露楞了一下,接過酒精和紗布笑嘻嘻拉著夏涼去了隔壁.

原本,夏涼還想拒絕的,可是看到袁方不容置疑的眼神,不知道為什麼,生不起半點違逆的意思,這種發自內心的關切讓她很感動,也很幸福.

袁方轉過身查看傷者的麻醉情況,同時也等著小露那邊忙完過來幫忙,他一個人頂不住.

就在這時,醫官房生走過來看了傷員一眼,冷聲說:"我再提醒你一遍,你已經不是軍醫了,馬上離開."

袁方不知道這貨為啥看自己不順眼,梗著脖子反駁說:"可我是個大夫,救死扶傷是我的本分."

房生譏笑說:"別忘了,你還是個士兵,士兵必須服從軍官的命令,我命令你離開,還有,我們這些人都是大夫,不會見死不救."

袁方怒視房生良久,歎了口氣收拾藥箱轉身就走,房生說的不是沒有道理,他們都是軍醫,同樣也是大夫,同樣也在治病救人,既然人家不歡迎自己,那就離開好了,再有,房生剛才的話提醒了袁方,他現在的身份是士兵,他的責任不在這里,而是在戰場.

收拾好藥箱,看了一眼已經麻醉的傷者,袁方心平氣和的說:"腹部開放性傷口,腹膜破損,需要檢查腸道是不是有破損,然後縫合,這里是一些鹽水和酒精,鹽水用來沖洗腹腔和傷口,酒精消毒,我就不打擾各位了,生命,是平等的,最少在大夫眼里應該這樣,希望諸位能一視同仁救治傷患,告辭."說完,轉身就走.

布簾被拉開,夏涼目光灼灼的看向袁方的背影,剛才的那一番話她聽得清清楚楚,更是對袁方有了新的認識,原來,他是一個這樣的大夫,一個擁有如此高尚醫德的大夫.

小露見袁方要走,著急說:"袁大哥."

袁方回過頭,咧嘴一笑,笑容燦爛,大哥哥一樣囑咐說:"小露啊,有時間去外面看看,那里有不少需要盡快治療的傷患.我回去了,有時間再去看你."小露本想挽留,可是看了看臉色不善的醫官,夏涼也沒有表示,小露挽留的話沒有說出口,表情有些黯然,有些失落.

背著藥箱出了醫療所,袁方一拍腦門,剛才忙著救人把來的目的給忘了,他是來看望佟大鍋的.想到這,袁方轉身往回走,正好遇到從醫療所出來的夏涼.

袁方咧嘴一笑:"夏將軍,這是要回去了?"

夏涼微微點頭,原本她還有些擔心袁方會想不開,不過見到他笑嘻嘻的樣子心里一松:"嗯,已經耽誤不少時間了,還有不少事情需要處理."

袁方再次囑咐:"注意身體,多休息."

夏涼小女人般點頭:"嗯,我知道了."說完,帶著等在外面的親兵強忍住回頭的沖動快步離開.

夏涼的那些親兵可都是跟隨夏涼多年的老兵,她們很了解夏涼的脾氣秉性,對于夏涼對待袁方的態度都很意外,時不時的有人回過頭打量其貌不揚的袁方一眼.

目送夏涼一行走遠,袁方搖頭苦笑:"這個女人,還是這麼風風火火的,不過咋沒看到春香妹子呢?"

回到醫療所,袁方一愣,小露,呂靈和其他幾名軍醫分散各處,救治一些傷重的士兵.

袁方悄悄的走到小露身邊,見她一臉為難的樣子,忍不住提醒說:"找到破損的血管,結紮止血就行了."

小露被嚇了一跳,回頭見是袁方,頓時大喜:"袁大哥,你沒走啊?"

袁方擺手說:"先不說那些,救人要緊."說著,打開藥箱,拿出工具,切開傷口,找到斷裂的血管,用止血鉗止血,然後由小露進行結紮,又在袁方的指點下進行縫合,包紮.

期間,袁方有些納悶的問:"小露,你們怎麼出來了?房醫官沒反對?"

小露一邊忙著手里的工作一邊回答說:"哦,是他讓我們出來幫忙的."說到這,小露抬頭看了袁方一眼:"其實,其實醫官大人是個不錯的大夫,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對你好像不太友善."

袁方聳聳肩:"拉仇恨了唄,不是每個人都能坦然接受別人踢館的."

小露茫然看向袁方,袁方解釋說:"你們家將軍生病的時候房醫官不是也去看過嗎?"

小露是個聰明的姑娘,隨即明白了袁方的意思,不可置信的回頭看了醫療所一眼,小聲說:"你是說他嫉妒你?"

袁方攤手:"這不明擺著的嗎,以前我也不是沒見過他,雖然總擺著一張臭臉但也不至于像剛才那樣蠻不講理,你們家將軍的病他治不了卻被我給治好了,他接受不了,覺得我已經威脅到他的地位了."

袁方大大咧咧沒有半點的怨氣,就好像只是在抱怨自己命苦一樣,小露忍不住噗嗤一笑,手一哆嗦,傷者疼得齜牙咧嘴,小露急忙表示歉意收斂心神,小心翼翼的縫合傷口.

袁方撇了眼睛一直盯著小露看的傷兵,調侃說:"小露啊,要是這些傷員都讓你來救的話,估計能省不少麻藥."

小露不解問:"為什麼?"

袁方努努嘴:"你看,這些家伙看到你都不知道疼了."

小露反應過來,紅著臉說:"袁大哥,你別亂說."

袁方笑著問傷兵:"怎麼樣?小露漂不漂亮?"傷者使勁點頭,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袁方嘿嘿一笑:"漂亮,看看就好,可千萬別打壞主意,不然要是她的小手一哆嗦,後果你知道的."傷兵尷尬的咧嘴一笑.

袁方站起身:"行了,這個沒事了,我去轉轉."

小露詫異問:"袁大哥,你不幫忙了?"

袁方聳聳肩:"我可不想招惹那個小心眼,人家可是軍官,我就一大頭兵,咋敢和人家叫板啊.你忙著,我去找個人."

小露看了看手里的工具,猶豫了一下說:"袁大哥,這些東西能不能借我用用,等用完了我就還給你."

袁方不在意的擺手說:"不用還了,送你了,反正楊興那里還有一套."

小露先是一喜,又不好意思說:"這些東西既實用又漂亮,一定很貴吧,我,我不能要."

袁方語重心長說:"小露,你一直叫我袁大哥,這就算是大哥送你的見面禮吧,你是個很好的大夫,心地善良,它們在你手里才不會被埋沒,好好利用它們,多救些人."

小露感動的雙眼含淚,謝謝哥哥,這是她心里唯一的想法,她真的希望自己真的能有這樣一個哥哥.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沖動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明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