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醫路通天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城   
  
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城

隨著敵軍的不斷接近,進入投石機的射程,城內幸存下來的投石機終于開動,一塊塊巨石被拋上天空,狠狠砸在敵軍之中,帶走無數鮮活的生命的同時,也宣泄著守軍的怒火.

陳信臉色變得很難看,敵軍沒有停止,繼續前進,東面城牆外同樣如此,他們就是打算同時進攻東南兩面城牆.

與此同時,敵軍陣列後端分出兩股千人部隊,繞道前往西北兩個方向,以牽制那兩個方向的守城部隊,使其無法分兵支援.隨著敵軍的不斷接近,他們射程更遠更為先進的投石機停止攻擊,將殺戮的舞台交給守城一方的投石機部隊.

城內的投石機就那麼幾台,威力有限,無法阻止敵軍的靠近,它們的目標是那些云梯,在敵軍靠近之前盡可能的摧毀更多攻城器械.

看了眼一片狼藉的城牆,陳信面無表情,冷靜下令:"讓雷華他們准備登城支援,讓後勤部隊運送更多的滾木礌石過來."傳令兵很識趣的沒有再重複將軍的命令,轉身飛奔離開.

陳信接著說:"命令弓箭手准備."旗官得令,揮動相應旗幟,弓箭部隊豎起本部旗幟應旗,之前躲在盾牌後的弓箭手全體起身准備.

陳信死死盯著保持陣型不斷靠近的敵軍,當第一排的攻城云梯進入射程,果斷下令巨弩射擊.

巨弩,是守城的利器之一,弩身巨大,弓弦由粗牛筋摻雜一些編織物制成,弩箭由精鐵鍛造,威力巨大.

巨弩不但可以攻擊密集的士兵群,造成貫穿性傷害,更主要的是可以發射帶有回鉤和繩索的鐵矛,釘入敵軍的大型攻城器械之上,再由士兵或者絞盤牽引繩索將其拉倒,破壞敵人的攻城器械.

定邊城的規模不大,城牆並不寬廣,幸存下來的幾台巨弩得到命令瞄准各自的目標發射鐵矛,一聲聲尖嘯帶著破空聲和繩索激射而出,結果卻讓人大失所望,大部分都沒有命中目標,或是落在空地,或是射進其後的敵軍之中,將幾個倒黴的家伙串糖葫蘆一樣釘在地上,只有幾只鐵矛命中對方的云梯,可只有一根繩索,很難拉動那麼沉重的大家伙.

陳信輕歎,臉上沒有憤怒,有的只是無奈,他很清楚麾下新兵的戰斗力,以前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只是短短幾天的熟悉,能發揮出這樣的水平並不意外.

此時,敵方戰鼓再次響起,鼓聲密集,原本還中規中矩保持陣型的敵軍一哄而散,以散兵陣型發起沖擊,那些攻城云梯仿佛被巨人推動,突然加速,緊隨其後.

城牆上,守城的士兵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下了一跳,頓時慌了手腳,幾個弓箭手下意思的松開弓弦,羽箭脫手而出,劃著並不圓潤的弧線落下,幸運的命中敵軍.

這倒不是說弓箭手的箭術精准,而是敵人太多太密集,就算是隨便丟個石頭出去也能砸到一兩個.

陳信終于下令射擊,一千弓箭手如釋重負的射出准備已久的羽箭,頓時,敵軍種傳來一陣悶哼和慘叫,受傷的一頭栽倒,被緊跟上來的戰友踐踏,再想站起來可就不那麼容易了.

最前面的敵軍舉著盾牌猛沖,後面的一邊沖鋒一邊用稀稀拉拉的弩箭還擊,他們的弓箭手抵達,讓出通道,聚在一處向城頭還擊.

嗖嗖嗖,羽箭往來,不斷有人中箭倒地,這個時候,沒有人有精力去管那些受傷的同伴,或是躲在巨盾後瑟瑟發抖,或是用能用的東西丟出去胡亂還擊.

敵軍的一輪齊射,城頭上倒下好幾十人,那些弓箭手被嚇的紛紛躲避,居然忘了還擊,軍官大聲呵斥也沒有作用,這種生死關頭,都本能的避開危險.

陳信對此早有預料,輕輕一揮手,一隊軍衛沖上城頭,揮刀斬殺幾名畏戰的士兵,弓箭手們這才清醒過來,冒著箭雨向著對方的弓箭陣地展開還擊.

同時,所剩的機架投石機得到命令,調整方向配合反擊,沒辦法,如果不盡快壓制住對方的弓箭,任由他們肆無忌憚的射擊,以這些新兵的承受力,估計等不到敵軍爬上城牆就得意志崩潰.

隨著投石機發射的巨石不斷命中,敵軍的弓箭手不得不撤退,他們的存在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他們的先頭部隊已經沖到城下,如果再堅持射擊,很容易造成誤傷,那是非常影響己方士氣的嚴重後果.

敵軍的弓箭手撤出戰場,並不代表城頭守軍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射殺敵軍,別忘了,人家可是配備了不少手弩,這麼短的距離,手弩比起弓箭來說更適合發揮.

城牆上不斷有人中箭受傷,城牆下亦是如此,當最前面的敵軍沖到城下,守城的士兵緊張不已,有些甚至在沒有得到命令的情況下松開了滾木的繩索,其結果就是那些滾木並沒有發揮出應有的殺傷力.

陳信深吸了一口氣,命令各級軍官鎮定,安撫手下士兵,雖然他很清楚這樣的命令在這個時候幾乎沒有什麼作用.

陳信臉上波瀾不驚,看不到半點緊張,可是實際上卻是心急如焚,如果等對方的云梯抵達,敵軍開始登城作戰,己方的這些新兵還不能適應戰場,那麼,他們的命運只有失敗.

讓陳信稍稍心安的是,弓箭手們經過最初的緊張,已經逐漸開始適應,不斷傾瀉羽箭,射殺城下的敵軍,暫時控制住了局面.

城牆上,一隊隊士兵穿梭往來,他們不斷將一捆捆羽箭送上城牆,抬下受傷的戰友和已經失去生機的尸體,清理通道,保持暢通.

城內,雷華緊握手中的寬背砍刀,死死盯著城樓方向,既有緊張又有期待,靜靜的等待陳信的命令.

看著一具具尸體和中箭的士兵被抬下城牆,送往醫療所或者直接丟上運送尸體的馬車,那些還沒有參與進去的新兵們一個個面露恐懼,死亡如此接近,壓的人喘不過氣.

當第一架云梯搭上城牆,等待已久的雷華終于得到命令,吩咐旗官應旗,接著,一聲大吼,當先沖向城牆,前鋒營被派上城牆,代表著肉搏戰即將展開,這也是攻城戰中最為慘烈的一個環節,也是守城一方最後的機會.

陳信深知麾下新兵的素質,他沒有任何保留,一股腦的將所有後備部隊全都派了上去,雖然,這只是敵人的第一波試探攻擊,但他必須全力以赴.

雷華的身先士卒,激發了麾下的士氣,所有人揮舞著長矛短刀狂叫著跟著沖上城牆.

此時,敵人才剛剛開始攀登,城牆並沒有敵人的身影,但是氣氛,卻是緊張到了極點.

守城的士兵不斷將准備已久的滾木丟下,砸死砸傷無數,更有燒開的滾油潑下,帶起一片慘嚎,軍官們組織人手,用搭勾頂住云梯,用力推動,將一架架木梯連同上面悍不畏死的敵人推開,砸進源源不斷湧來的敵群之中.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云梯都能被推倒,云梯上同樣有著搭勾,它們像砍刀一樣落下,前端的鉤子死死咬住城牆,這個時候,再想推開顯然已經不太可能了,于是,守軍改用火油,點燃云梯,阻止敵軍登城.

南屏郡的州軍原本有五千余人,但女兵部隊被調離重新整編,再除去後勤雜兵,真正能夠戰斗的只有三千余人,此時,他們都已經登上城牆參與防守,而敵軍,雖然只是試探性的進攻,可人數不少,粗略估計,沒有八千也有五千,而且,在他們後方,第二梯隊已經准備就緒,隨時都可以投入戰場,兩者對比,守方形式不容樂觀,他們唯一能依仗的,就是守城居高臨下的一點優勢.

很快,滾木礌石,火油等等消耗殆盡,後勤兵的速度已經跟不上城牆的消耗,逐漸的,有敵人爬上城牆,揮舞手中的武器收割著守城士兵的生命.

這是不死不休的戰場,沒有同情,沒有對錯,有的,只是殺戮,只有殺掉敵人自己才能活下去,他們,為了生存而戰.

敵人登城,引起一陣混亂,還好,新兵們沒有讓陳信失望,短暫的慌亂過後,軍官們組織麾下士兵進行反擊,前列盾牌防禦,後面的長矛透過縫隙刺穿敵人的身體,帶走一條條鮮活的生命,鮮血染紅的地面,很快,沖上城牆的敵人被清理乾淨.

沒有歡呼,因為戰斗還沒結束,在這狹窄的城牆,這種簡單的作戰方式非常有效,軍官們帶著麾下守住一架架云梯,大吼著發泄心中的驚恐,使勁用長矛戳穿每一個敢于攀登的敵人.

攻城的敵人幾乎沒有長兵,為了方便攀爬,他們配備的都是一些短武器,當然,偶爾也有攜帶手弩進行遠程攻擊的,但面對那麼多的巨盾,弩箭幾乎沒有發揮任何作用.

城樓內的陳信站在一排巨盾後,看著城牆上的戰斗長出了一口氣,如果這樣打下去,他有信心守住這面城牆.

轉頭看向東城,那里的戰斗更加激烈,石平親自坐鎮指揮,手下的士兵同樣也全都登上城牆,與敵人展開白刃戰.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開戰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堅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